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包含喀布尔战俘肖像画和其他题材画像的监狱素描

《包含喀布尔战俘肖像画和其他题材画像的监狱素描》是一套平版画集,主要基于中尉文森特·艾尔(Lieutenant Vincent Eyre,1811–1881 年)在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期间(1839–1842 年)被捕入狱时创作的画像。艾尔被指派为喀布尔野战部队的军械代表,该部队在 1839 年秋季进军阿富汗。1840 年 4 月,艾尔携大量军械器材抵达喀布尔。1841 年 11 月 2 日,阿富汗人发动起义抵抗英印军队,将占领者围困在其军营中,艾尔在 11 月 13 日身负重伤。根据英印军队与阿富汗政府签署的协议,在 1842 年初,阿富汗为英印军队提供了撤离阿富汗的安全通道。艾尔携妻子和孩子加入了向东行进的纵队,但连同其他英国士兵和平民被埃米尔阿克巴汗(Akbar Khan,1816–1845 年,1842–1845 年间在位)扣押为人质。英国人质被囚禁了近九个月,饱受种种困顿,他们遭遇了严寒和地震,还历经了多次余震。1842 年 8 月,这些战俘在拘押之下向北行至兴都库什的巴米扬,面临着卖给乌兹别克人做奴隶的威胁。砵甸乍少校 (Major Pottinger) 是其中的一名战俘,他成功买通了押送他们的阿富汗指挥官,10 月 20 日所有战俘终于得释。在获释前,艾尔设法将自己的日记手稿分批偷运给一位在印度的朋友,然后由其寄送至英国,在艾尔亲人的帮助下,此手稿于次年出版,书名为《在喀布尔的军事行动,以 1842 年 1 月英国军队的撤退和溃败告终》。艾尔为同行战俘以及狱中的一些场景所画的素描也偷运出阿富汗,并抵达英国。《在喀布尔的军事行动》获得成功后,邦德街的文具商和平版印刷出版商洛斯·迪金森 (Lowes Dickinson) 为艾尔的素描进行了平版印刷,并单独出版。迪金森用其他几位艺术家的作品补充了艾尔的画作,目的在于形成完整的系列素描,“这绝不能让已经读过喀布尔灾难的读者失望”。这些平版画是为了插入并合订在艾尔的《在喀布尔的军事行动》或者另一个同行战俘弗洛朗蒂亚·温奇·塞尔夫人 (Lady Florentia Wynch Sale) 的作品《在阿富汗的受难日记,1841-1842 年》(1843 年)中。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这本合订集共含 30 幅画作,均取自于迪金森出版的 32 幅平版画。

在喀布尔的军事行动

《在喀布尔的军事行动》的主要内容为中尉文森特·艾尔(Lieutenant Vincent Eyre,1811–1881 年)在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时(1839–1842 年)被捕入狱前和期间完成的日记。艾尔被指派为喀布尔野战部队的军械代表,该部队在 1839 年秋季进军阿富汗。1840 年 4 月,艾尔携大量军械器材抵达喀布尔。艾尔的日记始于 1841 年 11 月 2 日,正是阿富汗人发动起义抵抗英印军队的第一天,亚历山大·伯恩斯爵士 (Sir Alexander Burnes) 也是在当日被杀害。占领者被包围在其军营中,艾尔在 11 月 13 日身负重伤。根据英印军队与阿富汗政府签署的协议,在 1842 年初,阿富汗为英印军队提供了撤离阿富汗的安全通道。艾尔携妻子和孩子加入了向东行进的纵队,但连同其他英国士兵和平民被埃米尔阿克巴汗(Akbar Khan,1816–1845 年,1842–1845 年间在位)扣押为人质。英国人质被囚禁了近九个月,饱受种种困顿,他们遭遇了严寒和地震,还历经了多次余震。1842 年 8 月,这些战俘在拘押之下向北行至兴都库什的巴米扬,面临着卖给乌兹别克人做奴隶的威胁。砵甸乍少校 (Major Pottinger) 是其中的一名战俘,他成功买通了押送他们的阿富汗指挥官,10 月 20 日所有战俘终于得释。在获释前,艾尔设法将自己的日记手稿分批偷运给一位在印度的朋友,然后由其寄送至英国,在艾尔亲人的帮助下,此手稿于次年出版。书中包含一章序言、艾尔所作的喀布尔军营和邻近地区的折叠式地图、阿富汗语词汇表、在 1842 年 9 月被释放的战俘名单以及在 1841 年 11 月的起义中被杀害的平民和军官名单。艾尔是颇具天赋的艺术家,《监狱素描》肖像集中的大部分画作均出自艾尔之手。画像为作者入狱期间的部分男性和女性狱友。《监狱素描》也在 1843 年于伦敦出版。

