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

波斯湾。从远古时期到二十世纪初的历史概述

阿诺德·塔尔博特·威尔逊爵士(Sir Arnold Talbot Wilson,1884-1940 年)是一名英国殖民地行政官员、军人和政治家。他于 1903 年从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毕业,在驻印度的英国陆军中担任军官。他后被调到印度政治部,随后被派往波斯湾。威尔逊在 1918–1920 年期间是巴格达的英国民事专员。虽然他在改善伊拉克行政管理方面受到赞誉,但也因暴力镇压 1920 年该国反对英国的起义而遭到批评。在 1919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巴黎和会上,他成功谏言将该国名字从希腊语的“美索不达米亚”改为阿拉伯语的“伊拉克”。不过,英国政府最终否决了他认为伊拉克不应获得独立的观点,而他也被解除职务。威尔逊后来成为国会议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志愿后备队,担任空军少尉,在法国北部的一次战事中阵亡。《波斯湾。从远古时期到二十世纪初的历史概述 》是关于波斯湾地区的一部简史。威尔逊以部分希腊、罗马和穆斯林地理学家的著述开篇,接下来的章节记述了欧洲列强的陆续到来,先是葡萄牙人,后是英国人,再是荷兰人。之后一章讨论了从十八世纪开始英国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书中涵盖的其他主题还包括海盗、奴隶贸易和阿拉伯诸多公国的发展壮大。

西南部阿拉伯半岛(也门和亚丁保护国)。名称的音译

此处展示的是英国殖民地部发行的一本小册子《西南部阿拉伯半岛(也门和亚丁保护国)》的第三版(1941 年 10 月) 。这本小册子最初制作于 1933 年,旨在规范亚丁保护国各部门和机构中阿拉伯语名称的拼写。小册子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专有名称和部落名称”,第二部为“地名”。卷首是一份阿拉伯字母与拉丁字母的音译对照,乃根据地理名称常设委员会与皇家地理学会编制的一个体系所写。这一版本发行于 1941 年,由莫里斯·查洛纳·莱克 (Morice Challoner Lake) 中校修订。莱克原在英属印度军队任职,1913-1940 年期间,他在亚丁担任过多个军事和政治职务,第三版发行时他任职政治秘书。莱克也是亚丁保护国军队 (APL) 的第一任指挥官,这支军事力量由他提议并组织以用于本地防御。英国人在今属也门地区的统治始于 1839 年,当时英国占领这一战略地区以保护通往印度的贸易路线。与波斯湾的特鲁西尔酋长国(译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旧称)和印度西北边境的部落地区类似,亚丁保护国基于英国和当地部落的条约而建立,其中第一份条约签署于 1886 年。保护国在 1917 年前一直由英属印度管理,后来其控制权转交给英国外交部。保护国体系在 20 世纪 60 年代终结,该地区随即获得独立,被称为南也门。1990 年,南也门与该国北部地区合并,成立了今天的也门。

带评注的古瑞典语《圣经》译本

这份手稿包含了带三篇衔接短文的《摩西五经》古瑞典语节选本以及《约书亚记》、《士师记》、《友弟德传》、《以斯帖记》、《路得记》、《马加比书》和《启示录》。《摩西五经》的翻译——或者说释义,因为“translation”(翻译)一词的现代语义很少在中世纪时出现——可追溯到 13 世纪早期。其释义者不详。手稿中的三篇衔接性历史和哲学短文的作者是圣奥古斯丁 (Saint Augustine) 和圣·托马斯·阿奎那 (Saint Thomas Aquinas)。与圣经内容一样,这些短文也是对拉丁原文的松散的意译。手稿中的其他《旧约》书卷是在 14 世纪末(约 1500 年)翻译的。《约书亚记》和《士师记》的译者是瑞典瓦斯泰纳修道院的告解神父尼古拉斯·拉格瓦尔第(Nicolaus Ragvaldi,卒于 1514 年);《以斯帖记》、《路得记》、《友弟德传》和《马加比书》的译者是芬兰楠塔利的彼济大修会修道院的修道士琼斯·布德(Jöns Budde,约 1437‒1491 年)。《启示录》的译者不详。这份手稿是《圣经》或其节选本最古老的已知瑞典语译本。其底页指出,手稿是在托尔斯滕·博瓦斯塔森 (Torsten Bowastason) 的女儿瓦斯泰纳修女因厄耶德 (Ingegärd) 的资助下完成的。羊皮纸由因厄耶德的母亲捐赠。抄写员是一位不知名的瓦斯泰纳修女,但她在底页中请求读者在祈祷中纪念她。手稿装饰有两幅手绘彩色木版画,其中一幅被认为出自德国艺术家汉斯·塞巴德·贝哈姆(Hans Sebald Beham,1500‒1550 年)之手或属于其学派,是这幅版画唯一的已知副本。手稿由瓦斯泰纳的彼济大修会修道院所有,1780 年被皇家图书馆(瑞典国家图书馆)购得。

