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阿富汗的种族

《阿富汗的种族》撰写于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趋于结束以及结束后不久的这段时间,于 1880 年在伦敦发表。作者亨利·沃尔特·贝柳 (Henry Walter Bellew) 是一名外科医生和印度军队的医务官员,多年来曾数次到阿富汗进行政治出访,撰写了几部关于印度和阿富汗的书籍。在说明本书的撰写目的时,贝柳写到,在他看来,阿富汗人很快将成为大英帝国的臣民,“要将一个民族转变为忠诚、知足和爱好和平的臣民,了解他们的历史、兴趣和志向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书的开头是一篇导言和概述阿富汗人的一个章节,之后分章叙述了阿富汗人的历史、英国与阿富汗的关系,以及谢尔·阿里(Sher Ali,阿富汗埃米尔,1863–1866 年以及 1868–1879 年在位)。这些介绍性章节之后是关于以下族群或部落的各个章节:帕坦人(Pathan,又称“普什图人”,现在通常写作“Pashtun”、“Paktun”、“Puktun”或“Pushtun”)、尤苏夫扎伊人 (Yusufzai)、阿夫里迪人 (Afridi)、哈塔克人 (Khattak)、达迪卡伊人 (Dadicae)、吉尔吉人(Ghilji,现在也称吉尔扎伊人 (Ghilzi) 和卡尔吉人 (Khilji))、塔吉克人 (Tajik) 和哈扎拉人(Hazarah,现在写作“Hazara”)。贝柳推测了不同阿富汗族群的前伊斯兰起源,讨论了阿富汗人是“失踪的以色列十支派”的后代这一传说,并提到希罗多德 (Herodotus) 的作品认为,达迪卡伊人是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统治时期,在波斯帝国最东部边界组成一个省的四大印度民族之一。后来,有多位作家的作品借鉴了贝柳的这本书,例如珀西·莫尔斯沃斯·赛克斯(Percy Molesworth Sykes,1867–1945 年)的《波斯史》(1921 年)。贝柳还撰写了其他书籍,内容包括阿富汗及其邻国、多种阿富汗语言的语法和词汇、以及针对单个族群的研究。

阿富汗边境的原始部落

《阿富汗边境的原始部落》是西奥多·礼顿·彭内尔 (Theodore Leighton Pennell) 医生撰写的第一手资料,讲述了他在位于印度西北边境本努(今巴基斯坦境内)的医疗所的 16 年医疗传教经历。这本书于 1908 年首次出版,这里展示的是 1927 年的第四版。第一章标题为“阿富汗的特征”,之后几个章节分别讨论了阿富汗的传统、边境地区的地理情况,以及普遍存在的部落争斗和冲突。其他章节包括“阿富汗毛拉”和“阿富汗妇女”。书中大多数内容涉及阿富汗和英属印度西北边疆省的伊斯兰习俗和传统。彭内尔在书中讨论了他的医疗工作,包括治疗眼疾(“占超过四分之一的病例”)、肺痨(肺结核),以及在当地部落的相互杀戮中形成的皮肉和骨头损伤。他还讨论了传统的医术,包括普遍使用的护身符和驱邪符,以及两种得到广泛使用的疗法 — dzandam。前者主要用于治疗发热,方法是杀掉一只山羊或绵羊,然后将患者裹在羊皮里,“羊皮内侧包着患者,羊毛朝外”,据说这样可以让患者大量出汗,从而停止发热。Dam 是指将布浸过油后,点燃并捂在伤口上。催泻和放血也是两种广泛采用的疗法。书中附有照片,还有一幅西北边疆省的小地图以及一份“印度境外未通用词汇表”。

