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2日

略图 2。法国军营,1914 年。施里芬计划

为在战争(后来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取得速战胜利,德意志帝国总参谋长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Alfred Graf von Schlieffen,1833–1913 年)制定了一项计划。这幅地图是对该计划的简化描述。作为军事战略家,施里芬首先担心的是德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易受攻击。德国位于法国与俄国之间,法俄两国在 1894 年签订协约结为同盟,不论与哪一方发生冲突,德国必然会受到双面夹击。施里芬认为,德国应首先攻打军事能力较强的法国,通过穿越中立的比利时避开法军的大部分防御力量,与此同时以少数兵力牵制东边的俄国军队,而后者需要几周时间才能调集军队。这份“施里芬计划”最初于 1905 年形成,在赫尔穆特·冯·毛奇 (Helmuth von Moltke) 继任施里芬的职位之后,德国最高指挥部对该计划寄予厚望。德军不断修改并调整计划,直到确信可以在六周内击溃法国军队,然后再通过铁路调动军力对抗俄军。由于各种原因,该计划最终失败,德国很快陷入了持续四年多的血腥冲突并最终战败。地图来自塔斯克·霍华德·布利斯(Tasker Howard Bliss,1853–1930 年)将军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美军服役期间以及在 1919 年巴黎和会上所收集的资料。

西部战线的作战序列。1918 年 11 月 11 日上午 11 时

1918 年 11 月 11 日上午 11 时,随着停战协定正式生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该地图绘制于美国远征军指挥官约翰·约瑟夫·潘兴 (John J. Pershing) 将军的总部,展示了战火停息时已形成的作战序列。协约国军队从瑞士边境延伸至北海排列成一个宽弧,比利时军队和英军在左侧,法国军队在中央和右侧,美军处于两支法军之间的中央位置。英军包括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部队,法军包括殖民军队,尤其是摩洛哥军队。图中还有来自葡萄牙、波兰和意大利的军队。9 月 26 日,战争进入最后阶段,英军、法军、比利时军队和美军的 213 个师在广阔的战线上冲锋陷阵,另有 127 个师随时待命。德军 185 个师展开防卫,其中只有 49 个师被协约军情报部门视为具备充分作战能力的部队。起初,德军虽节节退守,却坚持顽强战斗,但面临必败的局面和国内革命,德国当局别无选择,不得不求和。德皇威廉二世 (Kaiser Wilhelm II) 被迫退位,逃亡到荷兰。地图展示了军队和军队指挥官,军团和军团指挥官,以及军团中的各个师。各个师以编号显示,黑色表示“未战”,红色表示“战疲”。地图中的图表展示了 7 月 16 日之后德军被歼灭的各个师、西线各个师的状态,以及美军各个师的状态。地图来自塔斯克·霍华德·布利斯(Tasker Howard Bliss,1853–1930 年)将军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美军服役期间以及在 1919 年巴黎和会上所收集的资料。

显示经巴黎和会确定的国家的欧洲地图

这幅地图由 National Geographic(《国家地理》)在 1920 年出版,展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经 1919 年巴黎和会商定的欧洲领土变化。根据地图左下角的图例标示,不同颜色的线条表示已确定的新政治边界、未确定的新政治边界、将由公投决定的领土、国际领土,以及战前的国家边界。经过战争以及之后的调停过程,领土格局发生以下变化:阿尔萨斯和洛林(在 1870-1871 年的普法战争中割让给德国)归还法国;德国小部分领土移交给比利时和丹麦;由原先属于德国、俄国和奥匈帝国一部分的一些领土建立了独立的波兰;奥匈帝国瓦解,建立独立的奥地利、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由塞尔维亚王国以及原先属于奥匈帝国的一部分领土建立了南部斯拉夫人的国家(南斯拉夫)。其他变化包括建立了但泽自由市(今波兰格但斯克)以及特伦蒂诺地区从奥地利移交给意大利。如地图所示,东欧局势仍旧动荡不安。图中标示了新建立的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但这些国家的边界以及波兰和俄国(很快成立苏联)的边界仍未确定。部分政治和领土变化保持至今。其他变化并不稳定,有些在 20 世纪 30 年代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瓦解。近至 20 世纪 90 年代初,捷克斯洛伐克、苏联以及南斯拉夫解体。插页地图详细显示了达达尼尔海峡。比例尺以公里和英里标示。地图来自塔斯克·霍华德·布利斯(Tasker Howard Bliss,1853–1930 年)将军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美军服役期间以及在 1919 年巴黎和会上所收集的资料。

