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

雄辩之路

这份手稿是 Nahj al-balāghah (《雄辩之路》)的副本,后者是第四任哈里发阿里·伊本·阿比·塔利卜(‘Ali ibn Abi Talib,卒于 661 年)的布道、著作和格言的经典摘要。什叶派穆斯林对该作推崇备至,并将阿里和他的后裔视为先知穆罕默德的合法继任者。在书中,诠释者穆罕默德·伊本·胡赛因 (Muhammad ibn al-Husayn),亦称谢里夫·拉迪(al-Sharif al-Radi,969 年或 970 年 - 1016 年),对阿里的叙述原文进行了筛选,他在编纂这部著作时还引用了众多早期的伊斯兰文献。最终成文的选集引发了针对阿里言论真实性的争论。不过,毋庸置疑的是这部著作为阿拉伯语文学的优美表达和简洁朗诵设立了标准。谢里夫·拉迪是阿拔斯宫廷的一位杰出什叶派学者。在简介部分中他写道,自己对内容的分类基于它们的呈现方式,即布道、书信或警句。从该作完成编纂至今,学者和虔诚的读者根据主题(如阿里对领导权的声明、管理、心理学、语言学及性别关系等),对它的内容做了重新归类和分析。该作品全文或部分被译为多种其他语言。这份 17 世纪的手稿对丰富的页边注解进行了相当精心的装饰和编排,所有的页边注解都巧妙地围绕镶金边的主体正文排布。内容使用纳斯赫体书写,每页 15 行。手稿中并未说明誊抄的地点。

阿拉伯语语法及使用教科书

这份手稿是基督徒学生学习阿拉伯语的入门教程。它的作者是天主教马龙派的杰出神父约玛努斯·费尔哈特(Jirmanus Farhat,约 1670 年 - 1732 年),该作品在其死后誊抄并用作学校的教科书。从当时到今日,黎巴嫩马龙尼礼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一直共融。但教会内部还是因为语言和礼拜形式“梵蒂冈化”存在紧张对立,有时甚至比其他教会更为严重。费尔哈特在这些争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他帮助促进了教会和个人生活中阿拉伯语和古叙利亚语的改良使用。另外,费尔哈特还写得一手准确优雅的阿拉伯文,是 19 世纪马龙派复兴阿拉伯语活动的先驱。这份手稿更像是基础教科书,而不是复杂的语法教程。其中的行文明快,并包含了大量的例子,通常选自《圣经》,无论对于教师或是学生都十分便于使用。手稿内容按照阿拉伯语字母顺序排列,各字母对应教师的“讨论要点”。作者以所需的正确元音分别对词性、感叹词、惊叹语和疑问句作了解释。大多数情况下,文中通常使用例子而非语法规则进行说明。费尔哈特与诸多马龙派家庭当中的世俗赞助人一起,阻止了将自己逐出教会的企图,之后升任富裕的阿勒颇教区的都主教。拉旺迪鲁斯·萨利姆 (Lawandirus Salim) 对手稿进行了“最大程度地誊抄和更正”,之后手稿几经易手,一些所有人的姓名出现在手稿的首页和尾页上。

严谨之福:论伟大的伊玛目阿布·哈尼法·努曼·伊本·塔比特的教义

Kanz al-daqāʼiq(《严谨之福》)是一部伊斯兰法律规定的概要,内容源自伊斯兰教教法的哈尼菲特流派。本书涉及仪式和个人生活的众多方面,例如女性经期来潮时的洁净,以及与婚姻、离婚、继承和其他两性关系相关的义务和程序。另外,这部著作还讨论了商业交易、合同和奴隶解放问题。目录采用矩阵表形式,以方便读者在众多主题中查找。关于作者纳萨菲(al-Nasafi,卒于 1310 年),也被称为阿布·巴拉卡特·纳斯菲 (Abu al-Barakat al-Nasifi),尚不清楚他来自中亚,还是伊朗的中南部。人们只知道他曾随一些主要学者修习法律;在完成麦加朝觐之后,他便前往巴格达。他的著作之一——‘Umdat ‘aqīdat ahl al-Sunnah(《逊尼派信仰之柱》)曾由英国学者威廉·克雷顿(William Cureton,1808-1864 年)于 19 世纪 40 年代编辑并出版。在宗教法中一共存在四支逊尼教派,它们全部以其各自的创立人命名:阿布·哈尼法(Abu Hanifah,约 699 年 - 767 年)、马利克·伊本·阿纳斯(Malik ibn Anas,约 711 年 - 795 年)、沙菲伊(al-Shafiʻi,767-820 年)和伊本·汉巴尔(Ibn Hanbal,780-855 年)。每一个教派都基于《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汇编各自的法规,并随时间推移或根据新的形势要求增补诠释基本条例的规则。这四大教派伴随伊斯兰教的地域扩张而四处扎根,总有某个教派会成为不同的国家或地区内的主要教派。四者相互承认各自的权威性。这份手稿的委托者或赠送人是埃及马木留克(译注:Mamluk,公元 9 到 16 世纪之间服务于阿拉伯哈里发和阿尤布王朝苏丹的奴隶兵,后成为强大的军事统治集团并建立王朝)的统治者贾科马克(Jaqmaq,卒于 1453 年)。手稿的标题位于装饰性的镶金奖章形图案内,正文内容使用红色框围起,并附有大量页边注释。水渍破坏的痕迹随处可见,缺失的文字已被修复和替换。手稿上没有说明誊抄时间或地点的版权页。

