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

萨达尔·古拉姆·穆罕默德汗隽永而流畅的诗篇,通称塔尔齐·萨希伯·阿富汗的诗集

这部作品系古拉姆·穆罕默德汗(Ghulām Muḥammad Khān,1830–1900 年)文学著作(主要是韵文)的摘要,古拉姆·穆罕默德是 19 世纪一位杰出的阿富汗普什图语知识分子,以其笔名塔尔齐(Ṭarzī,意为文体家)广为人知,是坎大哈显赫的巴拉克查依部落的成员。该著作的 dībācha (《序言》)部分包括对 1882 年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及其家族被逐出阿富汗经历的记述,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Amir ʿAbd-al-Raḥmān,1880−1901 年在位)下达了放逐命令。对该家族在阿富汗境外生活的记述由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儿子马哈茂德·塔尔齐(Maḥmud Ṭarzī,1868−1935 年)执笔,写于 1892 年 6 月 15 日,其内容详细,有着重要价值。马哈茂德本人是一位著名的知识分子和作家,通常被称为阿富汗新闻业之父。该文描述了他的家族暂住于卡拉奇并随后移居叙利亚的经历,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在叙利亚受到奥斯曼帝国统治者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ülhamid II,1876−1909 年在位)的保护和资助。塔尔齐这部诗集的主体由甘查尔诗歌组成,按照同韵词的最后一个字母的顺序分组。在波斯文学中,甘查尔诗歌一般指表达爱情的美好与痛苦的押韵格律诗。甘查尔诗歌夸西达颂诗发展而来,与其押韵格式相对应,但长度更短,一般由 12 个或更少的诗行组成。塔尔齐的甘查尔诗歌大部分是唱和之诗,与波斯和印度-波斯传统早期的诗人有关。在这些诗人中,阿布德·阿尔奎迪尔·比迪尔(Abd al-Qādir Bīdil,1644 年或 1645 年 – 1720 年或 1721 年)和赛义卜·塔布里兹(Ṣā’ib Tabrīzī,1601 年或 1602 年 − 1677 年)的诗占据重要篇幅。除了甘查尔诗歌以外,塔尔齐的诗集还包括四行诗和其他诗歌形式,如塔尔基班德体(tarjīʻ band) 和塔吉布班德体(tarkīb band,分节形式,由一系列孤立的诗行标志每一个诗节的终结)。此版本标注的日期为 1893 年 8 月 10 日。该书由萨达尔·穆罕默德·安瓦尔汗 (Sardār Muḥammad Anwar Khān) 出版,在位于卡拉奇的法伊德·穆罕默迪出版社印刷,书写者是穆罕默德·扎曼 (Muḥammad Zamān)。此版本封面上有一段手写的注释,指出马哈茂德·塔尔齐的妻子阿斯马·塔尔齐 (Asmā’ Ṭarzī) 是该书的所有者,并注有伊斯兰历 1336 年舍尔邦月 11 日(1918 年 5 月 22 日)的日期。阿富汗统治者埃米尔哈比卜拉(Amir Ḥabībullāh,1901−1918 年在位)即位后即对古拉姆·穆罕默德汗的家族实行大赦,允许其成员重返阿富汗。阿斯马和马哈茂德·塔尔齐的女儿苏拉娅 (Soraya) 嫁给了埃米尔哈比卜拉的儿子,在 1913 年至 1929 年是阿富汗的王后。这桩婚事是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家族命运的转机。