推测的敌军作战序列。1918 年 10 月 7 日

这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美军地图展示了 1918 年 10 月 7 日在法国索梅朗斯的美军和敌方德军的战线以及推测的敌方作战序列。地图按作战技能对德军进行分类,最强的部队归为第一类,最弱的则为第四类。部队分解为各个师,再细化为团。地图注明了部队在前线战斗的时日,以帮助规划者确定某一部队的战斗力或厌战情绪。地图显示了 10 月 6 日一次小规模攻击之后美军所占领的领土。这类地图所包含的信息来源于各种渠道,包括缴获的德军地图、战俘供词、空中监视以及照片。这里所显示的战斗是 1918 年 9 月 26 日至 11 月 11 日一次大规模攻势的一部分。协约国为将德军赶出法国,赢得战争,在整个西线发起总攻。美军方面主要由约翰·约瑟夫·潘兴 (John J. Pershing) 将军领导的第一军队在默兹河和阿尔贡森林之间约 35 千米长的战线上展开攻击。参战的有三个军团,每个军团包含三个师和一支预备军。第五军团位于中央,将会实施决定性的一击,左侧是第一军团,右侧是第四军团。为实施作战方案,在进攻之前,600,000 名美军替换了 220,000 名已疲惫厌战的法军。地图的比例尺为 1:20,000。地图来自美军第五军团指挥官查尔斯·P·萨默罗尔 (Charles P. Summerall) 少将所收集的资料。

协约国和敌军在索梅朗斯地区的所处位置。1918 年 10 月 2 日

这幅美军地图展示了 1918 年 10 月 2 日在西部战线索梅朗斯地区的战况,当时距离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仍一月有余。这幅标示了德军位置的地图向下分发至连队指挥官。注释写道:“信息来源于缴获的德军地图、战俘供词以及近期航摄照片”。德军战壕线背后是克瑞恩希尔德阵地,为更大的兴登堡防线(构成在法国东北部庞大的防卫系统)的东端。1916-1917 年的冬天,德军利用俄国战俘筑造防线。地图注明:“在过去两个多月,战壕筑造工作一直在进行;除了加深战壕,还修建了很深的地下掩体,每个掩体可以容纳 50 至 100 个人。”地图使用符号来表示机枪炮台、火箭炮、桥梁、铁路、战壕、军火库、雷区、电话线、营房、医院、热气球和其他战场特征。地图的比例尺为 1:20,000。地图来自约翰·约瑟夫·潘兴 (John J. Pershing) 将军所带领的第一军队中第五军团的指挥官查尔斯·P·萨默罗尔 (Charles P. Summerall) 少将所收集的资料。

德国同盟的从属民族。来自协约国在 1916 年 12 月 19 日致威尔逊总统书信中的和平条款

1916 年 12 月,作为最重要的中立国的领袖,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 提出“没有胜利的和平”,敦促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威尔逊请求协约国和同盟国提出和平条件。在回复威尔逊的书信中,协约国声明:“整个文明世界都清楚,协约国的目的包括:在稳定局势的保障下,根据民族自决原则,以及所有民族(不论大小)都有享受充分的安全以及自由的经济发展的权利,重组欧洲。”法国和英国无意在未决胜负的情况下进行和平谈判或授予从属民族威尔逊所称的“自决权”。但是,他们希望利用民族问题对抗敌方,将其作为宣传战的一部分。这幅在英国出版的 1917 年地图基于战前的德国信息来源,强调了德国同盟军的族群多样性以及其中大量的从属民族。德意志帝国民族成分相对单一,92 % 的人口是德意志人。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则完全不同。根据地图右上角的图表所示,在奥匈帝国这个两元君主国中,奥地利统治的部分仅有 35% 是德意志人,而匈牙利统治部分仅 48% 是马扎尔人。奥斯曼帝国的人口中,仅有 35% 是土耳其人。地图上的阴影表示不同民族的居住区域。这些民族包括:各个民族的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意大利人,以及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人、亚美尼亚人和库尔德人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根据民族自决原则,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解体,分解为各个小国家。德国失去了大部分由波兰人、阿尔萨斯人、丹麦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居住的领土,因此族群构成更加单一。地图的比例尺约为 1:4,3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