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霍拉桑和中亚之旅

《霍拉桑和中亚之旅》是作者罗伯特·J·肯尼迪 (Robert J. Kennedy) 自费刊印的一部短篇记述文,描写了他和妻子贝尔塔·肯尼迪 (Bertha Kennedy) 在 1890 年 3 月至 4 月穿越波斯北部(今伊朗)和俄属中亚的部分区域的旅行。肯尼迪当时是英国驻德黑兰公使馆的临时代办。本书分三个部分记述此次旅行:从德黑兰到麦什德(也称为马什哈德,霍拉桑省的第一大城市);从麦什德到杜沙克(今土库曼斯坦境内)然后乘坐跨里海铁路穿越梅尔夫、撒马尔罕、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和阿什哈巴德(土库曼斯坦)一直到里海港口乌尊岛;乘坐轮船从乌尊岛跨越里海到达波斯港口麦什德萨尔(今巴布尔萨尔),然后经由马赞德兰省返回德黑兰。本书的写作背景为一家俄罗斯领事馆于 1889 年在之前闭关的城市麦什德设立,此后英国成功要求德黑兰政府给予其同样的权利。本书弥漫着对俄罗斯扩张主义的担忧,并描述驻麦什德的英国总领事少将 C·S·麦克莱恩 (C.S. MacLean) 的职责为“监察和报告俄罗斯在里海和土耳其斯坦的挺进,挺进行动始于 25 年前,并且速度逐年加快,此威胁会瓦解或者吞并波斯王国和阿富汗,因为俄罗斯已经吞并了中亚的众多汗国”。本书中附有许多到访地的有趣影像,其中什叶派圣城麦什德是到访地之一。

俄罗斯铁路挺进中亚:从圣彼得堡到撒马尔罕的旅行札记

乔治·多布森(George Dobson,1850‒1938 年)出任伦敦 Times(《泰晤士报》)俄罗斯通讯员超过 25 年。1888 年春天,他成为第一个乘坐新开设的中亚铁路前往撒马尔罕的英国人。多布森以一系列长篇书信记录了他的旅程,刊登在当年秋天的《泰晤士报》上。《俄罗斯铁路挺进中亚:从圣彼得堡到撒马尔罕的旅行札记》在这些信件内容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充和改写,此外还包含了其他新的内容。多布森在讲述他的旅行经历时穿插了很多其他内容,包括对沿途乡镇和城市的详细描述,对各地区的地形和气候、历史与民族的探讨,以及俄罗斯的政策和目标。最后一章讲述了铁路的建成是一项工程壮举并提供了很多有趣的细节,这一工程涉及用轮船运输大量铁建材料跨越里海,由骆驼在内陆运输这些材料,要克服语言障碍、与当地雇佣工人的交流困难、炎热的气候、工人之间的疾病传播、工人中暑干渴毙命、狂风和流沙等诸多挑战,此外还要面临掠夺者袭击施工人员的威胁。这一章节还包括有关建设成本以及资金筹集的很多信息。本书的前四分之一包含了三张地图、一些照片、以及一份附录,附录给出了从圣彼得堡和俄罗斯其他城市以及巴黎、科隆和柏林等欧洲城市到撒马尔罕的不同铁路路线。从巴黎到撒马尔罕最快的路线是乘坐火车途经维也纳到达敖德萨,然后乘坐轮船跨越黑海到达巴统,又乘坐火车前往巴库,最后抵达撒马尔罕。此路线共需要 10 天零 10 个小时 9 分钟;其他路线需要长达 13 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泛伊斯兰

乔治·怀曼·伯里(George Wyman Bury,1874-1920 年)是一位英国的博物学家和探险家,曾在阿拉伯世界的不同地区度过了 25 年,包括摩洛哥、亚丁、索马里和埃及。他写过多本著作,其中包括以阿卜杜拉·曼苏尔 (Abdullah Mansur) 为笔名在 1911 年出版的《乌兹的土地》,主题与阿拉伯半岛相关;以及 1915 年出版的《阿拉伯因菲利克斯,或土耳其人在也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效力于驻埃及的英国情报部门,负责抵制土耳其和德国的泛伊斯兰宣传活动(和渗透分子),后者旨在激起民众对英国的反感,诱导在英国控制下的穆斯林军队叛离。《泛伊斯兰》的部分内容基于伯里在一战中的经历,他在创作此书时身患肺病,生命即逝。他写到泛伊斯兰是“一项运动,凝聚着全世界不同国籍的穆斯林”,并且它是“穆斯林对剥削其精神和物质资源的外来者进行的实质抗议”。伯里在认可这些源自穆斯林内部的原因的同时,认为泛伊斯兰的发展是一战前和一战期间的政治运动,很大程度上是德国政治、资金和后勤支持下的产物,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加入战争并与德国结盟后,为之提供了支持。伯里谈到德国试图将泛伊斯兰作为政治武器,但在很大程度上未取得成功,原因在于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之间存在仇恨,并且德国人缺乏“对伊斯兰精神的深刻见解”。本书以“恳求宽容”结尾,作者呼吁欧洲各国和美国更好地了解伊斯兰世界。书中包含一张展示伊斯兰领土的折叠式地图。

