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献给心爱之人的四行诗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的抑扬格五音步四行诗描绘了为心爱之人相争的故事。在顶部,诗句开端是向真主的祈祷以及辅音音素文字的等值数字 111。接下来,诗歌写到:“手握玻璃酒杯的那个人 / 享受着永久的喜悦与欢乐。/ 我们,美酒,与虔诚尽责者,/ 心爱的人会钟爱哪个呢?”此诗歌以黑色波斯体书写在一张米色的纸张上,以带状云彩图案勾勒,背景涂成金色。字幅带有多个单色边框,粘贴到一张更大的粉色纸张上,背衬有纸板。书法家哈桑·莎木鲁 (Hasan Shamlu) 在字幅右下角处以“由...书写”的形式在其作品上署下签名。哈桑·莎木鲁(卒于约 1666−1667 年)是一位采用波斯体行文的书法家,他的风格与前辈伊麻德·哈桑(‘Imad al-Hasani,卒于 1615 年)极为相似。哈桑·莎木鲁的作品极其罕见;而伊麻德的书法作品比较常见,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有不少其代表作。两位书法家所创作的一系列作品,都体现了 17 世纪时大波斯的波斯体行文。

给人以希望的书信之范例

这幅书法残卷作为一份书信范例,旨在展示怎样书写致友人的书信。文字用黑色墨水以流畅的伊朗断续背离-波斯体书写,以带状云彩图案勾勒,背景涂成金色。此字幅周围饰以多个橙色、蓝色和金色边框,粘贴在一张更大的粉色纸张上,以背衬的纸板加固。书信开端是两句诗词,描写失望后萌生的希望。诗句写到:“那只心灵幻化成的飞鸟,灼烧了双翼和羽毛 / 但仍紧握着归巢的希望,一直坚持,一直.. .”示例书信接下来的一些语句,可供写信人在思念友人并期待再次相见时使用。在字幅顶端,可以看到书法家垂直书写的签名,内容为:". . 由最谦逊的仆人阿布达拉,又称‘众先知的封印’书写”。这位书法家与先知穆罕默德同名,他添加了一条附注,说明这幅作品是在斋月完成创作的。虽然未具体阐明创作年份,但其字体是 18 世纪波斯书法的典型作品。

关于追求神性合一的四行诗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的抑扬格五音步四行诗讲述了灵性升华的主题。在顶部的右侧,四行诗以向无上荣耀的真主祈祷为开端,诗句接着写到:“当我忘却苦痛,便获得了新生 / 低微变成高贵,怀疑化成信念 / 以往我的灵、心和身体阻碍我向真主靠近 / 现在身体成为了心,心化作了灵,而灵则升华为至高的灵。”这位神秘主义者描述了由于来自身体自我的阻碍,他通往真主的道路模糊不清。他只有将自己升华至纯粹的灵界时,才能够与真主—至高的灵—相契合。通过灵性蜕变得到启示和神性合一,这是神秘主义诗人的典型主题,例如诗人贾拉尔·阿尔丁·穆罕默德·鲁米(波斯文名字为梅夫拉那 [Mawlana],英文名为鲁米 [Rumi],1207-1273 年)。在四行诗下方,书法家伊麻德·哈桑 (‘Imad al-Hasani) 署有签名,并请求获得真主的宽恕。伊麻德生于 1552 年,曾在赫拉特和加兹温生活,最后定居于伊斯法罕(当时是波斯萨非王朝的首都)。在这里,他卷入宫廷阴谋,在 1615 年遭遇谋杀。伊麻德是波斯体书法大师,他的作品深得同代人的喜爱和临摹,后来被莫卧儿大帝收藏。国际藏馆中的众多作品都由他署名,但不能确定所有的作品都是由他创作。