留住坎大哈

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之初,英国议会和公众就对阿政策展开了激烈讨论,1881 年于伦敦出版的《留住坎大哈》正是此时英国发行的众多小册子的典型代表。1878 年 11 月,英国派出一支英印军队入侵阿富汗,战争由此爆发,目的是取代有名的亲俄派阿富汗埃米尔谢尔·阿里汗 (Sher Ali Khan),扶持一位对英国更有利的统治者。英国和阿富汗军队均取得了一系列战争的胜利,1880 年 9 月英国赢得了决定性的坎大哈之战,最终结束了此次战争。1880 年 4 月,威廉·尤尔特·格莱斯顿 (William Ewart Gladstone) 第二次担任首相,上任时坚决提倡从阿富汗全体撤退的政策。英国和英属印度的许多在任和退休官员都反对此政策,他们认为英属印度军队应该永久占领坎大哈,将其作为遏制俄罗斯可能向印度扩张的据点。这本小册子是由一位退伍的少将所作,他曾在信德省边界和俾路支担任政治监督和指挥官,坚持要留住坎大哈。小册子提出了英国军队继续在阿富汗驻军的军事、政治、金融方面的原因,并反对“政府放弃驻军的观点”。它极其夸大了俄罗斯对阿富汗的威胁,并在结尾警告称“阿富汗最终必定会受俄罗斯或者英国的控制。我们现在要决定到底是哪个国家来控制。”此观点并没有胜出,最终英国和印度政府赞同格莱斯顿的政策,从阿富汗完全撤兵。1881 年春季,最后一支英属印度军队撤离阿富汗。虽然阿富汗的新统治者阿卜杜勒·拉赫曼 (ʿAbd-al-Rahman) 允许英国监督其外交关系(作为交换,英国承诺在其抵抗外来力量的无端入侵时给予资金和帮助),但阿富汗成功维护了国家的独立性,并且避免了外国军队侵占。

突厥斯坦概况

罗洛·吉莱斯皮·伯斯勒姆(Rollo Gillespie Burslem,1813-1896 年)是第 13 阿尔伯特亲王轻步兵军团中的一名英国士兵,该军团隶属于在第一次英阿战争(1839-1842 年)的最初阶段入侵阿富汗的印度河英印军队。后来,伯斯勒姆的军团成为负责在阿富汗执行命令的占领军的一部分。1840 年夏,伯斯勒姆与孟加拉工程兵团的斯图尔特中尉 (Lieutenant Stuart ) 接受任务,一同对兴都库什和突厥斯坦山脉的山口进行勘测。《突厥斯坦概况》是伯斯勒姆对此次任务的记录。6 月 13 日,勘测队在军队护送下从喀布尔出发,他们途径巴米扬到达巴尔赫,然后在 11 月 7 日返回喀布尔,即多斯特·穆罕默德汗 (Dost Muhammad Khan) 向英国驻阿富汗特使威廉·麦克诺滕爵士 (Sir William Macnaghten) 投降之后三天。1846 年,本书在伦敦首次出版,书中共有 20 个短篇章节,描述了执行任务的路线,以及所经之地的居民、地理特征、古代遗址、市场和植被。伯斯勒姆还详述了与阿富汗反叛军的军事交战,并在记叙的结尾描述了在帕尔旺杜拉 (Purwan Durrah) 遇上多斯特·穆罕默德汗及其士兵的情形。当时,英国勘测部队人心惶惶,最后导致数名官员丧生。本书附有一张路线地图、多幅版画插图(展示从两个不同视角观察到的叶尔马利克洞穴以及科勒姆城镇和堡垒的景观),以及伯斯勒姆在执行任务期间所收集古钱币的临摹图。

