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斯温顿》,第 31 卷,第 48 期,周六,1980 年 2 月 16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1 卷,第 49 期,周六,1980 年 2 月 23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1 卷,第 50 期,周六,1980 年 3 月 1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1 卷,第 51 期,周六,1980 年 3 月 8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相思诗两段

这幅书法残卷包含两段抒发相思之苦的诗节。诗句开头以“无上荣耀的真主”和“引导光明的真主”来赞美真主,然后继续写到:“在圣人居住的高空/我多么希望守护在你的门前/诉说我的心声有何作用/因你已知道我心之思慕。”诗句的周围是一位书法家添加的题词。他指出,书法是所有其他形式的艺术无法媲美的,他将手稿敬献给了米尔·萨夫达尔·阿里 (Mir Safdar ʻAli)。尽管书法家的谦称(即仆人谦卑之人)及其请求真主宽恕罪恶的字样依然存在,但他的名字已被抹去了。残卷的其他部分曾遭到损坏,后来进行了修复,这表明书法家的名字可能是因此而丢失的。米尔·萨夫达尔·阿里汗(卒于 1930 年)是罕萨土邦的统治者。罕萨土邦存续于 1886 年至 1892 年,位于今巴基斯坦东北部。在 1891 年 12 月英国军队入侵时,米尔·萨夫达尔·阿里逃往中国的喀什市。罕萨成为英国人在印度的最北边防站。由此推断,这幅书法手稿似乎是在米尔·萨夫达尔·阿里统治期间(大约 1890 年)为他制作的。如果这一时间可被确证,那么这幅手稿就可以证明印度这一地区在英国殖民前夕仍存在并使用波斯体。

字母练习

这份书法练习作品包含很多以常用的波斯草书字体“波斯体”书写的对角斜向单词和字母。字母上下组合使用,有时是天马行空的搭配,有时是真实的字词。手稿采用棕色墨水书写,背景是奶油色,边框为蓝色,贴在装饰有交织藤蔓与花朵的纸张上。这类书法作品被称作 siyah mashq(波斯语,字面意思是“黑色练习”),上面写满文字,是练习书法和节约纸张的一种方法。作为一种既定的书体,黑色练习遵守正式写作的若干规则,主要采用韵律和重复的手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成为可收藏品,因此会有签名和日期。很多诸如这份的残卷都被加上装饰性的边框,贴在饰有金色植物或花卉图案的纸张上。就这份特别的黑色练习而言,其角落附有波斯著名波斯体书法大师伊麻德·哈桑(‘Imad al-Hasani,卒于 1615 年)的签名。他签署了自己的名字“‘Imad”四次,以玩笑的姿态仿效练习作品的重复特性。与这份残卷一样,很多由伊麻德·哈桑在 17 世纪初创作的黑色练习书法作品都保存了下来,并由穆罕默德·哈迪 (Muhammad Hadi) 在约 1747-1759 年间以插图润饰。这份特别的黑色练习展示了书法大师在波斯(今伊朗)萨法维时期是如何练字的。很多其他黑色练习书法作品保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