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辅兄弟会修道院学校:历史性的篇章

基辅莫吉拉学院的起源可追溯到 1615 年,当时贵族加尔什卡·古里维车纳 (Galshka Gulevicheva) 捐献了土地和资金,用于在基辅建立兄弟会修道院学校。当基辅地区教长佩特罗·莫吉拉(Petro Mohyla,约 1597–1647 年)来到基辅,决定在基辅佩切尔斯克修道院建立学校时,兄弟会修道院学校请求莫吉拉以现有的学校为基础建立新学校,而不要另建一所全新的学校。莫吉拉同意了这一请求,1632 年,新学院在兄弟会修道院学校的基础上建立。在莫吉拉的保护下,修道院和学校获得更多的土地与财政支持。基辅莫吉拉学院旨在让学生掌握知识技能及向当时的欧洲学习,并将学习到的知识应用到乌克兰教育中。当时,东正教感受到耶稣会势力扩张的威胁,莫吉拉选择向这个最危险的对手学习,采用耶稣会学校的组织结构、教学方法和课程。该学院向社会各阶层的青年男子开放,吸引了来自乌克兰和其它欧洲国家的大批学生和学者。学院在 17 世纪末进入繁荣期,哥萨克首领伊万·马泽帕(Hetman Ivan Mazepa,1687–1709 年)统治时期是它的黄金时代,录取学生超过 2000 人。1709 年,马泽帕在波尔塔瓦战役中失败,学院的黄金时期戛然而止。沙皇彼得一世 (Tsar Peter I) 对乌克兰刊物及宗教文献的封禁进一步沉重打击了该学院。彼得一世去世后,学校得以复兴,却再度遭受凯瑟琳大帝的打击。她于 1764 年废除了哥萨克将军的职权,1786 年将修道院世俗化,切断了学院的主要资金来源。学校成为俄罗斯帝国政府的监房,重要性下降。1817 年,基辅莫吉拉学院倒闭。1991 年,乌克兰获得独立后,恢复了该学院,并更名为国立基辅莫吉拉学院大学。这本书于 1893 年在基辅出版,介绍了该修道院及其学校的历史。

基辅及其最古老的学院

基辅莫吉拉学院的起源可追溯到 1615 年,当时贵族加尔什卡·古里维车纳 (Galshka Gulevicheva) 捐献了土地和资金,用于在基辅建立兄弟会修道院学校。当基辅地区教长佩特罗·莫吉拉(Petro Mohyla,约 1597–1647 年)来到基辅,决定在基辅佩切尔斯克修道院建立学校时,兄弟会修道院学校请求莫吉拉以现有的学校为基础建立新学校,而不要另建一所全新的学校。莫吉拉同意了这一请求,1632 年,新学院在兄弟会修道院学校的基础上建立。在莫吉拉的保护下,修道院和学校获得更多的土地与财政支持。基辅莫吉拉学院旨在让学生掌握知识技能及向当时的欧洲学习,并将学习到的知识应用到乌克兰教育中。当时,东正教感受到耶稣会势力扩张的威胁,莫吉拉选择向这个最危险的对手学习,采用耶稣会学校的组织结构、教学方法和课程。该学院向社会各阶层的青年男子开放,吸引了来自乌克兰和其它欧洲国家的大批学生和学者。学院在 17 世纪末进入繁荣期,哥萨克首领伊万·马泽帕(Hetman Ivan Mazepa,1687–1709 年)统治时期是它的黄金时代,录取学生超过 2000 人。1709 年,马泽帕在波尔塔瓦战役中失败,学院的黄金时期戛然而止。沙皇彼得一世 (Tsar Peter I) 对乌克兰刊物及宗教文献的封禁进一步沉重打击了该学院。彼得一世去世后,学校得以复兴,却再度遭受凯瑟琳大帝的打击。她于 1764 年废除了哥萨克将军的职权,1786 年将修道院世俗化,切断了学院的主要资金来源。学校成为俄罗斯帝国政府的监房,重要性下降。1817 年,基辅莫吉拉学院倒闭。1991 年,乌克兰获得独立后,恢复了该学院,并更名为国立基辅莫吉拉学院大学。这本书于 1856 年在基辅出版,介绍了该学院的历史。书中追溯了学院的发展历程,提供大量细节,比如学生每天的日程、师生行为守则、招生政策和学院传统。