拉丁语捷克圣人传奇:维特、普罗科普以及温塞斯拉斯

捷克历史主要人物的中世纪拉丁语传奇构成了欧洲精神和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普舍美斯王朝的温塞斯拉斯王子(Wenceslaus,907–935 年)在中欧广泛传播对基督教圣人和殉道者圣维特(Saint Vitus,卒于 305 年)的祭礼仪式。温塞斯拉斯不仅是捷克地区的守护圣徒,也是基督教的拥护者以及布拉格城堡圣温塞斯拉斯圆形教堂的创建者。935 年,温塞斯拉斯被其兄弟波列斯拉夫一世 (Boleslav I) 杀害。不久之后,也就是从 10 世纪初起,人们将温塞斯拉斯奉为圣人。他的遗体安放在布拉格城堡的圣维特主教座堂内,该教堂成为圣温塞斯拉斯祭礼仪式的中心。众多传说都以温塞斯拉斯的生平与死亡为主题,包括 10 世纪古教会斯拉夫语的第一个传说、拉丁语传说 Crescente fide(渐变的信仰)、刚坡得 (Gumpold) 的传说以及克里斯蒂安传说。此处展示的手稿作于 15 世纪上半叶,其中包含维特、温塞斯拉斯以及普罗科普三大圣人的传说。普罗科普(Prokop,约 980‒1053 年)也称普罗科匹厄斯 (Procopius),是萨扎瓦修道院的首位院长。此手稿出自捷克,采用黑色和红色墨水书写,抄写员不详。

蔡纳印制的德语版圣经第一对开页

这里展现的是带装饰图的德语版圣经奥格斯堡版本的第一对开页,由金特·蔡纳(Günther Zainer,卒于 1478 年)在 1477 年印制。此作品的插图出自约翰·巴姆勒(Johann Bämler,1430 年–约 1508 年)印刷坊中一位姓名不详的插画师。插图中包含饰以金色背景的彩色木刻首字母 B。木刻字母中融入故事场景,画面中有一位红衣主教与一名教父,教父很可能是圣杰罗姆(Saint Jerome,卒于 419 年或 420 年),他们正在讨论一本古抄本(极可能为杰罗姆的拉丁语圣经译本,即武加大译本)。图中文字部分是杰罗姆于 394 年写给诺拉主教保利努斯 (Paulinus) 的一封信(即第 53 封信),信件开头为:“(我们的)兄弟安布罗斯向我寄了一封最迷人的信件,里面附上了您的小礼物......”在信中,圣杰罗姆赞颂了安布罗斯 (Ambrose) 对经文的悉心研究以及对上帝的敬畏。插图场景设计为房间内部的透视图,此外还绘出了窗外的景观和蓝天。字母 B 的边框为金色背景,由星星和圆花饰点缀。上方和内部边缘饰以花朵和藤蔓。巴姆勒不仅是一名抄写员、书法家和插图师,同时也是一名印刷商和书商。蔡纳是一名画家兼金匠,很有可能是奥格斯堡第一位印刷工。第二幅图是该装饰性大写字母 B 的特写。

1486 年至 1504 年的日历

此独特的单叶印刷品是 1486 年至 1504 年的拉丁文万年历罕见残卷,由纽伦堡印刷商康拉德·哲尼格(Konrad Zeninger 或 Conrad Zeninger)在 1486 年发布于威尼斯。在此页中,首字母印制成红色和黑色,并列出了圣徒及其节日。底部表格显示了不同年月预测将出现的月相。此作品的残页还保存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其他两所图书馆中,但馆藏于斯洛伐克国家图书馆的这张印刷页是世界上保存最好的范本。据信,此日历的印版由伯纳迪诺·乔利托·德·费拉里亚(Bernardino Giolito de’ Ferrari,也称为伯纳迪诺·斯塔尼诺 [Bernardino Stagnino])所创造,他是来自意大利北部的一名印刷商,在 1483 年至 1538 年间活跃于威尼斯,经常与阿尔卑斯山北边的印刷商和书商合作。

普鲁斯印制的拉丁文圣经中的木版画

此处展示的是手工着色的单张祷告木版画,其灵感源于德国雕刻师兼画家马丁·施恩告尔(Martin Schongauer,约 1450‒1491 年)的一种构图设计。艺术家的身份尚未确定。画作主题与基督复活相关。这幅场景生动的木版画中包含多个大型的人物形象,其中基督像占主导位置,他左手拿着悬挂胜利旗帜的双十字架。画面前方和左侧靠近墓穴之处是佩戴武器的士兵。在画面右侧位于基督身后的是一个正在移开空墓穴盖的天使。在画面后部,一群人正进入墓地大门,他们由《马可福音》第 16 章中提到的三位玛利亚带领,即玛利亚·莎乐美 (Mary Salome)、雅各的母亲玛利亚以及抹大拉的玛利亚,她们拿着装有没药和香膏的容器走向墓穴。画面更远处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景观和升起的太阳。此木版画很可能是从德国纽伦堡单独引入,然后粘贴在 1489 年由约翰·普鲁斯(Johann Prüss,1447‒1510 年)在斯特拉斯堡印制的最初版拉丁文圣经副本的封面内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