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阿富汗和英俄争端

西奥菲勒斯·弗兰西斯•罗登巴赫(Theophilus Francis Rodenbough,1838–1912 年)是美国内战期间的一名联邦陆军军官,因为在 1864 年 6 月特雷维利安车站之战(弗吉尼亚州)中的表现,荣获国会荣誉勋章。1870 年,从军队退役后,罗登巴赫写了几部军事题材的书。他在 1885 年春天快速撰写了《阿富汗和英俄争端》一书,因为在当时,由于俄罗斯军队在梅尔夫南部地区(在今土库曼斯坦玛丽附近)驻扎,俄罗斯与大英帝国发生争端,战争似乎一触即发。据传,俄国人在通往阿富汗赫拉特的路上安顿下来,这被英国人视为对阿富汗和经阿富汗入侵印度的威胁。本书开头是关于中亚与阿富汗的地理和近期历史的介绍性章节,之后则是本书的两个核心章节:“英国部队和路线”以及“俄罗斯部队和线路”。每个章节分别论述了两军的组织、规模、地理分布、运输和供应系统以及领导力量。英国一章中讲述了英国军队可以从英属印度出发(先穿过今巴基斯坦,然后经过印度的一部分),进入阿富汗以对抗俄罗斯的路线;俄罗斯一章介绍了俄罗斯军队可能进攻赫拉特的路线。在最后一章“军事形势回顾”中,罗登巴赫赞同英国陆军中将爱德华·布鲁斯·哈姆利 (Edward Bruce Hamley) 爵士的观点,即维护英国利益的最好办法是在坎大哈-加兹尼-喀布尔线与俄罗斯人作战。最后,1885 年的危机通过外交手段得以化解,俄罗斯和英国之间没有发生战争。这本书中的插图包括关于阿富汗场景的素描和阿富汗政治领袖的肖像。书中有三幅地图,其中一幅是关于阿富汗和周边地区的大型折叠式地图,根据最新的军事勘察进行绘制和更正。

从赫拉特到希瓦、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旅行记事

詹姆斯·阿尔伯特(James Abbott,1807‒1896 年)是一位英国陆军军官,于 1823 年前往印度。他参加了引发第一次英阿战争(1839-1842 年)的英印入侵行动。作为前往赫拉特的政治特派团的一员,他于 1839 年 4 月抵达坎大哈。1839 年 12 月,他被派往希瓦汗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该汗国受到俄罗斯远征军的攻击,已请求英国帮助。俄罗斯远征军表面上是为了解救被希瓦人控制的俄罗斯俘虏和制止对商队的攻击,但它实际上是想将希瓦汗国置于俄罗斯控制之下。阿尔伯特无法说服希瓦的可汗释放俄罗斯俘虏以消除俄罗斯的任何干预借口,但他成功地说服可汗同意了一项协定,在希瓦设立英国代表,授权英国人在希瓦和俄罗斯之间进行调解。之后,阿尔伯特前往圣彼得堡寻求调解。他于 1840 年 3 月离开希瓦,经过多重险阻(其中包括被一群哈萨克人袭击和绑架),才到达俄罗斯首都,但是他的调停努力被俄罗斯拒绝。他回到英格兰,最终回到印度出任旧职。1843 年,他出版了此处展示的两卷本著作《从赫拉特到希瓦、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旅行记事》。书中详细叙述了阿尔伯特的任务,从他离开赫拉特开始,包括他经过土耳其斯坦,穿越俄罗斯到达圣彼得堡,接着继续前往伦敦,最后又回到加尔各答的旅程。第一卷包含一幅大型折叠式地图,展示了阿尔伯特从赫拉特到希瓦,再到俄罗斯奥伦堡的旅程路线。这本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一名阿富汗管事苏姆德·豪恩 (Summud Khaun) 提供的观点,他陪同阿尔伯特走完了整个旅程,不仅到访了中亚和俄罗斯,而且在返回印度途中遍历伦敦、巴黎、热那亚、罗马、那不勒斯、雅典等欧洲城市。在以“苏姆德·豪恩尼阿娜”为标题的部分,阿尔伯特提供了他的同伴对欧洲风俗和情况的诸多观察(例如,他对在那不勒斯看到的贫穷和悲惨很遗憾)。1845 年至 1853 年,阿尔伯特担任驻印度哈扎拉的专员,那里的阿伯塔巴德市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中亚政局述评

