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

弥赛亚之星

本书名为 Stern des Meschiah(《弥赛亚之星》),出版于 1477 年,是 1475 年出版的拉丁文 Tractatus contra Iudaeos(《反驳犹太人的论述》)的扩充德语版本。在这部由道明会修士佩特鲁斯·尼格里(Petrus Nigri,约 1434-1483 年)撰写的辩论著作中,作者主要依据《旧约》,尝试证明基督教的正当性,和犹太教本身及其基于《塔木德经》教义的谬误。著作正文引用拉丁文、德文和希伯来文《旧约》中的众多段落,其中引用的希伯来文采用拉丁字母系统。附录部分收录一篇希伯来文字母及发音的简短介绍,并使用大量希伯来文字母书写示例及对应的拉丁文音译加以说明。尼格里的注解普遍采用西班牙境内流行的希伯来语发音和正字拼写,他曾在萨拉曼卡追随一名犹太老师潜心学习。不过,在部分例子中,他把注意力放在西班牙犹太语的发音和正字拼写与德国犹太语之间的差异。虽然有一些错误,尼格里还是被公认为同时代基督徒中最优秀的希伯来语学者之一。在 1506 年约翰内斯·罗赫林 (Johannes Reuchlin) 的 De rudimentis hebraicis (《希伯来语基础》)出版前,尼格里的希伯来语入门著作被广泛阅读。此版的出版商是康拉德·凡纳 (Konrad Fyner),他可能出生于斯特拉斯堡。他起初于 1473 年至 1479 年间在埃斯林根从事印刷业,之后又搬到乌拉赫 (Urach)。《反驳犹太人的论述》和《弥赛亚之星》是首批在德国以希伯来文字体印刷的著作之一

拉什的希伯来圣经注释

犹太学者关于希伯来圣经的注释可谓数不胜数。最著名的学者之一就是来自法国北部城市特鲁瓦的拉什(Rashi,1040-1105 年)。拉什又名所罗门·本·伊扎克(Shelomoh ben Yitshak),此份两卷本手稿完整地保存了他的注释。注释分三列书写,内容不涉及《箴言》,也未引用圣经的文字。若干与注释无关的文字也被收录其中。拉什的注释占了手稿的绝大多数篇幅,还附加了《米德拉什》(译注:犹太教圣经注释)的段落与其他注释者的补充。关于重要先知和《哈吉奧格拉法》(希伯来圣经的一部分,又称作《圣录》,包括《路德记》、《诗篇》、《约伯记》、《箴言》、《传道书》、《雅歌》、《哀歌》、《但以理书》、《以斯帖记》、《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历代志》)中部分书集的注释由其他作者创作完成,其中最主要的是拉什的弟子,生活在 11 世纪的约瑟夫·卡拉 (Josef Kara)。该手稿的重要性体现在它的插图上。它是德国发现的迄今最古老的插图版希伯来文手稿,无论是风格或插图的编排都与众不同。当时巴伐利亚维尔茨堡周围地区的插画版拉丁文手稿使用罗马晚期风格的基督教插画,从这 17 幅彩色微型图和装饰画可以清楚看出两者互有关联。这份手稿由两位不同的抄写员于 1233 年之前创作,后来成为 16 世纪约翰·雅各布·福格尔 (Johann Jakob Fugger) 藏品的一部分。1571 年,它被卖给巴伐利亚公爵阿尔布雷希特五世 (Albrecht V),自那以后,它就一直藏于慕尼黑宫廷图书馆,也就是现在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的前身。