珍珠之环:圣城麦加征服记

这份手稿记述了先知穆罕默德于 630 年征服阿拉伯的贸易和宗教之都麦加的历史过程。该作品内容引自诸多早期记录,对在征服期间达到高峰的战斗、谈判和训诫的历史进行了节略叙述。它的作者可能是埃及学者兼苏菲派穆斯林穆罕默德·伊本·穆罕默德·巴克里(Muhammad ibn Muhammad al-Bakri,1493 年或 1494 年 - 1545 年或 1546 年),不过该著名的学者流派中的其他成员也参与了创作。当然,这部关于先知穆罕默德传记的主要资料来源还是《古兰经》,另外还有圣训和早期传记作品的内容补充,其中包括穆罕默德·伊本·伊斯哈格(Muhammad Ibn Ishaq,卒于约 768 年),以及阿布德·马利克·伊本·希沙姆(ʻAbd al-Malik Ibn Hisham,卒于 834 年)的传记等。作者在征服前的战争、突袭和外交描写中穿插诗歌,以赞美先知穆罕默德。这份 18 世纪的手稿以松散的纳斯赫粗体誊就。手稿并无版权页,因此抄写员的姓名,以及誊抄的地点、日期都无从得知。上面的藏书章和题字显示,它曾经属于就职于埃及国家铁路的易卜拉欣·马哈茂德 (Ibrahim Mahmud)。

致宗教学者的礼物

Tuḥfat al-ʻulamā’ (《致宗教学者的礼物》)从表面上看,是一本写给阿富汗宗教学者的小册子,希望他们可以积极打消信众对于外来事物抱持的怀疑态度。本册子由阿富汗的统治者谢尔·阿里汗(Sher Ali Khan,1863-1866 年及 1868-1879 年间在位)下令编撰。作者阿卜杜勒·卡迪尔汗 (ʻAbd al-Qadir Khan) 被认为是一名法官,说明他具有相当的宗教权威。但即使如此,人们对他本人的了解知之甚少。阿卜杜勒·卡迪尔在册子中引用了大量圣训文学著作中的字句。他认为,只要对伊斯兰社区有好处,那些源自“非信徒”的习惯或许并不违反伊斯兰教的教法。此类相关的外来习惯多数与军事相关,而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军事开支以及强大的军事力量则成为始终贯穿该作的主题。尽管对于《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教传统中学者(例如,法赫鲁丁·拉齐 Fakhr al-Din al-Razi 和穆罕默德·安萨里 Muhammad al-Ghazali 等)语录的大量引用展现了作者(或,也可能是作者们)的专业知识和博学,但文中时常、反复出现的争论观点则凸显了 《致宗教学者的礼物》纯粹的宣传意图。另外,该作的出版时间十分值得一提。在职业生涯的多数时间中,谢尔·阿里汗一直身居令人艳羡之位,在沙皇俄国和大不列颠的利益冲突中进行斡旋;当时,这两个殖民大国正在争取阿富汗控制权的“大博弈”中纠缠不清。《致宗教学者的礼物》 出版于 1875 年。数年之后,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爆发(谢尔·阿里汗撤离喀布尔)。本书由穆斯塔法维印刷厂出版,该厂的创建人即谢尔·阿里汗,该书也是在阿富汗境内出版的最早期作品之一。

献给国王陛下的礼物

Tuḥfat al-mulūk(《献给国王陛下的礼物》)是一部格言集,由 1880 年至 1901 年在位的阿富汗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ʻAbd al-Rahman Khan 或 Abdur Rahman Khan)下令编纂。该作分为简介部分和 40 个小“章节”,每一章涵盖一条旨在改进宗教、政治和社会生活的道德训诫。著作的第一章写道:“王国存续之四大要素:护教并关照其福祉、一位可信的维齐儿、捍卫决心,[以及]维护信心。”其后的章节亦使用相同的四段式结构:第三章宣称:“四[等]要素需要四项其他因素:统治者[需有]正直的维齐儿;战士[需有]武器;马匹[需有]马鞭;[以及]刀刃[需有]刀鞘。”著作的第四十章,也就是最后一章如是说:“于现世及后世,神佑之源泉其四而已:服从真主及[其]信使、服侍双亲、尊重宗教智者,[以及]对真主所造之物的恻隐之心。”在《献给国王陛下的礼物》的主题部分,作者回顾了伊斯兰文学体裁——“诸王子镜鉴”,并将王权、治理和公正问题列入本书的讨论主题。这部简短,且完全惯例式著作的出版并非出于对统治者及其臣民的实际规诫,而更像是一场仪式,旨在确立传统学者和智者相关的公信与威望。本书由喀布尔的达尔·阿尔·萨尔塔纳出版社出版于伊斯兰教历 1312 年斋月 27 日(1895 年 3 月 24 日)。书的作者居尔·穆罕默德汗·穆罕默德扎伊·杜兰尼 (Gul Muhammad Khan Muhammadza'i Durrani) 在同一时期发表的其他波斯语文学作品也十分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