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鞭展示—L·K·小爱德华兹

弗雷德里克·雷明顿 (Fredric Remington) 在 1895 年 8 月期的《哈珀杂志》中向美国人介绍了“佛罗里达爆竹”牛仔。雷明顿描绘并且记录了非常独立的佛罗里达牧畜者,他们在边境放牛,并且防备着偷牛人。对于雷明顿以及和他同时代的人来说,他们所知道的佛罗里达州就是一片边境,跟 19 世纪末期美国的其他地区没什么不同。“爆竹”一词衍生自牛鞭甩动发出的声音。佛罗里达爆竹牛仔们拿着鞭子,并且使用鞭子,在佛罗里达湿润的大草原和灌木丛里带着狗放牛。在这卷录音带里,来自佛罗里达州马里恩县的第三代牛仔 L·K·小爱德华兹在 1956 年于白泉举办的佛罗里达民谣音乐节上展示了甩鞭技术。据爱德华兹说,“由印第安人加工过”的鹿皮,,在用牛脚提取油浸泡过以后,可以做成最好的牛鞭子。他还讨论了鞭子不同的尺寸、材质和构造,这是佛罗里达州牧畜者间长久流传的民间艺术和传统。

1928 年的飓风过后沿运河河岸堆放的棺材,佛罗里达州贝尔格莱德

就在让佛罗里达南部遭受严重破坏的迈阿密大飓风两周年纪念日的两天前,另一场威力巨大的风暴又在该州登陆。在 1928 年 9 月 16 日于棕榈滩县登陆之前,这场四级飓风在加勒比海导致至少 1,500 人丧生。风暴沿佛罗里达州的大西洋海岸,从匹尔斯堡到波卡拉顿,造成了大约 2,500 万美元的损失。但是,最严重的破坏发生在内陆,特别是沿欧基求碧湖南岸的地区。当飓风掠过这个宽大的浅湖时,强风推起水浪淹没了匆忙建起的农业社区。由于这场风暴在该区域造成严重的毁坏,所以后来被称为欧基求碧湖飓风。遭受毁坏的状况可以大部分上归因于埃弗格莱兹(大沼泽地区)排水及其影响。在这次风暴到来前的数十年中,佛罗里达州排干了埃弗格莱兹北部成千上万公顷的湿地。商业性的农业活动在这些填土所造的土地上进行,一批批的外地劳工被送到农场上工作。农业繁荣,带来了建设质量很差的住房和建筑。这些缺点在 1928 年的飓风期间暴露出来。据估计,欧基求碧湖地区丧生的人数在 1,800 至 3,500 人之间,仅在马亚卡港公墓就埋葬了 1,600 人。因为受灾地区的位置偏远,且遭到严重破坏,因此真正的伤亡人数永远无法得知。飓风过后,赫伯特·胡佛 (Herbert Hoover) 总统在视察了受灾地区之后,提出了围绕欧基求碧湖的南半部修建巨型堤坝的计划。该计划的成果就是赫伯特·胡佛堤坝,其长度达 85 英里(136.79 公里),高达 36 英尺(10.97 米)。在 20 世纪 40 年代接下来的飓风中,堤坝一直坚挺不倒。

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服役卡

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环保主义者和 The River of Grass(《草之河》,1947 年)作者的身份最为知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她曾于 1917 年 4 月至 1918 年 5 月在美国海军服役。玛乔丽的父亲弗兰克·布赖恩特·斯通曼 (Frank Bryant Stoneman) 是《迈阿密先驱报》的总编,他派他的女儿去采访一战期间迈阿密地区第一个入伍参军的女性的新闻。道格拉斯是第一个到达征兵办公室的人,并成了她被派去报道的那个女性。她后来又加入了红十字会,并在一战后去了欧洲游历。回到美国之后,她成为了一位非凡的作家和孜孜不倦的环境保护支持者。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以 108 岁的高龄逝世于 1998 年。这里展示的是道格拉斯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服役卡。这张服役卡表明,她作为一级文书军士服役了 319 天,随后她被晋升为文书军士长,并以这个军衔退役。

