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7日

哈基姆·萨纳伊作品集

Kitāb-i mustaṭāb-i Kullīyāt-i(《哈基姆·萨纳伊作品集》)收录的是阿卜额·马吉德·穆加德·伊本·阿当·萨纳伊·卡兹纳威(Abu al-Majd Majdud ibn Adam Sanai Ghaznwai,卒于约 1150 年)的一些诗歌作品。阿卜额·马吉德(他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是萨纳伊)是一个中世纪古典波斯文的著名学者、诗人和神秘主义者,据信他的出生地和死亡地都在伽色尼(今阿富汗东南部的一个省),同时他在呼罗珊也生活过一段时间。萨纳伊被认为是第一个以波斯文编撰 qasida(颂)、ghazal(抒情诗)和 masnavi(双句韵文)诗歌的人,他以说教性的诗歌和早期神秘主义文学发展中的作用而闻名。他以文人的身份与伽色尼宫廷中的达官贵人交往,赞助人包括政府官员、军人和学者等。萨纳伊现代选集的作品经历了延绵几个世纪的文本传递,期间作品内容有过很多变化,特别是诗歌的顺序、文本版本以及诗节的数量。他的《诗集》最早的副本于 1284-1285 年在赫拉特制作,现藏于伊斯坦布尔的巴耶塞特图书馆。此平版印刷的版本依据一个或多个古旧手稿制作,其最后一页指明,本书是阿卡·穆罕默德·贾法尔·萨希卜(Aqa Muhammad Jafar Saheb)于 1910 年 10 月在孟买的玛塔贝布里吉斯印刷出版的。这部特别的文集按照其体裁和形式进行编排,如甘查尔诗歌、双句韵文、颂以及其他文体,此外还按照宗教、神秘主义、道德、哲学以及宫廷等主题,对涉及真主、神秘主义、爱、人类、神性知识、想法和宫廷文化等内容进行了划分。本书的结尾是萨纳伊的一个简短传记。全书共 130 多页,用印度-阿拉伯数字标注页码。诗文显得非常紧凑,文本通常覆盖整个页面且延伸至页边留白处。几乎所有的诗歌都有标题,而且在结尾处以“萨纳伊”的署名予以清晰分隔。

太阳系仪之镜

Āyinah-i jahān numā (《太阳系仪之镜》)是一部采用波斯文写作的寓言散文作品,内容同时涉及宗教和世俗事务。太阳系仪是一个表示环绕太阳的天体如何转动的模型。这本书于 1899 年在喀布尔以平版印刷的方式出版。人们认为本书部分衍生自侯赛因·瓦伊兹·卡希非(Ḥusayn Vāʻiẓ Kāshifī)的一部作品,但是作者的姓名不详。此书编排为若干部分。书籍压印有鲜花的皮革封面是典型的 19 世纪晚期的阿富汗风格。封面内页上也有一段得到当时身为阿富汗埃米尔的阿卜杜勒·拉赫曼汗(Abd al-Raḥmān Khān)批准出版的说明,还提及了负责出版的人即文书古尔·穆罕默德·莫哈玛黛·杜兰尼·阿富汗(Gul Mohammad Mohammadzai Durrani Afghan)的名字,他似乎是当时阿富汗政府的一名官员。这一信息在前言和结语部分进行了详细说明,其中说到埃米尔本人曾在晚上多次阅读本书,而且批准了本书的出版,目的是使“百姓能够翻阅,并从寓言故事中获益。”全书有 14 篇短寓言,12 篇长寓言。这些寓言的主题涵盖了道德、宗教虔诚、正直、忠诚、友谊、顺从、尊重等内容。载于 17-18 页的寓言说到了社会中的知识分子在效力、建言和指正(新)统治者或君王方面的道德和职业责任。  第 28 页上的一则寓言说明了如果一个人在对待君王、医生或朋友时不坦白不诚实为何是错误的,以及可能由此带来的害处。 第 5-15 页出现的 14 个短寓言大多数都使用代词“那”或“那些人”开篇。 而 12 个长寓言的开篇通常是“学者们曾说.......”或者“有个这样的故事...”。每个标题都是粗体印刷,而且有编号。偶尔会有一些著名诗歌出现,比如第七页,这些诗歌往往位于某篇寓言之后,用于称颂该寓言的重要性和价值。页码以印度-阿拉伯数字标注,其中第 141、173、236、270 和 311 页缺失了。1-144 页为古尔·穆罕默德所著,在他去世之后由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扎曼汗·巴拉克宰(Mohammad Zaman Khan Barakzai)完成了余下的内容。

