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安那与密西西比河河道的地图,基于包括梅尔先生之记录在内的大量资料,由皇家科学院纪尧姆·德利尔绘制

这里展示的 Carte de la Louisiane et du cours du Mississipi(《路易斯安那与密西西比河河道的地图》)由著名的法国制图师纪尧姆·德利尔(Guillame de L’Isle,1675-1726 年)在 18 世纪早期绘制,他因绘制了较为准确的欧洲、非洲、南美洲和北美洲地图而闻名。地图主要展示了路易斯安那领地,中心为密西西比河河道及流域。地图涵盖了北至五大湖、南至墨西哥湾、西至落基山脉、东至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地区。地图标注了整个地区内众多印第安部落和联盟的名称,并标出了欧洲军队的堡垒、传教所、矿场和临时城镇,包括西班牙在佛罗里达建立的圣奥古斯丁以及法国人在红河边的定居点纳基托什,后者是法国与西班牙属墨西哥之间的重要贸易前哨站。地图还展示了一些欧洲探险家的途经路线,包括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多·德·索托 (Hernando De Soto) 在 1539-1542 年间的探险路线,以及法国远征队伍的数条水陆联运路线。早在地图绘制之前,法国远征队伍已在这片地区进行了一个多世纪的贸易和捕猎。地势由图像示出。地图可见水印和若干破孔,有撕裂现象,尤其是折叠和起皱的地方。这幅地图出自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罗尚博藏品集”,包含 40 幅手绘地图、26 幅印刷地图以及一部手绘地图集。这部地图集由罗尚博伯爵让·巴普蒂斯·杜纳坦·德·维缪尔(Jean-Baptiste-Donatien de Vimeur, comte de Rochambeau,1725‒1807 年)所有,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他担任法国远征军的总司令(1780‒1782 年)。在独立战争期间,罗尚博利用了其中一些地图。这些地图可追溯至 1717 年至 1795 年,涵盖了北美洲东部的许多地区——北至纽芬兰和拉布拉多,南达海地。藏品集包含城市地图、记录美国独立战争和军事战役的地图,以及 18 世纪 90 年代的早期美国州地图。

1782 年美国战役

这里展示的 Amérique, Campagne 1782(《1782 年美国战役》)是一部笔墨水彩手绘地图集,制作于 1782 年美国独立战争末期。地图展示了罗尚博伯爵 (Comte de Rochambeau) 在 1782 年 7 月至 12 月期间带领军队从弗吉尼亚威廉斯堡北上波士顿途中的驻营位置。军队分成四个师,各师相隔一天的行军路程,因此图中所示的军营至少被连续继用了四晚。图中的黄色方块代表法国军队,绿色方块代表美国军队,红色方块代表炮兵部队。这部地图集的大部分地图以上方为北方。这幅地图出自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罗尚博藏品集”,包含 40 幅手绘地图、26 幅印刷地图以及一部手绘地图集。这部地图集由罗尚博伯爵让·巴普蒂斯·杜纳坦·德·维缪尔(Jean-Baptiste-Donatien de Vimeur, comte de Rochambeau,1725‒1807 年)所有,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他担任法国远征军的总司令(1780‒1782 年)。在独立战争期间,罗尚博利用了其中一些地图。这些地图可追溯至 1717 年至 1795 年,涵盖了北美洲东部的许多地区——北至纽芬兰和拉布拉多,南达海地。藏品集包含城市地图、记录美国独立战争和军事战役的地图,以及 18 世纪 90 年代的早期美国州地图。

