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十七世纪的阿富汗诗歌

胡什哈尔·哈塔克(Khushal Khan Khatak,被尊称为胡什哈尔汗,1613‒1689 年)是一位著名的战士诗人,通常被称为阿富汗的民族诗人。他出生于白沙瓦附近,是哈塔克部族酋长沙赫巴兹·哈塔克 (Shahbaz Khatak) 之子。1641 年,受莫卧儿皇帝沙贾汗 (Shah Jahan) 的任命,胡什哈尔·哈塔克继承了父亲的职位,成为哈塔克部族的酋长,但后来被沙贾汗强大而苛刻的继任者奥朗则布皇帝(Emperor Aurangzeb,1658-1707 年在位)囚禁。哈塔克最终被允许返回白沙瓦,在那里他鼓动普什图人团结起来,反抗莫卧儿王朝的统治。《十七世纪的阿富汗诗歌》是哈塔克诗歌的选集,由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卡斯伯特·爱德华·比达尔夫 (C. E. Biddulph) 整理和编辑。本书包含对阿富汗历史和诗人哈塔克的介绍、普什图语的语法基础知识讲解、部份选录哈塔克诗歌的英文译本,以及以波斯体书写的普什图语原文本。英文译本部分由比达尔夫完成,部分则复制自亨利·乔治·拉维尔迪 (H.G.Raverty) 的《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阿富汗诗歌选集》 (1862 年)。在引言部分,比达尔夫写道,哈塔克的诗歌“具有民族性及其生活环境的特质;它们最为特别之处是结合了尚武(而非凶残嗜杀)和带有哲学、宗教或感伤性质的情怀。几乎在同一辑诗歌中,人们可同时发现他对自然之美和造物主之恩惠的简单而最迷人的感激之情;在挫败敌人之后最为血腥的狂喜,即使这些敌人是他自己的同胞;以及说教性的反思,展现了他对这些主题的思虑之深。”

荒诞的策略:英国与阿富汗

《荒诞的策略:英国与阿富汗》是一篇关于英国外交政策尤其是对阿富汗政策的论说文,文章篇幅 50 页,作者姓名不详,于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期间出版。第二次英阿战争由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比肯斯菲尔德伯爵)领导下的保守党政府发动。迪斯雷利从 1874 年 2 月至 1880 年 4 月担任首相,他的上任是自由党人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执政期为 1868 年 12 月至 1874 年 2 月)。本文从自由党的角度撰写,攻击迪斯雷利的政策并维护格莱斯顿的主张。文章开头讨论了英俄关系以及关于奥斯曼帝国命运的“东方问题”,指出“保守党支持者对欧洲境内的土耳其地区颇具野心、虎视眈眈,这引导着保守党对阿富汗的政策”。文章接下来维护格莱斯顿主张的英国对阿富汗政策,并批判了迪斯雷利政府的政策,声称后者不必要地疏远了阿富汗埃米尔谢尔·阿里(Sher Ali,1863-1866 年以及 1868-1879 年在位),最终导致了一场毫无意义并且代价极大的战争。19 世纪 70 年代,就如何应对俄罗斯在中亚的扩张以及俄罗斯的推进是否会通过阿富汗对英属印度造成威胁,各大政党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英国媒体和议会因此争论不休,此文之辩便反映了这一局面。作者指责迪斯雷利政府“在未与议会商议的情况下,以国家名义采取了一系列新的政治行动”,违反了英国不成文宪法。文章结尾呼吁改革英国政治体系,并称经此改革方能确保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都有利于“全民的共同利益”,而不是为了一己私欲。

俄罗斯-阿富汗问题以及入侵印度

乔治·布鲁斯·马勒森 (George Bruce Malleson) 是一位英国陆军军官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曾于印度服役,在印度和阿富汗历史领域著作颇丰。他的主要作品《阿富汗历史:从最早期直到 1878 年战争爆发》是一部关于阿富汗政治和军事历史的著作,该书在 1879 年出版于伦敦,当时正值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爆发不久。《俄罗斯-阿富汗问题以及入侵印度》出版于 6 年之后,主题与此前著作相同,即阿富汗对大英帝国的战略重要性,原因在于阿富汗可以抑制俄罗斯的扩张政策,并遏制俄罗斯对阿富汗并延及印度的日益严重的威胁。马勒森创作第二部著作的直接推动力在于俄罗斯吞并了梅尔夫(今土库曼斯坦境内),并与英国成立了英俄联合边界委员会来决定阿富汗北部边界。作者称俄罗斯近期掠取的领土在历史上一直归属于阿富汗埃米尔,必须予以返还。马勒森指出关键战略要地是“印度的外围堡垒”赫拉特,在他看来此地是俄罗斯扩张活动的下一个目标。马勒森呼吁针对俄罗斯的威胁进行强有力的回应,特别是集中“比欣峡谷的所有可用军队,准备好立即发兵”赫拉特。第九章“双方的军队”中详细描述了俄罗斯部署在中亚的军队规模、组成成分和军力,以及保卫印度的英国和印度军队。此处展示的是出版于 1885 年的第二版《俄罗斯-阿富汗问题以及入侵印度》

