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9日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清真寺内的祈祷壁龛(米哈拉布)

这张位于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西墙的清真寺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此内部景观展示的是朝拜方向墙,墙内有米哈拉布(指示朝拜方向,即穆斯林祈祷朝向的麦加方向的壁龛)。在照片下方的墙上可以看到经过雕刻的石块(可能是大理石),石块上有嵌板和突出的石台。石台上方的墙面都覆盖着精致的彩色陶瓷装饰。装饰物包括复杂的几何图形以及植物图案。这个大型拱门顶部是弧形拱顶,由莫札拉布(也称“钟乳石”)风格的陶瓷吊饰组成。在照片最右边,可以看到一部分通往敏拜尔(或称布道台)的台阶。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清真寺内的高台(敏拜尔)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清真寺的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在这张让人印象深刻的内部照片的中间,可以看到通往敏拜尔(或称布道台)的台阶。在照片下方的墙上可以看到一排经过雕刻的石块(可能是大理石),石块上有嵌板和突出的石台。石台上方的墙面都覆盖着精致的彩色陶瓷装饰。装饰包括由交叉的线条构成的复杂几何图形,以及带有植物纹样的菱形图案。墙面的边框是瓷砖构成的垂直条带装饰。头戴白色头巾的人为这个神圣的空间增添了庄重威严的气息。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柱基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庭院立面的特写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内部庭院西侧立面角落的附墙柱的基座和其中部分。球形基座、石柱各部分以及两侧的嵌板均由经过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制成。在帖木尔的印度战争(1399 年)之后,大理石常常出现在撒马尔罕的建筑中,这种材料为纪念性建筑增加了光彩。雕刻的草书体铭文位于几排凹刻的“钟乳石”齿状图案之上,嵌板和柱轴上均有这种“钟乳石”图案。石柱的上半部分有几何和植物图形组成的图案。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一半角柱(外部)的基座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庭院立面的特写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内部庭院西侧立面角落的附墙柱的基座和其中部分。复杂的基座、石柱和两侧的嵌板均由经过雕刻的石块(可能是大理石)制成,这所伊斯兰学校的其它地方也使用了大理石。在帖木尔的印度战争(1399 年)之后,大理石常常出现在撒马尔罕的建筑中,这种材料为纪念性建筑增加了光彩。雕刻的草书体铭文位于几排凹刻的“钟乳石”齿状图案之上,嵌板和柱轴上均有这种“钟乳石”图案。其它装饰图案被灰泥盖住,难以辨认。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柱子(支柱)的其中一段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庭院立面的特写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照片上显示的陶瓷柱子位于西墙庭院侧壁龛的一角。柱子上复杂的装饰图案由上过釉的、包含几何和植物图案的彩色瓷砖组成。柱子的两侧是饰有菱形图案的垂直装饰带、单色瓷砖装饰带以及另外一个以交叉几何图形为边框的花卉图案装饰带。色彩包括深蓝色、淡蓝色、橙色、黄色和白色。此类特写照片文档反映了对这些伊斯兰古迹的系统性研究。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大理石底座的一部分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清真寺的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因为室内光线暗,这张照片部分曝光不足,照片中显示的是通往敏拜尔(或称布道台,位于右侧;这张照片上看不到)的台阶旁边的拐角的下半部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大量精美的装饰,包括陶瓷装饰和大理石雕刻。附墙柱立于大理石基座之上,上有加粗的交叉线条图案。隐约可见的陶瓷嵌板上可以看到复杂的几何和植物图案。在照片的最上方,大理石檐口上包含几排突出的“钟乳石”齿状图案,与右下方的部分底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