满洲、朝鲜和俄罗斯土耳其斯坦的面貌

1910 年初,艾米丽·乔治亚娜·坎普 (Emily Georgiana Kemp,1860‒1939 年) 和一位朋友经由西伯利亚大铁路来到中国哈尔滨,然后穿过满洲直达朝鲜,并从那里横跨西伯利亚前往俄罗斯土耳其斯坦,最后穿越高加索。坎普根据这一历时四个月的旅程撰写了本书。它生动描述了奉天、平壤、首尔、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等地的风土人情,并附以作者自己所绘制的彩色插图。本书是在 1904‒1905 年日俄战争结束后几年,也是日本吞并朝鲜的那一年编著的,书中警告说日本未来将入侵满洲。坎普出生在一个富有的英国浸信会家庭。她是牛津大学萨默维尔学院(牛津大学的第一批女子学院之一)的第一批学生,后来进入伦敦斯莱德美术学院深造。她游历丰富,写了七本书,大多关于中国。她敏锐地观察所到的各个地方,尤其关注基督教传教士活动、女性的地位和福利,以及宗教信仰。她在本书中详尽地探讨了伊斯兰教在中亚的角色。她这样描绘布哈拉:“自伊斯兰教于公元 709 年左右(阿拉伯入侵)攻克以后,这里一直是宗教影响的中心,如今,它自诩严格遵守古兰经的一字一句,超过任何其他地方”,但她谴责女性在该汗国的生存状况。本书配有坎普所画的水彩画和笔墨素描,结尾是一张呈现其旅行线路的彩色折叠式地图。

俄属中亚

亨利·兰斯戴尔(Henry Lansdell, 1841–1919 年)是英国圣公会牧师,于 1879 和 1882 年两次长途跋涉穿越当时称为亚细亚蒂克俄罗斯的地方,一次前往西伯利亚,一次前往俄属中亚。其目的是在他所到之处传经布道,尤其是在监狱,并收集专家和公众感兴趣的信息。《俄属中亚》详述兰斯戴尔的第二次旅行,该旅行发生于 1882 年 6 月到 12 月之间,行程逾 179 天。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全程总共经过了 12,145 英里(19,545 公里),乘火车、走水路、骑马或骆驼,或者乘坐有轮交通工具,到达塞米巴拉金斯克(在当今的哈萨克斯坦)、固尔扎(在当今的中国)、塔什干、浩罕、撒马尔罕、卡尔希、布哈拉和希瓦(在当今的乌兹别克斯坦)、梅尔夫(在当今的土库曼斯坦)和其他地方。兰斯戴尔通过详细的研究和向专家咨询,对自己的观察进行了补充。兰斯戴尔的另外一个兴趣是《圣经》,对于自己在中亚所看到的风俗和传统,他认为其反映了《圣经》尤其是《旧约全书》中所述的内容,对此,书中大量提及。这本分为两卷的见闻详细描述并分析了当时在英语世界尚不熟悉的多个地方,从而受到评论家的赞扬,但由于他过于乐观看待俄属中亚监狱并为俄罗斯扩张主义的对外政策辩护,尤其是为早前吞并梅尔夫的行为辩解,从而受到广泛批评。本书包含一幅折叠式地图和一些插图。第二卷末尾附三份长长的附录:俄属中亚动植物名录及该地区 702 部权威作品的书目(含英语、法语、德语和俄语)。

周游印度斯坦和旁遮普的喜马拉雅各省;在拉达克和克什米尔;在白沙瓦、喀布尔、昆都士和布哈拉

威廉·默克罗夫特(William Moorcroft, 1767–1825 年) 是一名兽医,在伦敦开展了一段时间的兽医业务之后,于 1807 年加入东印度公司管理马匹的繁殖。他于 1808 年抵达印度,负责该公司在孟加拉普萨的种马业务。1811 和 1812 年,他前往西北寻找比他能够在印度找到的更大、更优良的种马。1812 年 7 月,他穿越喜马拉雅山,成为了从这条路线进入西藏的首批欧洲人之一。那时,他的意图不再只是采购马匹了,还包括开启中亚和英国的贸易关系,以及将英国的影响投射到英属印度西北部之外,以对抗在他看来俄罗斯在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1819 年 5 月,默克罗夫特得到东印度公司的允许,前往布哈拉(在当今的乌兹别克斯坦)。他于 1825 年 2 月抵达该市,该行程走了五年多,途径拉达克、克什米尔、拉瓦尔品第、白沙瓦,经开伯尔山口进入阿富汗,通过喀布尔和昆都士抵达最终目的地。1825 年 7 月他开始启程返回印度,但 8 月 27 日因发烧卒于阿富汗巴尔赫。《周游印度斯坦和旁遮普的喜马拉雅各省》是默克罗夫特讲述他 1819‒1825 年行程的一本书,在他去世后由牛津大学梵文教授兼英国皇家亚洲协会会员贺拉斯·威尔逊 (Horace Wilson) 根据默克罗夫特的大量笔记和信件编辑出版。第一卷全篇描写默克罗夫特前往拉达克的行程及在拉达克的住所。第二卷讲述了默克罗夫特在拉达克的时光,并叙述他前往克什米尔、喀布尔和布哈拉的旅程。该书包含一张详细的中亚地图。这张地图是伦敦地图制作者约翰·阿罗史密斯 (John Arrowsmith) 主要根据乔治·特里贝克 (George Trebeck) 的野外记录汇编和绘制的。特里贝克是与默克罗夫特一起完成这个旅途的一位年轻的英国人,他记录了按步数加罗盘方位测量的地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