描绘了 1892 年八艘加拿大海豹猎船在科曼多尔群岛附近捕猎海豹的地点的航海图

这幅地图描绘了 1892 年加拿大猎船在俄国海上边界内科曼多尔群岛附近捕猎海豹的地点。19 世纪末,白令海猎捕海豹业在国际上掀起了巨大的争议,尤其是加拿大猎捕海豹者深入远洋海域猎捕并伤害雌海豹,对海豹的数量构成威胁。美国声称,1867 年阿拉斯加易手后,它从俄国取得了白令海的捕鱼专有权,并坚持维护这项权利,以保护其在普里比洛夫群岛基于陆地的猎捕海豹权利。当时仍由英国掌控国际事务的加拿大声称,通过之前与俄国签订的协议,它有权在白令海进行远洋海豹猎捕。为解决争端,巴黎仲裁法庭开庭并于 1893 年裁定英国胜诉。这幅地图基于英方在仲裁过程中用于辩解的信息。地图描绘了加拿大海豹猎船的航线。右上角的表格指出,科曼多尔群岛 30 英里范围内有 219 头海豹遭猎捕,更远海域为 3,817 头,遭猎捕海豹总数达到 4,036。

展示在北美洲发现的西北部海岸地区的地图

安东尼奥·马里亚·德·布卡雷利·伊格纳西奥(Antonio María de Bucareli y Ursúa,1717‒1779 年)出生于西班牙塞维利亚。他于 1766 至 1771 年担任古巴总督,1771 至 1779 年间担任新西班牙辖区的总督。他重组了在新西班牙的西班牙军队,加强并重建了太平洋沿岸和墨西哥湾的防御工事,以防范其他势力的入侵。布卡雷利对新西班牙北部领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打击印第安人暴动,致力于加强要塞以及西班牙和印第安人定居点的防御,并派遣探险队前往加利福尼亚整片沿海地区探险和定居,以监视俄国的入侵。1775 年,在布卡雷利的指示下,胡安·弗朗西斯科·德拉·博德加·伊夸德拉(Juan Francisco de la Bodega y Cuadra,1743‒1794 年)从墨西哥沿加利福尼亚海岸航行,探索并绘制了旧金山湾的地图。之后,他继续北上,以西班牙的名义占领了阿拉斯加海岸(包括威尔士王子岛),他到达的那个地方现在还以布卡雷利总督的名字命名(阿拉斯加东南部的布卡雷利湾)。博德加·伊夸德拉的领航员胡安·佩雷斯 (Juan Pérez) 去世之后,其他船员都患了坏血病,因此,探险队无法绘制已经探索过的新领域。西班牙未能通过地图公布其发现,因此并未获得国际承认。这幅笔墨地图展示了西班牙在北美洲海岸发现的地区,描绘从千岛群岛到阿卡普尔科再向西至桑威奇群岛(夏威夷岛)的太平洋沿岸,是原始地图的 1792 年副本。地图绘出了海岸线、定居点、要塞(防御工事)和传教所。

展示了盐湖城圣殿和沃萨奇岭的盐湖城全景

前景是围墙内的盐湖城圣殿和一部分圣殿广场,背景是盐湖城其他地区和落基山脉的沃萨奇岭。盐湖城圣殿建在摩门教早期的教会首领杨百翰(Brigham Young,1801‒1877 年)所指定的地方,当时,他带领教会向西迁到他称之为德瑟雷特的地方,也就是今天的犹他州。1851 年,杨成为犹他州领域的第一任总督。经过 40 年的修建,这座圣殿于 1893 年献堂启用。照片中圣殿后面的圆顶建筑是著名的盐湖城大礼拜堂,于 1867 年竣工。左上角可以看到 1882 年建成的哥特式大会堂。照片前景的左侧是杨百翰纪念碑,为 1893 年芝加哥世博会而建,之后才移到盐湖城。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又称摩门教)是小约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 Junior,1805‒1844 年)于 1830 年在纽约创办的,他声称接到了上帝和耶稣的启示。教会引发了反对狂潮,史密斯和他的门徒们先逃到俄亥俄州,之后转至密苏里州,最后到了伊利诺斯州,1844 年,一群暴徒在那里杀害了史密斯和他的兄弟。为逃离宗教迫害,摩门教徒们决定再次迁移到远西地区。1847 年,摩门教徒们到达盐湖谷,成为第一批在大盆地定居的白人。在接下来的数十年,摩门教与其他殖民者和联邦政府的关系一直紧张,但摩门教徒们通过高产的农田和自力更生的社区,很快建设出了模范殖民地。这些殖民地吸引了源源不断的移民,盐湖城因而成为摩门教首都以及西部地区重要的货运和交通枢纽。