卢克·史密斯所唱的瓦库拉泉的玻璃底船导游赞歌

这里展示的这卷录音,录制的是卢克·史密斯 (Luke Smith) 于 1981 年在佛罗里达州白泉的佛罗里达民谣音乐节上表演的赞歌。史密斯是瓦库拉河的资深向导,他歌唱了水下的环境,并召唤鱼儿到船边来。他的歌声令人联想起美国南方腹地常见的那些非裔美国人的灵歌和田野呼喊。短吻鳄、蛇、稀有的鸟类和原住民的异乡风情,这些都是佛罗里达州旅游业的一部分。在塔拉哈西以南通沃库拉河发源处的泉水旁,瓦库拉泉州立公园建于此处,在这样的地方随讲解船只游览,在知识丰富的向导的带领下,旅行者有机会体验所有这些景观以及更多的风光。在瓦库拉泉、银泉、霍曼萨萨泉和彩虹泉等处乘船游览一直是佛罗里达州旅游的特色之一。从 19 世纪晚期开始,瓦库拉泉的向导们在载客划船时,会讲述一些相关的民间传说,并且描述附近的动植物品种。20 世纪 30 年代,商人爱德华·鲍尔 (Edward Ball) 在瓦库拉泉建了一座小屋,而当瓦库拉泉以吸引旅行者和电影制作人前来而闻名时,这些向导有了更大的船和更规律的工作 。直到近期,瓦库拉泉的第一批船夫的后代还追随着他们先辈的脚步,而他们的歌声、玩笑以及故事,都一代代地流传了下来。

命运之水

佛罗里达沼泽地有系统的排水正式开始于 1905 年。拿破仑·巴拿马·布劳沃德 (Napoleon Bonaparte Broward) 时任佛罗里达州长,他拨了一大笔州政府的款项,然后请求联邦政府的协助,这样就可以在欧基求碧湖以南的未充分利用的广阔沼泽地中填土造地。在大沼泽地中填土造地的最终目的是获取很多地区中薄层淡水下面肥沃的“淤泥”。淤泥由累积在石灰岩基岩上面数千年的有机物构成。淤泥是肥沃的表层土,可以利用,但是一旦用于密集农作,很快就耗空了。而且,当炙热的佛罗里达阳光将其晒干以后,这种淤泥可以起火。过度耕种和火灾结合,在排水开始以后的几十年里,严重缩小了淤泥的区域。一旦没有了淤泥,大规模的商业耕种开始严重依赖化肥,而化肥会污染环境。此外,将淤泥暴露出来的排水工程极大地改变了地貌和佛罗里达南部的生态环境。运河降低了地下水位,并且抑制住了大沼泽地自身水分的自然流动。野生动物面临着丧失栖息地的困境,而且因为排水项目,这片地区的野生动物数量减少了。这部影片《命运之水》,展示了人们在充分意识到水资源管理项目对环境的冲击之前,一般是如何描述此种项目的。叙述者将佛罗里达中部和南部防洪区以及陆军工程兵团做出的努力称为“以人之力,征服自然(界的水)”。这部影片出品于 20 世纪 50 年代,内容包括关于排水基础建设过程方方面面的清晰画面,并且提供了从 20 世纪中期开始的对水资源管理的科学方面思想改变的见解。

林林马戏团的小丑埃米特·凯利在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

这幅照片中人物是埃米特·凯利(Emmett Kelly,1898−1979 年),他在林林兄弟与巴纳姆贝利马戏团扮演忧郁的流浪小丑——疲倦的威利 (Weary Willie)——长达十多年。他的表演迥异于典型的快活小丑,使得“疲倦的威利”成为林林兄弟马戏团表演中令人最难忘的节目之一。从威斯康辛州巴拉布的白手起家,到成为美国最大和最知名的马戏团,林林马戏团一直在完善演出节目。他们的演出生意在 1884 年开始蒸蒸日上,该年他们与扬基罗宾逊马戏团合并。第二年林林兄弟马戏团买下了扬基罗宾逊马戏团的全部产权,成为这个旅行表演剧团的唯一业主。林林兄弟马戏团快速收购了一些较小的马戏团,并在全世界寻找顶尖的表演者。1919 年,林林家族将他们最大的两个企业——林林兄弟和巴纳姆贝利——合并为一个单一的联合马戏团,即“地球上最伟大的马戏团”。1927 年,该马戏团将其冬季驻扎地从康涅狄格州的布里奇波特搬至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林林家族的成员自 1911 年起就在萨拉索塔过冬。这幅照片拍摄于 1947 年,作者是世界著名的商业摄影师约瑟夫·詹尼·斯坦梅茨(Joseph Janney Steinmetz),他的照片曾刊登在 Saturday Evening Post(《星期六晚报》)、Life(《生活》)、Look(《看》)、Time(《时代》)、Holiday(《假日》)、Collier's(《科利尔》)和 Town & Country(《城里城外》)等出版物上。他的作品被称为是“一部美国社会的历史”,记录了美国人生活中的不同场景。斯坦梅茨于 1941 年从费城搬至萨拉索塔。

