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新年祈祷

此书法字幅以黑色(印度)纳斯赫体书写在装饰有金色云彩图案的粉色纸张上,贴于淡蓝色的背板之上。左下角附有签名穆罕默德·巴赫什 (Muhammad Bakhsh) 并注有日期伊斯兰历 1211 年(即公元 1796 至 1797 年)。右上角是向阿里的祈祷“哦,最伟大的阿里”,显示这幅字的作者具有什叶派背景。这首抑扬格五音步四行诗接下来写到:“哦,伴随好运的命运星座之星(赋予的称呼)/由于新年的到来而冉冉升起并满怀欣喜。/好运对您许下的所有祝福/如果曾经与您远离,现在正与您紧密相随。”这首诗祝福统治者(被昵称为“命运星座之星”)好运永远相伴,并在新年之际实现祝福。这里的新年很可能指春分(3 月 21 日),伊朗和印度部分地区庆祝此节日作为太阳历的开始。此书法字幅似乎是在庆祝新年的场合书写的,祝福保护者在未来的岁月里幸福安康。

写给朋友的一封信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一名男子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信件顶部以摘自一首抒情诗中的四个诗节打头,建议人们多行善事,不要参与行恶。这些诗行用较小的字体以对角形式书写,分成四列。信函接下来的内容则横向书写。写信者为长久没有致信而致歉。在信件中部,他还摘录了菲尔多西 (Firdawsi) 的《列王纪》中带有末世论性质的诗句。这些诗句提倡敬畏真主和审判日。文字以小号黑色伊朗断续背离-波斯体书写在一张涂成浅棕色的纸张上,其涂色样式令这张纸看来像是莎草纸、树皮或竹片。字幅被直接粘贴在一张紫色纸张上,背衬有纸板。尽管这封信没有署名也没有标注日期,但它看起来是在 17 至 18 世纪书写于波斯(伊朗)。

英沙

这幅书法残卷属于 22 部英沙(文学作品或书信)系列之一。这系列作品的作者是书法家米尔·卡兰 (Mir Kalan)、扎曼汗(Khan Zaman,哈南汗的儿子)、卡伊姆汗 (Qa'im Khan)、路法拉汗 (Lutfallah Khan) 和马哈巴特汗 (Mahabat Khan)。从作品中使用的印度波斯体字体、注明日期为伊斯兰历 1113 年(即 1701-1702 年)的印鉴、以及提到印度城市加恩普尔的信件可以看出,它们可能是于 18 世纪在印度创作的。此外,如果这位书法家米尔·卡兰与 18 世纪中叶活跃在勒克瑙的著名画家确认是同一个人,那么此身份将进一步表明: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这一书法系列是活跃在 18 世纪印度的几位作家的作品文集。这些书法作品通常以草书波斯体书写在白纸上,加以蓝色边框,并粘贴到粉色或粉橙色纸板上。这些作品的独特之处是保存情况不佳,在许多情况下受到虫蛀和/或水渍的严重损坏。有些作品的边缘处有波浪线状的标记,还有些作品印章的印记被剪切出来并粘贴到纸板上。大多数作品的书法家署名都书写在顶部,并加有“由...书写”或“...的笔迹”之类的语句。在这幅特殊残卷的正面,顶部留有扎曼汗的署名“khatt-i Khan Zaman”。下部横向框内有印鉴残片,从中可以解译出下列名字:穆罕默德·本 (Muhammad bin)...沙阿·加齐 (Shah Ghazi)...范德法汗 (Khan Fadavi)。白纸上的内容包含致信人写给朋友或兄弟的一封信,信中确认收到了对方的来信。致信人接着提到,他和家人都安好,但朋友不能加入让他感到很失望。因此,他要求自己的朋友/兄弟派遣一名代理人前来。这封信的背面有严重的水浸痕迹。不过在其顶部依然可以看到扎曼汗的署名。下部横向区域中有一个波浪线图案和一张粘贴的白纸。中央部位的内容与残卷正面的信函内容相似。作者写信给自己的朋友/兄弟,告诉他自己想念他,并希望再次见到他。由于他不能来,作者要求他指派一名代理人或代表执行信中没有指明的活动。

