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加米的诗节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著名波斯诗人加米(Jami,卒于 1492 年 [伊斯兰历 897 年])所创作的诗句,他的名字随诗句“加米并不是要追求名声”刻在下方的横向嵌板中。中央字幅内有两块对角斜向幅条,其中的诗句描述与真主的神秘契合:“如果你希望与真主相见,大胆说出来/如果你希望得到真主的恩赐,大胆说出来/当神秘主义者 [即沉醉忘我者] 听到主的名字/因对真主的思忆,他叹息并将自己的灵魂交给真主。”诗句以黑色波斯体书写在一张棕色纸张上,文字边框是带状云彩图案,背景为金色。对角斜向幅条和内框的交叉点形成的空间内填充有蓝、金、黑三色彩图。字幅裱有多个边框,其中一个涂成白色和金色,里面包含刻在独立幅条的诗句。外框为深蓝色,其中点缀有白色和红色花朵;它被粘贴到一张更大的、饰有金色花朵的粉色纸张上,背衬有纸板。这幅残卷既没有标注日期也没有署名。但是,它看起来是在 16 或 17 世纪创作于伊朗,后来被收录进一部书法作品集中。

为统治者所写的颂词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一段波斯语颂词,将国王比作真主在尘世的影子。这些诗句写道:“哦,仁慈的真主,您看一眼尘世,/为世人投下您的身影,/我如奴隶一般追随您,/哦,真主,您的影子永不泯灭。”诗句以黑色波斯体写在米色的纸张上,字体周围是带状云彩图案,背景涂成了金色。右上角是向指引者真主的祈祷,采用王冠字体书写,即字母交织成装饰性的冠冕图案。王冠字体是一种发明时间较晚的书法,一般出现在 19 和 20 世纪创作的书法范本中。书法家在字幅左下角签署了一段铭文:忠心为您 [或宫廷] 服务的奴——穆罕默德·侯赛因 [Muhammad Husayn] 献上。虽然没有明确记录,穆罕默德·侯赛因可能是 20 世纪初活跃于伊朗或印度的书法家。

装饰精美的卷首插画

这幅装饰精美的双页卷首插画是一本从未被誊写的文本的开篇。此画可能用作波斯史诗的配图,例如尼扎米的《五卷诗》或菲尔多西的《列王纪》。它也有可能是历史作品或注释性论著的绪言页面。其布局不适合《古兰经》开篇的版面,标题为“开端章”的第一章通常在中央部位装饰有圆形图案。这里展示的插画称为 sarlawhsarloh,字面意思是“页面顶部的方框或嵌板”。事实上,对开页右侧上方的装饰嵌板带有华丽的交错尖顶和几何漩涡形装饰,蓝色、金色和红色交替构成其基本色调。卷首插画下方紧邻着金色的矩形椭圆状留空处,原本是为了填写书名。对开页四面页边都是藤蔓叶和花卉图案;其淡粉色和蓝色组成的色调使页面看起来闪烁着微光。此类红色和蓝色相间、淡蓝和浅粉交织的插画出现在 18 世纪的波斯手稿中。与之前以深蓝和黑色为主调的装饰图案不同,这幅插画的色调比较轻快,体现了帖木儿风格没落之后卷首插图的色彩创新。

诗节

这幅书法残卷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独特藏品,因为它完全没有使用墨水。文字是采用指甲书法的方式书写的,即是用指甲或金属笔在单色(通常是白色)纸张上创造出高低起伏的压印。虽然人们对这种无墨书法实践知之甚少,国际藏馆(例如纽约公共图书馆、瑞士伯尔尼历史博物馆以及德黑兰的古列斯坦宫廷图书馆)中收藏的一些附有签名和日期的书法范本可以证明在 19 世纪时,指甲书法曾在波斯(伊朗)蓬勃发展。书法家阿里·阿克巴尔·达维什 (ʻAli Akbar Darvish) 在 1849−1851 年间为卡扎尔统治者纳伊尔·阿尔丁(Nasir al-Din,1848−1896 年在位)沙阿制作过至少三本书法集,国王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Fath ʻAli Shah Qajar,1797−1834 在位)的女儿法赫里·贾汗 (Fakhr-i Jahan) 甚至精通这门技艺,她创作了一本包含十幅“手指”画和书法的作品集。可能是因为平板印刷和印刷机的出现,这种卡扎尔实践方法弃用了芦苇笔和墨水等传统工具,转而采用更抽象和试探性的书法创作方式。这里展示的指甲书法作品示例以波斯体书写,第二行和第四行是诗歌的一个诗节,与第一行和第三行的两个独立诗句呼应。虽然不易解译,但可以知道这些诗节描述了流浪的人。第二行和第四行是:“朋友把绳索套在我的脖子上,/拽着我任意行走。”第一行和第三行是:“我无法选择我的旅程:/有时候,他把我的家安在克尔白,有时候则是修道院。”

情网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以对角、横向和纵向方式书写在独立的米色和金色嵌板内的一些诗句。顶部和底部的两个金色横向嵌板内写着以下诗节:“你的身体在衬衫内,/独一无二,不可替代,多么美好!”这首诗借鉴了主张真主统一性的阿拉伯观点“真主独一,没有伙伴”的象征意义,描述了心爱之人的神圣之美。正文字幅是采用大号黑色波斯体以对角形式书写的四行诗,描述了狂野不羁的爱情所带来的耻辱:“你骑马而来,俘获我的心和身体。/你斩断理性的绳索,释放野马一样的激情。/我躲在长袍里哭泣,你却在陶醉中转身离去。/我蒙受着耻辱,众人皆披着洁白的长袍,只有我卷着沾湿的袍子。”正文字幅左下角金色的拇指形图案中有穆希丁 (Muhyi) 的签名,他说写这些诗是为了请求真主宽恕他的罪恶。这里的穆希丁可能是穆希丁·阿尔丁·拉撒尼 (Muhyi al-Din al-Khurasani) 或毛拉纳·穆希丁(Mawlana Muhyi,活跃于约 1550−1600 年)。这幅残卷可能来自萨法维时期创作于伊朗的一部书法作品集

巴巴·塔希尔的诗节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各种散文和诗歌作品的摘录。中央的蓝色嵌板中有 11 世纪波斯诗人巴巴·塔希尔 (Baba Tahir) 创作的诗句,描述了他无助和自卑的感觉:“我是被鞋底踩踏的蚂蚁,/而不是拥有蛰刺的蜜蜂。”中央嵌板的上下方均有其他波斯语诗句,左侧的垂直幅条内写着一则精美的祈祷散文,祝福国王幸福吉祥。文字以黑色波斯体书写在装饰着纹金图案的不同颜色的纸张上,每一版块都被剪切下来,粘贴到同一张纸上。以对角形式书写的文本与矩形边框的交叉所形成的三角形空白处填充着蓝色和纹金装饰。整个字幅被贴到一张更大的饰有金色斑点的奶油色纸张上,背衬有纸板。这幅残卷既没有标注日期也没有署名。但是,它看起来是在 16 或 17 世纪创作于伊朗,后来被收录进一部书法作品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