萨达尔·古拉姆·穆罕默德汗,通称塔尔齐·萨希伯·阿富汗所作之含有纪年铭文的诸多恩惠之诗,及其纪年铭文

这部著作是古拉姆·穆罕默德汗(Ghulām Muḥammad Khān,1830–1900 年)采用夸西达颂诗体裁创作的诗集。古拉姆·穆罕默德汗是 19 世纪一位杰出的阿富汗普什图语知识分子,以其笔名塔尔齐(Ṭarzī,意为文体家)广为人知,是坎大哈显赫的巴拉克查依部落的成员。1882 年,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失宠于阿富汗统治者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Amir ʿAbd-al-Raḥmān,1880−1901 年在位),连同其家族被逐出阿富汗。他在卡拉奇住了三年,随后移居大马士革,当时大马士革属于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在大马士革去世并埋葬于此。阿卜杜勒·拉赫曼的儿子埃米尔哈比卜拉(Amir Ḥabībullāh,1901−1918 年在位)以后转变了其父的政策,大赦其父统治时期被流放的人,此举使古拉姆·穆罕默德汗的家族能够重返阿富汗。在波斯诗歌中,夸西达颂诗的首行包含两个押韵半行,紧随其后的是一些成对的半行,其中只有第二个半行押韵。夸西达颂诗体裁开始时是作为赞颂的一种方式,但很快被用于说教、哲学、宗教甚至是讽刺等目的。古拉姆·穆罕默德汗的很多夸西达颂诗都是赞颂先知穆罕默德和其他著名宗教人物——如四大正统哈里发和先知的孙子侯赛因·伊本·阿里(Ḥusayn ibn ʿAlī,卒于 680 年)——的诗作。诗集中其他作为诗作主题的人物包括梅夫拉那·贾拉鲁丁·巴尔希(Maulānā Jalāl al-Dīn Balkhī,又称鲁米 Rumī,1207–1273 年)和阿卜杜勒·卡迪尔·吉拉尼(Abd al-Qādir al-Jīlānī,1077–1166 年),后者的坟墓位于巴格达,古拉姆·穆罕默德汗在前往叙利亚的途中曾拜访过。古拉姆·穆罕默德汗还为同时代的政治家创作了颂词,其中包括阿富汗统治者多斯特·穆罕默德汗(Dōst Muḥammad Khān,1793–1863 年);波斯统治者沙阿纳伊尔·阿尔丁(Nāṣir al-Dīn Shāh,1831–1896 年);奥斯曼帝国苏丹阿卜杜勒·阿齐兹(Abdülaziz,1830–1876),古拉姆·穆罕默德汗称其为“殉难者”;以及奥斯曼帝国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ülhamid II,1842–1918 年)。此书最后一部分包含纪年铭文,记述了他亲戚的生日和他所在时代名人的逝世日。此书于 1892 年 4 月 18 日在卡拉奇的法伊德·穆罕默迪出版社由萨达尔·穆罕默德·安瓦尔汗 (Sardār Muhammad Anwar Khān) 出版,书中注明的书写者是穆罕默德·扎曼 (Muḥammad Zamān) 。

阿富汗历史:从最早期直到 1878 年战争爆发

《阿富汗历史:从最早期直到 1878 年战争爆发》是一本关于阿富汗政治和军事历史的著作,该书 1879 年出版于伦敦,当时正值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1878−1880 年)爆发不久。作者乔治·布鲁斯·马勒森 (George Bruce Malleson) 是一位英国军官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曾于印度服役,在印度和阿富汗历史领域著作颇丰。本书的中心主题强调了阿富汗作为俄国向印度扩张的缓冲地区,对大英帝国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马勒森在书中阐释了“遍布巨岩和石块”的山区国家阿富汗,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其本身领土价值”的原因。在开篇章节介绍了阿富汗的地理特征和人口种族构成之后,马勒森历数了几个世纪以来朝代和首领的更迭,从伽色尼王朝(977-1186 年)一直到多斯特·穆罕默德汗 (Dōst Moḥammad Khān) 统治时期(1826-1839 年和 1842-1863 年)。当叙述推进到马勒森生活的时代,书中的民族主义和党派之见也愈发露骨。在书中,作者认为,如果一项强有力的政策可以保障印度免遭俄国可能的吞并威胁,那么它应该比独立意识强烈的阿富汗统治者所持的观点和想法更为重要。马勒森批评了威廉·格莱斯顿 (William Gladstone) 首相和诺斯布鲁克伯爵托马斯·巴林 (Thomas Baring,1872 年至 1876 年间担任印度总督)的政策,因为两人尝试通过外交途径达成协议,避免第二次英国-阿富汗战争的爆发。这部作品被翻译为普什图语,并于 1930 年在白沙瓦出版。

