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

这本书于 1895 年在伦敦出版,是阿卜杜勒·拉赫曼汗(ʿAbd al-Rahman Khan,约 1844‒1901 年)的传记。从 1880 到 1901 年,阿卜杜勒·拉赫曼汗是阿富汗的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是多斯特·穆罕默德汗 (Dost Mohammad Khan) 的孙子。多斯特在 1842 年杜兰尼王朝覆灭后创立了阿富汗巴拉克查依王朝。为继任多斯特·穆罕默德的王位,阿卜杜勒·拉赫曼的父亲和叔叔与谢尔·阿里 (Sher ʿAli) 进行了长时间的争夺,最后于 1869 年落败,同年阿卜杜勒·拉赫曼遭到流放。阿卜杜勒·拉赫曼居住在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1880 年之前,那里是俄属土耳其斯坦。1878 至 1880 年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期间,他返回喀布尔,被拥护为埃米尔。他与英国议和,英国承认他是埃米尔,而他承认英国有权控制阿富汗的外交关系。这本书记录了这些事件以及阿卜杜勒·拉赫曼在那之后到 1895 年的统治,他巩固了国家并实现了部分现代化。最后一章《伊斯兰的统治者》讲述了埃米尔作为管理者所取得的成就,他改革并加强了阿富汗国家及机构,包括军队。附录摘录了这位埃米尔在被流放至俄属土耳其斯坦期间撰写的自传的译文,原文是俄语。书中包括一份巴拉克查依族谱,一份纪年表、插图以及两幅地图。作者斯蒂芬·惠勒 (Stephen Wheeler) 是《民事与军事公报》 (CMG) 的编辑,该报是一份在拉合尔(今巴基斯坦境内)出版的日报,在旁遮普(当时属于英属印度)发行。惠勒或撰写或编辑过其他几本书,但他以雇用年轻的拉迪亚德·吉卜林 (Rudyard Kipling) 让其进入新闻界而闻名。

在埃米尔宫廷记事

《在埃米尔宫廷记事》是英国医生约翰·阿尔弗雷德·格雷 (John Alfred Gray) 所撰写的记述。19 世纪 80 年代末期至 90 年代早期,他为阿富汗统治者阿卜杜勒·拉赫曼汗(‘Abd al-Rahman Khan,约 1844–1901 年)担任过几年的外科医生。格雷与几名英国工程师在英格兰受到聘用,为埃米尔提供建议和服务。这本书中有几个章节特别描述了当时阿富汗的卫生与医学实践情况,包括阿富汗医院、阿富汗外科医生与医师、霍乱爆发,以及埃米尔和几位皇室成员的疾病和健康状况。其他章节主要是非医疗主题,例如格雷从白沙瓦到喀布尔的旅程、阿富汗居民、阿富汗人的住宅、在喀布尔的生活、季节变化以及喀布尔的集市。格雷讲述了他与埃米尔的会面,形容埃米尔是“一个黝黑而健壮的人”,“似乎是个警戒心极强的人”,“在东方人的谦恭有礼之中又夹杂着英国人的坦率”。他还描述了与埃米尔的妻子苏丹娜 (sultana) 会面的场景与对话。格雷的翻译是这本书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他是一名亚美尼亚基督徒,在印度的教会寄宿制学校接受教育,曾在喀布尔生活多年。伦敦的国家肖像馆收藏了一张格雷及其翻译穿着东方服饰的照片。

俾路支与信德游记

《俾路支与信德游记》是作者在 1810 至 1811 年穿越今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和伊拉克部分地区的第一手记录。作者亨利·砵甸乍(Henry Pottinger,1789‒1856 年)是东印度公司的一名中尉,与既是同僚又是朋友的查尔斯·克里斯蒂 (Charles Christie) 上尉志愿到印度和波斯之间的地区(今伊朗)探索。当时,东印度公司对这个地区知之甚少。他们从孟买前往信德(今巴基斯坦东南部),然后乔装成印度人,从那里经陆路前往卡拉特。虽然很快被认出是欧洲人,但他们得以继续旅途,到达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边界附近的努什基。他们在那里分开了。砵甸乍继续向西进入波斯,经过克尔曼到达设拉子和伊斯法罕。克里斯蒂从努什基向北进入阿富汗,经过赫尔曼德到达赫拉特,然后经过波斯到达亚兹德和伊斯法罕,在那里与砵甸乍汇合。克里斯蒂受命继续留在波斯,1812 年俄罗斯入侵时在那里被杀害。砵甸乍经巴格达和巴士拉返回孟买。这本书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详细描述了砵甸乍的旅游经历,包括对气候、地形、土壤、植物和动物、人民和部落、习俗、宗教和主流信仰的观察。第二部分介绍了俾路支和信德这两个省份的历史和地理。附录提供了克里斯蒂的部分日记,讲述了他穿过阿富汗的经历。书的卷首包含了一幅彩色插图,正文的最后还有一份很大的折叠式地图。砵甸乍继续为东印度公司和英国政府效力,拥有非凡的职业生涯。1843 年 4 月,他被任命为首任英国驻香港总督。

