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圣经

这部《希伯来圣经》手稿包括 340 张大幅面对开页,由优质羊皮纸装订而成,文字分三列编排。著作展示了由秀美的西班牙系犹太人方块字书写的圣经文本,页边空白处和列间注有小马索拉文字,页面上部和下部空白处则分别注有三行和四行大马索拉文字。文本带有提比里安希伯来语的标点符号,这一点与代表这一传统的最经典东方古抄本十分相似。页边用装饰性的篇章缩写词或字母“peh”表示每个妥拉读经篇(“parashah”,复数为“parashiyyot”,一年完成一次诵读)。圣经书卷的顺序与《巴比伦塔木德》中规定的顺序一致。在大部分情况下,尤其是在《摩西五经》第一本书的外侧空白处,大马索拉文字起着装饰性作用,它们与一旁的植物和几何图案组成的微型图让人联想到枝状大烛台。手稿的这一特点引起了某些学者对其出处的猜疑,因为烛台式微型图常见于 14 世纪下半叶的加泰罗尼亚圣经。不过可以明确的是,这本圣经与 14 世纪的加泰罗尼亚学派并无关联。它可以追溯到 13 世纪,且手稿中枝状大烛台的类型与加泰罗尼亚圣经中的并不相同。手稿附有一页关于购买凭证的说明,一直被认为是底页,直至最近才发现并非如此。它指出,这本圣经是伊萨克 (Isaac) 和亚伯拉罕·本·迈蒙 (Abraham ben Maimón) 两兄弟于 1280 年在托莱多购买的。出自托莱多王国的圣经通常都分为多个段(“seder”,复数为“sedarim”,三年完成一次诵读),从这一点来看,手稿确有可能出自托莱多。不过任何其他已知的托莱多手稿都没有烛台式微型图。在《摩西五经》、《前先知书》、《后先知书》和《历代志》的结尾是详尽的马索拉注释,说明了诗节和经篇的总数;《摩西五经》各本书的诗节、单词和单词中间字母的总数;以及其他有关文本信息的列表。圣经各卷末尾的诗节叙述通常书写在装饰华丽的插图内(有些被剪掉)。这部手稿出自皈依者阿方索·德·萨莫拉(Alfonso de Zamora,约 1474–1544 年)所拥有、使用和加注的手稿之一。他是萨拉曼卡和埃纳雷斯堡的希伯来语老师。从独特的章节编号或书卷命名等方式可以明显地看出,他是这部圣经手稿的主人。1514 年《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希伯来语文本的编制大量借鉴了这部手稿。它采用 16 世纪时(埃纳雷斯堡)康普顿斯大学的布面装订,并带有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的金色盾徽。

原理

这里展示的 Philosophiae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是艾萨克·牛顿爵士 (Isaac Newton) 的代表作。这部论著的出现是科学史上的转折点,被很多人视为至今出版的最重要的科学著作。撰写这部作品时,牛顿(1642–1727 年)在剑桥大学圣三一学院担任数学教授。这本书通过纯几何学的方式阐述了物理学和天文学的基础。它从非常普遍的命题开始推论,以定理的方式证明力学特性。它奠定了流体静力学、流体力学和声学的基础,并通过数学方法系统提出了一套研究自然的方法。该著作以拉丁语编写而成,说明其目标读者是数学和力学方面的专家、天文学家、哲学家和高校毕业生。该书简称为《原理》,分三卷,开篇两章分别说明了定义以及公理或运动定律。“定义”一章共八条,解释了贯穿全书的专门词汇并介绍了绝对空间和时间的概念。目前,第 1 卷“公理和运动定律”是这本书最著名的部分。牛顿第一定律指出,一切物体总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运动状态,直到有外力迫使它改变这种状态为止。因此惯性状态成为第一定律或公理。牛顿第二定律表明,在惯性参考系内,物体线性动量的变化率等于物体所受的净力。牛顿第三定律表明,相互作用的两个物体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总是大小相等,方向相反。关于物体相互吸引的引力动力学正是以此第三定律为基础。第 2 卷围绕物体运动的阻力和速度来论述。该卷是整本书的中心部分,第一章讲述了真空状态下的物体运动,即零阻力环境下的物体运动。第 3 卷“论宇宙的系统”运用了前面所述的天文学原理。牛顿探讨了万有引力定律的推导过程、行星轨道的规律、月亮和二分点与重力理论的关系,以及彗星研究。论著的最后是一篇“总释”,是从第二版《原理》出版时新加的内容。“总释”推论了超级力量存在的合理性,因牛顿就其方法论而提出的“我不做假设”而著名。牛顿在世时,《原理》发行了三个版本:1687 年的首版共印刷 300–400 份;1713 年的再版经过作者的修改、修订和扩充;1726 年的第三版由牛顿修改,经亨利·彭伯顿 (Henry Pemberton) 编辑。直到 1729 年(牛顿去世后),安德鲁·莫特 (Andrew Motte) 翻译的英文版才面世。1756 年出版了法语版本,由沙特莱侯爵夫人 (Marquise de Châtelet) 翻译,数学家亚历克西斯·克劳德·克莱罗 (Alexis-Claude Clairaut) 增补,伏尔泰 (Voltaire) 作序。