谢赫·巴哈伊的诗篇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 11 世纪波斯神秘主义诗人谢赫·巴哈伊 (Shaykh Bahaʼi) 创作的诗词。这首诗描绘了对真主表达敬爱的多种方式:“噢,你的悲伤似箭,刺痛虔诚信徒的心 / 人们为你着迷,而你虚幻于时空中 / 有时我归隐修道院,有时我居身清真寺 / 我寻觅着你,无止无息 / 人人都用自己的言语歌颂对你的爱慕 / 信徒抒发着悲伤之歌,吟游诗人颂唱着优美旋律。”这些诗句采用黑色波斯体,以对角形式书写在一张奶油色纸上,纸张饰有金色的精美花卉和树叶图案。在以对角形式书写的文字行与矩形边框的交叉所形成的空白处,饰有装饰性的三角形(或拇指握持标志)。中间的字幅由多层边框装饰,最外层的一个边框中写有波斯文诗句,它们是单独剪裁并粘贴至矩形框中的。整幅作品粘贴在一张米色纸张上,其上涂饰有金色的花朵,背衬有纸板。作品并未署名或标明创作日期,但是从字体和装饰风格可以看出,它是波斯萨法维时期(16 世纪)的典型书法作品。

装饰精美的卷首插画

这幅装饰精美的卷首插画是为一本诗歌合集而设计的,该合集包含零散诗句以及抒情诗诗选,涵盖多种诗歌形式。在卷首插画的左侧垂直边缘,每本诗集的名称都以白色墨水题写在单独的矩形框内。这些标题框直接在修复的卷首插画的背衬纸板上着色。因此,它们可能并不是原作的一部分。卷首插画的中心有一个圆形饰物,由七片蓝色花瓣修饰,花瓣绽放于描有金边的橙色圆圈中。外侧圆圈为红色,饰有精致的尖顶装饰,好似光线从中间圆盘中照射出来。中间方框的四角以装饰性的图案呈现,从而形成了清晰的菱形面板。在粘贴于上述背衬纸板的纸张上,装饰性圆形纹饰点缀在矩形框外围,为纸张边缘增添异彩。此卷首插画可能归属于 16 世纪或 17 世纪创作的一份波斯手稿。

字母书法练习

这幅书法残卷设计为装饰精美的地毯页面,包含三行横向排列的字母练习以及在彩色三角形角落(称为“拇指握持标志”)之间以对角形式书写的波斯诗歌摘录。它是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同一书法残集中,两份残卷中的第一份。此类字母书法练习集包含阿拉伯字母表中按顺序排列的单个字母(al-huruf al-mufradah 或者奥斯曼传统中的 huruf-i muqattaʻa),与其相邻的是复合形式(在土耳其传统中称为 murekkebe,字面意思是“配对”)的字母。书法练习簿的出现至少可以追溯到 17 世纪的奥斯曼和波斯地区。它们被用作书法范本,以引导学生练习漂亮的书法,见证了数个世纪以来书法知识的传递历程。这幅残卷包含由字母 b、喉音字 t 和喉音字 s 组成的双字母组合以及字母表的后续字母,它们都书写在三行横向文字中。在复合字母组成的各横向文段下方,紧随着多位波斯诗人的连串诗句,其中引用了阿布·赛义德·阿布·克哈伊尔(Abu Saʻid Abu al-Khayr,967−1049 年)和谢赫·阿瓦德·阿尔丁 (Shaykh Awhad al-Din) 的诗。阿瓦德·阿尔丁可确定为哈基姆·阿瓦德·阿尔丁·昂瓦里(Hakim Awhad al-Din Anvari,卒于 1189 或 1190 年),他是一位早期波斯诗人,在伊朗帖木儿和萨法维统治时期,其创作的诗歌合集经常被带有装饰或插图的诗歌书法作品引用。最下方的横向装饰带是由两个从其他作品剪切下来的矩形方框粘贴到纸张上而成,包含背景为黑色的图案和两个金色圆齿状饰物。这种做法说明了从他处挑选得来的材料可在另外的作品中“回收利用”,如此处的这幅诗歌字母练习集就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