英沙

这幅书法残卷属于 22 部英沙(文学作品或书信)系列之一。这系列作品的作者是书法家米尔·卡兰 (Mir Kalan)、扎曼汗(Khan Zaman,哈南汗的儿子)、卡伊姆汗 (Qa'im Khan)、路法拉汗 (Lutfallah Khan) 和马哈巴特汗 (Mahabat Khan)。从作品中使用的印度波斯体字体、注明日期为伊斯兰历 1113 年(即 1701-1702 年)的印鉴、以及提到印度城市加恩普尔的信件可以看出,它们可能是于 18 世纪在印度创作的。此外,如果这位书法家米尔·卡兰与 18 世纪中叶活跃在勒克瑙的著名画家确认是同一个人,那么此身份将进一步表明: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这一书法系列是活跃在 18 世纪印度的几位作家的作品文集。这些书法作品通常以草书波斯体书写在白纸上,加以蓝色边框,并粘贴到粉色或粉橙色纸板上。这些作品的独特之处是保存情况不佳,在许多情况下受到虫蛀和/或水渍的严重损坏。有些作品的边缘处有波浪线状的标记,还有些作品印章的印记被剪切出来并粘贴到纸板上。大多数作品的书法家署名都书写在顶部,并加有“由...书写”或“...的笔迹”之类的语句。从这幅特殊作品顶部的铭文“由...的儿子卡伊姆汗书写”可知,作品正面出自卡伊姆汗 (Qa'im Khan) 之手。左下角有一个小型波浪线图案。作品内容写在装饰着鲑红色花卉图案的一张蓝白色大理石纹理的纸张上。开头是一段真主赞美辞无上荣耀的真主,紧接着是两个诗节,出自伟大的波斯诗人哈菲兹(Hafiz,卒于约 1390 年)关于离愁的诗歌。之后,写信人说到,他收到了朋友如花如露般的来信。虽然这封英沙充满溢美之辞,但写信人最后承认成文有些仓促。与正面一样,残卷的反面也出自卡伊姆汗之手,顶部亦有相同的铭文。作品内容书写在装饰着蓝色斑点的白色纸张上,包含一封致某位纳瓦卜·萨希伯(Navab Sahib,该头衔进一步证实这些书信出自印度)的英沙。写信人说到,他很高兴收到纳瓦卜·萨希伯寄来的如甜美的花儿一样的信件,并且很期待与其见面。他感谢纳瓦卜·萨希伯非常贴心的帮助,并在信件结尾提到自己将永远铭记于心。

《古兰经》第 1 章和第 114 章

这幅书法残卷采用精美的伊朗断续背离体书写,包含开头的赞美词 bismillah(诵真主之名)和《古兰经》中的第 1 章和第 114 章。顶部是《古兰经》第 1 章,标题为“开端章”。内容如下:“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审判日的主。/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求你引导我们走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开端章”下面是《古兰经》最短的章节之一,标题为“人类”。它赞美真主是“全人类的主”,保护人类远离撒旦 al-waswas(字面意思为“教唆者”):“你说:我求庇于世人的主宰,/世人的君王,/世人的神明,/免遭潜伏的教唆者的毒害,/他在精灵和人类中间,在世人的心胸中教唆。”这里将《古兰经》的这两章放在一起,可能是因为它们篇幅较短,容易记忆和大声诵读。伊朗断续背离体是 18 世纪的书法家达维什·阿布德·马吉德·塔利加尼 (Darvish ʻAbd al-Majid al-Taliqani) 在波斯(伊朗)发明的一种非常流畅的字体,很少出现在《古兰经》经文中。18 世纪和 19 世纪时,《古兰经》通常采用纳斯赫体或波斯体书写,因为这些字体比伊朗断续背离体更容易辨认。因此,这一特别的残卷非常罕见,可以证明 18 至 19 世纪期间,有些《古兰经》经节采用了伊朗断续背离体。

节日四行诗

这首抑扬格五音步四行诗以黑色波斯体书写,周围是带状云彩图案,背景为金色。作品没有署名或注明日期,但从字体可以看出,它在 16 或 17 世纪时创作于波斯(伊朗)。字幅带有多个单色边框,粘贴在一张粉色纸张上,以背衬的纸板加固。字幅左上角有一首诗,开头是对真主的祈祷“无上荣耀的真主”。之后的四行诗内容如下:“愿您心宽似海,手坚如石,/如同真主的心灵和双手,/主宰尘世的王,/愿您驰骋天下。”这首四行诗是一份祈祷文,将仁善的统治者比作仁慈的真主,希望其威名扬天下,如真主的光芒普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