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属圣多明哥殖民地的法律

杜桑·卢维杜尔(Toussaint Louverture,约 1743−1803 年)是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属圣多明哥殖民地(今海地)奴隶起义和独立运动的一名领袖人物。他战胜了法国殖民地军队,之后与法方谈判签订条约,使殖民地实现自治,成为法国的保护国。Lois de la Colonie française de Saint-Domingue(《法属圣多明哥殖民地的法律》)汇编了卢维杜尔在 1801 年 7 月和 8 月颁布的 19 部法律,这些法律遵循卢维杜尔在 1801 年 7 月 7 日颁布的宪法。这些法律涉及圣多明哥的领土划分——辖区、郡和教区;宗教和罗马天主教“国教”地位的建立;非婚生子女的地位与权力;民事和刑事法院以及司法系统;公共健康与安全的维护;市镇管理;殖民地护卫兵或民兵;债务;财务管理;以及其他几个主题。1802 年,拿破仑的妹夫查理斯·伊曼纽·李克勒克 (Charles Emmanuel Leclerc) 将军率领法军入侵圣多明哥。卢维图尔战败,于 5 月被迫放弃权力。他被逮捕并驱逐到法国,于 1803 年 4 月 7 日卒于狱中。本书出自海地圣神之父图书馆收藏的作品集 Les imprimés à Saint-Domingue(《圣多明哥刊印集》),该作品集收录了约 150 本于 1804 年圣多明哥独立之前在当地印刷的书籍。这些书籍于 1764 至 1804 年之间由法兰西角、太子港、和平港和利斯凯斯港的出版社制作,2006 年在法语国家大学协会 (AUF) 和法语圈国际组织 (OIF) 的支持下完成数字化。

阿拉伯植物,第三部分。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八卷,第 3 号

阿拉伯植物》是一部关于阿拉伯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分六卷,涵盖了阿拉伯半岛全境:温带西部、热带西部、热带东部和包括波斯湾地区在内的温带东部。该植物学名录的作者是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主要依据大英博物馆的植物标本馆编成,该馆藏同时包含其他收集的植物的记录。作者宣称《阿拉伯植物》涵盖了“在阿拉伯收集到的所有植物体”。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它收录了植物在阿拉伯和波斯的本地名称,其中包括地区方言变体名称。一直到 20 世纪末期,布拉特的《阿拉伯植物》在阿拉伯植物参考书籍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阿拉伯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八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植物,第四部分。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八卷,第 4 号

阿拉伯植物》是一部关于阿拉伯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分六卷,涵盖了阿拉伯半岛全境:温带西部、热带西部、热带东部和包括波斯湾地区在内的温带东部。该植物学名录的作者是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主要依据大英博物馆的植物标本馆编成,该馆藏同时包含其他收集的植物的记录。作者宣称《阿拉伯植物》涵盖了“在阿拉伯收集到的所有植物体”。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它收录了植物在阿拉伯和波斯的本地名称,其中包括地区方言变体名称。一直到 20 世纪末期,布拉特的《阿拉伯植物》在阿拉伯植物参考书籍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阿拉伯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八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植物:对阿拉伯植物的探索。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八卷,第 5 号

阿拉伯植物》是一部关于阿拉伯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分六卷,涵盖了阿拉伯半岛全境:温带西部、热带西部、热带东部和包括波斯湾地区在内的温带东部。该植物学名录的作者是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主要依据大英博物馆的植物标本馆编成,该馆藏同时包含其他收集的植物的记录。作者宣称《阿拉伯植物》涵盖了“在阿拉伯收集到的所有植物体”。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它收录了植物在阿拉伯和波斯的本地名称,其中包括地区方言变体名称。一直到 20 世纪末期,布拉特的《阿拉伯植物》在阿拉伯植物参考书籍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阿拉伯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八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植物,第五部分。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八卷,第 6 号

