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尔兰尽绵薄之力

玛格丽特·史格尼德(Margaret Skinnider,约 1893‒1971 年)出生于苏格兰,父母皆是爱尔兰人。她接受培训后成为一名教师,在苏格兰格拉斯哥教授数学,后来她辞职前往都柏林参加 1916 年 4 月的复活节起义。史格尼德的《为爱尔兰尽绵薄之力》于 1917 年在美国出版,记述了她在 1915 年和 1916 年间的革命活动。她在文章开头讲述了自己 1915 年第一次前往都柏林的故事,当时她将用于引爆炸药的雷管偷运到爱尔兰供民族主义者使用。接下来她更为广泛地描述了自己在复活节起义中的作用。史格尼德携带过军火,也充当过通信员和狙击手。在起义中她受到三处枪伤,在医院治疗七周后,她设法成功躲过追捕,返回格拉斯哥。1916 年 8 月短暂重返爱尔兰期间,她被侦探跟踪,于是逃亡美国,于 1917 至 1918 年为爱尔兰独立事业在美国四处奔走。本书图文并茂,除了史格尼德的叙述外,还包含与 1916 年 4 月起义事件相关的重要文档的传真副本,其中包括临时政府签发的爱尔兰共和国宣言,共和国短暂存续期间发行的邮票,共和国总统帕德里克·皮尔斯 (Padraic Pearse) 签发的最后一份公告,以及皮尔斯在 1916 年 4 月 29 日签署的投降文件。书中最后一部分是复活节起义前后爱尔兰志愿者传唱的歌曲的歌词。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后,史格尼德重返爱尔兰,并积极参与爱尔兰共和军附属妇女组织爱尔兰妇女协会 (Cummann na mBan)。

都柏林的起义

1916 年 4 月爆发的复活节起义是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发动的一次全国性反抗运动,试图令爱尔兰从英国获得独立。双方主要在都柏林展开激战,起义者死亡 60 人,军方和警察死亡 130 人,另有 300 名平民在交火中丧生。起义被镇压后,英国处死了另外 15 名同谋者,包括新教徒罗杰·凯斯门特爵士 (Sir Roger Casement)。罗杰是一位热忱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他试图从英国的一战劲敌德国手中为起义者购买武器,当时英德两国正处于一战战火之中。《都柏林的起义》是爱尔兰诗人兼小说家詹姆斯·斯蒂芬斯(James Stephens,1882-1950 年)记述复活节起义的作品。斯蒂芬斯是 20 世纪初期爱尔兰文学复兴运动的领军人物,也是爱尔兰独立的支持者。他在该书中描述了自己在起义中的亲眼见闻,很多被杀人员都是他的朋友和同事。该书开头严格按照时间顺序叙事,用七个连续章节记述星期一(4 月 24 日)至星期日(4 月 30 日)发生的事件。后面五个章节讲述起义的结束、参与的志愿者、起义领导人、劳工在起义中的作用以及“爱尔兰的问题”。斯蒂芬斯在最后一章指出,爱尔兰有两个问题,与爱尔兰独立相关的国际性问题,以及有关岛上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关系的国内问题。爱尔兰起义吹响了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反抗的号角,并最终促成 1921 年 12 月《英爱条约》的签署,不久之后,爱尔兰自由邦成立,爱尔兰一分为二。这里展示的版本是 1916 年在纽约出版的《都柏林的起义》

