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十九世纪在亚洲的争夺:波斯湾,印度边境

这部 La rivalité anglo-russe au XIXe siècle en Asie: golfe Persique, frontières de l'Inde(《英俄十九世纪在亚洲的角逐:波斯湾,印度边境》)记述了英国与俄罗斯两大帝国争夺在其亚洲领地之间的领土的竞争史。俄罗斯扩张到中亚,英国从苏伊士东部渗透到印度次大陆,导致两个大国进入外交和军事竞争,这在后来被称为大博弈。本书作者阿尔方斯·鲁伊尔(Alphonse Rouire,1855-1917 年)是一位法国医生和亚洲与非洲地理和历史主题作家。这本书是基于他五年期间在法国知识分子月刊 Revue des Deux Mondes (《两个世界》杂志)发表的文章。它包含的篇章有英国在阿拉伯、英国和俄国在波斯、英国和俄罗斯在阿富汗、英国在西藏和 1907 年英俄条约。鲁伊尔分析英俄在这些地区的紧张关系,并总结道:两大帝国之间竞争以签署“智慧”和“持久”的英俄条约愉快地结束了。他乐观地预测该条约将成为“世界和平的最佳措施之一。”这本书由阿芒德·科林出版社于 1908 年出版,这是一家法国的学术出版社,成立于 1870 年。书中包含该地区的折叠式地图。

阿拉伯南部方言研究

这里展示的 Études sur les dialectes de l'Arabie méridionale(《阿拉伯南部方言研究》)是一部研究阿拉伯半岛南部的哈德拉毛和达提纳地区方言的鸿篇巨著,这两个城市位于亚丁城(今也门)的东北部。它由瑞典东方学者卡罗·兰德贝里(Carlo Landberg,1848-1924 年)伯爵撰写,兰德贝里被认为是瑞典有史以来第一流的东方学者之一。这部作品包括四卷文本,仔细详尽地转录了从部落收集的诗歌、歌曲和故事。作者提供了口语转录的阿拉伯文本,朗诵的语音呈现,并翻译成法语。歌曲配有乐谱。作为一个富有的贵族,在旅途以及在叙利亚、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外交岗位上,兰德贝里能够将时间和财富投入到阿拉伯方言的研究中,兰德贝里在法国、德国、瑞典都有居所,并参加每个国家的学术活动。1889 年,他担任第八届国际东方学者大会的秘书长。在他 75 岁生日之际,他写道:“我已经在阿拉伯人中生活了超过三十年。在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 42 年里,我每天都说阿拉伯语”。虽然是建立在一个多世纪前的研究基础上,兰德贝里的开拓性研究仍是研究阿拉伯南部方言的起点。比起兰德贝里时期,语言科学和方言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和精密,但现代学者仍然依靠他最初的实地考察工作,特别是他的词典编纂。兰德贝里还提供了对所研究的人们的礼仪和习俗的丰富描述。此书在 1901 年至 1913 年由荷兰莱顿的 E·J·布里尔的东方印刷和出版公司出版,这些书卷本身就是一部杰作。这些书使用多种字体、复杂注释和全面的书籍设计,具有多个索引、词汇表和说明文字,就精确性而言乃是精品。这部作品是专门为瑞典国王奥斯卡二世 (King Oscar II) 所作,奥斯卡二世也是一位学者,是艺术和科学作品的赞助人。

阿拉伯半岛西南部

这部 Das südwestliche Arabien(《阿拉伯半岛西南部》)是一本关于应用地理的书籍,主要涵盖当今也门地区,作者是沃尔特·施密特 (Walther Schmidt)。它是 Angewandte Geographie (《应用地理》)出版物中系列四的第八本,这个系列的图书由雨果·格罗特博士 (Dr. Hugo Grothe) 编辑,由法兰克福的海因里希·凯勒公司出版,主要宗旨是“扩大对地理与文化和科学生活的关系的了解”。这本书出版于 1913 年,是一部地理信息汇编,包括一份很长的参考书目,还按时间顺序列出了前往该地区的旅行者名单以及他们经过的路线。除引言和附录外,它由四个部分组成:“关于该地区的自然地理”、“该地区的人口”、“关于该地区的经济”和“参考书目”。附录中包含了 13 个数据表和两幅地图。数据表中包含有关也门的面积和人口、该地区的旅行者和探险家、来往亚丁和荷台达两个港口城市的航运信息。只有其中一幅地图(也门的山体结构和排水系统的地形图)在这个副本中保存了下来。这本书原是施密特的就职论文,关于他人们知之甚少。他在序言中指出,他于 1910 年开始他的研究,受到阿尔弗雷德·菲利普逊教授(Alfred Philippson,1864-1953 年)的指导。后者是著名的德国地理学家,曾任教于波恩大学,纳粹时代在特雷津集中营幸存下来。