穆罕默德·阿布都拉尼·加拉普里(Muhammad ʻAbdulghani Jalalpuri,1864–1943 年),以其别称阿卜杜勒·加尼 (Abdul Ghani) 博士更为人所知,是一位印度穆斯林改革主义者和教育家,在 20 世纪初活跃在阿富汗宫廷。他是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Abd al-Rahman Khan,1880-1901 年在位)和埃米尔哈比布拉汗(Habibullah Khan,1901-1919 年在位)的英文秘书。阿卜杜勒·加尼所著《中亚政局述评》是他从阿富汗返回英属印度后写的。本书于 1921 年在拉合尔出版,探讨了一战发生后中亚的地缘政治发展情况,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及阿富汗在 1919 年实现完全独立。加尼认为,印度领导人需要正确理解中亚地缘政治的变化,才能安全成功地领导他们的国家实现独立。这本书由一篇序言、标题为“印度为什么要关注中亚地区?”的一篇简介和 12 个章节组成。前四章涉及阿富汗及其统治者。第五章的标题是“俄罗斯挺进中亚”。接下来,作者用四个章节分析、评论和批判了俄罗斯布尔什维主义。第 10-12 章讲述“印度与世界当前的革命斗争”,以及俄罗斯、阿富汗和印度的发展之间的相互关联。这本书有两个附录,并包含六幅插图,描绘了阿富汗当时著名的人物,其中包括埃米尔阿马努拉汗(Amanullah Khan,1919-1929 年在位)、几位大臣、在 1919 年的第三次英-阿战争中担任阿富汗统帅的萨达尔·穆罕默德·纳迪尔汗 (Sardar Mohammad Nadir Khan),以及后来的阿富汗国王穆罕默德·纳迪尔·沙阿(Muhammad Nadir Shah,1929-1933 年在位)。阿卜杜勒·加尼认为“汹涌的民意”造成了事端,对此他持批评态度,同时他批判印度政治阶层考虑通过外国援助获得独立的意愿。这本书的结尾对印度民族主义者应该怎么做以确保独立提出了建议。阿卜杜勒·加尼所说的“印度”指的是英属印度,即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以及今天的印度。

苏丹和阿富汗。信用拨款

威廉·尤尔特·格莱斯顿(William Ewart Gladstone,1809–1898 年)曾四次担任英国自由党首相(1868-1874 年,1880-1885 年,1886 年,1892-1894 年)。作为维多利亚时代的主要政治人物之一,他任职于殖民地部,曾三次担任财政大臣,包括在他第二次组阁的头两年。《苏丹和阿富汗。信用拨款》是一本小册子,包含格莱斯顿于 1885 年 4 月 27 日在下议院拨款委员会发表的演讲内容,此时俄罗斯与阿富汗之间的潘贾德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月,距离马赫迪军队攻陷喀土穆并随后杀害查尔斯·戈登 (Charles Gordon) 将军已有三个月。在潘贾德事件中,俄罗斯军队占领奥克瑟斯河(今称阿姆河)以南的阿富汗领土,导致与阿富汗军队的冲突和与英国的外交危机,英国对俄罗斯施加给阿富汗的压力以及他们对英属印度的潜在威胁非常敏感。在演讲中,格莱斯顿要求委员会批准金额达 11,000,000 英镑的信用拨款,其中 6,500,000 英镑划拨给未指定的“特别准备”,以加强大英帝国的力量。从演讲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些准备都为了对付俄罗斯对阿富汗和印度可能的威胁。另外 4,500,000 的用度与苏丹危机相关。格莱斯顿预计关于苏丹方面的拨款会引来责难,因为人们认为是他允许戈登将军前往喀土穆,但在尝试从马赫迪军队手中营救戈登时以失败告终。最后,拨款获得批准。此次演讲由英国自由中心协会 (Liberal Central Association) 于 1885 年出版。

