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坦的维克托留斯。马尔提亚努斯·卡布拉。 奥塞尔的雷米吉乌斯。额我略一世

这部手稿的开篇是一页由阿基坦的维克托留斯(Victorius of Aquitaine,5 世纪)创作的文章。该书的其余内容分为两个截然相异的部分。第一部分写于 11 世纪后半叶,呈现了马尔提亚努斯·卡布拉(Martianus Capella,5 世纪)就自由七艺所写的一篇作品,随后是奥塞尔的雷米吉乌斯(Remigius of Auxerre,大约 841−908 年)就该文所作的一篇重要评论。在正文和评论之间有一幅整页的墨水笔绘画,描绘了远古世界中众多的神祇和恶魔。因为该绘画的风格特征,一般认为该画属于立迪斯本彩绘学派。该手抄本的第二部分(第 56 至 109 对开页),收录了额我略一世(Saint Gregory the Great,大约 540−604 年)的讲道,该部分于 1100 年左右在德国南部制作。该手稿曾为立迪斯本(今雷根斯堡)的圣埃默兰本笃会修道院所有,在 1811 年流转至慕尼黑。

安波罗修创作的《创世记述》(创世六日)六册

在他的 Hexaemeron(《创世记述》)中,圣安波罗修描绘了创世的六日。这部手稿在巴伐利亚的立迪斯本(今雷根斯堡)的圣埃默兰本笃会修道院录写,在该书中,创世六日被整页的墨水笔插图加以说明,另外一张造物主在第七日休息的绘画构成套图的最后一幅。以《创世记述》为主题的绘图从 11 世纪末起作为罗马式装饰插图的新主题开始出现,主要出现在圣经或礼拜作品中,例如唱诗班书籍和弥撒书。然而,负责这份艺术品彩饰的立迪斯本彩绘学派因精心制作神学主题的装饰插图而闻名,不出所料的是,这份套图出现在注释文本中。该学派最喜欢使用的技法是线条画,该技法于 12 世纪在立迪斯本发展至巅峰。《创世记述》中的绘画因其不朽的意义,以及精巧地使用红色和紫罗兰色或红色和棕色搭配的彩色墨水而让人过目难忘。

赫罗斯维塔的诗歌

这部 11 世纪的手稿是德国第一位女诗人甘德斯海姆的赫罗斯维塔 (Hrotsvitha of Gandersheim) 史诗和戏剧作品唯一留存传世的完整文本。校正和旁注是人文主义者康拉德·策尔蒂斯 (Konrad Celtis) 添加的,在印制他的赫罗斯维塔作品集时,他使用这部手稿充当印刷底稿,该作品集 1501 年在纽伦堡出版。该手稿曾属于立迪斯本(今雷根斯堡)的圣埃默兰本笃会修道院,在 1811 年时流转至慕尼黑。赫罗斯维塔生于 935 年左右,是一位甘德斯海姆的德国修道院的修女。她在奥托大帝(Emperor Otto the Great,962−973 年)统治时期曾写作拉丁语诗歌、故事、戏剧以及历史。

全年使用的福音书

这部华丽的彩绘装饰手稿是福音金句集的精美范本。金句集是一种礼拜书,与平常包含福音书全部文本的福音书相比,该种书仅由用于教会年期间礼拜诵读的部分福音书构成,按照时间顺序编排。这部手抄本的微型图描绘了耶稣基督生平的主要事件,与主要的宗教节日相对应:从耶稣诞生到升天,再到圣灵在五旬节的降临。所有的微型图都装饰有华丽的镀金底色,并用大量绘制的银色条带作为边框。微型图的风格和颜色遵循了一种巴伐利亚书籍装饰插图传统,即所谓的巴伐利亚修道院派传统。因为书中着重强调了圣阿尔托和奥尔托穆斯特的守护圣徒——圣彼得和圣保罗——的礼拜节日,所以可以推断出该手抄本是为奥尔托穆斯特修道院制作的。因此,该书也许属于一批特定的古抄本,这些抄本是在泰根塞的缮写室为其他修道院制作的。1489 年,这部手抄本装饰上了一个镶有半宝石和水晶的华丽封面。封面上的雕刻描绘了圣阿尔托的奇迹之一,封底可以看到象征耶稣的交织字母——IHS。

福音金句集

这部福音金句集创作于 1130 年左右。金句集是一种礼拜书,与平常包含福音书全部文本的福音书相比,该种书仅由用于教会年期间礼拜诵读的部分福音书构成,按照时间顺序编排。该书的特色包括两个笔墨绘制的首字母,数个用金银墨水绘制的装饰性首字母,以及四幅整页微型图,每一幅描绘一位《福音书》作者。微型图的风格和颜色遵循了一种巴伐利亚书籍装饰插图传统,即所谓的巴伐利亚修道院派传统。这部手稿是为巴伐利亚南部奥尔托穆斯特修道院而作,很可能是在魏恩加滕的本笃会修道院的作坊中制作的。

克莱尔沃的伯纳德。格言第三辑第 16 册。人的外部和内部构成(片段)/ 戴维·冯·奥格斯堡。反犹太人、异教徒和雅利安人的布道文 / 迦太基的阔吾德乌斯(托名奥古斯丁)。穆斯皮利