向克朗代克出发:一款富有娱乐性与指导性的游戏

1898 年克朗代克淘金热是历史上最大的淘金潮之一。数以万计的掘金者从全球各地向北涌入阿拉斯加和育空,不顾一切地投身到寻金中。这款“向克朗代克出发”的游戏是基于有关最早的育空大规模采金活动的新闻报道,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淘金热潮的预测,在 1897 年制作完成的。1897 年 12 月 12 日的《纽约新闻报》重点报道了这款游戏。游戏是由旧金山克朗代克游戏公司生产的,销售对象可能是众多经过旧金山港口前往阿拉斯加和育空的掘金者。游戏借鉴了有关淘金热的各种传说以及远北地区的政治现实。游戏地图所绘制的地区覆盖了三个国家:加拿大的育空(图中标注为“英属西北殖民地”,因为育空地区主要是在克朗代克淘金热的影响下于 1898 年才建立的)、美国在阿拉斯加的领土以及俄罗斯西伯利亚。游戏规则很简单,在地图下方的框内有说明。玩游戏的人要蒙住眼睛转几圈,然后在指引下走到地图前面插钉子。如果正好插中金块图案或者落在美国阿拉斯加领土中的“奖金”圈内,就可以赢得相应的金额。如果插在加拿大领土内,将扣除奖金的 20%,大概是因为加拿大税费更高。如果插在西伯利亚领土内,玩家就会失去所有奖金,大概是因为俄国政府将那里的矿藏收入尽收囊中。地图的靶心是道森市,位于育空地区克朗代克河沿岸的大规模淘金地附近,地图中的其他圈围绕着靶心层层展开。游戏地图标注了城市、河流、山脉、水系,还包括分散在各处的掘金者、爱斯基摩人、驯鹿、熊、海豹、企鹅(错误信息)和森林等图像。

米洛伊绘制的阿拉斯加和克朗代克金矿地图

加拿大道森市附近的克朗代克河支流——博纳札溪一个重大的金矿发现 18 个月之后,1898 年克朗代克淘金热才真正开始。1897 年,盐湖城的一位绘图师 J·J·米洛伊 (J.J. Millroy) 利用政府和个人的勘测结果绘制出这幅克朗代克金矿地图。这幅地图旨在为众多掘金者提供指引。不久,大批掘金者就从全球各地涌入育空。地图展示了前往克朗代克金矿的主要路径(红色),包括奇尔库特、奇尔卡特、库柏河、育空河、塔库河以及斯蒂金河的线路。地图还标注了从旧金山和西雅图航行至朱诺和阿拉斯加其他地点的主要路线和确切的英里数,提供了到达克朗代克金矿内陆路线的最佳航道。此外,地图还绘制了以英尺表示海拔高度的山脉、水系以及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的重要城镇。地图左侧提供了有关气候、天气的实用信息以及对各种地方性疾病的提醒。图中还列举了两个人在育空待一年所需的特殊装备和花费,包括帐篷、毛毯、衣服和标配装备。建议用品还包括很多 19 世纪常用的药,例如金缕梅和氯酸钾。其他信息还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税务人员向经过港口或跨境的掘金者收取的税率、税金和关税。

1913-1950 年的育空河和斯图尔特河的航道图集

这里展示的图集包含了 117 幅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的育空河和斯图尔特河的手绘地图。这些地图是拉尔夫·W·纽康 (Ralph W. Newcomb) 在 1913 年至 1950 年间绘制的,他在这些河流有多年的领航经验。这些地图原出自一本活页笔记,标示出河流的高危点,例如激流、漩涡、泥滩和急转弯。地图还标示了沿岸的地标,例如岩崩、冰川、林地以及废弃的木屋、货车轮和采矿残渣等人为制造的特征。育空河流经加拿大的育空地区进入阿拉斯加,之后汇入白令海,全长 3,185 千米。斯图尔特河发源于育空中部的麦肯齐山脉,向西注入育空地区道森市南面的育空河,全长超过 530 千米。地图集还附有一封致乔治·H·华莱士 (George H. Wallace) 以打字机书写的信,信中描述了育空河和斯图尔特河领航员的工作。