玛斯纳维,鲁米所作的灵性双句韵文

Masnavi-e Manawi (《玛斯纳维》,意为灵性双句韵文)是中世纪狂热神秘主义学者,苏菲派穆斯林梅夫拉那·贾拉尔-阿德-丁·鲁米(Mawlānā Jalāl al-Dīn Rūmī,1207-1273 年)的著名诗集,他在中亚、阿富汗和伊朗被称为梅夫拉那或梅夫拉那·贾拉鲁丁·巴尔希 (Mawlānā Jalaluddin Balkhi),西方则称其为鲁米。此《玛斯纳维》波斯文手稿以波斯体书写,是一部 15 世纪的全本,共有六卷,通篇都是叙事、训诫和注释。其中很多故事都带有典型角色,如乞丐、先知、国王、动物。道德伦理、传统智慧以及幽默故事,包括关于性、道德以及性别刻板印象的内容充满《玛斯纳维》全书。散文内容的编排十分随意,有些时候在叙事中戛然而止,之后再接续讲述。《玛斯纳维》开篇是鲁米著名的“芦苇之歌”,它是一段 18 节诗文的序言。学者们认为这首诗歌包括了他作品的核心内容。一个变得与安拉隔绝的神秘主义者在寻找自己的原初,希望可以再次寻见;鲁米在这首诗歌中表示,真主的爱是回到那种状态唯一的方式。《玛斯纳维》的第一个故事就是对“芦苇之歌”的扩展,内容关于一个国王对一个生病奴仆的爱将其治愈。所有六卷书都有自己单独的导言。第一卷的导言是以阿拉伯语书写的,其中将《玛斯纳维》定义为“宗教之根本”和“揭露知识和人神合一的秘密”。《玛斯纳维》具体就是关于信条、神圣律法、真主存在的证据、人类疾病的疗法以及神秘主义的内容。同时鲁米也对安拉的至高无上进行了称赞:“他是最愿意保护人,最慈悲的那一位。”其他的导言主要是波斯文(第一至第三卷部分是阿拉伯语),其中一些在体裁上是半散文、半诗歌。在每份导言中,鲁米都对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和接班人胡珊·切利毕(Ḥosām-al-Din Chalabi,卒于 1284 年)给予赞扬,还提到了他对《玛斯纳维》所做的贡献。本书结尾是波斯文和阿拉伯文诗歌和散文交织的一篇文章,标题是“《玛斯纳维》诸书之卷七”,这并不是原本所知的《玛斯纳维》的一部分,但是还是有人宣称确实有第七卷。如果此事属实,那这份手稿就是一个珍本。第六卷的最后一页上出现了鲁米的全名以及出版的年份 1435 年。出版地并未提及,可能是在呼罗珊的某个地方。每一段叙述都有一个红字标题。书页并未编号。

