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尔》,第 159 号,第 14 卷,第 3 期,1944 年 5 月

《喀布尔》是喀布尔文学会的月刊,1931 年 12 月 15 日首次发行。它刊登原创和翻译作品,通常是历史、考古、文学、文化、语言和阿富汗社会方面的短篇或长篇文章。它还刊登国家和国际事件的新闻报道。第一年,该杂志每期出版 40 到 60 页。后来增加至每期 80‒120 页左右。供稿人包括卡里·阿布德·阿拉赫(Qari ʻAbd Allah,1871–1944 年)、米尔·古拉姆·穆罕默德·古巴尔(Mir Ghulam Mohammad Ghubar,1895–1978 年)、阿玛德·艾里·库扎德(Ahmad ʻAli Kuhzad,生于 1907 年)、阿布艾哈伊·哈比比(ʻAbd al-Hayy Habibi,1910–1984 年)等阿富汗文学民族主义作家以及 20 世纪在阿富汗身份历史化和特征化过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其他人物。1931 年到 1938 年期间,《喀布尔》仅在喀布尔文学会的框架下出版波斯语内容,但后来分成了两本独立出版物:成为一本普什图语杂志,但同时继续出版波斯语版本。普什图学会组建于 1939 年,并在新成立的政府媒体部门 Riyasat-i Mustaqil-i Matbu’at(出版物自治局)架构下负责该杂志普什图语版本,旨在推广普什图-阿富汗历史、文学和语言。该杂志是在阿富汗王室政权下出现的最早、最流行的出版物。1979 年,共产主义政权执政之后,国家陷入冲突和政局动荡,该杂志不再连续稳定地出版。此处展示的是 1933 年至 1964 年出版的 375 期杂志,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

《人民文化》,第 1 卷,第 1 期,1978 年 11 月

这里展示的 Farhang-i Khalq (《人民文化》)是一本双月刊,旨在描写阿富汗的本地语言和文化。在阿富汗,“人民”一词传统上会与左翼政治联系起来,所以标题也可理解为《大众文化》。1978 年 4 月 28 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沙尔革命并夺取了政权,此后本杂志于同年秋末首次出版。本杂志的多篇文章探讨了地区方言、传统谚语以及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少数民族文化,杂志还包含众多更具理论性的文章,概括了当地语言和文化的历史脉络与重要意义。文章采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达里语)编撰,两种语言的作品数量大致相同。本杂志的革命性观点可见于多个方面,比如第一期封面上绘有沙尔革命领导者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1917‒1979 年)的素描肖像。杂志创刊的目的,是为了和其他力量一起宣传阿富汗的当地文化。杂志表扬了此前发行的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以及俾路支语出版物。第 1 期杂志中还描述了作家兼记者穆罕默德·巴里克·沙菲伊(Muhammad Bariq Shafi’i)撰写的献辞,他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担任信息和文化部长一职。他赞扬了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的英明领导,并号召阿富汗的知识分子帮助宣传《人民文化》,让其深入影响阿富汗的工人阶级。

《人民文化》,第 1 卷,第 2 期,1979 年 1-2 月

这里展示的 Farhang-i Khalq (《人民文化》)是一本双月刊,旨在描写阿富汗的本地语言和文化。在阿富汗,“人民”一词传统上会与左翼政治联系起来,所以标题也可理解为《大众文化》。1978 年 4 月 28 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沙尔革命并夺取了政权,此后本杂志于同年秋末首次出版。本杂志的多篇文章探讨了地区方言、传统谚语以及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少数民族文化,杂志还包含众多更具理论性的文章,概括了当地语言和文化的历史脉络与重要意义。文章采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达里语)编撰,两种语言的作品数量大致相同。本杂志的革命性观点可见于多个方面,比如第一期封面上绘有沙尔革命领导者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1917‒1979 年)的素描肖像。杂志创刊的目的,是为了和其他力量一起宣传阿富汗的当地文化。杂志表扬了此前发行的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以及俾路支语出版物。第 1 期杂志中还描述了作家兼记者穆罕默德·巴里克·沙菲伊(Muhammad Bariq Shafi’i)撰写的献辞,他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担任信息和文化部长一职。他赞扬了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的英明领导,并号召阿富汗的知识分子帮助宣传《人民文化》,让其深入影响阿富汗的工人阶级。