海洛和利安德

此插图版 epyllion(《史诗》)是老阿尔都斯·马努蒂乌斯(Aldus Manutius the elder,1449 年或 1450 年 - 1515 年)的威尼斯印刷作坊—阿尔定出版社的首批出版物之一,该著作的作者是希腊诗人穆塞欧斯或称穆塞俄斯(Musaeus or Musaios,活跃于五世纪末期至六世纪早期),讲述了关于海洛与利安德的悲剧爱情故事。书中包含希腊六步格诗文 343 行,及其拉丁语译文。这部未标注日期版本的出版年份一直是争论焦点,猜测的年份有 1494 年、1495 年、1497 年和 1498 年,以及它先于还是晚于由佛罗伦萨的罗伦佐·德·阿罗帕 (Lorenzo de Alopa) 印刷的类似穆塞欧斯未标注日期的版本。阿尔都斯·马努蒂乌斯是富有创新精神的印刷商,也是优秀的文献学家,他与最重要的古典文学早期印刷商之一的菲利波·吉安达 (Filippo Giunta) 齐名。马努蒂乌斯专门从事古希腊文本(共 31 版)的编辑和出版工作。他的出版社共印刷书籍近 60,000 余部,相对较大的印刷规模让广大读者群体有机会接触此类作品。为了制作首批希腊文字体,阿尔都斯·马努蒂乌斯与博洛尼亚的雕刻师兼铸字工弗朗切斯科·格里芬 (Francesco Griffo) 密切合作。他们设计并使用了四组不同的希腊文印刷雕板,每组都以当时某位书法家的特别笔迹为模型,有时连个人癖好似的缩写也模仿得惟妙惟肖。穆塞欧斯诗歌印刷版使用的雕板是马努蒂乌斯最早的希腊文字体,该字体模仿从 1465 年起在威尼斯从事抄写的希腊籍职业抄写员伊曼努尔·鲁索塔斯 (Immanuel Rusotas) 的书法。阿尔定版本的顶级文献质量,部分归功于马努蒂乌斯与学者马尔克斯·穆苏罗斯或墨索罗斯(Markos Musuros or Mousouros)之间的合作关系,但近代研究发现,穆塞欧斯的文章结构出自这位印刷商本人之手。他所使用的手稿已无人知晓。该著作的拉丁语译文翻译也可以算作马努蒂乌斯的功劳,这一点已由保存在法国塞勒斯塔 (Sélestat) 人文主义图书馆 (Bibliothèque humaniste) 的亲笔手稿所证实。此处展示的副本原属于哈特曼·舍德尔 (Hartmann Schedel) 的图书馆,其后在 1571 年被作为约翰·雅各布·富格尔 (Johann Jakob Fugger) 藏品的一部分迁入慕尼黑宫廷图书馆。

查士丁尼法学总论

此版带注释的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 Institutiones(法学总论)印于彼得·斯科霍福(Peter Schöffer,约 1425 年 - 约 1502 年)的美因茨作坊,斯科霍福曾在 1468 年担任过约翰·古腾堡 (Johann Gutenberg) 的助手。此处展示的副本印于羊皮纸上,并绘有精美的帝王半身像微型图,以及各式象征帝王的元素,如皇冠、globus cruciger (宝球十字架)、权杖和帝王盾形纹章,书页上还有蛋彩画首字母及伸展叶饰等装饰。在第 1 对开页正面的底部,也就是所谓的脚注里,有被认为是福斯特与斯科霍福 (Fust and Schöffer) 公司图案的叶饰盾形纹章,它与后者的唯一不同就是交叉处所绘的红色玫瑰。正文前是三页羊皮纸,其中第一页(第 1 对开页反面)为笔绘的圣母玛利亚和圣婴耶稣,有神职人员屈膝跪在跟前,正由圣哲罗姆和圣伊莱斯(埃吉迪乌斯)向玛利亚与耶稣称赞;第三页(第 3 对开页反面)是手写的目录列表。一般认为本书原属于小约翰·福斯特 (Johann Fust the younger),亦即古腾堡的资助人老约翰·福斯特(Johann Fust the elder,卒于 1466 年)的儿子,彼得·斯科霍福的妹夫。小福斯特曾是其先父印刷作坊的合伙人。他在后来进入美因茨的圣史蒂芬修道院,并于 1501 年死在院长任上。圣伊莱斯的画像似乎与第 1 对开页反面跟约翰·福斯特一起的神职人员身份相互抵触。另一种说法认为,该书可能归一座修道院所有,例如,纽伦堡的圣埃吉迪乌斯修道院。此理论得到笔绘和蛋彩画风格特征的佐证。类似的莨苕叶和花丝装饰也见于纽伦堡国立图书馆所藏的手绘本,该手绘本于 1462 年为当地的道明会(译注:又称“多明我会”或“布道兄弟会”,天主教托钵修会的主要派别之一)修道院而制作。由于叶饰与盾形纹章重叠,因此可断定其为后来所加。不过,就此仍无法判断出它们是在纽伦堡还是由纽伦堡工匠在美因茨创作。1803 年,曼海姆的帕拉丁城落入巴登之手,其后曼海姆宫廷图书馆的馆藏,包括本书在内,悉数于 1803 年或 1804 年被运往慕尼黑。

