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基姆·鲁克纳·马希赫文集

这本 diwan(在阿拉伯语或波斯语中指诗歌集,通常只收录一名作者的作品)是一部波斯语诗歌集,作者是医生和诗人哈基姆·鲁克纳·马希赫 (Ḥakīm Ruknā Masīḥ),创作时间可追溯到 1638 年。哈基姆是对智者或医生的尊称。出现在手稿其它地方的马希赫(基督徒)是作者的 笔名。一般认为这些诗歌是由作者口述,书法家记录的。这部手稿分为四个部分,包括 qasidas (颂诗)、ghazals (抒情诗)、rubaiyat (四行诗)和 muqatta't (断章诗)每 个部分的前两页上均有带白云图案的金色区域,白云中包含着诗句。各部分的开头均有一幅彩色花卉图案的插图,标题以白色字母写在金色背景上,内容被一条带彩 色纹饰的垂直条带一分为二。每个页面均以蓝色外缘的金色条带为边框。根据底页上的记录,这份手稿的最终完成时间是在伊斯兰历 1047 年 10 月(称为 Shawal 或 Shaval)18 日,地点在有“信众城”之称的卡尚市 (Kashan),采用伊朗断续背离书法 (Shikastah) 书写。手稿以黑色皮革装订,封面外侧有一个鹤的浮雕印记。封面内侧使用红色皮革衬里,有一个带蓝色和金色装饰的印记。这份手稿由 B·G·菲洛诺夫 (B.G. Filonov) 于 1904 年捐赠给哈尔科夫大学图书馆,他是该校法律系的毕业生、哈尔科夫公共图书馆(今柯罗连科国家科学图书馆)执行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以及哈尔科夫著名的收藏 家和艺术品赞助人。

列瓦纳的比亚托:费尔南多一世与多纳·桑查手抄本

大约 776 年,一位名为比亚托 (Beato) 或比亚托斯 (Beatus) 的修道士,写了一部名为 Comentarios al Apocalipsis(《启示录评论》)的作品,该作品在此后的五个世纪被广为流传。比亚托可能是列瓦纳圣托里维奥修道院院长,学识渊博,在这本著作中,他汇编了里昂的圣爱任纽 (Saint Irenaeus of Lyon)、圣大格列高利 (Saint Gregory the Great)、塞维利亚的圣伊西多尔 (Saint Isidore of Seville)、4 世纪的学者提科努斯 (Ticonius) 对《启示录》的众多评论。启示文学流派出现在公元前二世纪的犹太传统作品中,此后不断有这种类型的作品问世。比亚托与他同时代的人一样,痴迷于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之说,根据六个年代的算法,世界末日发生在公元 800 年(西班牙纪元 838 年),比亚托写下这部作品的目的是教诲他的修道士们。他强调说,传道者圣约翰宣告的最终的可怕灾祸到来后,正义将战胜邪恶。手抄本原件中很可能有插图,但没能保存下来。尽管预言的可怕末日过去后,世界仍安然无恙,伊比利半岛北部的修道院继续在制作比亚托的作品的副本(现存手稿中只有一份是在国外抄写)。接下来是可怕的 1000 年和其它值得担心的日子,这种作品由于插图循环不息,将继续吸引读者。现有 35 份 9 至 13 世纪的手抄本保留了下来。通过语义扩展,这些手稿被称为 beato(比亚托),其中 26 份带有插图。两份保存在西班牙国家图书馆。这里介绍的是最精美的副本之一 Codex Vitr/14/2,由莱昂和卡斯蒂利亚的国王费尔南多一世 (Fernando I) 及王后桑查 (Sancha) 于 1047 年委托制作,可能由法昆多 (Facundo) 在莱昂的圣伊西德罗完成。书中有 98 幅微型图,精美绝伦,主要分布在彩色横条纹上,采用独特、精准的方式绘制,融合了罗马风格、莫扎勒布风格和北非风格。其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四骑士图、天上的耶路撒冷景象、七头蛇和被毁的巴比伦。17 世纪后期,这份手稿属于蒙德哈尔侯爵 (Marquis of Mondéjar) 所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期间,它与侯爵图书馆中的其它书籍一起,被菲利普五世 (Philip V) 没收。

