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2日

奇观的完美精华和离奇事件的珍贵的精华

Kharīdat al-ʻajā’ib wa farīdat al-gharā’ib (《奇观的完美精华和离奇事件的珍贵的精华》)是一本关于地理、博物史和其他题材的文章汇编集,其编撰者是西拉杰丁·阿布·哈夫斯·奥马尔·伊本·瓦尔迪(Sirāj al-Dīn Abū Ḥafṣ ʿUmar Ibn al-Wardī,卒于 1457 年)。地理题材的文章占据了该作品的主要篇幅。书中罗列和描绘了不同的地区,其重点放在了中东和北非,但也有涉及中国和欧洲的章节。书中提供的地理信息质量参差不齐,即便属于作品重点介绍的地区也是如此。例如,作者描述说:“阿比西尼亚及其领土与汉志的领土隔海相望。[其人口]主体是基督徒,土地广袤,从努比亚的东面延伸到它的南面。 在科斯洛埃 [即波斯的萨珊统治者] 时代,他们 [即阿比西尼亚人] 在伊斯兰世界的前面征服了也门。”书中对 Arḍ al-Furs (波斯)的描述也很不细致。书中说波斯由五个省组成:“第一个是阿尔詹,五省中最小,称作沙赫布尔省;第二个是伊什塔克尔,该省与第一个相连,……第三个是第二沙赫布尔省;第四个是沙德拉万,其总部在设拉子;第五个是苏萨省。”地理部分之后是篇幅相当短小的博物学内容,在这个部分里,作者介绍了岩石、宝石、植物、水果、种子和动物的特性。紧随其后的是涉及诸多其他题材的简短趣闻描写,这些内容引述其他作者的作品,也一般被认为由其他作者创作。该书以一篇关于审判日的 qaṣīdah(挽歌)作为结束。这部手抄本内有两幅地图,一幅是麦加的克尔白(译注:Kaaʿba 或 al-Kaʿbah 的音译,也称卡巴天房、天房等,是一座立方体的建筑物,位于伊斯兰教圣城麦加的禁寺内),一幅是圆形的世界地图。世界地图以半圆形的传说中的 qāf(加夫)山脉作为边缘装饰,靠近地图中心部分的是麦加和麦地那。地图上显示的著名城市包括君士坦丁堡(用一个红新月标记)和巴格达(用同心圆标示,可能暗指哈里发曼苏尔 al-Manṣūr 的环形城墙)。文本内容不精确的问题同样存在于这幅世界地图上,例如将加慈尼的位置标在了咸海岸边。曾是书籍底页的书页被截断了,但是伊斯兰历 1041 年 6 月 27 日(1632 年 1 月)的日期依然可见。

天启的光辉和解经的神秘

Kitāb anwār al-tanzīl wa asrār al-ta’wīl(《天启的光辉和解经的神秘》)是 13 世纪学者阿布达拉·伊本·奥马尔·拜达维(Abdallāh ibn ʻUmar al-Bayḍāwī,卒于约 1286 年)最知名的著作。如书名所示,这部著作的主旨是《古兰经》的释经。在导言中,拜达维称赞 al-tafsīr(解经学)是主要的宗教科学和伊斯兰教法的基础。《古兰经》的文本紧随导言之后,经文的每一 ayah(经节)都以红色墨水书写,并伴有一段黑色墨水书写的诠释文字。在这本采用泥金装饰的书中,引导正文的是一块色彩丰富的长方形图案,由阿拉伯式涡卷花饰、长方形匾额,以及内含《古兰经》开篇语 basmala(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的奖章形图案组成。这块装饰嵌板图案的设计,以及同一页上的包含第一 sura(章)名称的泥金装饰条块设计,都反映出为《古兰经》手抄本进行华丽泥金装饰的伊斯兰传统。随后的各章标题也突出标示,每章的装饰条块都包含章名称、降示地点(通常是麦加或麦地那)以及所含经文的节数。后面的章节标题同样醒目,但一般要比第一个简单,由写在无底色背景上的金色字母组成。至少有一个地方的诠释文字写到了为下一章标题保留的空间中。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各章名称偶尔与通常给它们起的标题不符的问题,这提供了一个了解这些标题的异体规范写法的好机会。例如,第 45 章的标题《查西叶》(《屈膝》)出现在异化了的标题 al-Sharīʻa(《畅通无阻的道路》)之下。每页一般有文句 33 行,写在蓝色和金色边框之内,其中一些纸页遭受了严重的虫蛀。这部手抄本完成于伊斯兰历 970 年第 5 月 18 日(1563 年 1 月 13 日)。该书签有艾哈迈德·伊本·阿里·伊本·阿布达拉·巴努比·爱资哈里 (Aḥmad ibn ʻAlī ibn ʻAbdallāh al-Bānūbī al-Azharī) 的名字,表明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巴努卜是这位抄写员的 nisba(出生地)。拜达维是法尔斯(位于现今的伊朗)的贝达人,他的写作涉及很多题材,包括 fiqh(法理学)、历史、语法和神学。虽然拜达维数目繁多的博学创作大部分以阿拉伯语写成,但他使用母语波斯语撰写了历史著作 Niẓām al-tawārīkh(《历史的秩序》)。关于《天启的光辉和解经的神秘》一书的评论已有很多。这部著作曾作为宗教学校标准课程的一部分长达数个世纪,是最早被翻译成英语的此类解经著作之一。

