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7日

三份关于古典时期建筑艺术的文字材料:维脱鲁维的书籍、拉斐尔写给教皇利奧十世的书信、作品残卷

在利奥十世 (Leo X) 于 1513‒1521 年担任教皇期间,文艺复兴全盛期的思想在罗马得以实现。利奥十世出自美第奇家族,非常崇尚艺术。艺术家拉斐尔(Raphael,1483‒1520 年)从 1508 年开始在罗马工作,在此期间被委任了很多重要任务。1514 年布拉曼特 (Bramante) 去世之后,拉斐尔受命担任重建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师,后来还出任罗马古遗迹的督察员。拉斐尔利用古典时期的作品来帮助解决现实的建筑问题。他将人文主义者法比奥·卡尔沃 (Fabio Calvo) 请入家中,为他翻译伟大的罗马人维脱鲁维 (Vitruvius) 的建筑书籍。然后他通过测量和挖掘,着手重建古城罗马的计划。这里展示的手稿包含由卡尔沃翻译成意大利文的维脱鲁维的作品。与这些手稿装订在一起的有写给利奥十世的著名信件,其中包含保护古罗马遗迹的请求。这封信现已确知出自拉斐尔之手,意大利朝臣兼作家巴尔达萨雷·卡斯蒂廖内 (Baldassare Castiglione) 可能提供了帮助。该信件清晰地陈述了记录建筑的平面、立面与横截面的方法。由于拉斐尔英年早逝,再加上 1527 年的罗马之劫,拉斐尔项目的进程中断;但作为科学考古学的基础,这封信依然颇为显要。这两份重要的手稿曾为彼得罗·维托里 (Pietro Vettori) 所有,后来于 1783 年由帕拉丁和巴伐利亚的选帝侯卡尔•特奥多尔 (Karl Theodor) 收入其宫廷图书馆。

施托格尔的受难记:基督的苦难

这里展示的 Stöger Passion(《施托格尔的受难记》)是在巴伐利亚出版的第一本书籍,并且很可能是第一本带插图的古版书,其出版日期甚至早于 1461 年 2 月 14 日阿尔布雷克特·菲斯特 (Albrecht Pfister) 出版的博内尔 (Boner) 作品 Edelstein(《宝石》),以及菲斯特大约 1462‒1463 年出版的 Paupers’ Bible(《穷人圣经》)。这本书是以小弗朗茨·克萨韦尔·施托格尔 (Franz Xaver Stöger the Younger) 的名字命名的。施托格尔很可能是一位慕尼黑拍卖师的儿子,自 1831 年以来一直与慕尼黑图书馆有着良好的业务往来,并于 1833 年首次公布该著作。该书采用活字印刷,与《36 行圣经》《古腾堡圣经》所用方法类似,而 1462 年的一本维也纳年鉴亦采用同种印刷方法。该书装饰有说明基督受难的 20 幅金属版画。在《施托格尔的受难记》之前,书卷还包含《圣母瑪利亞的七件乐事》的一个版本,其采用相同的印刷方式,并同样装饰有金属版画。慕尼黑副本是本书的唯一完整版范例,目前已知的版本有七种,其中六种采用德语,一种采用意大利语。金属版画在用于印刷作品之前,一直用作手抄祈祷书的插图。该版著作印刷于 1461 年,而其中的金属版画的创造日期要更早,它们与活跃于莱茵河上游地区的艺术家 — 扑克牌大师 — 创造的图像相似,因此通常被视为发源于该地区。但是,由于印刷图像的流动性很强(事实上该艺术家的设计散布于从英格兰到维也纳各地),再加上该书籍的手稿和印刷版本采用巴伐利亚中部方言写成,金属版画也可能源于巴伐利亚。首版采用金属版画插图的小型祈祷书非常成功,因而迅速得到复制,后用于制作手写或木刻的类似书籍。

劝诫基督教界反抗土耳其人

1453 年 5 月 29 日,土耳其人在苏丹穆罕默德二世 (Sultan Mehmed II) 的领导下占领君士坦丁堡,随后欧洲很多作家呼吁欧洲统治者保护基督教界。新的印刷技术有助于此类呼吁的传播。因此,在约翰·古腾堡(Johann Gutenberg,出版了著名的《42 行圣经》,即以其名字命名的《古腾堡圣经》)的印刷坊中,第一本此类主题的德语政治宣传册应运而生,标题为 Eyn manung der cristenheit widder die durken(《劝诫基督教界反抗土耳其人》)。该册子只有一本留存下来,收藏在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它是采用称为古腾堡“Urtype”或“Donat-Kalender-Type”的活字印刷方式制作的迄今最古老的完整印刷本。这本小册子包含六页四开本。由于古腾堡以日历的形式按照 1455 年的 12 个新月的结构呈现该作品,因此它亦称为 Türkenkalender(土耳其日历)。开端的祷告文之后,日历每个月劝诫一位教会或世俗王子抵抗土耳其人。十二月的结尾诗句宣告最近一次对敌致胜的消息,通过 1454 年 10 月 25 日教皇尼古拉五世 (Pope Nicholas V) 写给法兰克福议会的一封信进行传播,目的是鼓励议会共御土耳其人。但是这封信并未达到其目的,因为它到达法兰克福的时间太晚,未赶上议会会期,而是在 1454 年 12 月 6 日向后来聚集于法兰克福的城镇联盟进行了宣读。土耳其日历以祈祷和 1455 年的新年祈愿文结束 — 这是已知的首次使用此表达方式。因为在美因茨,新年是从圣诞节开始的,而可以相对准确地确定的是,该印刷本的制作日期是 1454 年 12 月 6 日至 25 日之间。该土耳其日历孤本最初属于人文主义者康拉德·波伊廷格(Konrad Peutinger,1465–1547 年)。后于 1806 年出现在奥格斯堡耶稣会学院,随后由此传入慕尼黑。