格兰西的法令集

格兰西 (Gratian) 是 12 世纪的本笃会修道士,也是博洛尼亚的教规学者。除了知道他编制并创作了本册法律文本合集,人们对他知之甚少。在 1918 年前,该集一直被罗马天主教会奉为教规法典。此处展示的 Decretum Gratiani(《格兰西的法令集》)内含经布雷西亚的巴托洛梅乌斯 (Bartholomaeus of Brescia) 修订过的约翰内斯·条顿尼克斯 (Johannes Teutonicus) 版注释。1479 年,该书在意大利完成印刷和插图绘制。除了采用装饰性的蛋彩画首字母,书中还饰有占两列文本的镶边呈献微型图(第 2 对开页正面),描绘的是教皇俨然坐于王座之上,三名红衣主教贴身随从,格兰西屈膝献上《法令集》。微型图作者是插图师安东尼奥·马里亚·达·维拉弗拉 (Antonio Maria da Villafora)。经证实,安东尼奥·马里亚自 1469 年(于当年成婚)至 1511 年生活在帕多瓦。他的早期作品包括,1476 年印刷于威尼斯的拉丁文圣经、1482-1483 年在威尼斯出版的一部阿维森纳 (Avicenna) 著作、若干本归属于帕多瓦主教彼得罗·巴罗奇 (Pietro Barozzi) 的古版书,包括 1485-1486 年间在纽伦堡印刷的博韦文森特 (Vincent of Beauvais) 的著作 — Speculum Maius(《伟大的镜子》)。此处所展示的慕尼黑版《法令集》中的微型图也被认为是他的早期作品之一。画风线条稀疏、简约而不失生动活泼,正是这名艺术家作品特点所在。他的其他主要作品,如 1483 年在威尼斯印刷的一部亚里士多德作品以及一部米兰版弥撒书中的插图就是明证。安东尼奥·马里亚拥有一家秩序井然的印刷坊,专门从事对印刷书籍的装饰工作。除这本原属于萨尔茨堡嘉布遣会修道院的《格兰西的法令集》以外,慕尼黑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还收藏了安东尼奥·马里亚大量作品中的其他多种古版书。

神曲

几乎自创作完成之日起,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1265-1321 年)的 Commedia《神曲》(译注:意大利文原意为“喜剧”)就享有极高的声誉,薄伽丘 (Boccaccio) 将其誉为“神圣”,誊抄的手稿一时也超过 600 余份。该著作一直都是艺术灵感的不朽源泉,从最早期的手稿插图,到包括萨尔瓦多·达利 (Salvador Dalí) 和罗伯特·劳森伯格 (Robert Rauschenberg) 在内的现代艺术家的作品,都深受其影响。在 1440 年至 1470 年兴起的对意大利通俗文学的价值重估运动再次唤起民众对但丁的兴趣,诗人的家乡佛罗伦萨也致力于出版“自己”的代表性《神曲》版本,与之前在 1472 年出版于福利尼奥的版本及其后的威尼斯、曼图亚、那不勒斯和米兰版本竞相媲美。佛罗伦萨版本最终于 1481 年问世,其中详实的注释主要围绕作品的寓意内涵。注释作者克里斯托佛露斯·兰迪努斯(Christophorus Landinus,1424-1498 年)是佛罗伦萨柏拉图学会的杰出会员,他的学生罗伦佐·迪·皮耶尔佛朗契斯科·德·美第奇 (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 是伟大的罗伦佐(译注:Lorenzo the Magnificent,意大利政治家,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的堂兄弟。在其后二十年间,所有刊印的《神曲》版本均收录有此注释。在此本印刷于 1481 年的佛罗伦萨版本中,印刷商尼古劳斯·劳伦蒂(Nicolaus Laurentii,原籍为波兰的弗罗茨瓦夫,今布雷斯劳)在处理印刷文字(凸版印刷)和铜版画(凹版印刷)所需的不同技艺时似乎出了差错。此版大约仅有 20 份副本中附有 19 幅铜版画,其中多数粘贴而非印刷在文字页上,其余副本只有诗歌的前两章附有两幅插图。野心勃勃的出版计划因此功亏一篑。作品中大量的文字错误和疏漏暗示印刷工作十分仓促。铜版画可能是巴乔·巴尔蒂尼 (Baccio Baldini) 的作品,它们与 15 世纪末由桑德罗·波提切利 (Sandro Botticelli) 为罗伦佐·迪·皮耶尔佛朗契斯科·德·美第奇所作的 92 幅系列插图相互关联。(这些插图分别由柏林国立博物馆印刷品与绘画分馆及梵蒂冈图书馆收藏。)关于它们之间的关系最可信的说法是,巴尔蒂尼的插图可能取材于波提切利对《神曲》的未尽研究及素描资料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