税赋论

Kitāb al-kharāj (《税赋论》)是一部关于 fiqh(伊斯兰法学)的经典著作,由阿布·优素福· 雅各布·易卜拉欣·安萨里·库菲(Abū Yusūf Yaʿqūb Ibrāhīm al-Anṣārī al-Kūfī,卒于 798 年,即伊斯兰历 182 年 )应阿巴斯王朝哈里发哈伦·赖世德(Hārūn al-Rashīd,763 年或 766-809 年)之邀创作。阿布·优素福是阿布·哈尼法 (Abū Ḥanīfa) 最出名的学生,同他著名的老师一起被视为伊斯兰教法学哈乃斐派的奠基人之一。在这部书的导言中,阿布·优素福记述了哈里发邀请他撰写该书的来龙去脉,按哈里发的意见,这部书需要阐述 al-kharāj (向非穆斯林征收的税款)、al-ʿushūr (穆斯林应缴纳的什一税)、al-ṣadaqāt(救济)以及需要注意和采取措施的相关事项等问题。哈伦·赖世德所表达的意图是想使用这本书解决其臣民的被压迫状态,并改善他们的经济福利。这部著作中有这样的章节标题:“对(受制于)什一税和 al-kharaj 的土地,以及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拜偶像者、有经者[即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及其他人的描述”。这部著作还包含了数量相当多的伊斯兰教初期几个世纪的历史和地理信息。例如,这种信息可以在涉及征服拜占庭帝国和萨珊王朝土地的记述中看到,该部分内容收录在 faṣl fī arḍ al-shām wa al-jazīra(关于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土地的章节)一章中。这部《税赋论》手抄本在大马士革完成,时间接近伊斯兰历 1144 年 7 月月底(1732 年 1 月)。该书的目录看起来曾散开过,对开纸页未按顺序被重新附到书上,此外该目录显然是在一个世纪后书写的,其书写日期是伊斯兰历 1245 年 12 月 16 日(1830 年 6 月),地点是萨拉热窝(位于现今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部著作在现代重印了很多版本,并从原来的阿拉伯语翻译成了英语、俄语和法语。

