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温顿》,第 26 期,周四,1973 年 9 月 13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27 期,周六,1973 年 9 月 22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28-29 期,周六,1973 年 10 月 6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0 期,周六,1973 年 10 月 13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1 期,周六,1973 年 10 月 20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2 期,周六,1973 年 10 月 27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3-34 期,周六,1973 年 11 月 10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斯温顿》,第 35 期,周六,1973 年 11 月 17 日

Zhvandūn(《斯温顿》,一般拼写为 “Zhwandun” )是阿富汗 20 世纪下半叶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杂志之一。它开始为一本进步杂志创刊于 1949 年 5 月,提供波斯语和普什图语版本。杂志刊登的文章涵盖阿富汗和全球历史、考古发现和古器文物、诗歌和语言、阿富汗和外国人物的传记、艺术和文化、哲学和宗教以及与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其他主题,包括音乐、舞蹈、戏剧、健康和家庭。虽然《斯温顿》在版期间一直刊登了文学、历史、教育和娱乐方面的文章,但阿富汗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动态影响着编采内容的特色。在 20 世纪 60 年代,杂志反应了阿富汗王国的君主主义。相比之下,20 世纪 80 年代的左派政权则推动杂志刊登革命相关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讨论、反资本主义宣言以及农业改革方面的文章。尽管《斯温顿》的自我市场定位是一本面向家庭的杂志,然而其主要读者群是二战后的一代、背景各异的阿富汗城市人:学生、学者、作家、诗人、研究人员和普通读者。截至 1952 年,《斯温顿》每 15 天出版一期,之后该杂志成为周刊。1954 年 5 月 6 日,《斯温顿》的管理权移交至出版物自治局 (Autonomous Directorate of Publications)。1970 年,信息和文化部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ulture) 接管该杂志,直至 1982 年杂志控制权转交至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作家联盟 (Union of the Writers of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20 世纪 90 年代,在圣战者政府统治下,更名后的阿富汗作家联盟分别出版了普什图语和波斯语版的 Zhvandūn(《斯温顿》),直至 1996 年该杂志停止出版。

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圣迁前夕的阿拉伯西部

这里展示的 Le berceau de l'Islam: l'Arabie occidentale à la veille de l'hégire(《伊斯兰教的摇篮:圣迁前夕的阿拉伯西部》)是一部阿拉伯半岛西部汉志地区的环境和社会史,作者亨利·拉芒(Henri Lammens,1862-1937 年)称该地区为“伊斯兰教的摇篮”。这本书研究了七世纪初该地区的气候、地理、地形和人类学,严格基于阿拉伯文字资料,这些资料是了解该地区和伊斯兰到来之前的居民(阿拉伯贝都因人、犹太人和基督徒)的主要资料。与大多数历史学家一致,拉芒将穆罕默德先知启示开始的日期标注为 610 年左右。622 年,穆罕默德从麦加迁移到麦地那,这一年被算作伊斯兰历法的元年。全书由拉芒在罗马和贝鲁特教书时的课堂手稿和备课用的笔记构成,所以单页文章间不连贯,结构松散,这也成为该书的特点。书中提供了详细目录以帮助读者阅读。拉芒是比利时的耶稣会教士,在十几岁时搬到了黎巴嫩。他精通阿拉伯语,曾在贝鲁特的圣约瑟夫大学及开罗和埃及亚历山大的学校任教。他以辛辣的文风和激烈的意见表达为同时代人所知。学者们对其作品的看法莫衷一是。虽然承认他在阿拉伯语源材料方面知识渊博(他为第一版《伊斯兰百科全书》贡献了 80 篇文章),许多学者批评他对天主教的信仰强烈影响了对伊斯兰教和该地区其他基督教教派的态度。在经历长期健康欠佳之后,拉芒于 1937 年在贝鲁特去世。这本书由宗座圣经学院于 1914 年在罗马出版。按照计划,它应该是早期伊斯兰历史系列的第一部,但此计划未能执行。

关于也门的犹太人

这本小册子是关于也门犹太人的文集。它由 Hilfskomitee für die Yemenitischen Juden(也门犹太人援助委员会)于 1913 年在柏林出版。也门犹太人援助委员会是一个总部位于柏林的犹太组织,致力于也门犹太人在圣地的安置,作为“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总体定居”的一部分。这本小册子包含五篇短文、一篇序言和一篇结语。这些文章由不同作者撰写,讨论了“也门犹太人的起源;他们的生活条件;他们遭受的贫困、迫害和压迫;为他们提供的救援”等。文本的插图是从 24 幅照片复制而来的,描绘了也门犹太人在也门和巴勒斯坦的生活。原始照片由德国摄影师和探险家赫尔曼·布尔夏特(Hermann Burchardt,1857-1909 年)拍摄,他也是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布尔夏特曾在北非和阿拉伯广泛旅行,包括三次前往也门,当时也门还是奥斯曼帝国的一个省。1909 年,在第三次到访也门期间,他在从穆哈前往萨那的途中被伏击并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