2017年4月14日

圣地朝圣之行

伯恩哈德·冯·布莱顿巴赫(Bernhard von Breydenbach,1440-1497 年)是美因茨的一名教士,他的旅行游记首次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记录了圣地朝圣之行,在印刷史上占据着特殊的地位。该作品最为人称道的是其质量上乘的大幅木版画,这些画作由埃哈德·鲁维希(Erhard Reuwich)制作,描绘了巴勒斯坦的地形、生活在圣地的不同民族和宗教团体及其使用的不同字母文字等内容。鲁维希对这些字母文字的翻印被认为是东方语言印刷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标志着字母文字从手写向印刷的过渡。尽管还不是活字印刷,但阿拉伯文、迦勒底文、科普特文、埃塞俄比亚文的字母都以印刷的形式首次被翻印出来,后来的版本更加上了亚美尼亚文,而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字母在之前的作品中已经被印刷出来了。东方字母的原型及其拉丁文定义可能是由居格林根的保罗·瓦尔特(Paul Walther,生于约 1422 年)提出的,他是一名方济会修士,于 1483 年夏加入了布莱顿巴赫在耶路撒冷的旅行,在此之前他曾在耶路撒冷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圣地的各种语言。瓦尔特自己的旅行游记现保存在位于多瑙河诺伊堡的研究院,其内容见证了他对东方字母的渊博知识。除了用于布莱顿巴赫的印刷版游记之外,瓦尔特的作品也为阿拉伯语–拉丁文词典提供了原始资料,展示了叙利亚及巴勒斯坦地区口语的特点,这在布莱顿巴赫的作品中有所介绍(第 134 对开页右页–第 135 对开页左页)。尽管在东方字母翻印方面功绩斐然,但布莱顿巴赫的作品并未对约 25 到 30 年后才开始的阿拉伯世界印刷产生真正影响。阿拉伯字母上方的木版画(第 75 对开页右页)描绘了一群身着各式服装、当时被称为撒拉逊人的穆斯林,可能是以威尼斯的插图为蓝本。

时祷书

这本《时祷书》创作于 14 世纪初的法国东北部,或许是为庆祝沙蒂永的路易一世(Louis I of Châtillon,卒于 1346 年)和埃诺的珍妮 (Jeanne of Hainaut) 之间的联姻,因为第 19 对开页的右页和第 81 对开页的左页均有沙蒂永·德·布洛瓦 (Châtillon de Blois) 之家族纹章,埃诺的珍妮之家族纹章亦在书页边缘清晰可见,其中还在第 19 对开页的右页与沙蒂永的家族纹章连在一起。此手抄本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几乎每张书页上都有大量西洋穴怪和生动的半人半怪装饰图案。从风格上而言,这类图片是阿图瓦(译注:法国北部旧省)地区某作坊之作。这个地方大致位于今法国东北部的阿拉斯 (Arras) 一带。尽管该手抄本并不完整,日历及部分图片或已散失,但仅存的插图已是该时期生动活泼的艺术风格之典范。绘有微型图的第一张对开页和最后两张对开页是在作品问世不久后所添内容。作品采用哥特粗体字(当时精致手抄本常用之正式哥特字体),正文与标题分别以黑色和红色墨水书就。通过以手法辨别,插画师应有三人。第一位插画师的绘图品质最高,见于第 51 对开页的右页及第 81 对开页的左页;第二位插画师负责圣母日课部分的首字母装饰图案;第三位插画师技艺稍欠火候,负责其余微型图的绘制工作。作品的主要装饰性元素包括:八幅微型图(两幅全页图,早期添加)及五个现存的装饰图案首字母,这些字母位于深金色边框内(最长跨 10-13 行);第二个文字分段处带装饰图案的首字母(两行);文字四周的边框,以及全书内陆续出现的行间图样,其中包括半人半怪、龙、鱼、动物图案及叶饰。

格兰西的《教会法汇要》

这本精装版格兰西的《教会法汇要》创作于 1280-1290 年间左右,地点最有可能在埃诺(今比利时境内)。该手抄本生动精致的装帧内容体现了杰出的叙述品位,其中的 37 个装饰图案首字母便是明证。作品的注释出自布雷西亚的巴托罗缪 (Bartholomew of Brescia) 之手。在初次检验时,似乎该手抄本最有可能问世于巴黎,因为它是当时教规法典研究的主要中心。然而,这部特殊的手抄本中抄写特点历历,将作品的出处指向埃诺的坎布隆西多会修道院 (Cistercian abbey of Cambron)。除此以外,博杜安·德·布索 (Baudouin de Bousso) 院长曾在巴黎大学进修神学,在他于 1283 年至 1293 年主持坎布隆修道院期间,其后可能批准创作了众多精美手抄本。实际上,该手抄本的创作看似受到了同为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品的《博普雷诗歌集》(Beaupré Antiphonary,排架号:W.759‒761)的启发,后者为坎布隆修道院于 13 世纪 80 年代所作。这一版的格兰西的《教会法汇要》(排架号:W 133)的风格特点与《博普雷诗歌集》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例如在三卷诗歌集中,现存的三幅插图都绘有穿着褐色衣服的西多会修士,这与格兰西的《教会法汇要》中的神职人员穿着如出一辙。作品文字和版面设计处处透露着西多会的影子,与坎布隆西多会修道院的其他作品交相呼应。但是,更多的证据还有待通过进一步考察坎布隆缮写室的作品来证实。关于这位活跃于 12 世纪的意大利本笃会修士格兰西的生平,现世已多不可考。只知道他首次对教规法典进行过系统性的编纂,也就是我们如今所知的《教会法汇要》。这一版手抄本的主要装饰性元素包括:37 个装饰图案首字母,包括两个人像嵌入式首字母,分别位于第 11 对开页的右页和第 130 对开页的右页;第二个文字分段用红蓝墨水绘制的花饰图案首字母;第三个文字分段用红蓝墨水绘制的较小首字母;全书页边的穴怪装饰;红色标题;以及深褐色文字。