词源

Etymologiae(《词源》)是塞维利亚的圣伊西多尔(Saint Isidore of Seville,约 560-636 年)最著名的作品,他是一位学者和神学家,被认为是最后一位伟大的拉丁教会神父。作品的名称取自一种教学方式:解释与某一主题相关的每个词的起源和意义。圣伊西多尔收集各种资料,试图总结所有古老的知识,并将其保存下来供后人借鉴。这部作品声名远扬,被广泛复制和传播,其流行时间甚至持续到文艺复兴时期。对于中世纪的学者来说,《词源》是一部无与伦比的信息词典。这部重要的手稿以哥特小写字体写成,采用起源于托莱多大教堂的托莱多-塞维利亚学派写作风格。书中包括注释和部分拉丁词汇的阿拉伯语同义词。有几页写在裁剪简陋的羊皮纸上。手稿还包含一幅以阿拉伯文标注的世界地图(第 116v 页),还有彩色的几何图案,标题、说明文字、首字母缩写及大写字母使用红色和绿色墨水书写。

玩火:三幕式轻歌剧

弗朗西斯科·阿森霍·巴比(Francisco Asenjo Barbieri,1823-1894 年)是西班牙音乐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作曲家、音乐理论家、导演和藏书家。这部作品是西班牙国家图书馆的核心音乐藏品,巴比在他的遗嘱中将自己的图书馆捐赠给了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巴比的遗赠是研究西班牙音乐史最重要的资料之一。西班牙国家图书馆还在 1999 年购得巴比的个人档案,其中包括其亲笔写的乐谱。巴比与西班牙国家图书馆之间的关系始于 1866 年国家图书馆的奠基仪式,他为此谱写了凯旋进行曲。这部 zarzuela(西班牙幽默轻歌剧)Jugar con fuego(《玩火》)于 1851 年 10 月 6 日在马德里舍科剧院首演,并获得巨大成功,连演 17 个晚上。从首演开始直到 1860 年,它一直是西班牙演出次数最多的轻歌剧。这部作品为 zarzuela grande(超过一幕的西班牙轻歌剧)设定了风格和开篇的标准。后来有大量《玩火》的改编作品。此外,还有人对整部作品或作品中最受欢迎的部分进行了安排和转录,推出适用于钢琴演奏或钢琴伴奏演唱、吉它演奏甚至部分室内乐团表演的版本。这里展示的作品完成于同一年,包含两种格式:完整的乐谱手稿,其中包括巴比亲笔写给奥苏纳 (Osuna) 公爵的献词;以及这部西班牙轻歌剧第 12 部分的马德里版本,适用于钢琴伴奏演唱。这是男中音咏叹调及合唱部分:“Quien mé socorre!”(谁会伸出援手!)1851 年版本中包括剧作家文图·拉德拉维加 (Ventura de la Vega) 的剧本,文图是伊莎贝拉二世女王的文学教师和马德里音乐学院的指挥。为钢琴伴奏演唱改编的《玩火》版本引发了巴比与当时最著名的音乐编辑之一卡思米罗·马丁 (Casimiro Martín) 之间的法律诉讼,因为马丁在发表该版本时未经作者许可。最终巴比没能捍卫自己的权利,因为他没有在知识产权注册局为作品的这一形式注册。

