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3日

圣额我略·纳齐安的信件、散文和布道文

这份 18 世纪的手稿,是圣额我略·纳齐安(Saint Gregory Nazianzus,卒于 389 年左右)的信件、散文和布道文章集。此手稿被认为是第一部从希腊原文翻译过来的阿拉伯文版本,未曾校订或出版。它是一部两卷作品中的第二卷。额我略·纳齐安,也称神学家额我略,在东方和西方传统中均被视为教会教父(译注:Father of the Church,早期基督教会历史上的宗教作家及宣教师的统称)。他出生于卡帕多细亚(安纳托利亚东部),在那里度过一生中的大部分时光。他是多名皇帝以及大圣巴西略 (Saint Basil the Great) 的同学。与大圣巴西略一样,他也出生于一个基督徒家庭,接受古典教育,以坚定维护三位一体教义的正统地位和基督的本质而闻名。本卷中的 maiamer(散文)涵盖多项神学主题,包括亚波里拿留 (Apolinarius) 和亚流 (Arius) 的异端邪说、婚姻及对哈斯莫尼 (Hasmonean) 家族的思考;还包括一篇在复活节给神职人员的通知,公元 381 年额我略作为君士坦丁堡主教的告别演说词,给他的朋友兼支持者圣巴西略的颂词,还有一篇给圣居普良 (Saint Cyprian) 的颂词。结尾是对额我略生活和成就的评论。额我略的宗教学和文学才能负有盛名。这部作品是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的一部分,收藏在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

摩西五经

这份手稿是《旧约》前五书(《摩西五经》)的阿拉伯文译本,手稿第一页上称之为“圣典妥拉”(the Holy Torah)。书中几乎没有关于其制作信息的记录,仅在结尾的一个注释中说明它的科普特起源。第一页的顶部出现了有边框的十字架形图案,是这部作品中仅有的插图。章节标题以红色字体书写,还有引导词及斋戒和节日期间的特殊诵读指引。《创世纪》第 25 页的字迹和纸张质量变差:字迹模糊不清,可能由另外一个人书写,纸张则带有污迹,裁剪也不规则。封面和封底是手稿完成时便加订上去的,由覆盖着红色薄皮革的多层厚重纸张组成。这本书在 1800 年左右完成,封面上带有当时常用的素压印圆花饰图案。制作这本书时,在埃及本土基督徒当中,早先使用的科普特语及其方言只在礼拜中才会使用,在其他场合已经用阿拉伯语取代。从作品本身,我们无法知道它是从希腊文版本或科普特文版本翻译而来,还是仅仅抄自另一个阿拉伯文版本。这部作品是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的一部分,收藏在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

埃及的圣安东尼的信件、教学法的教诲和语录

这份手稿开头是给“跟随他[安东尼]平和之路的子民”的 20 封信,和“让我们远离撒旦榜样的祈祷文”。这些信件大多较短,很多不超过五个对开页。根据一个绪言注释,信件面向的对象包括男性和女性。这部作品使用了加粗但松散的字体。每封信或其它重要部分都描为红色。手稿中没有当时常见的页边注解,但有法希姆·莫法赫 (Fahim Moftah) 以铅笔写的评论和更正(有些是英文),他的名字出现在扉页上。信件之后是 ta’lim ruhani(灵性指导)“以及摘自大圣安东尼语录的 wasayah [神圣箴言]”。手稿的结尾是以问答形式写的故事和灵修建议,显示出简单的信念和务实的智慧。圣安东尼(Saint Anthony,约公元 250-355 或 356 年)被认为是基督教修道制度的创始人,直到今天一直因此身份受到崇敬。得益于亚历山大的圣亚他那修(Saint Athanasius of Alexandria,卒于 373 年)写的传记,安东尼的生活和教导被详细记录下来,比大多数早期教会领袖的更完整,虽然现代学者质疑该传记的细节。尽管存在准确性问题,但正是由于亚他那修的《圣安东尼传》,安东尼对修道禁欲主义的影响遍及了整个基督教世界。被认为由安东尼著述的作品仍然在印刷和广泛销售。这份手稿是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的一部分,收藏在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

旧约历史书

这份《圣经》手稿包含《旧约》历史书的《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部分。手稿的开头和结尾不完整。抄写员的名字不可知,其姓名可能出现在所缺失的版权页上。1748 年《约书亚记》抄写完成,1749 年《列王纪下》抄写完成。手稿有引导词但没有页码。章节的标记不一致。这部作品书写仔细,但似乎很少被使用,因为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收藏于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中的其它一些手稿有页缘污迹,而这部作品没有。其装订特别精致。它具有当时该地区传统的书口封盖和封皮封盖。皮革封面和封底上带有素压印的圆形纹饰,其四周搭配有吊坠状装饰,页边四角亦有镀金装饰,但已明显损坏。科普特人于 18 和 19 世纪所用的阿拉伯文《旧约》和《新约》,内容基于不同传统的版本,包括早期科普特文版本、叙利亚文版本、希腊文版本甚至拉丁文版本。抄写员们通常不标明他们的阿拉伯文版本译自哪种语言,而在埃及即将向欧洲敞开大门之前,学者们也尚未重点研究埃及基督徒使用的《圣经》经文。

圣马可福音

这份《圣马可福音》手稿的制作时间可追溯到 18 世纪。手稿中文字写得很清晰,每页都使用一个红色的双线方框框住。对开页以科普特数字编号。这份手稿有很多阿拉伯文的旁注和《旧约》引文,还以科普特数字引述章节。其旁注可能是由瓦蒂·穆法赫 (Wadi’ Muftah) 加上的,他的名字出现在卷首空白页上。福音书内文完整,保存情况良好。手稿封皮是覆有棕色皮革的纸板,带有封盖。抄写员、抄写日期和地点没有记录。福音内文的章节标题以红色标出。作为公元一世纪科普特教会的创始人,福音书作者圣马可 (Saint Mark the Evangelist) 特别受到崇敬。在此福音书之前有一篇简短的传记,介绍了他的出生和成为耶稣基督使徒的经历,他在埃及亚历山大的生活以及他最后的殉道。这个故事內容与介绍他生平的现代版本中的叙述一样,而且反映了他在科普特教会历史上的中心地位。其它序言资料包括一个目录,简短介绍了每一章的事件。这部作品是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的一部分,收藏在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

圣路加福音

这份《圣路加福音》手稿的制作时间可追溯到 18 世纪。手稿中文字写得很清晰,每页都使用一个红色的双线方框框住。对开页以科普特数字编号。这份手稿有很多阿拉伯文的旁注和《旧约》引文,还以科普特数字引述章节。其旁注可能是由瓦蒂·穆法赫 (Wadi’ Muftah) 加上的,他的名字出现在卷首空白页上。福音书内文完整,保存情况良好,但最后一页由另外一个人抄写,缺失了边框。手稿封皮是覆有棕色皮革的纸板,带有封盖。本卷可能是一套文集的一部分。抄写员、抄写日期和地点没有记录。福音内文的章节标题以红色标出。手稿带有一个长长的目录。路加在他的福音书正文的标题上被认定为“医生圣路加,七十个[门徒]中的一个”。开篇的传记根据这一简短的描述补充说,圣彼得选中路加成为 70 使徒之一,路加在埃及亚历山大以希腊文完成了他的福音书,时间是皇帝克劳狄乌斯 (Emperor Claudius) 在位第 14 年。据说,他曾跟随圣彼得在马其顿讲道,最后在罗马殉道。这部作品是伊兰·莫法赫 (Iryan Moftah) 科普特书稿集的一部分,收藏在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