亚丁港

约翰·泰勒·阿姆斯(John Taylor Arms,1887-1953 年)是 20 世纪上半叶美国平面艺术界的重要人物。他以建筑研究以及欧洲城镇的全景图闻名。巴黎圣母院滴水嘴的画作以及对纽约市布鲁克林大桥的研究是他著名的一些作品。阿姆斯研究东方景观的作品很少,这里介绍的就是其中一个。它显示了航行在港口城市亚丁(今也门)海岸附近的亚丁湾上的帆船。这幅作品不知何时创作,可能是一战期间他在美国海军服役时所作,也可能是在一战发生之前几年他与妻子旅行时所作。他在海军期间的其他作品包括一系列描绘美国军舰的画作。他的妻子多萝西·诺伊斯·阿姆斯 (Dorothy Noyes Arms) 在他旅行、工作室工作和出版时,始终协助他。这幅印刷品由阿姆斯签名和注明日期,记号为 6/40。它由弗雷德里克·雷诺兹 (Frederick Reynolds) 印制,雷诺兹是纽约市的一个版画家,在 20 世纪 20 年代曾与阿姆斯共事。约翰·泰勒·阿姆斯曾担任美国平面艺术家协会会长。作为一名教师,他以乐于与学生分享技艺而闻名。

伊斯兰法律

这部 Las leyes del Islam(《伊斯兰法律》)于 1926 年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版。本书作者康斯坦丁诺·梅尔赫姆 (Constantino Melhem) 是一位以阿拉伯语为母语的非穆斯林。他为自己设定目标,要将伊斯兰法律直接从阿拉伯语翻译过来,并组织和讲评伊斯兰法律的主要部分。在序言中,他说其目标是向西方读者讲解管治穆斯林生活的庞大法律内容和规则,并纠正在他看来因基督徒不准确的翻译和肤浅的解释导致的对穆斯林生活方式的误解。他的目的是揭示规范 3.5 亿穆斯林(他估计的在这本书 1926 年出版时全球的穆斯林人口)生活的法律。本书分为四个部分:宗教法律、民法、刑法和社会法。每个部分又进一步细分为针对禁食、祈祷、婚姻、继承、对父母的行为、什一税、贷款、商业活动、家庭生活等主题的章节。这些章节的结构相同:开头是对法规的定义,列出正确遵守法规要做的行为方式和例外情况,然后用真实的具体例子来说明。在某些章节,梅尔赫姆提供了有关特定法律及其影响的个人评论,往往将其与基督教国家实行的类似法规相比较。梅尔赫姆通过这样的比较让读者易于理解。他还破费苦心展示了遵守伊斯兰法律的原因和影响之间的关系,旨在彰显法律与宗教在穆斯林生活中的整体作用。