七法全书

这份带有插图的 Siete partidas (《七法全书》)羊皮纸手稿使用的是哥特式字体,时间可追溯至 13 至 15 世纪。这部手抄本极其重要的原因有很多。手稿是在一个缮写室完成的(编法 I 除外,它是在 15 世纪加上去的),其中包含完整的编法及其纹饰,以及揭示这些编法来源的书目线索。这部法律最初由阿方索十世 (Alfonso X) 下令编写,后来进行过修改和补充,构成了最广为人知的法律体系,从中世纪到现代西班牙一直受这种法律体系制约,部分西班牙前殖民地的法律也受其影响。这部法律从阿方索十一世统治期间开始实施,阿尔卡拉德埃纳雷斯的法院于 1348 年开始将这部编法视为法律主体。这份手稿被分为七个部分,每个编法为一个部分。它还包括一个总索引(编法 II 的索引未完成),每个编法的开头有一个目录,目录中有法规名称,但编法 V 和编法 VII 的目录已遗失。编法 I 是教会法;II 是贵族法,包括国王和贵族的权利;III 是程序法和司法;IV 是民法,尤其着重婚姻法与人际关系;V 是商法;VI 是继承与遗产法;VII 是刑法。七个编法合为一部,对所有社会关系进行了规范。这份手稿带有插图,有边角装饰,在每部编法开始时有微型图,用图示方式阐释涉及的主题。例如,在编法 I 的开头部分,教宗在向基督介绍国王(对开页 6 r.);编法 II 中,描绘了国王和他的骑士们(对开页 106 r.);编法 III 中,国王正坐在宝座上执行审判(对开页 191 r.);编法 IV 中,是耶稣基督的洗礼场景(对开页 294 r.);编法 V 中,国王作为司法的最高代表,在与几个人签署合约(对开页 331 r.);编法 VI 中,一个垂死的人在口述他的遗嘱(对开页 379 r.);编法 VII 中,有一个比赛的场景(对开页 415 r.)。一些大写字母以闪亮的金色和各种其它颜色装饰,主要使用蓝色和红色,部分附带优雅精致的装饰。标题和说明文字以红色字体书写。这份手稿最初为阿雷瓦洛的第一公爵、王国的首席法官、莱昂诺尔·皮门特尔 (Leonor Pimentel) 的配偶阿尔瓦罗·祖尼加 (Alvaro de Zúñiga) 所有。装饰首页及其封面的盾形纹章上证明了这一点。手稿后来被天主教国王的图书馆收藏,这从其精美的天鹅绒书套可以看出。封面采用摩尔-哥特式风格,木质材料上的皮革有浮雕印记。封面内侧是祖尼加-皮门特尔的盾形纹章。这个装饰华丽的封面,后来被王室用蓝色天鹅绒书套保护起来,以银色摩尔式瓷釉装饰。在四个搭扣、两个王族首字母“Y”(伊莎贝拉)和“F”(费迪南德)以及两束箭头上,主要使用的是花卉与纹章图案。

旋律创作艺术和音乐教育家:音乐理论与实践的著作

皮耶特罗•切罗内(Pedro Cerone 或 Pietro Cerone,1566-1625 年)出生于意大利贝加莫。在意大利接受乐师、歌手和牧师的培训后,大约 1593 年,他以朝圣者的身份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一年后,穷困潦倒的他在马德里受到格拉西亚骑士圣地亚哥·格拉提(Santiago Gratii,Caballero de Gracia)的照顾,在他的音乐学院工作。可能是由于格拉西亚骑士的帮助,他得以在菲利普二世 (Phillip II) 及后来的菲利普三世 (Philip III) 的皇家教堂工作。大约 1603-1605 年,他回到那不勒斯,并于 1610 年进入那不勒斯新总督、莱穆斯伯爵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斯特罗 (Pedro Fernández Castro) 的教堂。1609 年,他在那不勒斯出版了一本单声圣歌专著;1613 年又出版了西班牙文的 El melopeo y maestro(《旋律创作艺术和音乐教育家》),这本书他几乎全部是在马德里完成的。此书标题可能取自拉丁文 melopeia,意思是旋律创作艺术,maestro 的意思是优秀的音乐教育大师。《旋律创作艺术和音乐教育家》是一部百科全书式作品,包括 1,160 对开页,共 849 章。正如标题所示,这部作品“详细介绍了要成为一个完美的音乐家,必须了解的知识”。切罗内开篇即提出有关音乐家道德和社会行为建议,然后介绍了单声圣歌、分小节歌曲、音乐对话和作曲。他比较了西班牙与意大利的音乐培训和知识,指出了西班牙的不足之处,并提出了最详细的西班牙所使用乐器的目录。这本书被广为流传,成为 17 世纪和 18 世纪西班牙音乐理论家的重要参考工具。作品中的保守性在 19 世纪受到批评,今天这本专著是人们了解当时西班牙音乐的宝贵资料。