印度西北边境帕坦部落词典

帕坦人是英国人对普什图人(Pashtun,又拼作 Pushtun 或 Pukhtun)的称呼,这个民族居住在英属印度和阿富汗的交界区域。时至今日,他们是阿富汗最大的族群,巴基斯坦的第二大族群。在 19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和 20 世纪的早期,英属印度一直试图控制帕坦地区,以确保与阿富汗接壤的印度西北边境的安全。《印度西北边境帕坦部落词典》由英国官员詹姆斯·沃尔夫·默里(James Wolfe Murray,1853-1919 年)编纂完成,他当时是印度情报部门的副总军需官。这本书于 1899 年在加尔各答出版。词典中有帕坦各部落及其分支的详实索引,但并未包含关于帕坦人历史或谱系的详细信息。词典采用层级分类法,先在顶端列出部落,然后依次是氏族、氏族部类、部类分部,分部再细分,以及其他小系部。各条目按字母顺序排列,字母相同者则按规模从小到大排列。方括号中提供部落、氏族或部类的所在地。部分条目还跟有圆括号,括号中的数字代表了该部类或派系中战斗人员的数量。词典的结尾对帕坦人所用各种宗教头衔和称谓进行说明注解,另外还附有一张标明部落边界的彩色地图。

阿富汗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的生平

阿卜杜勒·拉赫曼汗(ʻAbd al-Rahman Khan,1844-1901 年)是 1880 年至 1901 年的阿富汗统治者。他是多斯特·穆罕默德汗(Dost Mohammad Khan,1826-39 年和 1845-63 年间在位)的孙子。1842 年,多斯特在杜兰尼王朝覆灭及第一次英阿战争结束后创建了阿富汗巴拉克查依王朝。在中亚流亡多年之后,拉赫曼在英国的支持之下开始对阿富汗进行统治,后来他在财政、政治和军事上都得到了英国赞助。《阿富汗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的生平》是一部两卷本著作,原著为波斯语,由埃米尔的前国务秘书长米尔·蒙施·苏丹·默罕默德汗 (Mir Munshi Sultan Mohamed Khan) 翻译和编辑。第一卷共有 12 章,其中前 11 章是埃米尔的自传式记述,内容追溯了他在第二次英阿战争末期即位之前的生平及其统治早期的所作所为,其间他打败哈扎拉人并征服卡菲里斯坦(译注:波斯语意为“异教徒之地”,后被阿卜杜勒·拉赫曼汗征服并更名为努尔斯坦,意为“开化之地”),进而巩固了对全国的控制。第一卷的最后一章和第二卷的八章是阿卜杜勒·拉赫曼汗对各项事务的观察和思考,由苏丹·穆罕默德汗转述。其中部分章节的标题说明了所涉及的主题范围:“我的喀布尔王位继承人”、“我所采取的鼓励商业、工业和艺术发展的方法”、“我在日常生活中的些许点滴”、“我与杜兰使团签署划定的阿富汗边界”、“阿富汗的未来”,以及“英国、俄国和阿富汗”。苏丹·穆罕默德汗在为本书撰写的序言中对本书的编著进行了说明。他还在序言中声称“在莫卧儿王朝的历代帝王中,哪怕是帖木儿、巴卑尔和阿克巴等伟大的君主,还没有哪位穆斯林君王能像埃米尔那样以如此直率、有趣和简明的笔触书写自己的自传...”本书附有插图,还有一份巴拉克查依族谱及数张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