阿富汗战争的起因

《阿富汗战争的起因》是一本由英国议会的阿富汗委员会汇编的文件集,旨在调查引发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从 1878 年 11 月延续至 1880 年 9 月)的众多事件。此委员会由各个党派的议会成员组成,他们批判英国政府发动此次战争时的黑箱作业及其背后原因。本书在序言中写到:“我们坚信这场战争是非正义的,这种不讲道义的行为必然迟早带来灾难。我们坚信即使这场战争是正义的,也同样失策;此战争的政策是不明智的,将会危及我们在印度的统治。”本书表明其目的在于帮助英国大众全面了解此次战争,为他们提供政府向议会呈报的或者阿富汗委员会在调查期间收集的相同文档(“文件”)。此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讨论英国-阿富汗战争的起因,从 1855 年发生的事件开始,一直到 1878 年的冲突爆发。第二部分论述了英印军队在 1876 年占领奎达(今巴基斯坦境内)并将其并入英属印度。第三部分标题为“英国和俄罗斯在中亚”,主要谈及英国和俄罗斯政府在 1876 年就双方各自在亚洲的势力范围达成共识,但由于对阿富汗影响力的争夺,导致后来共识瓦解。本书中复制的文本包括英国和英属印度官员与阿富汗和俄罗斯官员之间的外交公文和通信、报纸和期刊中的文章或报道,以及摘录自关于阿富汗和中亚的一系列议会“蓝皮书”的其他文件(蓝皮书这一叫法源于文件采用蓝色纸张封面印刷)。文章以匿名方式编写,采用具有连接性的叙述手法进行阐述和评论。

瓦济里斯坦普什图语的语法与词汇

《瓦济里斯坦普什图语的语法与词汇》是一本教科书,针对懂白沙瓦普什图语的英国军官而写,旨在帮助其学习在本努地区和瓦济里斯坦(今巴基斯坦境内)使用的普什图语。作者是一名英属印度军队的政治军官,他注意到普什图语在这两个地区的使用有显著差异,并大胆地提出“这种差异几乎不亚于浓重的苏格兰口音和伦敦腔之间的区别,它已经涉及到语法、习语以及词汇层面”。在总结概述了瓦济里斯坦语语法后,此书的大部分内容为词汇。音译的瓦济里斯坦语词汇按字母顺序列出,并附上对应的英文。此书并未使用普什图语字母表,也未关注书面语言,是纯粹为学习讲普什图语和理解谈话而设计的。两份附录列出了两个译例,分别是一份翻译成瓦济里斯坦普什图语的英语文本,以及一份翻译成英语的瓦济里斯坦普什图语文本。第三份附录名为“瓦济里斯坦一些显著的特征”,探讨了作者所理解的瓦济里斯坦人的个性,他认为瓦济里斯坦人所居住的地区地形崎岖、行路困难,这些自然条件塑造了他们的个性。文章讨论了众多话题,其中包括伊斯兰宗教习俗以及瓦济里斯坦的女性社会地位。现在,瓦济里斯坦普什图语在瓦济里斯坦和本努、巴基斯坦以及毗邻的阿富汗地区使用。此书由印度政府在印度加尔各答出版。

《俾路支边界》

乔治·帕斯曼·塔特 (George Passman Tate) 是印度勘测局的一名助理局长,曾负责 1895-1896 年的俾路支-阿富汗边界委员会以及 1903-1905 年的锡斯坦仲裁代表团开展的众多调查,这两大代表团决定着阿富汗的大部分边界。第一个开展的调查是为划定“杜兰线”,即阿富汗与英属印度(今巴基斯坦)的边界。1893 年印度政府的莫蒂默·杜兰爵士 (Sir Mortimer Durand) 出使喀布尔时达成此边界协定,并在杜兰与阿富汗统治者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 (‘Abd al-Rahman Khan) 签署的协议中编入了此协定。第二个调查是针对锡斯坦,该地区横跨伊朗东部和阿富汗南部(以及巴基斯坦的部分区域)。在此次调查开展之前,喀布尔和德黑兰政府曾要求大不列颠帝国来裁决两地在锡斯坦地区的边界。本书包含了两大代表团的英国专员上校亨利·麦克马洪爵士 (Sir Henry McMahon) 所写的引言。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塔特对锡斯坦代表团的记述。他描述了从奎达(今巴基斯坦境内)到伊朗东部以及赫尔曼德河滋养的赫尔曼德湖沼泽区的陆路行程。塔特生动地描绘了该地区恶劣的气候、著名的“120 日大风”以及当地居民、经济和社会状况。最后一章着重介绍了赫尔曼德河。本书包含插图和两张折叠式地图,其中一张展示了塔特的旅行路线,另一张绘制了赫尔曼德湖地区。塔特描述了各方的调查工作,但他所提供的有关边界裁定的政治见解极少,对此,亨利·麦克马洪爵士在引言中提到,塔特“感觉自己不能触碰这一话题”。塔特将讨论此类话题的许多官方报告整理于本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