新芬运动与 1916 年爱尔兰起义的历史

新芬党(盖尔语,意为“我们自己”)的成立是为了促进爱尔兰文化复兴与政治独立。《新芬运动与 1916 年爱尔兰起义的历史》是一本详细描写新芬运动历史的书籍。该书作者法兰西斯·P·琼斯 (Francis P. Jones) 曾是该运动的成员,后从爱尔兰移民美国。该书讲述从 1905 年新芬党在都柏林成立到 1916 年 4 月复活节起义这段历史。它从经济、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讲述爱尔兰独立,并描述了英国政策的迂回曲折和国会就地方自治进行的辩论。该书一半以上篇幅根据史料文献和逃亡美国的起义亲历者提供的第一手资料,详细叙述了复活节起义。最后几章讲述起义的结果,包括对起义领导者的审判和处决。“国家的女性”一章由作者的妻子所著,而该书就是他献给妻子的。为该书作序的是从爱尔兰移民的约翰·W·戈夫(John W. Goff,1848‒1924 年),他是纽约一名杰出的律师与法官。附录“爱尔兰光荣榜”包含 1916 年 4 月激战中牺牲人员及被判奴役、苦役或监禁的人员的完整清单。该附录最后给出了未经审判就被驱逐出境和投入监狱的详细人数。

大陆省和新格拉纳达王国波帕扬省

这幅 1631 年由威廉·扬斯宗·布劳(Willem Janszoon Blaeu,1571-1638 年)绘制的地图描绘了中美洲以及南美洲西北部,包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全部或部分地区。地图背面的荷兰文字对所绘地理区域进行了说明,其中包括西班牙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和波帕扬省,这一命名源于位于安第斯山脉中科迪勒拉山的普拉塞火山。地图描绘了河流及其他地理特征,也标出了城镇和传教所的位置。地势由图像示出。此地图有两种长度单位比例尺,一种是西班牙里格,另一种是德国英里。布劳将手绘彩色的罗盘置于加勒比海(标示为北大洋,这是当时对大西洋的说法),另一个稍大的罗盘置于太平洋(标示为南大洋)。地图上的标题、比例尺、布劳的签名等信息均为拉丁文,但地名是西班牙文。布劳是荷兰著名的制图员和地图出版商。受其影响,他的儿子霍安 (Joan) 和科内利斯 (Cornelis) 也成为了杰出的制图师。布劳于 1571 年出生于荷兰,1594 年至 1596 年期间,他在丹麦跟随天文学家第谷·布拉赫 (Tycho Brahe) 学习作为仪器和地球仪制造商所需的技能。在返回阿姆斯特丹后,他创办了一家以家族形式经营的地图公司。1608 年,他被任命为联合东印度公司的首席水道测量员,直到他去世前,他都一直担任着该职位。罗盘的使用以及仔细标记的海角、岛屿和沿岸的浅滩可以反映出他对海洋制图的兴趣。

英国和其他大国殖民地的范围和人口比较视图

这幅地图描述了其在 1829 年出版时英国和其他欧洲帝国的势力范围。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丹麦和瑞典的殖民领地分别采用不同的颜色标注。底部的图表列出了这七个大国的所有殖民地,他们的平方英里数、人口、其与各自母国进出口往来的金额(以英镑计算)。英国与其殖民地之间的总体贸易往来大致平衡,但这是因为英国与西印度的逆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进口糖)被其他殖民地的巨额盈余所抵消。右下角的图表概述了英属殖民地和主要外国列强的人口,以及英国对其的出口量和他们的人均消费水平。其中美国的人口为 1200 万,而俄罗斯是欧洲人数最多的国家,拥有 5650 万人口。地图显示了欧洲帝国在 1829 年扩张的范围。此时,尚未开始非洲争夺战,而欧洲在非洲的殖民地,除了好望角(今天的南非),仅有一些沿海前哨。地图显示哈德逊湾领土(今天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已延伸到美国太平洋西北部的几个州,反映出英国对这片领土的主权宣示,直到 1846 年美国和加拿大签订条约以北纬 49° 为界后,英国才被迫放弃这一地区。地图由詹姆斯·威尔德(James Wyld,1790-1836 年)制作,他是一名皇家地理学家,也创办了一家出版地图公司,该公司之后由他的儿子小詹姆斯·威尔德(James Wyld the Younger,1812-1887 年)继承经营。