阿拉伯植物》是一部关于阿拉伯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分六卷,涵盖了阿拉伯半岛全境:温带西部、热带西部、热带东部和包括波斯湾地区在内的温带东部。该植物学名录的作者是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主要依据大英博物馆的植物标本馆编成,该馆藏同时包含其他收集的植物的记录。作者宣称《阿拉伯植物》涵盖了“在阿拉伯收集到的所有植物体”。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它收录了植物在阿拉伯和波斯的本地名称,其中包括地区方言变体名称。一直到 20 世纪末期,布拉特的《阿拉伯植物》在阿拉伯植物参考书籍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阿拉伯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八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因菲利克斯,或土耳其人在也门

阿拉伯因菲利克斯;或土耳其人在也门》一书记述的是也门和阿拉伯半岛南部从最早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历史。乔治·怀曼·伯里(George Wyman Bury,1874-1920 年)是一位冒险家,当过士兵,曾将人生的 16 个寒暑用在探索也门的多山地区。《阿拉伯因菲利克斯》涵盖了也门的方方面面,也门在战争结束之前一直都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书籍各章论述了圣经和古代历史、植物和动物、也门乡村和城市人口的风俗习惯,以及它的经济生活、贸易和政治。这片阿纳托利亚至亚丁的不毛之地在古时候大致被分为三个部分:阿拉伯德赛塔(荒芜的阿拉伯)、阿拉伯佩特拉(罗马帝国边境)和阿拉伯菲利克斯(幸福的阿拉伯,或也门),后者的得名源于此地有充足的降水以支撑农业经济。伯里为其著作题名为《阿拉伯因菲利克斯》(不幸的阿拉伯),意在暗示土耳其人的统治阻碍了国家的繁荣与福祉。G·W·伯里一生大部分时间未在其祖国英国度过,他曾先后居住于非洲、也门和埃及,并在埃及担任英军初级军官和军事分析员。由于长期体弱多病,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畅,寿命也不长。伯里在康复期间逝于开罗附近的赫勒万疗养中心。他的其他著作包括以阿卜杜拉·曼苏尔 (Abdullah Mansur) 为笔名的游记《乌兹的土地》以及《泛伊斯兰》,一部对土耳其和德国尝试联合穆斯林世界以对抗一战期间的同盟国的战后研究著作。伯里的作品所获评价有时并不高,或许是由于缺乏其他旅行家行文中所散发出的力量和庄重感。他的写作风格几近对话式,例如这段对也门的昆虫的讽刺:“在也门,无处不在而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无疑就是千足虫。”该著作内含三张地图,以及大量关于风景地貌、城市风光和也门人的照片。

亚丁的植物。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七卷,第 1 号

亚丁的植物》是一份关于阿拉伯半岛南端亚丁及其附近地区所发现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在 1914-1916 年间分三期出版。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虽然从未到过该地区,但他为该地区已知物种的文献增加了 250 种植物。该著作根据各种标本和旅行记录编成,其中最早的当属亨利·索尔特(Henry Salt,1780-1827 年)的游记。书中每种植物都有详细的说明,包括外观描述、拉丁语和当地名称、生长地点、生长季节,以及其他可用的信息。有趣的是,书中的说明鲜有提及植物的药用或烹调价值。如果所发现的植物是由他人报告,书中则附有丰富的评论,例如“玛尔凯塞蒂 (Marchesetti) 是亚丁唯一一位报告该物种的植物学家,我们有赖于他的权威将该物种记录其中...或许我们可以质疑亚丁存在 Cl. droserifolia(译注:一种醉蝶花属植物)的真实性。”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亚丁的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七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亚丁的植物。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七卷,第 2 号