伊斯兰征服史

Tarikh-e Futuhat-e Islamiyah(《伊斯兰征服史》)是部两卷作品,依照年份记录下了伊斯兰历史诸多事件,尤其是战争、战役和对外征服。它又名 Tawarikh-e Islam(《伊斯兰史》)和 Futuhat-e nabawai(《先知的征服》)。其作者是麦加和麦地那的杰出学者,赛义德·艾哈迈德·伊本·赛义德·扎尼·达赫兰(Sayyid Ahmad ibn Sayyid Zayni Dahlan,1816 或 1817-1886 年),此平板印刷的版本是阿拉伯文原作的波斯语的译本。此译本是“赫拉特的学者”的集体成果...目的是让阿富汗读者了解伊斯兰历史。”赫拉特的统治者阿卜杜勒·拉辛汗 (Abdul Rahim Khan) 批准 11 位翻译家翻译此书,并由他的儿子阿布迪·阿尔·阿里木汗 (ʻAbd al-ʻAlīm Khān) 监督。毛拉·法赫尔丁汗·沙尔朱齐 (Mullah Fakhruddin Khan Saljuqi) 是主要贡献者之一。20 世纪阿富汗的著名诗人哈里卢拉·哈利利 (Khalilulah Khalili) 撰写了前言,赞美了真主的至高无上和伊斯兰的神圣,以及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追随者。哈利利强调了伊斯兰征服波斯地区的必要性,这是当时阿富汗上流文化中共识。第一卷从穆罕默德的养孙,奥沙马·本·扎以德 (Usama bin Zayd) 发起的军事战役和征服,一直写到奥斯曼帝国最后的苏丹之一,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 (Abdul Hamid II) 的统治。对外征服地域包括叙利亚、波斯、安纳托利亚、埃及、西班牙、阿富汗,以及欧洲、亚洲及非洲的其他地区。书中也描写了著名的战役与和平条约。第一卷简短的结束语是由翻译和贡献者撰写的,赞美了这卷书的完成和出版,并且宣明开始第二卷编撰的意图。所有的事件都有副标题,同时写在正文和页眉里。第二卷记叙了 195 个事件,从 13 世纪中期,蒙古入侵伊斯兰领土,以及巴格达阿拔斯王权的覆灭,一直到 19 世纪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进行的军事行动和战役。第二卷的结尾也简短描述穆罕默德和伊斯兰最早的四位哈里发的美德和个人品质,还讨论了奥斯曼帝国最后的苏丹之一,阿卜杜勒·阿齐兹 (Abdul Aziz) 的统治。第 538 页以及第 539 到 544 页,是结语和词汇更正表。这两卷书共有约 1110 页,页码以印度-阿拉伯数字标注。纸张和色彩的质量不佳,而且可以看到水渍的痕迹。两卷书的封面和最后的几个空白页上,有书籍数任拥有者的盖章和签字。文本的页边空白处有补充笔记,通常是为特定事件提供附加信息,或者是古兰经中阿拉伯语诗句的波斯语翻译,比如第二卷的第二页。

金链集

Dīvān-i Silsilah va al-Ẕahab(字面意思是“金链集”)是一部诗歌体裁的波斯文学作品。它是一部七卷文学作品集的第一卷,该作品集的作者是著名的波斯学者、诗人和苏菲派穆斯林莫拉纳·努尔·阿尔-丁·阿卜杜勒·拉赫曼·雅米(Mowlana Noor al-Din Abd al-Rahman Jami,1414−1492 年)。作品集名为 Haft awrang(《七王座》),是雅米最早的主要作品之一。第一卷是最长的一卷,完成于 1468 年到 1486 年之间。此手抄本似乎不完整,因为最后的关于学者和完美主义者的诗文叙述结束得突然且生硬。此副本有 100 多页,页码以印度-阿拉伯数字标注。每一段诗文叙述都有蓝字、灰字和红字的副标题。此副本没有前言和后记,难以知晓出版地点、出版日期和贡献者等信息。第一个空白页上有黑色墨水的手写字迹,内容为“金链集,赖比尔·敖外鲁月 28 日,1246”,这是书名和伊斯兰历纪年(1830 年 9 月 16 日)日期,该日期可能是出版日期。然而,这一页上的三个印章之一给出的伊斯兰历纪年是 1210 年(1795−1796 年);因此,这个手抄本的确切出版日期不明。作者的名字,莫拉纳·阿卜杜勒·拉赫曼·雅米,出现在第二页上。《金链集》全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的主题是道德和教育主题,包括当时社会的短小轶事和批判。第二部分的结构跟第一部分相似,探讨肉欲和精神之爱。第三部分是结论。此副本行文围绕宗教和道德主题展开,包含各种各样的英雄、历史和有寓意的故事。一些故事,比如第一个诗篇,赞美真主、他的神圣和至高无上。第六页赞美了先知穆罕默德。第十一页的诗篇有关公正和正义。第 28−31 页的道德故事,记述了一位国王跟他的儿子,或者是一位国王跟一个奴隶之间的问答;第 39 页的故事写的是一名教师和他的学生;而第 90−91 页是一个乡下男孩的故事,当知道中间人要把他的老驴子当作一头年轻驴子在市场上卖掉时,他收回了卖驴子这个决定。雅米同帖木儿的宫廷以及赫拉特和呼罗珊的统治者有着直接联系,与苏丹侯赛因·拜恰拉 (Husayn Baiqara) 的宫廷联系尤为密切。雅米的诸多诗歌和散文作品包含解释性和和宗教性评注、不同流派的波斯诗歌、神秘主义的论文、阿拉伯语语法作品以及哀歌等。他受到了苏菲派神秘主义论述,尤其是纳合什班底教团的影响,早期波斯古典文学作家,包括萨迪 (Sadi)、萨纳伊 (Sanai) 和尼扎米 (Nizami),对其亦有启发。学者认为,雅米的作品是波斯文学从古典向新古典时期转型的代表作,他是最后一批伟大的传统波斯诗人中的一位。