此古高地德语诗歌《穆斯皮利》的残卷涉及死后灵魂的命运、审判日和哈米吉多顿大战(即善恶最终决战),书写在托名奥古斯丁的布道文 Sermo contra Judaeos, Paganos et Arianos(《反犹太人、异教徒和雅利安人的布道文》)手稿的空白书叶和页边空白处。布道文本身使用精美的加洛林小字在萨尔茨堡写就,带有一份使用古朴大写字母书写的献辞(第 120 对开页正面),该献辞是在 821年至 836 年担任萨尔斯堡大主教的阿达尔拉姆 (Adalram) 写给巴伐利亚公爵路德维希(Ludwig,日后的日耳曼人路易国王,King Louis the German,843−876 年)的。该布道文由大约在 437 年 - 454 年担任迦太基主教的阔吾德乌斯 (Quodvultdeus) 创作。托名奥古斯丁的著作是指由不同作者创作,但被错误地归为或假称是希波的圣奥古斯丁 (Saint Augustine of Hippo) 撰写的作品。

韦索布伦的祈祷文

这部手稿制作于 9 世纪初期,收录了 Wessobrunner Gebet(《韦索布伦的祈祷文》)和其他众多短篇作品。祈祷文本身采用了散文的形式,“祈祷文”也成为全书的名称。在祈祷文之前是一篇创世短诗,九行,押头韵,试图解释从混沌中创造世界的过程。这篇短小的文学遗作是最早的古高地德语成文诗歌样本之一。该文在一部复合式的(主要为拉丁语)手抄本中流传至今世。此手抄本写于 814 年之前(最后一页提及了查理曼大帝的辞世),制作地点位于巴伐利亚奥格斯堡的教区,较之韦索布伦,具体位置更可能是在施塔弗尔湖修道院。该手抄本还包括 70 篇其他短文,主要涉及神学。第 1 对开页反面至第 21 对开页正面收录了真十字架的传说,与此主题相关的简朴插图可能由巴伐利亚人制作,这些插图是德国装饰插图历史中最早的非圣经内容套图之一。该手稿使用加洛林小字书写,卢恩字母的使用体现了盎格鲁-撒克逊字母的影响。

赞美圣十字架的对话

Dialogus de laudibus sanctae crucis(《赞美圣十字架的对话》)写于 1170 年至 1180 年期间,曾为巴伐利亚的立迪斯本(今雷根斯堡)圣埃默兰本笃会修道院所有,书中包含了一篇颂扬十字架的文本,该文本仅在这部手抄本中流传了下来。文本作者身份不明,采用了教师和学生之间教导对话的行文方式。该文提及了圣十字架救世的历史,使用了所谓的预示论释经传统。文本配有一套大型绘画,由 47 幅较小的略图组成,按照立迪斯本学派的技法制作,该学派的所在位置难以确定,也许位于圣埃默兰修道院或普吕芬宁的修道院。此图是留存下来的最早的预示论套图之一,也是 Biblia pauperum(《穷人的圣经》)的启发性作品。

注释作品

这部手抄本著作由荷诺里·奥古斯托度南西斯(Honorius Augustodunensis,亦称为奥坦的荷诺里 Honorius of Autun)创作,是罕见的《旧约·雅歌》带插图注释作品之一,此类注释作品主要以源自德国东南部和奥地利的手稿形式保存下来。这部手稿于 1170 年左右在巴伐利亚的贝内迪克特博伊埃尔恩修道院中写成,书中的一幅篇首标题插图和第二至第四册的三幅微型图是其特色,这些插图共同构成了完整的装饰套图。荷诺里的注释基于将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比作夫妻婚姻关系的比喻,并以篇首的标题插图描述。在第二至第四册中,比喻的婚姻关系贯穿于四个重要时期:以法老的女儿表现的 ante legem(《法律之前》);以巴比伦的女儿表现的 sub lege(《法律之下》);以书拉密女(Sunamitis,即《雅歌》中所罗门向其表达爱意的无名书拉密女人)表现的 sub gratia(《恩典之下》);以及以曼德拉弋拉表现的 sub antichristo(《敌基督之下》)。与荷诺里的文本相一致,新娘以二元形式出现:作为新耶路撒冷中的埃克尔斯亚(教会),以及作为保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教会的人格化形象,后者也代表着全人类。荷诺里是一位神学家兼哲学家,12 世纪的前三十几年活跃在德国南部。

布道文、论文、礼拜规则和教规集。斯拉夫语礼拜规则(弗莱辛不朽著作)

这部手稿是应亚伯拉罕主教(Bishop Abraham,卒于 994 年)的要求在巴伐利亚的弗莱辛编制的,该书因三份文本而闻名,即所谓的“弗莱辛诸手稿”(亦称为弗莱`辛书叶、弗莱辛残卷或弗莱辛不朽著作)。这些文本是第一批使用拉丁字母书写的斯拉夫语言连续文本,也是最早的斯洛文尼亚语文献。这些文本包含一份忏悔规则(第 78 对开页正面)、一篇关于罪恶和悔改的布道文(第 158 对开页反面至第 161 对开页正面)、发誓弃绝和忏悔的规则和一份悔罪祈祷文(第 160 对开页反面至第 161 对开页正面)。第二份也是最重要的文学篇章被认为是对一份古教会斯拉夫语文本的释义。这些用拉丁字母书写的斯拉夫语文本和该手稿中其他部分,兼具宗教与法律性质,也许是作为主教(教区神父 Pastor,或祭司 Pontiff)手册编制的,对传教具有实用价值。因为这部古抄本中包含了一些涉及卡林西亚土地交易的法律文件,所以该手抄本有可能编写于亚伯拉罕在东阿尔卑斯山脉的流亡时期(974−983 年)。1803 年以前,这部手抄本一直保存在弗莱辛的大教堂图书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