1838-1839 年阿富汗战争记事

《1838-1839 年阿富汗战争记事》是亨利·哈夫洛克(Henry Havelock,1795–1857 年)爵士的两卷本著作,根据哈夫洛克的个人经历,记录了第一次英阿战争(1839‒1842 年)。当时他是第 13 军团的一名上尉,少将威洛比·卡顿 (Willoughby Cotton) 爵士的副官,卡顿则是印度河军队孟加拉师师长。1838 年 12 月,英国从印度入侵阿富汗,目的是推翻阿富汗的统治者埃米尔多斯特·穆罕默德汗 (Dost Mohammad Khan),让据信亲英的前统治者沙阿·舒贾 (Shah Shujaʻ) 取而代之。一开始,英国人进展顺利。他们在贾拉拉巴德将沙阿·舒贾推上了统治者的位置,多斯特·穆罕默德被迫逃离阿富汗。1841 年,多斯特·穆罕默德回到阿富汗,领导起义反对侵略军和沙阿·舒贾。占领军遭受重大失败后,英国从印度派遣了一支更大的军队,试图实施报复和解救人质,但最终在 1842 年 10 月撤出阿富汗。哈夫洛克的书于 1840 年出版,只讲述了战争的前两年,没有涉及始于 1841 年的叛乱。在第一卷中,哈夫洛克讲述了战争的准备工作,英国与锡克教领袖兰吉特·辛格 (Ranjit Singh) 的联盟,以及印度河军队行军至坎大哈并占领这座城市。第二卷讲述了孟买师团抵达坎大哈,会师并攻陷喀布尔,以及军队离开喀布尔前往印度时,在开伯尔山口一带与阿富汗部落的小规模战斗。书中一幅草绘地图显示了印度河军队的行军路线。第二卷末尾的附录中包含了许多军事命令文本和其他历史文件。在印度土兵“西帕依”叛乱(1857-1859 年)中,哈夫洛克继续参战并表现出色,但在叛乱第一年负伤离世。

在阿富汗的英国代表

《在阿富汗的英国代表》是欧文·都铎·伯恩 (Owen Tudor Burne) 爵士写的一本小册子,于 1879 年在伦敦自费刊印,是英国对第二次英阿战争(1878-1880 年)起源和理由的辩论的一部分。伯恩曾是一位陆军军官,印度土兵“西帕依”叛乱(1857-1859 年)期间在印度服役,之后在印度政府担任多个职位,包括曾任 1869-1872 年的印度总督梅奥 (Mayo) 伯爵和 1876-1880 年的印度总督利顿 (Lytton) 勋爵的私人秘书。英军入侵阿富汗的直接原因是,埃米尔谢尔·阿里汗 (Sher Ali Khan) 在 1878 年夏接见俄罗斯使团后,据传拒绝接见英国官员代表团。战争批评者们认为,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 (Benjamin Disraeli) 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和印度总督利顿勋爵改变了英国先前的政策,从而挑起了战争。他们反驳:按照先前的政策,谢尔·阿里未被施压要接受英国在阿富汗派驻常驻官员或代表。《在阿富汗的英国代表》提出了详细的论证,认为此类批评是不正确的。伯恩基于现有文件并回忆他参加的与阿富汗官员的会面,展开论证。他在开头引用了伦敦《泰晤士报》上阿盖尔公爵(Duke of Argyll,1823-1900 年,1868-1874 年担任印度事务大臣)发表的一封信,阿盖尔在信中指出,梅奥勋爵曾答应埃米尔“不会派欧洲官员常驻阿富汗城市。”这一承诺据说是 1869 年在安巴拉(今巴基斯坦安贝拉)与谢尔·阿里会面时作出的。伯恩认为,它只是作为“中间”政策提出,不是永久性的,而且它的前提是俄罗斯不介入阿富汗的事务。他还争论到,埃米尔主要担心英国官员驻扎在首都喀布尔,但他会欣然接受英国人住在巴尔赫、赫拉特或坎大哈。伯恩的自传《回忆录》于 1907 年在伦敦出版,其中包含了他参与此期间英国对阿富汗政策的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