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4日

《切罗基凤凰报》,第 1 卷,第 3 期,1828 年 3 月 6 日

《切罗基凤凰报》是第一份印第安报纸。切罗基语音节表(又称字母表)由一位名叫塞阔雅(Sequoyah,约 1770−1843 年)的切罗基银匠于 1821 年创制并被部落政府采用。四年之后,部落政府拨款 1,500 美元制作一份双语报纸。1828 年 2 月 21 日,《切罗基凤凰报》在新埃可塔(今佐治亚州卡尔霍恩附近)开始发行,文字采用切罗基语和英语并排印刷的方式。报纸由切罗基教师埃利亚斯·布迪诺(Elias Boudinot,卒于 1839 年)在传教士塞缪尔·伍斯特(Samuel Worcester,1798–1859 年)的协助下编辑。布迪诺知道,切罗基族群面临的问题也关系到其他部落。1829 年 3 月,报纸更名为《切罗基凤凰和印第安先驱报》。当时,切罗基族相对繁荣,房屋结构坚固,政府运作有序,并拥有一部成文宪法。不过,切罗基族领地的金矿被发现之后,佐治亚州废除了所有部落法律。到 1829 年,这片土地全面掀起淘金热。白人定居者迫切想要占领切罗基人的领地。《印第安人迁移法案》于 1830 年通过之后,切罗基人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被迫离开故土,迁往密西西比河西部领域。由于墨水和印刷员越来越稀缺,报纸只能艰难地维持出版。1832 年,布迪诺被迫辞职。报纸的最后一位编辑是伊利亚·希克斯 (Elijah Hicks)。伍斯特因拒绝向佐治亚州宣誓效忠而入狱,但他继续向《切罗基凤凰报》投稿,直至 1833 年 1 月被迫辞职并离开佐治亚州。1834 年 5 月 31 日,报纸刚发行不久,佐治亚州军队便逮捕了出版社成员,当天的报纸因而成为最后一期。1838 年至 1839 年间,切罗基人被强制迁往俄克拉荷马州,估计有 4,000 人死于途中,这次迁移被称为“血泪之路”。虽然人口折损四分之一,但切罗基人很快开始出版另一份报纸——《切罗基先驱报》。这里展示的是 1828 年至 1834 年间出版的 82 份《切罗基凤凰报》《切罗基凤凰和印第安先驱报》
浏览81更多主题

2015年8月19日

腓特烈大帝的《无忧宫哲学著作集》第一至三卷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 (Frederick II) 的三卷本精选著作集印于 1749-1750 年间,是无忧宫腓特烈私人印刷室的首部作品。国王将此版本命名为 Oeuvres du Philosophe de Sans Souci(《无忧宫哲学著作集》),书中的目录全部使用法文书写。无忧宫是腓特烈于 1745-1747 年在柏林城外所建夏宫的名称。第一卷包含作为狂欢节笑话的英雄史诗滑稽戏 Le Palladion。因其对腓特烈同时代人物和基督教的尖锐讽刺,它一直是绝对的秘密,仅制作了 24 份副本。Le Palladion 的首版印刷完成于 1749 年夏,但因为缺陷颇多,国王又亲自编辑和制作了修订版本,并于 1750 年 1 月完成了另外 24 份副本的印刷。据了解,1749 年的版本仅有一份副本存世,但现已不知所踪。《哲学著作集》的第二卷和第三卷各有 40 份副本。第二卷共包含 8 首颂歌和 16 首诗,又称为公函。第三卷内另有 10 份公函、11 封信件(主要写给伏尔泰),以及三篇散文。国王的私人印刷室在 1752 年前持续制作了极为稀有的堪称 18 世纪书籍艺术品的著作。此类作品采用真正的“无忧宫哲人”的风格设计,为腓特烈的诗歌和文学编史作品奠定了恰如其分的框架。

腓特烈大帝的《无忧宫哲学著作集》第一卷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 (Frederick II) 的三卷本精选著作集印于 1749-1750 年间,是无忧宫腓特烈私人印刷室的首部作品。国王将此版本命名为 Oeuvres du Philosophe de Sans Souci(《无忧宫哲学著作集》),书中的目录全部使用法文书写。无忧宫是腓特烈于 1745-1747 年在柏林城外所建夏宫的名称。第一卷包含作为狂欢节笑话的英雄史诗滑稽戏 Le Palladion。因其对腓特烈同时代人物和基督教的尖锐讽刺,它一直是绝对的秘密,仅制作了 24 份副本。1750 年 7 月,伏尔泰(Voltaire,1694−1778 年)抵达波茨坦之后,官方交付了《哲学著作集》 1750 年版的第二卷和第三卷(未拿到包含 Le Palladion 的第一卷),以便加以编辑。之后,腓特烈又在无忧宫印刷室制作了《哲学著作集》新的第一卷。其中收录了经过伏尔泰编辑与校对的,1750 年版本的第二卷内称为公函的 8 首颂歌和 16 首诗篇。另外,还收录了其他颂歌(其中一首献给伏尔泰)和公函、腓特烈《战争的艺术》的第一版、一首六篇长诗,以及乔治·弗里德里希·施密特 (Georg Friedrich Schmidt) 根据布莱斯·尼古拉斯·勒苏尔 (Blaise Nicolas Le Sueur) 的草图设计的蚀刻版画。