卡利姆诗集

阿布·塔利卜·卡利姆·哈马达尼(Abū Ṭālib Kalīm Hamadānī,或卡尚尼 Kāshānī,卒于 1651 年,即伊斯兰历 1061 年)是 17 世纪最重要的波斯诗人之一。他出生于哈马丹(位于现今的伊朗),但好像在卡尚(同样也在伊朗)度过了生命中一段相当长的时光,因此得名“卡尚尼”。他在卡尚和设拉子接受教育,之后移居印度为莫卧儿帝国统治者贾汉吉尔(Jahangir,1605–1627 年在位)服务。从 16 世纪开始,大批波斯诗人和文人离开波斯到印度次大陆寻求资助,阿布·塔利卜因此成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在贾汉吉尔的继任者沙贾汉(Shah Jahan,1628–1658 年在位)的统治时期,阿布·塔利卜获得了桂冠诗人的头衔。据说他在晚年陪伴沙贾汉去了克什米尔,然后一直居住在那里直到去世。阿布·塔利卜的声誉主要来自于他的 ghazalīyāt (甘查尔,一种表达失却之痛和爱之美的韵文体裁)诗作。在他的 divan(或称为诗集)一书收录的 10,000 首诗作中,约半数采用甘查尔体裁写就。他还尤其以主题的新颖而闻名,这使他获得了 khallāq al-maʻāni(意义的创造者)的称号。其诗歌的另一些特点还包括具有独创性的 khayāl bandi(修辞类比)和喜欢 mithālīya(例证)的倾向。阿布·塔利卜还是 Shāh Jahān Nāma(《沙贾汉记》)一书的作者,这部作品采用了史诗 Shāhnāma (《列王记》)的文风,歌颂了帖木儿以及帖木儿以降直至沙贾汉的帖木儿王朝统治者。此处展示的这份采用了泥金装饰的阿布·塔利卜诗集中,很多诗作的 maqtaʻ(最后诗行)置于单独边框中展示,这些诗行通常包含 takhalluṣ(诗人的笔名)。书稿末页中写有伊斯兰历 1103 年(1691–1692 年)。

俄属北美或阿拉斯加领土地图

俄罗斯帝国于 1867 年向美国出售了阿拉斯加。代表美国谈判购买这块领土的是国务卿威廉·H·苏厄德 (William H. Seward),成交价格低廉,每英亩仅为二美分(每公顷五美分)。虽然大多数评论对“苏厄德的愚行”提出了严厉批评,但一些美国人开始前往这片新领土并在此定居。起初,他们对该地区的地理地貌知之甚少。因此,美国人亟需能帮助他们在这个严酷地区的水道和山径中穿行的地图和海图。这部地图由名为 J.F. 刘易斯 (J.F. Lewis) 的绘图员绘制,主要以俄国海军委托制作的地图和测绘为蓝本。这幅地图是北美最早尝试制作的英语版阿拉斯加地图之一。主图没有比例尺,不过右下方五幅描绘当地海港的插页地图使用了海里标注比例。这幅地图描绘了主要的山脉和水系。地图上只有寥寥几个城镇,这是因为当时俄国人沿太平洋海岸仅建立了数个永久定居点。在接下来的年月中,美国政府逐渐以此类地图为基础,开始制作规模更大的地形图和海图。这些地图的细节和精确程度超越了俄国人的测绘结果,有助于建立阿拉斯加的现代地理知识基础。

阿拉斯加旅游轮船的航线

1867 年“阿拉斯加易手”之后的数年中,美国人对于这片新生北方领土的价值及其壮美景象仅有一些模糊的认识。这种观念的转变是缓慢的,直到 1898 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才完全颠覆了对这一地区价值的认识。但是,甚至在更早的时期,某些方面的发展就开始促进美国人对阿拉斯加看法的转变了。具体来说,约翰·缪尔(John Muir)在阿拉斯加游历的描述让美国人对极为壮丽的阿拉斯加荒野有了初步认识。缪尔的游历开始于 19 世纪 70 年代。除缪尔对自然的赞美之外,随着近代几条横跨大陆铁路的完工和提供客轮服务的港口基础设施的改进,该地区开展大规模旅游业的时机已经成熟。从 19 世纪 80 年代开始,季节性的游轮打开了一个不断增长的游客市场,这些游客渴望观赏西雅图或温哥华与阿拉斯加之间崎岖的太平洋海岸。后来,这条海与岛屿间的线路成为了所谓的“内线航道”。这条线路迂回穿过该地区诸多壮观的峡湾,并因沿途的野生动植物和风景而闻名于世。一些具有新闻价值的事件——例如由铁路大亨哈里曼 (E.H. Harriman) 资助的 1899 年哈里曼阿拉斯加远征——进一步让该地区及其旅游业的潜力受到关注。这幅地图出版于 1891 年,描绘了从西雅图出发的旅游船路线,该路线经过温哥华岛以东的内陆航道,一直通往阿拉斯加,并与从芝加哥出发的大北方和北太平洋铁路线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