敬奉圣十字架

康普顿斯大学收藏的 De Laudibus Sanctae Crucis(《敬奉圣十字架》)手抄本是该书在西班牙现存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副本。这部作品非常著名,在当时得到了高度评价,由虔诚者路易(Louis the Pious,778–840 年)在 815 年进行了编辑。该书作者本笃会修道士拉巴努·莫鲁斯(Rabanus Maurus,约 784–856 年)是约克郡阿尔昆 (Alcuin) 的门徒、富尔达修道院的院长以及美因茨的主教。莫鲁斯不仅是一名神学家、诗人和科学家,还担任虔诚者路易及其继承者洛泰尔一世(Lothair I,795–855 年)和日耳曼人路易(Louis the German,804–876 年)的顾问。这本书分为两卷:第一卷包括 28 首赞颂圣十字架的图形诗,对页提供了解释说明。第二卷是对第一卷诗歌说明部分的补充。这部手稿无疑是当时最重要且最著名的拟形诗作品集之一,也是加洛林文化的诗歌和艺术巅峰之一。它确立了“赞颂十字架”的主题,这一主题可追溯到从 850 年开始的加洛林艺术。这部手稿是康普顿斯大学图书馆收藏的最古老的手抄本。它是红衣主教西斯内罗斯 (Cardinal Cisneros) 提供给早期的康普顿斯大学的第一批藏书之一。学者艾丽莎·鲁伊斯 (Elisa Ruiz) 和曼纽尔·桑切斯·玛丽安娜 (Manuel Sánchez Mariana) 分别证实,这部手抄本曾是伊莎贝拉女王 (Queen Isabella) 的藏书,在女王逝世后由天主教徒费迪南 (Ferdinand the Catholic) 出售给红衣主教西斯内罗斯。手稿采用羊皮纸书写,未标注日期,亦不包含任何指明其抄写者、缮写室或前任所有者的信息。尽管如此,根据古文书学记录和相关文献资料,手稿可以追溯到 9 世纪上半叶左右的萨尔茨堡(今奥地利)。诗歌和评注都以加洛林小字书写。诗文叠加在插图上面,注释页中相应的诗文文本采用大写字母书写。十字架标志是贯穿整部作品的中心线索,几乎所有插图都以十字架为主要元素。十字架是最古老、最复杂的人类符号之一,可追溯到异教徒对能量与层面的交叉或对立实体(例如天与地或时间与空间)的交集的诠释。此外,在长达几个世纪的历程中,基督教赋予了十字架更多的象征意义。除了大部分以十字架为基本元素的插图,这本手稿还包括少数比喻诗歌主题的插图,例如正在敬拜十字架的拉巴努·莫鲁斯。

卡斯蒂利亚国王圣斐迪南三世编年史

这里展示的 Coronica del sancto rey don Fernando tercero deste nombre que gano a Seuilla y a Cordoua y a Iaen y a toda el Andaluzia, cuyo cuerpo esta en la santa iglesia de Seuilla (《卡斯蒂利亚国王圣斐迪南三世编年史——征服塞维利亚、科尔多瓦、哈恩以及整个安达卢西亚;遗体安息在塞维利亚圣教堂》)由雅克布·克伦伯格 (Jacobo Cromberger) 于 1516 年在塞维利亚出版。它一出版就大受欢迎。目前已知尚存的副本只有两份:一本保存完好,收藏在康普顿斯大学图书馆;另一本缺失了一张卷首插画,由纽约西班牙裔美国人协会拥有。这里展示的是前者。这本书规范采用 16 世纪初典型的西班牙传统印刷风格,不过其字体排印是当时西班牙的最佳排版术之一。封面的标题上方是一幅木版(木刻)印刷画,描绘了卡斯蒂利亚和莱昂的国王圣斐迪南三世坐在宝座上,国王面前是两位骑士和两名神职人员,其中一名神职人员将一本书呈给一位骑士。这本书附有木版印刷画,风格介于中世纪插图和文艺复兴插图之间。全书共有 27 幅印刷画,只有 7 幅是原创,其他则出自之前的作品,大部分是有关骑士传奇的插图。封面未提及作者,18 和 19 世纪的学者们因此展开了很多调查研究。不过,根据第 28 章结尾所述,可以明确的是,这本书是对托莱多大主教罗德里戈·吉麦内兹·德·拉达(Rodrigo Jiménez de Rada,1170–1247 年)所著的 De rebus Hispaniae(《西班牙通史》)稍作修改的译本。最后几章是在国王阿方索十世 (King Alfonso X) 及其儿子桑乔四世 (Sancho IV) 的赞助下撰写的,尽管两人并未直接参与其事。当时,译本增加了所谓的 Seguimiento del Toledano(《托莱多续篇》)以及开篇的五章,概要描述了阿方索八世 (Alfonso VIII) 和亨利一世 (Henry I) 的统治。撰写并翻译完成后,整部叙事作品被归入 Primera Crónica General de España(《第一部西班牙编年史》)。后来,这部编年史经过摘录,冠以现在的书名,便成为这里所展示的作品。这些编年史有很多副本,其中一本曾被塞维利亚大教堂几乎奉为圣髑,但现已遗失。它是编选者迭戈·洛佩兹·德·卡塔赫纳 (Diego López de Cartagena) 去掉原先编排者增加的最后部分而还原编成的版本。此外,他还将叙述国王亨利一世的葬礼的章节移到前面,这个章节原本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在圣斐迪南统治初期之后。康普顿斯大学收藏的副本原属于出生在桑坦德的历史学家拉斐尔·弗洛拉内斯(Rafael Floranes,1743–1801 年)。19 世纪时,这部作品收藏在费尔南多·费尔南德兹·德·贝拉斯科 (Fernando Fernández de Velasco) 的图书馆中,后来弗朗西斯科·格拉 (Francisco Guerra) 博士从贝拉斯科的继承人之一手中获得手稿,之后才被康普顿斯大学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