《人民文化》,第 1 卷,第 3-4 期,1979 年 3-6 月

这里展示的 Farhang-i Khalq (《人民文化》)是一本双月刊,旨在描写阿富汗的本地语言和文化。在阿富汗,“人民”一词传统上会与左翼政治联系起来,所以标题也可理解为《大众文化》。1978 年 4 月 28 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沙尔革命并夺取了政权,此后本杂志于同年秋末首次出版。本杂志的多篇文章探讨了地区方言、传统谚语以及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少数民族文化,杂志还包含众多更具理论性的文章,概括了当地语言和文化的历史脉络与重要意义。文章采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达里语)编撰,两种语言的作品数量大致相同。本杂志的革命性观点可见于多个方面,比如第一期封面上绘有沙尔革命领导者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1917‒1979 年)的素描肖像。杂志创刊的目的,是为了和其他力量一起宣传阿富汗的当地文化。杂志表扬了此前发行的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以及俾路支语出版物。第 1 期杂志中还描述了作家兼记者穆罕默德·巴里克·沙菲伊(Muhammad Bariq Shafi’i)撰写的献辞,他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担任信息和文化部长一职。他赞扬了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的英明领导,并号召阿富汗的知识分子帮助宣传《人民文化》,让其深入影响阿富汗的工人阶级。

《人民文化》,第 2 卷,第 1-2 期,1979 年 11 月 - 1980 年 2 月

这里展示的 Farhang-i Khalq (《人民文化》)是一本双月刊,旨在描写阿富汗的本地语言和文化。在阿富汗,“人民”一词传统上会与左翼政治联系起来,所以标题也可理解为《大众文化》。1978 年 4 月 28 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沙尔革命并夺取了政权,此后本杂志于同年秋末首次出版。本杂志的多篇文章探讨了地区方言、传统谚语以及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少数民族文化,杂志还包含众多更具理论性的文章,概括了当地语言和文化的历史脉络与重要意义。文章采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达里语)编撰,两种语言的作品数量大致相同。本杂志的革命性观点可见于多个方面,比如第一期封面上绘有沙尔革命领导者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1917‒1979 年)的素描肖像。杂志创刊的目的,是为了和其他力量一起宣传阿富汗的当地文化。杂志表扬了此前发行的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以及俾路支语出版物。第 1 期杂志中还描述了作家兼记者穆罕默德·巴里克·沙菲伊(Muhammad Bariq Shafi’i)撰写的献辞,他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担任信息和文化部长一职。他赞扬了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的英明领导,并号召阿富汗的知识分子帮助宣传《人民文化》,让其深入影响阿富汗的工人阶级。

《人民文化》,第 2 卷,第 3 期,1980 年 3-4 月

这里展示的 Farhang-i Khalq (《人民文化》)是一本双月刊,旨在描写阿富汗的本地语言和文化。在阿富汗,“人民”一词传统上会与左翼政治联系起来,所以标题也可理解为《大众文化》。1978 年 4 月 28 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沙尔革命并夺取了政权,此后本杂志于同年秋末首次出版。本杂志的多篇文章探讨了地区方言、传统谚语以及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少数民族文化,杂志还包含众多更具理论性的文章,概括了当地语言和文化的历史脉络与重要意义。文章采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达里语)编撰,两种语言的作品数量大致相同。本杂志的革命性观点可见于多个方面,比如第一期封面上绘有沙尔革命领导者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1917‒1979 年)的素描肖像。杂志创刊的目的,是为了和其他力量一起宣传阿富汗的当地文化。杂志表扬了此前发行的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以及俾路支语出版物。第 1 期杂志中还描述了作家兼记者穆罕默德·巴里克·沙菲伊(Muhammad Bariq Shafi’i)撰写的献辞,他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担任信息和文化部长一职。他赞扬了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的英明领导,并号召阿富汗的知识分子帮助宣传《人民文化》,让其深入影响阿富汗的工人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