东方历史语言研究

这部 Mélanges d'histoire et de philologie orientale (《东方历史语言研究》)于 1854 年左右在巴黎出版,是一部纪念法国东方学者艾蒂安·马克·卡特勒梅尔(Étienne Marc Quatremère,1782-1857 年)从笔生涯六十年的作品。该作品包括卡特勒梅尔关于腓尼基人、圣经阿斐、波斯国王大流士、巴比伦国王巴尔萨泽、阿拉伯科学的文章以及关于耶路撒冷和约旦河的研究。这些文章反映了作者的博学以及他对古代和现代近东的历史和语言、圣经研究、文本翻译和分析的广泛兴趣。卡特勒梅尔出生在巴黎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他的父亲在 1793 年至 1794 年的革命恐怖中被杀,当时他才 12 岁。他的母亲重建了家族企业,艾蒂安接受了彻底的古典教育。他同时学习和教授犹太语和波斯语,还学会了土耳其语和科普特语。他在埃及象形文字方面的研究在某些方面与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1790‒1832 年)并驾齐驱,埃及象形文字领域被认为是这两人之间的学术竞争。卡特勒梅尔收到无数的奖项和著名机构的邀约,但他很少离开家,从来没有去过世界上他充满激情研究的地区。事实上,他有点像隐士,某些人批评他对自己的作品过度投入。去世后,他留下 40,000 册藏书,包括由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 (King Maximilian II of Bavaria) 取得的 1,200 份手稿。第一篇论文《东方历史语言研究》涉及“东方各国人民对书籍的品味”。在文章中,卡特勒梅尔指出了书籍研究与书籍展示之间的差异。书中还包括一篇儒勒·巴泰勒米·圣伊莱尔(Jules Barthélemy-Saint-Hilaire,1805‒1895 年)写的关于卡特勒梅尔的传记性文章,圣伊莱尔是一位记者和政治家,以哲学著作闻名。这里展示的是国会图书馆馆藏副本,盖有日文印章: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东亚经济调查局藏书印。二战期间,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为日本皇军服务,广泛开展情报搜集和进行活动,包括煽动穆斯林反抗中国和俄国的统治。本书很可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被美国武装部队没收,之后转移到美国国会图书馆。

马斯喀特的苏丹赛义德的历史

《马斯喀特的苏丹赛义德的历史》由意大利旅行家文森佐·莫里吉奥 (Vincenzo Maurizi) 所写,记述他在 19 世纪初于阿曼苏丹国的居住经历。莫里吉奥的知识性叙述娱乐性高,被认为是欧洲第一本全部讲述阿曼的书。作者以卡斯滕·尼布尔(Carsten Niebuhr,1733‒1815 年)的著作作为历史背景,将他的记述立足于 1809 年至 1814 年在阿曼的观察。莫里吉奥声称,他曾担任统治者赛义德·本·苏丹(Saʻid bin Sultan,1807-1856 年在位)的医生,赛义德在国内发动政变夺取了政权。赛义德统治期间是王朝内部稳定的时期之一,但外部有来自阿拉伯地区内志的瓦哈比派的威胁,瓦哈比派是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瓦哈比(Muhammad ibn ‘Abd al-Wahhab,卒于 1826 或 1827 年)的追随者,该派别崛起后传播自己对伊斯兰教严格的狭义解释。莫里吉奥接触到很多宫廷要人,包括瓦哈比教派的大使,莫里吉奥在马斯喀特就他的信仰采访了他。他介绍了该国的政治以及瓦哈比教派势力的武装冲突,作为赛义德部队军官的他参加了冲突。莫里吉奥熟悉首都马斯喀特以外的乡村,并作出人种学注释,“来自我个人的调查所得,或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来自我能找到的当地最权威的机构。”阿曼也面临来自邻国谢赫国的袭击。莫里吉奥在朝廷的绰号是“曼苏尔酋长”或“百战百胜”,是他意大利名字的直译。一艘船在他的指挥下意外向联盟军队开炮,造成数人死亡,因此被嘲讽为阿布·米德发(大炮之父)。英国学者罗宾·比德韦尔 (Robin Bidwell) 在他记录的莫里吉奥生平中推测,他可能已经成为法国的间谍,报告阿曼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联盟以及阿拉伯半岛和波斯湾地区复杂的竞争。莫里吉奥在谈到自己时说他是一位“假外交官”。莫里吉奥的这本着作由约翰·布斯于 1819 年在伦敦出版,译者不详。

阿拉伯半岛科威特佐尔山的部分植物。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六卷,第 6 号

《阿拉伯半岛科威特佐尔山的部分植物》是一份植物学名录,记录了今科威特加阿佐尔国家公园附近的科威特湾北岸所发现的植物。这些植物按其种类以及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本地名称排列。本书包括对植物在所讨论地区和波斯湾以及其他地区分布的注释;还注释了植物的经济用途。来自此地区的植物标本由珀西·考克斯(Percy Cox,1864-1937 年)爵士在斯图尔特·诺克斯(Stuart Knox,1869-1956 年)的帮助下于 1907 年左右收集,两位都是被派遣到波斯湾的英国政治官员。这些标本被转送到加尔各答,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并最终在本书中描述。作者汉弗莱·吉尔伯特·卡特(Humphrey Gilbert-Carter,1884-1969 年)是印度和英伦三岛植物的权威、医生、一位有着天赋的语言学家。1913 年至 1921 年,他担任印度植物调查机构 (BSI) 的经济植物学家,之后他成为剑桥大学植物标本馆馆长,也任教于该大学。这部作品是《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六卷的第 6 号,于 1917 年出版。该卷的其他作品涵盖印度、马来半岛、缅甸和斯里兰卡(锡兰)部分的植物群。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认识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展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东方民族古代史