世界各民族的世世代代,或人类的后裔

Ṭabaqāt al-umam aw Al-salāʼil al-basharīyah(《世界各民族的世世代代,或人类的后裔》)是一部雄心勃勃的民族志和人类学著作,志在从历史发展和当代特征两方面描述人类社会。该书由开罗的新月出版社在 1912 年出版,其作者吉尔吉·宰丹 (Jirjī Zaydān) 1861 年出生于贝鲁特,曾就读于当地的美国大学学习医学。他在开罗完成了文学和哲学学业之后,又返回黎巴嫩学习希伯来语和叙利亚语。宰丹担任过 Al-Muqtaṭaf(《文摘》)和 Al-Hilāl(《新月》)两家报纸的记者,他的部分著作涉及语言哲学和阿拉伯语修辞学的内容。此处展示的书籍中,他对全世界历史上和当代的诸多社会进行了综述。该书开始的几章涉及地球的地质年代、人类的起源和史前社会。书中有数章篇幅宰丹专门用来介绍早期各文明中文字的创造和不同计数体系的使用。后面各章节简要介绍了历史上和现代的若干社会,其中包括古埃及、苏美尔人、古阿卡德人、蒙古人、美洲原住民、玛雅人、阿兹特克人,以及现代的西方各社会。宰丹对每个社会的情况作了概述,涉及社会风俗、重要发明、宗教和哲学信仰以及文学作品等诸方面。

一位父亲写给儿子的信:关于教育、学校求学和艺术

Min wālid ilā waladihi:wa-hiyya rasā'il fī al-tarbiyya wa-al-ta‛līm wa-al-ādāb(《一位父亲写给儿子的信:关于教育、学校求学和艺术》)是一部书信集,系作者写给其子贾马尔丁·艾哈迈德·哈菲兹·阿瓦德(Jamāl al-Dīn Aḥmad Ḥāfiz ‛Awwaḍ)的,通信期间儿子在贝鲁特美国大学读书。该书于 1923 年在开罗出版,前六封信主要是表达了父亲对儿子的爱,也涉及了教育和学校求学的一般话题。这位父亲在信中强调了在学习中开发天性中的探索精神至关重要。一些信件专门讨论更为具体的主题,其中一封讲到了语言学习,尤其是学习阿拉伯语作为母语及伊斯兰信仰语言的重要性。另外一个话题是通过阅读最优雅的阿拉伯语作者的著作学习阿拉伯文学,这些作者包括伊本•赫勒敦 (Ibn Khaldūn)、伊本·古泰拜 (Ibn Qutayba) 和赫吉兹 (Al-Jāḥiẓ)。第三个话题是学习英语及其文学的重要性,其目的在于学习该语言的纯粹美感,以及莎士比亚 (Shakespeare) 和狄更斯 (Dickens) 等作家在其著作中传达的道德观。另外一些信件专门探讨了将外语作品翻译为阿拉伯语的重要性,还谈及了学习历史以将其作为生活中良好范例的来源,以及学习自然科学等内容。书信集中的最后几封信提供了与人生相关的建议,包括职业选择、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和怎样在生活中取得成功等方面。

文学措辞之书

此处展示的这册书由贝鲁特的耶稣会神父出版社出版于 1885 年,系十世纪语法学家阿卜杜勒·拉赫曼·伊本·伊萨·哈姆达尼 (‛Abd al-Raḥmān ibn ‛Īsā al-Hamḏānī) 所作 Kitāb al-Alfāẓ al-Kitābiyya(《文学措辞之书》)三个现存版本之一。此书辑录了在古典阿拉伯文学文本中出现的疑难词汇和措辞表达。作者给每一个词或措辞列出了若干同义词和释义,旨在指导读者更好地理解古典阿拉伯语作品中作者所用语言的词汇、语法和句法特色。书中没有明确提及使用这些措辞和表达的文学著作,而是全部以“书中说”这一短语将之引出。当书中各章节所讨论的特色在《古兰经》中有对应之处时,则会提及《古兰经》中的经文。该书的结尾是一份书中所有分析到的措辞索引和字词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