爱尔兰王国,分为阿尔斯特、康诺特、伦斯特和明斯特等几个主要地区

这幅爱尔兰的手绘彩色地图由纽伦堡的雕刻师兼出版商约翰·巴提斯特·霍曼(Johann Baptist Homann,1663-1724 年)于 1715 年出版。这幅地图以前人尼克拉斯·唯舒亚(Nicolaes Visscher,1649-1702 年)及威廉·配第爵士(William Petty,1623–1687 年)的一些作品为基础。唯舒亚家族三代均为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品经销商和地图出版商,而尼克拉斯·唯舒亚为第二代。威廉·佩蒂是英国政治经济学的先驱,他于 1656-1658 年奥利弗·克伦威尔 (Oliver Cromwell) 治下指导爱尔兰全国的地籍测量。地图为拉丁文,但地名为英文,原凯尔特文已被处理为英文。标题和比例尺均使用了涡卷装饰。图中提供了四种长度单位的比例尺:德国英里、法国英里、英国英里和爱尔兰英里。使用了不同的颜色来标示爱尔兰的四个历史省份:康诺特、伦斯特、明斯特和阿尔斯特。地图显示了各省的不同郡和男爵领地、大主教管区、城镇、主要道路和其他地理特征。右下方包含长度单位比例尺的涡卷装饰,描绘了从事渔业和农业两种经济活动的人。涡卷上冠有英国皇家徽章,包括由一只狮子和一只独角兽共同撑起的一个护盾,盾牌四周是盎格鲁-诺曼的一句格言:心怀邪念者蒙羞

威廉·配第爵士绘制的阿尔斯特省

这幅阿尔斯特(今北爱尔兰)地图于 1689 年在伦敦出版,地图以1656-1658 年进行的爱尔兰地籍考察为基础。如副标题所示,地图显示了该省的各郡和男爵领地、大主教管区、城市、道路和桥梁,以及议会席位分布。地势由图像示出。此地图有两种长度单位比例尺,一种是爱尔兰英里,另一种是英国英里。地籍考察是世界上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所有地方进行的土地详细考察。其目的是为了测量历经灾难性的英国内战之后的土地。这场内战大部分发生在爱尔兰本土,爱尔兰天主教地主的土地将被没收且这些土地被分给英国新教徒,这些新教徒大多数都是跟随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1599-1658 年)打仗的士兵。这项考察是由威廉·配第爵士(William Petty,1623-1687 年)执行,他是英军的一名军医处处长。作为汉普郡一个贫穷织布工的儿子,配第曾做过船上侍者、小贩、水手和织布工人,后来成为一名医生,牛津大学的解剖学教授,伦敦大学的音乐教授、发明家、地主以及国会议员。他著书颇丰,包括《赋税论》(1662 年)、《爱尔兰的政治解剖》(1672 年)和《政治算术》(1687 年),基于他土地考察的部分结果,他得出了诸多关于劳动、就业、工资、租金、土地价格和金钱的深刻原创结论。因为这些深刻的见解,他被卡尔·马克思等人称为”政治经济学之父”。通过收集有关价格、生产和其他经济变量的详细统计资料,配第还开创了经济学经验主义。因为所有这些结果都是在地图上“确定下来”的,配第将对爱尔兰的考察称为地籍考察。