奥里斯手抄本

奥里斯手抄本》是现存所有中世纪英格兰手抄本中最华丽的手稿之一,约 750 年制作于英国南部,可能是在坎特伯雷。手稿采用紫色和无色书页交替的形式装订,以安色尔字体书写,使用了黑色、红色、白色、金色和银色的墨水。四幅整页的福音书作者画像采用盎格鲁撒克逊风格绘制,带有浓厚的拜占庭和意大利元素,其中只有两幅得以留存。部分页面中以拟形诗图案排列的安色尔字体,福音书作者微型图,以及紫色羊皮纸的使用,都是效仿古代晚期皇家手稿的华丽风格。手稿有三页残缺不全,都是半张纸或大部分被剪掉,但没有缺失文字。这份手稿至少缺失了 5 页。卷首空白页可能是中世纪之后添加的,尾卷空白页缺失。根据作于 9 世纪的盎格鲁撒克逊文题词,《奥里斯手抄本》在一场劫掠中被维京人抢走,约一个世纪后回到坎特伯雷基督座堂和大主教教堂。据推测,在随后的中世纪期间,手抄本可能一直保存在坎特伯雷基督座堂。手稿在中世纪后的历史不详,直到约 17 世纪末,瑞典外交使节、著名的语言学家和文献学家约翰·加布里埃尔·斯巴温弗德(Johan Gabriel Sparwenfeld,1655‒1727 年)于 1690 年在马德里从第七代德尔·卡皮奥侯爵加斯帕·德·哈罗(Gaspar de Haro,1629‒1687 年)名下著名的图书馆中购得。1705 年,斯巴温弗德将《奥里斯手抄本》捐赠给了皇家图书馆(瑞典国家图书馆)。

法律集

这部 Fuero Juzgo(《法律集》)手稿出自瑞典国家图书馆馆藏作品集,可追溯至约 1300 年,是该法典现存最古老的卡斯蒂利亚文手稿之一。《法律集》大体上是 654 年西哥特王国的前法典《西哥特法典的译本,后者在收复失地运动之后首次作为当地法律在夺回的地区中实施。这部法律由卡斯蒂利亚国王斐迪南三世 (King Ferdinand III) 在 1241 年颁布,直到 19 世纪末被《西班牙民法典》取代。西哥特人在立法方面有很长的一段历史,对受其影响的所有区域起有重要作用。他们的成文法以罗马法为基础,此外,西哥特法律深受罗马天主教教会法的影响。即便在穆斯林统治的数个世纪中,只要与穆斯林法律不冲突,基督徒仍可以使用西哥特法律。这部斯德哥尔摩手抄本为纸质手稿,包含 169 张书叶。手稿附有两幅微型图,一幅展示了西哥特国王希森安德(Sisenand,631‒636 在位)的立法者形象,另一幅阐释了违反庇护权的行为。1690 年,瑞典文献学家、语言学家和外交使节约翰·加布里埃尔·斯巴温弗德(Johan Gabriel Sparwenfeld,1655‒1727 年)在马德里购得这部手稿。此前,手稿为西班牙政治家奥利瓦雷斯伯公爵(Conde-Duque de Olivares,1587‒1645 年)所有。瑞典国王曾命斯巴温弗德在国外购买哥特人时代遗留下来的物品,因为哥特人被视为瑞典人的祖先。斯巴温弗德由于没有收到费用补偿,于是保留了购得的书籍,并在 1705 年捐赠给了皇家图书馆(瑞典国家图书馆)和乌普萨拉大学图书馆。

“皇家花园”或附政治寓意画的克里斯蒂娜女王族谱

这里展示的 Hortus Regius(《皇家花园》)由外交家谢林·罗森汉恩(Shering Rosenhane,1609‒1663 年)创作,他在约 1645 年时将这部制作精美的手稿献给了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 (Christina),以庆祝女王统治的第一年。手稿开头是克里斯蒂娜女王的全身画像。《皇家花园》是一本寓意画册,每幅寓意画都包含了文字和图案元素。书中融入了可让女王受益的教诲性古典、中世纪和现代文学元素,并附有荷兰画家小彼得·霍尔斯特因(Pieter Holsteyn the Younger,1614–1673 年)的插图。《皇家花园》属于为统治者提供指导的君王镜鉴文学,提出为君者应注重德行,践行耐心和谨慎的基本原则。手稿主要以其他国际寓意画册为蓝本,插图则在一定程度上有所调整,以符合瑞典的情形需要。作品的副标题“附政治寓意画的克里斯蒂娜女王族谱”指出了谱系对寓意性体裁的重要性。手稿使用红色摩洛哥皮革装订,分为两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包含很多插图,交替穿插着族谱和寓意画。寓意画附有拉丁语、意大利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的语录。第二部分是一份列出欧洲当代王室成员的列表。后来,手稿被 J·阿尔斯托姆 (J. Alströmer) 获得,他在 1769 年将其作为礼物呈送给未来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 (Gustav III)。18 世纪末,瑞典国家图书馆获得了国王所有的藏书,包括这部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