消磨时光

通向美国南方各州的高速公路在 20 世纪 20 年代陆续开通,让全国各地的男男女女能游览佛罗里达东海岸和西海岸城市以外的内陆独特景点。蒙特利尔通往迈阿密的高速公路在 1915 年完工后,驾车游客的数量激增。20 世纪 20 年代新颖的“锡罐游客”开创了野营车旅行潮流,这种做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变得更加流行,年轻的家庭以及越来越常出游的退休人士前往南方旅行。拖车式活动房屋停车场发展起来,以迎合这些带有自己的居住设施的新游客。路边的景点和娱乐场也开发设施来满足野营者和乘拖车旅行者的需要。“世界锡罐旅行者”是野营和乘拖车旅行狂热爱好者的一个组织,于 1919 年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一个露营场地上成立。该组织的目标是为其成员提供安全和干净的露营场地、有益健康的娱乐活动和高尚的道德价值观。在这幅照片上的是约翰·威尔逊 (John Wilson) 和莉齐·威尔逊 (Lizzie Wilson) 以及他们的拖车式活动房屋,这是他们 1951 年在佛罗里达州布雷登顿的场景 。这幅照片展现了二战后锡罐游客的一个典型。这座拖车式活动房屋尾部的标记表明威尔逊夫妇是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这幅照片由世界著名的商业摄影师约瑟夫·詹尼·斯坦梅茨(Joseph Janney Steinmetz)拍摄,他的照片曾刊登在 Saturday Evening Post(《星期六晚报》)、Life(《生活》)、Look(《看》)、Time(《时代》)、Holiday(《假日》)、Collier's(《科利尔》)和 Town & Country(《城里城外》)等出版物上。他的作品被称为是“一部美国社会的历史”,记录了美国人生活中的不同场景。斯坦梅茨于 1941 年从费城搬至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

被 1935 年劳动节飓风刮离铁轨的营救火车

1935 年 9 月 2日,一场威力巨大的飓风猛烈袭击了佛罗里达群岛中部。它被称为劳动节飓风,是有记录的历史以来袭击的美国的第一个五级暴风。这场飓风夺走了至少 485 条生命,其中包括在“跨海公路”一个路段上工作的 260 名一战退伍兵——他们的工作是一个联邦救济项目。这些退伍兵来自“补助金大军”。“补助金大军”是指在 20 世纪 30 年代初在美国国会大厦台阶上露营,以要求得到联邦政府许诺的补助金的一群士兵,1932 年 7 月 28 日,根据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Douglas MacArthur) 将军的命令,美国陆军部队将他们驱散。一些退伍兵以后得到了富兰克林·罗斯福 (Franklin D. Roosevelt) 总统的政府通过公共事业振兴署给予的救济工作机会。在飓风袭击这天,政府官员派了一列火车去疏散这些人,但是火车未能抵达位于下马泰坎伯礁岛的营地。这幅照片显示出遭遇不幸的营救列车,是在飓风袭击三天后从空中俯拍的。高速的风力和估计高达 18 英尺(5.49 米)的飓风潮将火车推离铁轨。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 当时是基韦斯特岛的一位居民,他在飓风袭击的几天后就发表了一篇名为《谁谋杀了退伍兵?》的文章,记录了公众对这一事件的愤怒。政府的调查工作研究了疏散措施的处置不当,以及在飓风登陆之前气象局所作预报工作的不足之处。官方的鉴定结果最终将两方面的责任归咎为自然原因,而不是人为错误。1935 年的劳动节飓风之后,气象局在佛罗里达南部设立了额外的观测站,并采取措施改进了易受灾害影响的沿海地区的防灾准备。劳动节飓风现在依然位列登陆美国的威力最大的风暴之一,但是它为人所知的主要原因很可能会是由于“补助金大军”的悲惨故事。