勃兰登堡王室回忆录

Mémoires pour servir a l'histoire de la maison de Brandebourg(《勃兰登堡王室回忆录》)是普鲁士国王和王朝成员腓特烈二世 (Frederick II) 所著的关于勃兰登堡王朝历史的作品,在 1747-1748 年间是普鲁士科学院的读本,全书总共分三期刊印。此处展示的是第一部完整的印刷版本,历史可追溯至 1751 年,由柏林附近的无忧宫腓特烈私人印刷室制作完成。虽然这部作品并未以腓特烈的 Oeuvres du Philosophe de Sans Souci(《无忧宫哲学著作集》)为名出版,但它一直被视为该著作集的第四卷。此版本的整体外观与《哲学著作集》紧密呼应。三幅卷首小插图以及标题页从设计到制作的全部工作均由艺术家乔治·弗里德里希·施密特 (Georg Friedrich Schmidt) 独立完成,所用的“真理”设计比 Le Palladion(1749-50 年版《哲学著作集》的第一卷)更专业。其余小插图草图的作者是法国画家布莱斯·尼古拉斯·勒苏尔 (Blaise Nicolas Le Sueur)。

圣白芭蕾圣母赞诗

Akafist Sviatieĭ velikomuchenitsie Varvarie(《圣白芭蕾圣母赞诗》)称颂的是伟大的殉道者——赫里奥波里斯的圣白芭蕾(Holy Great Martyr Barbara of Heliopolis,卒于 305 年),她的遗物在 12 世纪初期从君士坦丁堡被转移至基辅,并一直保存至今。圣白芭蕾被视为防范突然意外死亡的主保圣人,她的斋戒日为 12 月 4 日。这首赞诗于 17 世纪末在基辅佩切尔斯克大修道院(Kiev-Pechersk Lavra,也被称为“基辅洞窟修道院)首次印刷。依据历史学家兼主教叶夫吉尼·博尔霍维季诺夫 (Evgenii Bolkhovitinov) 的说法,赞诗的作者是基辅的都主教(译注:天主教会、东正教会和英国圣公会中教省的首脑)约阿萨夫·克罗科夫斯基 (Ioasaf Krokovskii),他在 1702 年出版的另一部关于基辅洞窟修道院圣徒生活的著作也为人所熟知。赞诗的另一个版本出自莫吉廖夫省的出版社(1698 年)。《圣白芭蕾圣母赞诗》 18 世纪在基辅被印刷大约 20 次,非常受东正教信众的欢迎。这份 1788 年的版本为基辅版本的重印,是在波恰耶夫圣母安眠修道院的出版社制作的,可能是为了满足波兰-立陶宛联邦境内旧礼仪派(译注:俄罗斯正教会中的一个反国教派别,亦称老信徒派)的需要。

纽芬兰岛地图,1689 年

这幅圣劳伦斯湾航海图由巴斯克制图师皮埃尔·埃切韦里 (Pierre Detcheverry) 于 1689 年在法属纽芬兰首府普莱桑斯(现在的加拿大纽芬兰普拉森舍)为总督安托万·帕拉特 (Antoine Parat) 绘制,其中包含很多巴斯克语地名,并详细标注了纽芬兰和塔杜萨克(现在的魁北克)间海岸线沿岸的多个锚地(译注:指舰船抛锚停泊的水域)。巴斯克人与葡萄牙人是较早来到纽芬兰沿岸渔场的人群。他们于 1525 年左右开始在这片海域捕鲸和捕捞鳕鱼。他们的捕捞方法是春季开船驶往北美洲,然后在十二月或一月北大西洋冰况开始恶化时,返回位于比斯开湾的母港。到 17 世纪末绘制此地图时,法国渔民和水手(很多是巴斯克人)纵横这片海域已超过了 150 年。地图的比例尺单位为里格,是一种古老的法国计量单位,其比例尺寸随经纬度和时期的不同而变化,一里格大约等于三公里。这幅地图出自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海军航道测量局馆藏集》,馆藏集中的作品在 1942 年至 1965 年间的几个不同时期被陆续收入图书馆。1720 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 (Louis XV) 为收集绘制可靠航海图所需文档,建立了法国海军的地图、平面图、日志和回忆录总知识库,馆藏集就是来自这个知识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