基辅学院发展史

基辅莫吉拉学院的起源可追溯到 1615 年,当时贵族加尔什卡·古里维车纳 (Galshka Gulevicheva) 捐献了土地和资金,用于在基辅建立兄弟会修道院学校。当基辅地区教长佩特罗·莫吉拉(Petro Mohyla,约 1597–1647 年)来到基辅,决定在基辅佩切尔斯克修道院建立学校时,兄弟会修道院学校请求莫吉拉以现有的学校为基础建立新学校,而不要另建一所全新的学校。莫吉拉同意了这一请求,1632 年,新学院在兄弟会修道院学校的基础上建立。在莫吉拉的保护下,修道院和学校获得更多的土地与财政支持。基辅莫吉拉学院旨在让学生掌握知识技能及向当时的欧洲学习,并将学习到的知识应用到乌克兰教育中。当时,东正教感受到耶稣会势力扩张的威胁,莫吉拉选择向这个最危险的对手学习,采用耶稣会学校的组织结构、教学方法和课程。该学院向社会各阶层的青年男子开放,吸引了来自乌克兰和其它欧洲国家的大批学生和学者。学院在 17 世纪末进入繁荣期,哥萨克首领伊万·马泽帕(Hetman Ivan Mazepa,1687-1709 年)统治时期是它的黄金时代,录取学生超过 2000 人。1709 年,马泽帕在波尔塔瓦战役中失败,学院的黄金时期戛然而止。沙皇彼得一世 (Tsar Peter I) 对乌克兰刊物及宗教文献的封禁进一步沉重打击了该学院。彼得一世去世后,学校得以复兴,却再度遭受凯瑟琳大帝的打击。她于 1764 年废除了哥萨克将军的职权,1786 年将修道院世俗化,切断了学院的主要资金来源。学校成为俄罗斯帝国政府的监房,重要性下降。1817 年,基辅莫吉拉学院倒闭。1991 年,乌克兰获得独立后,恢复了该学院,并更名为国立基辅莫吉拉学院大学。这本书于 1843 年在圣彼得堡出版,介绍了学院的发展历程。作者是学院以前的学生祭司僧侣玛卡里伊·布尔加科夫 (Makarii Bulgakov),他后来成为莫斯科地区的教长。书中提供了很多有趣的细节,例如师生行为守则、课程中包含的学术科目以及学院的传统等主题。

古老的撒马尔罕。兀鲁伯·贝格伊斯兰教学校。中间(大)壁龛与部分残存的两层建筑中的小室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兀鲁伯·贝格 (Ulugh Beg)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立面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这所列吉斯坦广场上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学校以天文学家国王、帖木儿之孙兀鲁伯·贝格(Ulugh Beg,约 1393-1449 年)的名字命名,由兀鲁伯建于 1417-1420 年。这张照片上显示了大型 iwan(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入口拱门的庭院一侧,拱门遭到严重的结构性损毁,部分原因是地震破坏。在中间正门(砖砌)的上方,有一个带有极其复杂的星星图案的釉陶嵌板,这也许是兀鲁伯·贝格迷恋天文学的一种反映。iwan 壁龛的墙面上铺设有拼成巨大几何图案的瓷砖。壁龛的拐角有一直延伸到拱顶损毁处的陶瓷附墙柱。拱门两侧是带有复杂装饰图案的彩色陶瓷装饰条。iwan 的两侧各有一个两层高的拱廊遗迹,其中设有供学者用的小室。

扎乌拉,第 422 期,1874 年 2 月 28 日

Al-Zaura(扎乌拉)是一份由亲西方的、思想先进的奥斯曼时期伊拉克 wali(总督)米德哈特·帕夏(Midhat Pasha,1869–1872 年在位)创办的报纸。1869 年,他被委派到巴格达时携带了一台从巴黎带回的印刷机(这是伊拉克的第一台印刷机),并创办了这份报纸。《扎乌拉》的名称来自巴格达的诨名,字面意思是弯曲或曲线,因为这座城市位于底格里斯河一个大的拐弯处。从《扎乌拉》1869 年创办起,一直到 1917 年巴格达落入英国之手,这份报纸堪称研究奥斯曼帝国统治伊拉克最后 50 年历史的最重要资料。报纸具有改革主义倾向,尤其是在米德哈特·帕夏的短暂统治期间,反映了他对伊拉克(作为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现代化的憧憬。这是一份综合性报纸,每周六和周二各出版一次,雇用了很多当时伊拉克的知名作家和知识分子。报纸内容使用奥斯曼土耳其文和阿拉伯文,涵盖各种国内问题,包括官方法令与任命、健康、教育、犯罪与司法、交通与通讯、城市发展、税收和文学。从 1869 年 6 月 15 日(星期二)第一次发行开始,到 1917 年 3 月 13 日(星期二)最后一次发行为止,这份报纸总计发行了 2607 期。报纸的右边有希吉拉历(一种伊斯兰教历)日期,左边有鲁米历(奥斯曼历法)日期。偶尔会出现日期不符的情况。
浏览49更多主题