Siraj al-Tavarikh,或阿富汗历史

Siraj al-Tavarikh(字面意思是“光之史”)是一部阿富汗近代史作品,作者是阿富汗最早的历史学家之一,法伊兹·穆罕默德·卡提布·哈扎拉 (Faiz Muhammad Katib Hazarah,1862 或 1863−1931 年)。这本书受 20 世纪早期的阿富汗统治者埃米尔·哈比布拉汗 (Emir Habibullah Khan) 所托编撰而成。普遍认为 Siraj al-Tavarikh 有四卷,描述了自 1747 年,现代阿富汗国家的创建者艾哈迈德·沙阿·杜兰尼 (Ahmad Shah Durrani) 将这片位于呼罗珊的地区建成一个独立政体起,一直到 1919 年哈比布拉汗的儿子阿曼诺拉汗 (Amanullah Khan) 上台执政这段时间的历史。另有看法认为这部书还有第五卷,描述了 1919−1929 年间的历史。此副本只有第一卷和第二卷,是在 1912-1913 年间由喀布尔的马特巴伊·胡卢飞·阿尔-萨尔塔纳伊皇家出版社将其作为一册一同出版的。此版本中,第一卷的第 1 页和第 2 页有一个详细的前言;第 3 页和第 4 页的地图展示了地形以及“古代阿富汗地理”(这一地区又名巴科塔、卡布里斯坦和扎布里斯坦。当这片地区在 7 世纪和 8 世纪转信伊斯兰教时,它分成了两部分,东区从坎大哈、喀布尔一直到信德省,西区包括呼罗珊。)第 4 到 9 页描述了阿富汗和波斯东部的著名城市,包括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加慈尼和巴尔赫。第一卷的主要篇幅,从第 10 到 194 页,描述了 18 世纪艾哈迈德·沙哈·杜拉尼 (Ahmad Shah Durrani) 和他后继的萨多扎伊·普什图王朝(普什图族)的统治,这些王朝统治近代的阿富汗地区和印度西北部分地区直到 19 世纪早期,后为埃米尔·多斯特·穆罕默德·汗 (Emir Dost Muhammad Khan) 和阿富汗的巴拉克宰 (Barakzai) 家族所取代。原作第二卷(此版本的第 195−377 页)讨论了多斯特·穆罕默德·汗和其他巴拉克宰国王的统治,一直到 1880 年,同为巴拉克宰家族的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 (Emir Abdur Rahman Khan) 掌权。第 196 页有一份半页长的前言,作者于其中写明第一卷已完结,还有埃米尔·哈比布拉·汗 (Emir Habibullah Khan) 对这本书的赞许。第 197 页是巴拉克宰的族谱。第 377 页有一个简短的结语。书内有很多副标题,正文内和页面的顶端都有。页码以印度-阿拉伯数字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