卡里斯托、梅丽贝娅与老娼妇塞莱斯蒂娜的故事

La Celestina(《《塞莱斯蒂娜》》)无疑是西班牙文学中最伟大的畅销书之一。据说这本书有超过 200 个早期版本,其中仅有一小部分得以保存下来。这部由费尔南多·德·罗哈斯(Fernando de Rojas,卒于 1541 年)创作的作品刚开始是一个 16 幕的喜剧,后来扩展为 21 幕的悲喜剧,这一悲喜剧成为流行的版本。除了在整个西班牙出版外,其西班牙文版还在里斯本、罗马、威尼斯、米兰和安特卫普出版。早期的意大利文、法文、德文、英文和荷兰文译本是这部作品广受欢迎的明证。这里展示的精美带插图版本由塞维利亚出版商克伦伯格 (Cromberger) 于 1518–1520 年左右出版,是这个出版商推出的系列版本的第三版,也是唯一一个以 Libro de Calixto y Melibea y de la puta vieja Celestina (《卡里斯托、梅丽贝娅与老娼妇塞莱斯蒂娜的故事》)取代传统标题 Tragicomedia de Calisto y Melibea (《卡里斯托与梅丽贝娅的悲喜剧》)的版本。克伦伯格推出的版本中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他无一例外在所有《塞莱斯蒂娜》版本中均使用由相同的印刷木板印刷的一系列木刻版画。这些版画出现在每一幕的开头,有两种类型:表现一段情节的大的方形刻版画,以及另外一系列关联较松散的展示人物、树木和建筑的刻版画。这些所谓的“打杂人物”成为西班牙大报的特点,一直延续到 19 世纪。这里介绍的作品是极其罕见的孤本,它是该版本唯一幸存的副本。

天主教君主伊莎贝拉女王遗嘱的附加条款,于 1504 年 11 月 23 日在坎波城签署

这份附加条款是西班牙伊莎贝拉女王在去世前三天(即 1504 年 11 月 23 日)在坎波城签署的,公证人与她在 10 月 12 日签署最终遗愿和遗嘱时的公证人相同,为加斯帕尔·德·格里兹奥 (Gaspar de Gricio),还有当时七名见证人中的五名做见证。在遗嘱中,女王安排了天主教君主治理的基本事务。在附加条款中,她除了重申遗嘱中的规定外,还针对直接影响西班牙政府的问题做了安排,设定了印地法(皇室针对美洲和菲律宾的西班牙属地颁布的法律)的基准,由此可看出她对西班牙在美洲所采取的政策的关注。在遗嘱的最后一条中,女王要求将遗嘱和附加条款的原件送往位于西班牙中部艾克斯玛杜拉的瓜达卢佩圣母修道院,但这一愿望未能实现。据了解,在 1543 年至 1545 年期间的某个时间,遗嘱被带到后来成为西班牙王室档案馆的西曼卡斯城堡。后来,不知何故与遗嘱分开的附加条款被皇家图书馆收藏,成为一部收藏集的一部分。1881 年,它再次从该收藏集脱离。这份附加条款的开头是对上帝的简短致敬,并确认了遗嘱中的内容。附加条款的正文有 17 条,还有女王的签名和皇室印章的印迹。文件的结尾是公证人的声明和签名,以及五名证人的印章。文件采用古典宫廷风格写在三张羊皮纸上,另外有一页作为封面,附加条款的外观看起来与原遗嘱类似。