撒马尔罕古迹。兀鲁伯·贝格伊斯兰教学校。主立面(东侧)。入口壁龛嵌板上的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兀鲁伯·贝格 (Ulugh Beg) 伊斯兰教学校正东面的特写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这所列吉斯坦广场上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学校以天文学家国王、帖木儿之孙兀鲁伯·贝格(Ulugh Beg,约 1393-1449 年)的名字命名,由兀鲁伯建于 1417-1420 年。在他统治期间,该校有大量学者,包括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一直被视为伊斯兰教育的主要中心。照片中的墙面部分位于大型 iwan (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壁龛内的正门旁边,拱门是通往学校庭院的入口。尽管立面遭到严重损毁,但在这片墙上仍可以看到彩色陶瓷装饰,上面有以复杂角度并置的几何图形。在几何图案内有摘自 Kalima(清真言)的、以库法字体写成的字母,清真言是 Shahada(作证言)的基础,也是伊斯兰教的信仰宣言。

撒马尔罕古迹。兀鲁伯·贝格伊斯兰教学校。主立面(东侧)。内部庭院入口上方的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兀鲁伯·贝格 (Ulugh Beg) 伊斯兰教学校正东面的特写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这所列吉斯坦广场上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学校以天文学家国王、帖木儿之孙兀鲁伯·贝格(Ulugh Beg,约 1393-1449 年)的名字命名,由兀鲁伯建于 1417-1420 年。在相当长的时期里,该校一直被视为伊斯兰教育的主要中心。此处展示的是包含学校入口的大型 iwan (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壁龛内墙面的陶瓷特写。尽管该立面遭到损毁,但从这片位于其中一个主入口上方的墙面上,仍然可以看到丰富的彩色陶瓷装饰,包括釉陶装饰。此类装饰通常包含复杂的几何图形,如这个非常复杂的包含于星型图案之内的 12 角星,外面的星型图案中包含的圆圈边缘看起来也附带文字。周围有花卉和卷须图案的痕迹。

撒马尔罕古迹。兀鲁伯·贝格伊斯兰教学校。主立面(东侧)。尖塔墙面上的铭文的一部分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兀鲁伯·贝格 (Ulugh Beg) 伊斯兰教学校正东面的尖塔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这所列吉斯坦广场上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学校以天文学家国王、帖木儿之孙兀鲁伯·贝格(Ulugh Beg,约 1393-1449 年)的名字命名,由兀鲁伯建于 1417-1420 年。在他统治期间,该校有大量学者,包括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一直被视为伊斯兰教育的主要中心。照片中展示的尖塔和墙面部分从大型 iwan (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一直延伸到伊斯兰学校的庭院。尽管表面遭到严重损毁,从照片上还是可以看到陶瓷装饰,上面带有由环环相扣的线条形成的几何图案。在几何图案内有摘自 Kalima(清真言)的、以库法字体写成的字母,清真言是 Shahada(作证言)的基础,也是伊斯兰教的信仰宣言。墙面的瓷砖以带一定角度的方式铺设,形成的纹理表面彰显出这些纪念性建筑的不凡。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大理石底座的一部分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清真寺的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因为室内光线暗,这张照片部分曝光不足,照片中显示的是通往敏拜尔(或称布道台,位于右侧;这张照片上看不到)的台阶旁边的拐角的下半部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大量精美的装饰,包括陶瓷装饰和大理石雕刻。附墙柱立于大理石基座之上,上有加粗的交叉线条图案。隐约可见的陶瓷嵌板上可以看到复杂的几何和植物图案。在照片的最上方,大理石檐口上包含几排突出的“钟乳石”齿状图案,与右下方的部分底座一样。

撒马尔罕古迹。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大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的入口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季里雅·卡利 (Tillia Kari) 伊斯兰教学校清真寺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列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的典范。列吉斯坦的第三所学校是建于 1646-1660 年间的季里雅·卡利伊斯兰教学校,所在地原来是一家商队旅馆。这张照片展示的是清真寺带有 iwan(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的立面和入口,位于学校的西墙。尽管损毁严重,立面上还是可以看到大量陶瓷装饰,包括侧面和内部拐角附墙柱以及构成复杂几何和植物图案的珐琅瓷砖嵌板。立面上还可以看到摘自 Kalima(清真言)的、以库法字体写成的字母组成的装饰图案,清真言是 Shahada(作证言)的基础,也是伊斯兰教的信仰宣言。门的上方有一条以草书体书写的铭文区。在照片的最上方,可以看到支撑穹顶的圆柱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