生命的朝圣

Le pèlerinage de la vie humaine(《生命的朝圣》)是一部通俗白话寓言诗集,它的创作受 13 世纪法国叙事诗《玫瑰传奇》的影响颇深。后者由吉约姆·德·洛里斯 (Guillaume de Lorris) 和让·德·摩恩 (Jean de Meun) 所作。《生命的朝圣》由吉约姆·德·迪居勒维尔 (Guillaume de Digulleville) 于大约 1330-1332 年间所作,1355 年又做了第二次校订。此处展示的是两者中较早的版本。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排架号:W.141)所藏的这部作品创作于 1370 年的法国东北部,卷首是作者的微型肖像图,另有 83 幅灰色调的插图。这些图片符合同时代的主题风格,描绘了大量轶事细节,画中人物角色和文字彼此呼应。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文字考据和历史研究院一直致力于收集吉约姆手稿的所有复制品。这里展示的版本是少数流散在法国以外的作品之一。该著作包括序言和四卷内容。它以褐色墨水书就,标题为红色,采用的是哥特草体 (littera cursiva formata),并且每页分为两栏,中间常以边框区隔。诗文分段处标有彩色的大写字母,卷首插图则有一个装饰性大写字母。讲述人的名字一般居中放置,偶尔也会位于插图上方。诗文原来未使用标点。插图的质量平平,尤其是卷尾以藤蔓叶装饰的黄色边框内的插图。插画师说明或以文字形式列在图像一侧(如第 8 对开页的右页),或以字母形式穿插于图片内,或以短语形式位于左下方页边(如第 45 对开页的右页)。

丹尼尔·莱姆的时祷书

这部内含丰富插图的《时祷书》创作于 1420-1430 年间左右,致献给伊丽莎白·凡·蒙特 (Elizabeth van Munte) 及其丈夫丹尼尔·莱姆 (Daniel Rym)。这对夫妇以多种方式出现在整个手抄本中。在第 42 对开页的右页,一位天使手持莱姆的盾形纹章;而在第 18 对开页的右页,一头飞龙举着蒙特的纹章。二人的形象也以本书捐赠者的肖像出现:第 62 对开页的右页有凡·蒙特的跪像,而在第 168 对开页的左页,丹尼尔屈膝跪在与其同名的圣徒达尼尔(译注:Daniel,达尼尔为圣经中的先知之一)前面。这本《时祷书》由于是供个人使用,制作非常精美,每个小时开头都采用整页微型图装饰。插图中广泛运用了金色元素,贯穿全书的穴怪以顽皮的人物和半人半怪的形象出现,它们或在读书,或在虔诚地跪地祈祷,或在玩耍、攀爬首字母的叶饰,或从巨型花朵中间探出头,每个角色都各行其是,忙得不亦乐乎。最触动人心的是,在“耶稣降架和维罗妮卡”的对页(第 118 对开页的右页),一对甜蜜的夫妇相互拥抱在一起。这部祈祷书的作者是吉勒博特·德·梅茨 (Guillebert de Mets) 大师,他是大约 1410-1445 年间活跃于佛兰德斯地区的插图师,以巴黎风格见长。他曾为一份手抄本绘制插图,抄写员将其署名为吉勒博特·德·梅茨,他的这个称号便由此而来。他的书页布局以一种富有特色的方式与文字、微型图和边框装饰紧密联系在一起。正文文字以黑色和褐色墨水书就,采用的是哥特 Textura 字体,标题则为红色。加红字标题者的有关说明通常位于书页两侧。金色首字母用于标记文字分段。本书共有 13 幅现存于世的整页微型图,位于每个小时的开头。

世界的镜子

这部手抄本是著名的三部 15 世纪关于宇宙志的珍贵白话作品之一。根据底页标注,创作年份可追溯至 1489 年。作品原为诗体,于 1245-1246 年间左右完成,标题为Image du Monde(《世界的镜子》),采用的是洛林地区的方言。其中描述了七种人文科学,同时还介绍了有关天文理论,尤其是关于地球、地球生物及其在宇宙中的运动方面的内容。每一种人文科学都搭配有灰色调的小微型插图,书中反复出现的几何天文图异常精美。这部作品(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排架号:W.199)无论是文字还是图片资料都非常重要。书中的插图由威廉·弗雷朗特(Willem Vrelant,也称为纪尧姆,在 1454-1481 年间活跃于布鲁日)的门徒所作。与创作于布鲁日的 1464 年版《世界的镜子》(现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排架号:Royal 19 A.IX)相比,该手抄本的格式和内容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手抄本的文字作者为梅茨的高苏昂(Gossouin,或称 Gauthier,译为戈捷),原受贝里和奥弗涅公爵约翰(John, duke of Berry and Auvergne)委托,文字采用哥特草体 (littera batarda)。结语部分提到布鲁日的“图书管理员”,被认为是这一版本的整理者。此外,手抄本中还有祝福读者或听者身心健康的祈祷文。标题是红色字体,文字则是深棕色字体,并且主要的分段部分采用红色或蓝色的大写首字母区隔。作品包含一幅整页插图、11 幅小型的灰色调人物微型图,以及 27 幅多色的科学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