塞维利亚圣经

Biblia hispalense (《塞维利亚圣经》)也被称为托勒塔努斯抄本,是 10 世纪上半叶的手稿,由至少四个抄写员以拉丁文小写西哥特字体书写。标题用希伯来文写出,页边空白处有阿拉伯文注释。手稿由多本小册子组成,每本小册子 8 页,写在羊皮纸上,文字分成三列,有 63-65 行。内容包括旧约和新约,有前言、序言以及圣杰罗姆、圣伊西多尔和其他人的注释。尽管作品采用明显的基督教格式和内容,其纹饰显然受到占领安达卢斯的阿拉伯摩尔人的影响,此外,带有花叶装饰图案的双马蹄形拱门,是典型的伊斯兰艺术形式。福音代表人物圣路加 (Saint Luke) 和圣约翰 (Saint John) 的象征图示都包括在内,有先知弥迦 (Micah)、那鸿 (Nahum)、撒迦利雅 (Zechariah) 的画像,还有一些带鸟类和鱼类图案的首字母缩写。一些大写字母和标题使用蓝色和红色书写。手稿有些破损,特别是最初的几页。15 世纪和 16 世纪的部分阿拉伯文版本得以保留,并且有一套 18 世纪的完整版本保留了下来。最后几页包含一个来自不同抄本的拉丁词汇表片段。在第 375v 页的注释中提到,来自塞维利亚的塞尔万多 (Servando) 将本书赠给了他的朋友主教科尔多巴 (Córdoba),科尔多巴在 988 年将它赠给了位于塞维利亚的圣玛丽教堂。1869 年,它与托莱多大教堂的其它资料一起,被西班牙国家图书馆收藏。

适用于教堂塔楼、房间和口袋的机械钟表的制造艺术

曼努埃尔·德里奥 (Manuel del Río) 是一位西班牙方济会修士,据传他是手艺精湛的制表师,可能曾与托马斯·路易斯·德萨 (Tomás Luis de Sáa) 一起在葡萄牙波尔图学习这手艺。德里奥属于圣地亚哥的方济会,1759 年,他出版了 Arte de los reloxes de ruedas(《机械钟表的制造艺术》)。1789 年,德里奥的弟子拉蒙·杜兰 (Ramón Durán) 在马德里再版了这部作品,这里展示的就是该版本。根据序言所述,作者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当时缺乏关于这一主题的手册。事实上,另有两本关于制表的西班牙文书籍在 18 世纪下半叶出版面世。德里奥作品的特殊意义在于它是第一部介绍教会时钟及其制造过程的书籍。德里奥的创作旺盛期是国王查理三世 (King Charles III) 在位时期,查理三世创造了良好的文化环境,促进了工业和艺术领域的手艺教学,以及科学和技术作品的出版。国王的政策还促成了制造中心的建立,如建于 1771 年的皇家钟表制造学校以及建于 1788 年的皇家钟厂。这一时期,机械钟表的使用已经非常普遍,用户迫切需要有相关手册,了解如何维护和调校他们的钟表。从这部作品中,可以看到很多 18 世纪传播实用知识的书籍中常见的特点。书中的内容包括工具和齿轮的雕刻以及其它物件,编排方式旨在帮助解释其作用。插图由雕刻师西普里亚诺·马雷 (Cipriano Maré) 所绘,他对另外几部重要的科普作品也作出了贡献。这本书结构清晰,第一卷包括了问答部分,第二卷包括按字母顺序排列的主题索引和词汇表,从结构编排可以看出其教学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