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条旗报》。第 1 卷,第 3 期,1918 年 2 月 22 日

《星条旗报》由美国陆军远征军 (AEF) 于 1918 年 2 月 8 日至 1919 年 6 月 13 日期间在法国出版。约翰·约瑟夫·潘兴 (John J. Pershing) 将军想要一份由军人为前线士兵编制的报纸。在第 1 期的头版上,潘兴对这份报纸表示支持并说明了报纸的目的和内容:“《星条旗报》由海外司令部出版,美国远征军的总司令藉此首刊期通过编辑人员向从前线战壕以至基地港奋斗的读者们转达问候。报纸主要面向奔赴欧洲为自己的国家而战的第一分遣队战士. . . 报纸由在役军人编制,就应该表达美国人民以及来源于人民的新美国军队的心声。这是你们的报纸。祝它大获成功。”报纸的目的是增强部队士气,促进美军团结。当时,军队分布散乱,各自为营,很多职务之间并无关联。作为一次勇敢的尝试,这份报纸立即受到了士兵们的欢迎,第 1 期很快就卖出了 1,000 份。虽然是“AEF 官方报纸”,但它的内容独立,不受官方制约,赢得了广大士兵们的信赖和喜爱。《星条旗报》只在法国出版,发行时间长达 17 个月,采用了当时典型的美国报纸版面,即大幅专栏、大写字母组成的标题,以及大量插图。受命担任报纸编辑人员的主要是现役军人,包括若干职业记者。惠勒报业集团 (Wheeler Newspaper Syndicate) 的少尉盖伊·T·维斯科尼斯基 (Guy T. Viskniskki)、《纽约时报》的戏剧评论家亚历山大·伍尔科特 (Alexander Woollcott)、藏书家约翰·温特里奇 (John Winterich) 和《华盛顿邮报》的漫画家阿维安·瓦力·沃尔格伦 (Abian "Wally" Wallgren) 等也贡献了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后来创办了《纽约客》杂志的二等兵哈罗德·W·罗斯 (Harold W. Ross) 也是编辑人员之一。《星条旗报》的读者群体逐渐发展壮大,创办一年后,发行量超过了 500,000 份。报纸的成功得益于其内容和发行体系。众多代理人独具匠心、坚持不懈,在发行当日就将报纸送到大部分订阅者手中。理查德·H·沃尔多 (Richard H. Waldo) 上尉在入伍之前曾在《纽约时报》《好管家》工作,他设计出了一种体系,让各个陆军邮局的经销士兵们或“战地代理人”通过铁路、卡车和汽车(包括三辆卡迪拉克)协调分发报纸。法国报刊经销人也向战地代理人和基督教青年会 (YMCA) 接待中心(被称为“YMCA 营房”)分发周刊。此外,经销商向远在美国的军事基地和个体订阅者邮寄了 200,000 多份报纸。世界数字图书馆展示了所有 71 期《星条旗报》

《喀布尔》,第 201 号,第 17 卷,第 9 期,1947 年 9 月 24 日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202 号,第 17 卷,第 10 期,1947 年 10 月 8 日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2 号,第 16 卷,第 12 期,1947 年 2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3 号,第 17 卷,第 1 期,1947 年 3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4 号,第 17 卷,第 2 期,1947 年 4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5 号,第 17 卷,第 3 期,1947 年 5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7 号,第 17 卷,第 5 期,1947 年 7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8 号,第 17 卷,第 6 期,1947 年 8 月 7 日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喀布尔》,第 199 号,第 17 卷,第 7 期,1947 年 8 月 24 日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