比萨拉比亚民族志地图

1919 年的春天,美国陆军上尉约翰·卡巴 (John Kaba) 代表美国救济管理局 (American Relief Administration) 完成了对比萨拉比亚(今摩尔多瓦)为期两个月的政治和经济状况调查。该机构由美国国会成立,旨在为一战后的欧洲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以抵抗大规模的饥荒。卡巴于 1919 年 6 月 30 日发表了一份题为《比萨拉比亚政治经济考察》的报告。这幅地图随附在该报告中。其中使用了彩色的圆圈标示该省各城镇人口的规模和人口种族构成。地图左侧的彩色柱状图对圆圈含义做出了说明,并按照族群对比萨拉比亚的 300 万人进行了细分。按照人口数量排列,主要群体有罗马尼亚人(称为俄罗斯摩尔达维亚人)、犹太人、乌克兰人 [原文 Ucranians]、俄罗斯人、“已成为俄罗斯人或鲁塞尼亚人的罗马尼亚人”、德国人(殖民者)、吉卜赛人、保加利亚人(殖民者)、利普文尼亚人(俄罗斯的外国旧教徒)、哥萨克人,保加利亚-土耳其人、波兰人、亚美尼亚人以及其他各个民族。地图左下角的列表记录了农业生产、宗教场所、各市镇郡人口、该省居民的职业、政府预算、媒体、学校、公共卫生以及其他方面内容的统计资料。地图显示了各乡苏维埃和地区之间的内部边界、修道院、铁路线、车站和桥梁。比例尺以公里为单位。

格鲁吉亚经济地图

这幅法文的格鲁吉亚民主共和国经济地图制作于 1918 年,当年格鲁吉亚宣布从俄罗斯帝国独立,建立社会民主政府。地图显示了这个新成立的共和国北部与切尔克西亚(北高加索山区共和国) 的边界,南部与土耳其和亚美尼亚共和国的边界,以及东南部与阿塞拜疆的边界。此外,地图还列出了村镇、港口、铁路以及连接黑海港口巴统与敖德萨(今乌克兰)和新罗西斯克(今俄罗斯联邦)的渡口。图中该国不同的农业地区使用不同颜色和阴影做出了标识,其中包括牧场、森林区、葡萄栽培和果园区、谷物生产区以及专门的种植区。后者(在左下角的图表中罗列并按区域进行标注)包括各种各样的作物,例如烟草、茶、桑葚(用于丝绸生产)、坚果、装饰性植物和若干其他作物。不同符号标识了开采不同类型矿物的矿山和采石场,包括铜、铅、锌、锑、铁、金、煤、石脑油和其他产品。地势以米为单位用高程点标示。地图提供两种长度单位的比例尺,分别是俄里和公里。1921 年,苏联红军入侵格鲁吉亚,该国成为一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再一次被俄罗斯统治。苏联解体后,格鲁吉亚于 1991 年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的的喀喀湖

这幅的的喀喀湖的地图出自利马地理学会的制图师拉斐尔·E·巴卢阿特 (Rafael E. Baluarte),它作为伊格纳西奥·拉普恩特博士 (Dr. Ignacio La Puente) 对该湖的一项专题研究于 1891 年 12 月向该学会提交。地图以英国外交官和探险家约瑟夫·巴克利·彭特兰(Joseph Barclay Pentland,1797-1873 年)、意大利裔秘鲁地理学家和博物学家安东尼奥·莱蒙迪(Antonio Raimondi,1826-1890 年)、以及出生于瑞士的博物学家路易斯·阿加西斯(Louis Agassiz,1807-1873 年)等人对湖泊及其周围地区的调查和探索为基础。地图显示了古代遗址、矿山、知名战役的战场所在地、道路和铁路。湖水深度以米为单位标示。地势由晕滃线标示。本初子午线设定于巴黎,这也是地图刻制之处。的的喀喀湖部分位于秘鲁,部分位于玻利维亚,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它的海拔高度为 3,810 米,是全球的大湖当中海拔最高的。它的面积为 8,300 平方公里,从西北至东南方向延伸 190 公里。湖泊最宽处为 80 公里。湖水平均深度在 140 米至 180 米之间,位于湖东北角的索托岛达到其最深记录 280 米。(这张地图显示了该岛东部的一个地点水深有 256.49 米。)超过 25 条河流汇入的的喀喀湖。考古遗址和其他证据表明早在公元前 10,000 年开始就一直有不同民族居住在湖的周围。这些民族包括普卡拉人、蒂瓦纳库人、可拉鲁帕卡人和印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