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赫拉特英雄:边境传奇

《赫拉特英雄:边境传奇》是一部关于埃尔德雷德·砵甸乍(Eldred Pottinger,1811–1843 年)的著名传记,作者莫德·戴弗(Maud Diver,1867–1945 年)是一位英属印度作家,与同时代的拉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1865–1936 年)相交甚好。他与吉卜林一样,主要描写英国人在印度的生活以及他们与东方人及其文化的接触。砵甸乍是东印度公司的一位军官,与他的叔叔亨利·砵甸乍 (Henry Pottinger) 效力于同一家公司。1837 年,埃尔德雷德·砵甸乍乔装成一个马贩,从白沙瓦前往喀布尔和赫拉特。到达赫拉特不久,波斯军队在俄国军官的帮助下对这座城市展开围攻。砵甸乍向效力于赫拉特统治者沙阿·卡姆兰 (Shah Kamran) 的维齐尔兼军队指挥官亚尔·穆罕默德汗 (Yar Mohammad Khan) 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提出希望加入保卫战中。穆罕默德汗同意了他的请求。1838 年 9 月,波斯军队停止围攻并撤退,保卫战获得了胜利。砵甸乍在 1839 年离开了赫拉特,后在 1841 年以英国驻科希斯坦政治代表的身份返回阿富汗。他积极加入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39-1842 年)的战斗和外交事务中。《赫拉特英雄》讲述了砵甸乍 1839 年离开赫拉特之前在阿富汗的活动。之后,作者又撰写了第二卷,讲述了砵甸乍在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中的事迹。书的首页是一幅砵甸乍身穿阿富汗服饰的肖像,书的最后是一幅折叠式地图,描绘了 1837‒1838 年间他在阿富汗的行程路线。

有关波斯和阿富汗的通信

《有关波斯和阿富汗的通信》是关于英国对这两个国家的政策的文件汇编,在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39–1842 年)期间于伦敦出版。这部汇编集包含了驻圣彼得堡和德黑兰的英国外交官们递送给英国外交大臣帕默斯顿子爵(Viscount Palmerston,1784–1865 年)的公文快信;帕默斯顿的回信;东印度公司与波斯国王、信德省埃米尔和其他方所签条约的条文;阿富汗统治者多斯特·穆罕默德汗(Dost Mohammad Khan,1793‒1863 年)与印度总督之间的通信;以及驻印度和阿富汗的政治官员亚历山大·伯恩斯爵士 (Sir Alexander Burnes) 呈送给印度总督奥克兰勋爵 (Lord Auckland) 的阿富汗相关报告。书中有一个部分记录了杜兰尼王朝 1803-1809 年的统治者沙阿·舒贾(Shah Shuja,1785–1842 年)在 1833-1834 年远征阿富汗的行动,以及他试图通过与旁遮普的大君兰吉特·辛格 (Ranjit Singh) 合作夺回王位的事件。沙阿·舒贾在坎大哈被多斯特·穆罕默德汗带领的阿富汗军队打败。四年之后,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爆发,英国认为沙阿·舒贾相比多斯特·穆罕默德汗更符合他们的利益,因此派英印军队进入阿富汗帮助沙哈舒贾登上王位。这些文件详细记录了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开始之前的秘密外交活动。

陆军少校路易·卡瓦尼亚里爵士的生平和职业生涯

皮埃尔·路易·拿破仑·卡瓦尼亚里(Pierre Louis Napoleon Cavagnari,1841-1879 年)爵士是一名法国出生的陆军军官和政治官员,1858 年加入东印度公司军队,在印度先后担任多种军事和政治职位,直至去世。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期间,卡瓦尼亚里就《甘达马克条约》(签署于 1879 年 5 月 26 日)进行谈判,该条约结束了战争的第一阶段。根据条约规定,阿富汗新任统治者雅各布汗 (Ya‘qub Khan) 的政府不得不接受英国特使常驻喀布尔,且英国有权控制阿富汗外交政策。印度总督利顿勋爵 (Lord Lytton) 任命卡瓦尼亚里为英国驻喀布尔特使。卡瓦尼亚里在 1879 年 7 月 24 日到达喀布尔。起初,他受到了友好的接待,但在 9 月 3 日,几个阿富汗军团发生兵变并袭击了卡瓦尼亚里和其他几位英国军官所居住的堡垒。卡瓦尼亚里和他的护卫被杀害。这些事件引发了全面起义和战争的第二阶段。《陆军少校路易·卡瓦尼亚里爵士的生平和职业生涯》收集了关于卡瓦尼亚里在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期间的生活、外交和军事处境的原始文件,1881 年在加尔各答出版。这些文件包括从印度政府送往伦敦政府的关于阿富汗的公文快信;英国与 1863-1866 年以及 1868-1879 年的阿富汗统治者谢尔·阿里汗 (Sher Ali Khan) 之间的通信;报纸和官方报告的摘录;以及完整的《甘达马克条约》。本书汇编者卡里·普罗索诺·戴伊(Kally Prosono Dey,又称卡利普拉桑纳·德 [Kaliprasanna De])似乎曾是印度政府的公职人员或文书。