塞里奥的“建筑第八书”

塞巴斯蒂亚诺·塞里奥(Sebastiano Serlio,1475–1554 年)出生于博洛尼亚,经过学习后成为罗马和威尼斯的画家和建筑师。从 1541 年起,他在法国枫丹白露和里昂工作。塞里奥所撰写的建筑学理论著作是意大利和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建筑艺术的重要源头,因而他的影响力长久而深远。他所计划的八本建筑书籍中,大多数都在他有生之年得到出版。但仍有两份手稿未经发表,早在 1571 年就收入了巴伐利亚公爵阿尔布雷希特五世 (Duke Albrecht V) 新建的图书馆中。直到 1966 年,其中一份手稿 Sesto libro(建筑第六书;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排架号:Cod. icon. 189)才复写出版。此处所示的另一本古抄本包含塞里奥为 Ottavo libro(建筑第八书)所画的草图,该书主要描写防御工事的建设,源自希腊历史学家波利比奥斯 (Polybius) 所著世界史中对一处罗马营地的描述。该书最重要之处在于它包含了“波利比奥斯描述为封闭城堡的罗马军营之重建”(第 1 对开页),该计划取自对罗马达契亚省的一个屯兵点进行的调查,由阿奎莱亚牧首马力诺·格利马尼 (Marino Grimani) 为塞里奥而促成。塞里奥依照他对古典建筑的设想,为该军营的各个建筑描绘了详细的平面图和立面图。

科贝格圣经

继可追溯至 1466 年的《曼特林圣经》之后,1483 年的《科贝格圣经》是《圣经》第九个已出版的德语版本,也是继大约 1476‒1478 年发表的《森森施密特圣经》之后,第二个在纽伦堡印制的版本。1478‒1479 年,邓克尔的巴托洛梅乌斯 (Bartholomaeus of Unckel) 在科隆出版《圣经》时,安东·科贝格(Anton Koberger,约 1440‒1513 年)曾帮忙筹措资金。为了让自己这版装饰丰富,科贝格使用了巴托洛梅乌斯版《圣经》所用的木版画。第一幅木版画位于书卷“创世纪”之前,描述了伊甸园中夏娃的诞生,其版面几乎充满整个页面。金特·蔡纳 (Günther Zainer) 之前在其于 1475‒1476 年出版的《圣经》中采用带木版画图案的首字母。科贝格则与他不同,允许加红字标题者或插图师提供水彩画首字母。与该版本的其他副本一样,此处显示的这本装饰华美,采用以蛋彩颜料和金箔打造的背景,以及 70 多个用蛋彩、金色和银色绘成的首字母,并用莨苕叶作为装饰品来标记各圣经书卷和宗座牧函的开始。“创世纪”(第 5 对开页正面)和“箴言篇”(第 296 对开页正面)开端的首字母装饰尤其丰富,绘有先知的半身像、带空纹章的天使以及融入扩展叶饰中的动物。该著作的画家在奥格斯堡的约翰·巴姆勒 (Johann Bämler) 学校(约 1435 年–约 1503 年)进行过培训。维也纳的奥地利国家图书馆收藏有一本可追溯到 1490 年的手抄弥撒书,其中所含的微型图与《科贝格圣经》中的非常相似。关于插图师是在奥格斯堡还是纽伦堡工作,只有对科贝格出版的古籍上的装饰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之后才能确定。不过,斯图加特符腾堡州立图书馆所收藏的副本似乎是由另一名画家着色并彩饰的,该画家很可能在纽伦堡为科贝格工作。

巴蒂斯塔·阿格尼斯航海地图册

巴蒂斯塔·阿格尼斯(Battista Agnese,1514‒1564 年)是一位大师级的地理学家兼制图师。他出生于热那亚,1536 年至 1564 年在威尼斯工作,是文艺复兴时期制图领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对于阿格尼斯共创造了多少本手绘地图册,研究人员莫衷一是;他绘制了至少 39 本波多兰(即航海)地图册,其中十本附有签名和日期。书法工整是他所有地图册共同的特征,并且其作品品质优良、制作精美,备受后人推崇。这些地图册均不是为航海而作;它们或作为正式礼品赠出,或装饰于富有人士的图书馆。本地图册含有 20 页地图。书前页有慕尼黑宫廷图书馆的纹章藏书签,随后是赤纬表和黄道十二宫。在椭圆形的世界地图上,各洲大陆呈绿色,其中南北美洲的轮廓有几分揣测的成分。地图周围绘有天使或风头,代表经典的十二风向,现代指南针方向即自此演变而来。其他地图显示了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波罗的海、地中海和黑海。在世界地图上记录旅行路线是所有阿格尼斯地图册的特征。此处展示的慕尼黑副本以蓝线描绘了麦哲伦 (Magellan) 从里斯本出发,穿过后来以其名字命名的海峡,到达摩鹿加群岛所走的航线,以及一艘唯一幸存的船只绕过好望角(1519–1522 年)的返程航线。第二条线依稀可辨,即最初以银线绘制的 1521 年皮萨罗 (Pizarro) 航海路线。该次航行从西班牙加的斯出发,横穿巴拿马地峡到达南美洲西海岸,从而开启了西班牙征服秘鲁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