兴都库什的卡菲尔

卡菲里斯坦(或称“异教徒之地”)是阿富汗东部的一个地区,那里的居民保留了自己的传统异教文化和宗教,并拒绝转信伊斯兰教。《兴都库什的卡菲尔》是卡菲尔的民族志,作者是在印度的英国行政官乔治·斯科特·罗伯逊(George Scott Robertson,1852‒1916 年)。获得印度政府的批准之后,罗伯逊在 1889 年 10 月第一次探访了卡菲里斯坦,并在 1890 年 10 月至 1891 年 9 月与卡菲尔人一起生活了约一年。罗伯逊描述了他从吉德拉尔(今巴基斯坦境内)到卡菲里斯坦的旅行经历、在旅途中碰到的困难,以及在了解卡菲尔文化和宗教时遇到的阻碍。对于后者,他写道,“是一种低级的偶像崇拜,夹杂着崇拜祖先和一些拜火的的痕迹。神和女神不可计数,重要程度或名气都各不相同。”罗伯逊描述了宗教活动和仪式、卡菲尔社会的部落和族群结构、奴隶的地位、该地区各个村庄,以及日常生活和社会习俗,包括服饰、饮食、节日、体育、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以及他所观察到很多其他的第一手信息。书中配有很多插图,还包括一份很大的折叠式地形图,显示了作者在卡菲里斯坦的旅行路线。1896 年,阿富汗的统治者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Abd al-Raḥmān Khān,1880-1901 年在位)征服了该地区,并将它置于阿富汗的控制之下。后来卡菲尔人成为穆斯林,该地区也在 1906 年被更名为努尔斯坦(意为“开化之地”),寓意伊斯兰教对该地区的教化。

1843 至 1845 年布哈拉出使记,确认斯托达特上校与康诺利上尉的命运

1838 年 12 月,查理斯·斯托达特 (Charles Stoddart) 上校到达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他受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派遣,试图与这个汗国结成联盟,共同对抗俄罗斯帝国。当时,俄罗斯向中亚扩张,引起了英国的不安。布哈拉的统治者纳斯鲁拉汗(Nasrullah Khan,1827‒1860 年在位)因斯托达特没有鞠躬、献礼和表现出对埃米尔应有的尊重,而将他囚禁在雅克城堡下虫鼠肆虐的地牢中。1841 年 11 月,阿瑟·康诺利 (Arthur Conolly) 上尉抵达布哈拉,争取让同僚斯托达特获释。康诺利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创造出“大博弈”一词来描述英国和俄罗斯在中亚的竞争关系。结果,他也被布哈拉的埃米尔囚禁起来。1842 年 6 月 17 日,两人都被处决。英国并未获知他们被处决的消息。1843 年,约瑟夫·沃尔夫(Joseph Wolff,1795‒1862 年)博士出使布哈拉,以确认这两人的下落。沃尔夫在中东和中亚有着丰富的经历,他自愿为伦敦一个旨在援助俘虏的委员会效力。沃尔夫聪明、勇敢、特立独行。他出生在德国的一户拉比家庭,但年轻时就从犹太教转信罗马天主教。他在奥地利和德国学习神学和近东语言,之后前往罗马,立志成为一名传教士。与教会的神学观点出现分歧之后,他转信英国圣公会。1821 年,他开始了传教生涯,前往中东和中亚向犹太人传教,因此在那片地区度过了很多年,最东到过阿富汗。沃尔夫也差点在布哈拉被处决,但在波斯帝国政府的帮助下,他成功返回英国并带回了关于斯托达特与康诺利的消息。《布哈拉出使记》是沃尔夫对那段出使经历的记述。它包含了关于沿途各个国家(今土耳其、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大量信息,尤其是他所遇到的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的宗教信仰与习俗。沃尔夫谴责纳斯鲁拉汗谋杀该两名官员,犯下了“滔天罪行”,是一个“残暴之徒”。这本书在出版之后的七年内发行了七个版本,包含了显要人物和普通民众的线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