亚丁的植物》是一份关于阿拉伯半岛南端亚丁及其附近地区所发现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在 1914-1916 年间分三期出版。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虽然从未到过该地区,但他为该地区已知物种的文献增加了 250 种植物。该著作根据各种标本和旅行记录编成,其中最早的当属亨利·索尔特(Henry Salt,1780-1827 年)的游记。书中每种植物都有详细的说明,包括外观描述、拉丁语和当地名称、生长地点、生长季节,以及其他可用的信息。有趣的是,书中的说明鲜有提及植物的药用或烹调价值。如果所发现的植物是由他人报告,书中则附有丰富的评论,例如“玛尔凯塞蒂 (Marchesetti) 是亚丁唯一一位报告该物种的植物学家,我们有赖于他的权威将该物种记录其中...或许我们可以质疑亚丁存在 Cl. droserifolia(译注:一种醉蝶花属植物)的真实性。”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亚丁的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七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植物,第二部分。印度植物调查记录,第八卷,第 2 号

阿拉伯植物》是一部关于阿拉伯植物的植物学名录。该著作分六卷,涵盖了阿拉伯半岛全境:温带西部、热带西部、热带东部和包括波斯湾地区在内的温带东部。该植物学名录的作者是艾塞尔伯特·布拉特 (Ethelbert Blatter) 神父,主要依据大英博物馆的植物标本馆编成,该馆藏同时包含其他收集的植物的记录。作者宣称《阿拉伯植物》涵盖了“在阿拉伯收集到的所有植物体”。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它收录了植物在阿拉伯和波斯的本地名称,其中包括地区方言变体名称。一直到 20 世纪末期,布拉特的《阿拉伯植物》在阿拉伯植物参考书籍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艾塞尔伯特·布拉特(1877-1934 年)是驻印度的瑞士籍耶稣会神父及植物学家先锋。他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和荷兰进修,后来又前往英格兰进行神学研究。1903 年,他来到印度孟买的圣泽维尔学院教学,并开始从事他为之付诸余生精力的植物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尽管他所做的主要贡献是在英属印度,但他关于亚丁和阿拉伯植物的著作在植物学文献领域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阿拉伯植物》为印度植物调查机构(BSI 或“调查所”)《记录》的第八卷。BSI 成立于 1890 年,旨在确定印度的植物及其经济价值。欧洲人对印度植物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探索和殖民扩张的最早期。自 16 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开始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植物。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控制的土地范围的扩张,对印度次大陆北部和西北部的植物研究也愈发蓬勃。经济和帝国主义的扩张也让研究跨越英属印度的边境,发展到缅甸和阿拉伯半岛。

也门祈祷书片段

此处展示的是也门犹太教祈祷书片段的德文版本。它包括以希伯来语和犹太阿拉伯语书写的七段祈祷诗文,以及德文的翻译和大量评注。该片段源自也门首都萨那。作品的内容反映了也门犹太人群体的独特历史,该群体在数个世纪间独立于外界的影响,发展自己的宗教和世俗生活方式。礼拜诗的翻译和评注者为平卡斯·海因里希 (Pinkas Heinrich),他是一名学者和拉比,1861 年生于雅西(今罗马尼亚)。平卡斯遵循父亲大卫 (David) 的心愿,几乎将全部的年轻时光专注于研究拉比律法,旨在继承曾为城中大拉比的祖父卡诺 (Chanoch) 的事业。平卡斯·海因里希后来又就读于布加勒斯特、维也纳和苏黎世的大学。该片段是摩西·加斯特(Moses Gaster,1856-1939 年)希伯来语和犹太阿拉伯语大型手稿集的一部分;加斯特是一名博学的罗马尼亚裔英国犹太人,也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杰出人物。目前尚不清楚该片段是否也出自加斯特从埃及开罗的班耶兹拉犹太教堂贮藏室所获的藏本。海因里希将该作品献给“值得赞美的杰出语言研究者、著名的民俗学研究者摩西·加斯特博士”,并在序文中说明加斯特“委托”他对片段进行“编辑”。犹太阿拉伯语是阿拉伯语的一种,其中夹杂部分希伯来语、阿拉姆语等词汇。该语种在居住于阿拉伯地区的犹太人中使用,以希伯来字母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