阿拉斯加锡特卡的火灾保险地图

这里展示的是桑博恩制图公司在 1914 年制作的阿拉斯加锡特卡的火灾保险地图。美国南北战争结束不久,桑博恩制图公司在 1867 年开始为整个美国几千个城市出版了此类地图。地图将阿拉斯加锡特卡划分为几个镇区,展示了当时存在的建筑,还通过图例中的颜色代码标注了建筑类型(木制、砖块、石头、钢铁或土坯)。地图左上角的插页地图展示了谢尔登·杰克逊印第安人学校(后来成为谢尔登·杰克逊学院),其命名是为了纪念长老会牧师和传教士谢尔登·杰克逊(Sheldon Jackson,1834–1909 年)。地图还包括市消防局地点和人事变动的信息,以及可用于灭火的供水设施的类型与储水量。地图说明了锡特卡镇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并指出相对于 1867 年“阿拉斯加易手”之后从美国涌入的白人定居者所建造的近代建筑,俄国时期修建的建筑以及美洲原住民住宅的构造更好,防火性能更佳。地图各个部分的标向都是北向。桑博恩地图以注重细节為人所知,比如镇上的街道和建筑格局之外的这些标注,因此,这些地图是研究美国社区历史的宝贵资源。

展示俄国在亚洲和北美洲之间发现的地区的小型地图

这幅法国制作的地图描绘了阿拉斯加、西伯利亚和北太平洋,于 1747 年出版,基于之前俄国人在航海中所得的地理信息。地图由法国制图师雅克·贝林(1703-1772 年)绘制,由法国作家阿贝·普雷沃 (Abbé Prévost) 出版。贝林受过水道测量员培训,后来加入法国海洋局,专门负责制作标有海岸线的海洋地图。1764 年,他出版了 Le Petit Atlas Maritime (《海洋小地图册》),该地图册共五卷,包含 581 幅地图。这幅地图勾勒出了 1648 年西蒙·杰日尼奥夫 (Semen Dezhnev) 环绕楚科奇半岛的航线;1728 年维他斯·白令 (Vitus Bering) 穿过后来被命名为“白令海峡”的水道的航线;1732 年米哈伊尔·戈诺德甫 (Mikhail Gvozdev) 与伊万·费奥多罗夫 (Ivan Fyodorov) 穿过白令海峡到达阿拉斯加威尔士王子角的航线;以及 1741 年维他斯·白令和阿列克谢·奇里科夫 (Aleksei Chirikov) 前往阿拉斯加南部的航线。直到 30 多年后,即 1778 年库克船长的阿拉斯加航海之行后,这幅地图才得到显著改善。后来证实,地图部分绘制错误,例如堪察加半岛土著居民所报告位于地图阿留申群岛以北的大片陆地。在标题涡卷装饰和比例尺下面的注释中,提到传说中西班牙海军上将巴托洛梅·德·弗恩特 (Bartolomé de Fuente) 为寻找西北航道而进行的航海之旅。地图对日本以南的俄罗斯亚洲海岸、萨哈林岛和千岛群岛描绘的细节具体且准确。它还展示了从西班牙探险获知的加利福尼亚部分地区,以及哈德逊湾附近的北美洲内陆。到这一时期时,法国的远征队伍早已深入探索了北美洲中北部地区,所以非常熟悉哈德逊湾的这片新发现地区。图中用下划线标示了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土著部族名称和领域,包括楚科奇人(图中标为“Tchuktschi”)、雅库特人 (Iakuti)、通古斯人 (Tungusi) 等其他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