波斯漫游记

《波斯漫游记》是一名英国官员讲述在 1875-1878 的三年间前往德黑兰的旅程和派驻德黑兰的经历的记录。他受聘于印度事务部,职务不明。作者从伦敦经海路前往孟买和卡拉奇,之后经陆路到达德黑兰。返程路线经过俄国并穿过欧洲。在这本书中,作者描述了他所到过的主要波斯(今伊朗)城市以及他对当地文化、宗教和日常生活的观察。作者批评了波斯在很多方面的问题,包括国王的残暴和专制以及社会对妇女的待遇。书中附有很多插图,还包括一幅很大的折叠式地图。地图用不同颜色标出作者的路线、英属印度旧的西部边界和向西推进的新“科学边界”、旧的俄国边界以及俄国向南扩张之后在 1878 年划定的新边界。左下角的插页地图放大显示了阿富汗与英属印度(今巴基斯坦境内)之间的科学边界。“科学边界”一词是 1878 年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即比肯斯菲尔德勋爵(Benjamin Disraeli, Lord Beaconsfield)在提到阿富汗与英属印度之间修正的边界时提出的,相对因历史原因形成的“无规则边界”而言,“科学边界”是指根据军事战略学要求可以占领和守卫的边界。虽然作者安德森 (Anderson) 将这个词纳入书的副标题中并在地图中明显地标示出来,但书中的内容主要与波斯相关,很少涉及阿富汗与印度之间的边界问题以及阿富汗。附录提供了布什尔到德黑兰、德黑兰到巴格达以及德黑兰到雷什特(今拉什特)的路段距离,各段之间的距离以英里计算,并评论了路段的路况。

环绕阿富汗

陆军少校埃米尔·安东尼·亨利·徳·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Émile Antoine Henry de Bouillane de Lacoste,1867-1937 年)曾是法国驻印度支那军队的一位军官,后来代表法国当局多次远航至亚洲不同地区。他根据旅行经历撰写了几本书。《环绕阿富汗》是英文译本,原著于 1908 年在巴黎出版,书名是 Autour de l’Afghanistan aux frontières interdites(《沿禁入边界环绕阿富汗》)。法文书名比英文书名更准确,从其可以看出,阿富汗当局不允许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进入阿富汗旅行。因此,他想出了环绕阿富汗边界旅行的方法。1906 年 4 月底,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从德黑兰开始了旅程。他先到达波斯(今伊朗)东北部的马什哈德,从那里进入俄属中亚,穿过今土库曼斯坦境内的阿什喀巴得(今阿什哈巴德)和梅尔夫,又经过布哈拉以及撒马尔罕。到达俄国铁路线终点站安集延(今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之后,他行进至今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阿尔泰山,然后穿越山脉进入中国和英属印度。第二段旅程是从斯利那加(克什米尔)先到拉合尔,然后从那里穿过俾路支(今巴基斯坦境内)并返回波斯,最后在 1907 年 1 月底到达德黑兰。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乘坐铁路和马车完成了旅行。他的旅伴是伊波利特·马里·约瑟夫·安东尼·昂塞尔姆(Hippolyte Marie Joseph Antoine Enselme,出生于 1872 年)中尉,昂塞尔姆曾在印度支那与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一同服役,之前曾伴随他踏上前往满洲的航程。布伊阿纳·徳·拉科斯特以日记形式记录旅程经历并描述了他沿途所遇的风景和人物。书中附有几幅地图,包括一幅作者的路线图,以及约 80 张照片。序言由法国政治家乔治·莱格 (Georges Leygues) 撰写,从法国的角度讲述了对英俄在中亚方面的竞争以及在印度的英国人的大致看法。他在撰写这篇序言之后出任海军部长多年并短暂担任首相一职。

我们的科学边界

“科学边界”一词是 1878 年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即比肯斯菲尔德勋爵(Benjamin Disraeli, Lord Beaconsfield)在提到英属印度(今巴基斯坦境内)与阿富汗之间的边界时提出的。相对于英国通过条约和吞并的扩张而形成的现有无规则边界而言,“科学边界”是指根据军事战略学要求可以占领和守卫的边界。随后,英国在讨论英属印度如何防卫俄国通过阿富汗入侵时大量引用了这个词。《我们的科学边界》是在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快结束时出版的,它分析了边界问题,旨在影响英国就和平条约进行的争辩。作者威廉·帕特里克·安德鲁 (William Patrick Andrew) 是新德、旁遮普和德里铁路公司 (Scinde, Punjab, and Delhi Railway Company) 的主席,在印度及其边境的物流与运输方面是个专家。本书各个章节介绍了阿富汗西北边境、历史、地理和经济;独立的边境部落;山口;从阿富汗入侵印度的可能路线;以及“普文达人,或阿富汗士兵商人”。三个附录分别介绍了作为喀布尔防御工事一部分的谢尔布尔战壕;柏兰和开伯尔铁路(均在书中提及的日期之后建造);以及部队、马匹、枪支和战争军需品在印度的铁路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