这部 Histoire ancienne des peuples de orient (《东方民族古代史》)讲述了古埃及和近东的历史,作者是加斯通·马斯佩罗(Gaston Maspero,1846‒1916 年)。它长 800 多页,是包含五册的综合调查。第一册讲述古埃及;第二册讲述埃及征服和统治之前和之后的亚洲(近东);第三册讲述亚述帝国到萨尔贡时期(包括关于圣经时代犹太王国的长篇章节);第四册讲述萨贡尼兹和米堤亚人;第五册讲述波斯帝国。此著作以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四世纪的征服结束。附录专门讲述了古代的书写系统,包括大量笔记和古代字母和音节范例。本书有三幅地图和一个索引。作者利用了经典著作,如希罗多德 (Herodotus) 的作品、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奥·约瑟夫斯 (Flavius Josephus) 的作品、圣经以及现有的考古学和碑铭研究。马斯佩罗 21 岁时破译和发表了象形文字文本,开始了他漫长的学术和行政生涯。在接下来的 40 年里,他在巴黎教授古埃及语言和历史。在埃及,他率领考古探险队做出了许多重要的发现。作为埃及文物服务部门的总干事,他尽力管理向国外博物馆的物品分配和遏制掠夺文物的普遍现象。他还监督在开罗市中心的埃及文物博物馆的馆藏制定和编目。自这部作品发表以来的 130 年里,马斯佩罗的很多发现和结论被修订,但他仍然是埃及学和文物管理领域的泰斗之一。这里介绍的是第四版,由作者修订,于 1886 年出版。

关于前伊斯兰时期阿拉伯人的宗教

鲁道夫·克雷尔(Ludolf Krehl,1825-1901 年)是一位德国东方学者和图书管理员。他出生在萨克森州迈森,后来在莱比锡、蒂宾根和巴黎的大学学习东方语言。这里展示的是克雷尔的 Über die Religion der vorislamischen Araber(《关于前伊斯兰时期阿拉伯人的宗教》)的第一版(1863 年),是一篇调查伊斯兰教到来之前阿拉伯人的信仰体系的论文。克雷尔在序言中指出,这本书尝试“解释和证实在伊斯兰宗教之前,阿拉伯人的宗教中一些最显著的现象的内部环境”。他认为,穆罕默德之后,阿拉伯帝国的崛起太快,以至于新的“一神论宗教的强大凝聚力”无法完全解释,而帝国的迅速扩张证明,前伊斯兰时期阿拉伯人信仰的力量“何其重要和强烈”。克雷尔使用的资料包括 Herodotus(希罗多德)关于波斯人的作品、前伊斯兰时期的阿拉伯诗歌、阿拉伯宗谱表、萨拉特尼 (al-Shahrastani) 的 Al-milal wa al-niḥal(《教派与信仰之书》)、卡兹维尼 (al-Qazwini) 的 ‘Ajā’ib al-makhlūqāt (《创造的奥妙》)和雅谷特·哈马维 (Yaqut Al-Hamawi) 的 Mu'jam al-Buldan(《列国辞典》)。这本书有一附录(第 81-92 页),包含出自书中使用的资料的阿拉伯语引用。克雷尔与莱因哈特·多齐 (Reinhart Dozy)、古斯塔夫·杜加特 (Gustave Dugat) 和威廉·赖特 (William Wright) 一起,还共同编辑了 Analectes sur l'histoire et la littérature des Arabes d'Espagne, par al-Makkari(马卡里的《西班牙的阿拉伯人历史和文学论集》),该书是 1855 年版的 Nafḥ aṭ-ṭīb(《香料的气息》)的第一部分,这是一部讲述安达卢西亚阿拉伯人历史的主要作品,作者是艾哈迈德伊本·穆罕默德·马卡里(Ahmad ibn Muhammad al-Maqqari,约 1578–1632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