1926 年的飓风对迈阿密的破坏

佛罗里达,特别是该州的东南部 ,在 20 世纪初期经历了快速的发展。20 世纪 20 年代的地产繁荣吸引来了成千上万的新居民,并开启了一个空前的建设时期。这个繁荣阶段由普兰特和弗拉格勒铁路的出现开启,连续不断的城市发展措施使其延续下去,但到了 1926 年 9 月中旬却嘎然而止。1926 年 9 月 18 日清晨,一场灾难性的飓风在迈阿密海滩附近登陆。这次飓风被称为“迈阿密大飓风”,它穿过佛罗里达南部,一路造成严重的破坏。凭借时速超过 150 英里(241 公里)的狂风和比平均高潮位高出 11 英尺(3.35 米)的飓风潮,飓风从迈阿密南海滩到欧基求碧湖岸边的穆尔黑文,再到坦帕湾地区都留下了它的痕迹。墨西哥湾北部海岸也领略了这场风暴的严酷,风暴在阿拉巴马州的格尔夫海岸二次登陆,并为佛罗里达州的彭萨科拉到路易斯安那州南部之间的地区带来豪雨,降雨量超过 8 英寸(20 厘米)。气象局对这次快速移动的飓风没有做好准备,因为该次飓风在猛烈袭击佛罗里达南部之前,并未明显出现大风暴的迹象。迈阿密的市民和周边社区都对这次风暴的快速移动感到震惊。飓风过后的荒芜状态使一名气象局的官员称这次风暴为“美国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风暴”。官员估计风暴摧毁了佛罗里达南部的 4,700 栋房屋,并让 25,000 人无家可归。红十字会报告说,在这次风暴中有 372 人丧生,超过 6,000 人受伤。在以后的岁月中,迈阿密大飓风的长期影响显现出来,随着房地产泡沫破裂,佛罗里达较全国其他地区提前大约三年陷入经济萧条。

向北美南部地区印第安事务监管人托马斯·布朗上校授予上克里克人、下克里克人和塞米诺尔人的印第安人领土的文件

这份文件是原先由亨利·李四世 (Henry Lee IV) 在 1824 年 9 月提交给佛罗里达土地法官奥古斯塔斯·布雷武特·伍德沃德 (Augustus Brevoort Woodward) 的一份附件。李为了确保对其父亲亨利·李 ( Henry Lee) 将军于 1817 年从托马斯·布朗 (Thomas Brown) 处所购买财产的所有权,向伍德沃德寻求帮助。1783 年 3 月 1 日,数位代表上克里克、下克里克和塞米诺尔人城镇的“国王和武士”将他们的名字和家族标志添加到授予土地的文件上,将位于当时英属东佛罗里达的圣奥古斯丁以西的大片土地授予英国印第安事务监管人托马斯·布朗。布朗于 1774 年从英格兰来到北美,在佐治亚的偏僻地区建立了一个种植场。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他坚持效忠英国政府,并领导一支骑兵巡逻队沿南部边疆袭击美国人,这支队伍被称为“国王的骑兵巡逻队”。布朗获得了几位克里克和塞米诺尔印第安人头领的支持和援助,他们提供战士与他们的共同敌人——美国人——作战。作为回报,布朗确保头领们的城镇会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和给养。在战事于 1783 年接近结束时,布朗及其手下撤退至佛罗里达。3 月 1 日之前的某天,一个代表克里克和塞米诺尔城镇的代表团访问圣奥古斯丁,并与布朗和其他英国官员会面。此处包含的土地授予状就是出自这次会晤。印第安代表团为了表扬他们的“兄长朋友”领导他们与美国人战斗,于是向他授予从阿马哲拉河(现称为威斯拉库奇河)到圣约翰河之间的土地。这份文件是原件的复制品,制作于 1820 年 6 月 20 日,当时布朗居住在加勒比海上的圣文森特岛。这份文件包含了一些稀有的东南部印第安人氏族符号图形。很多东南部的美洲原住民实行一种基于母系氏族的社会组织形式,也就是他们通过母亲的家族追溯自己的血统,并出生在与他们的母亲相同的氏族之内。这份文件中的符号代表几个不同的氏族。一些符号可以根据它们与一些已知动物——如短吻鳄和鸟——的相似程度辨认出来,而其他则无法辨识。氏族名称涉及神话中的祖先,并常常采用动物、植物或自然力量的图形。在这份文件编制之时,克里克人和塞米诺尔人中有数十个氏族。这份文件中还包含有属于克里克人和塞米诺尔人城镇领导人的头衔。高级别的族人拥有战争或外交头衔,并用城镇名称作为自己的标识。例如,塔拉西·米科 (Tallassee Mico) 是一位 Mico(或称为领导人),来自塔拉西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