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马尔罕古迹。霍贾·阿布杜-德伦陵墓。圣人陵墓的窗户,透过窗户可看到圣人陵墓附近的走廊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霍贾·阿布杜-德伦 (Khodzha Abdu-Derun)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霍贾·阿布杜-德伦纪念性建筑群是为了纪念一位 9 世纪阿布迪宗族的阿拉伯法官而建,名称中的德伦(Derun,意为内部)表示建筑群位于撒马尔罕城内,以此将其同城外另一个纪念圣人的建筑群区分开来。最初的圆顶形墓葬可能早在 12 世纪就已经建成,15 世纪时扩充为一座朝圣圣陵。建筑群还包括一个庭院水塘、一座清真寺和一扇独立的大门。照片的说明文字指出,这张照片是透过墓室内的一扇窗户拍摄的,从照片中可以看到一条走廊与 ziaratkhana(陵墓中用于典礼祷告的前厅)相连。走廊里有一位身穿长袍、戴着白色头巾(通常是宗教权力的标志)的男子。在照片背景中,有一扇木门通往阳光明媚的院子。

撒马尔罕古迹。谢赫·布克汗丁·可利奇陵墓。鲁克哈巴达。全景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鲁克哈巴达 (Rukhabad)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照片中间是被称为鲁克哈巴达(意为“灵魂居所”)的陵墓,它具有集中式圆顶结构,可能是 14 世纪 80 年代为伊斯兰圣人及神秘主义者谢赫·布克汗丁·萨加尔兹 (Sheikh Burkhaneddin Sagardzhi) 而建造。他卒于北京,生前在当地声名显赫。他要求儿子将他的遗体运回撒马尔罕并埋葬在另一位圣人谢赫·巴希尔 (Sheikh Basir) 的 mazar(陵墓)中。后来,崇敬谢赫·萨加尔兹的帖木儿选择在此处为其建造陵墓。鲁克哈巴达遗址群包括一个由回廊包围的大庭院以及一个夏季清真寺(左侧可见)。遗址群入口有一扇醒目的大门,带有尖拱门阙 (peshtak),两侧是两个圆顶塔。这张照片的显著特点之一是通过宽广的视角摄入了带有庭院的邻近城市街区,以及用粘土粉刷的土坯墙房屋。从照片背景中可以看到一部分城墙。

撒马尔罕古迹。圣人库特比-查阿尔达克哈姆(谢赫·努尔丁·巴希尔)的陵墓。从南面看到的全景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埃米尔 (Bukhara emir) 宫殿中的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照片的中间是为纪念精神领袖谢赫·努尔丁·巴希尔 (Sheikh Nuredin Basir) 而建造的陵墓。虽然没有 15 世纪集中式陵墓(如鲁克哈巴达,Rukhabad)那样复杂的结构,但是这座建筑因其高圆顶(由内部的双重结构支撑)设计也极具纪念性。尽管可以清楚地看到圆顶表面的瓷砖遭到损坏,但支撑圆顶的圆柱仍保存完好,上面有完整的大幅陶瓷铭文区。陵墓位于布哈拉埃米尔宫殿附近,布哈拉埃米尔自 16 世纪早期帖木儿帝国被驱逐后开始统治撒马尔罕。在撒马尔罕修建城堡的帖木儿登上王位后,这座宫殿便被称为“科克·塔什”(Kok Tash)。这张照片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是前面有一排大炮和俄国卫兵(身穿白色束腰上衣),表明俄国军队曾于 1868 年占领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古迹。楚潘-阿塔圣陵。从西南面看到的全景

这幅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郊区的楚潘-阿塔 (Chupan-Ata)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在这张 15 世纪中叶楚潘-阿塔 (Chupan-Ata) 陵墓 (mazar) 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建筑、圆顶以及土坯(砖坯)建造的围墙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虽然由于地处活跃地震带,建筑的较高位置遭到损坏的风险增大,但是由圆柱支撑的高耸圆顶仍保存完整。此陵墓名称的意思是“牧羊人之父”,引用了一种流行的当地祭礼仪式。建筑看不到陶瓷装饰的痕迹,外墙似乎刷了一层灰泥类材料作为保护。陵墓采用集中式设计,4 个拱门建在立方体结构基座上,几个倾斜的角壁扶撑着圆顶下方的柱体。根据站在屋顶的人影可大致推断出建筑的规模。晒干的地面看上去满是碎砖块。

撒马尔罕古迹。埃米尔帖木儿·库拉甘的陵墓。陵墓西北立面景象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古尔-埃米尔 (Gur-Emir) 陵墓的精美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包括古尔-埃米尔(波斯语意为“王陵”)。古尔-埃米尔始建于 1403 年,虽然一般熟知为帖木儿的长眠之所,然而最初却是帖木儿为其逝去的挚爱孙子穆罕默德·苏尔坦 (Muhammad Sultan) 而建的。1405 年帖木儿自己去世后被安葬在了古尔-埃米尔,其后这里便成为真正的帖木儿王陵。在这张拍摄陵墓西北面景象的照片上(原照片标题错误地标为东面景象),可以看到北面 iwan(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最左侧)的一角。虽然由于地处活跃地震带几个世纪以来遭到重大损坏,遗址群的中央部分仍保留了下来,包括铺设有蓝色瓷砖的鼓形结构和带肋棱的大圆顶。鼓形结构上有以细长的波斯-阿拉伯语字体书写的巨大铭文,尖塔上则是以加粗库法字体书写的伊斯兰教信仰宣言。整个结构上到处都有彩色陶瓷装饰片段。右边是陵墓西侧巨大主拱门的侧景。

撒马尔罕古迹。埃米尔帖木儿·库拉甘的陵墓。陵墓西立面景象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古尔-埃米尔 (Gur-Emir)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包括古尔-埃米尔(波斯语意为“王陵”)。古尔-埃米尔始建于 1403 年,虽然一般熟知为帖木儿的长眠之所,然而最初却是帖木儿为其逝去的挚爱孙子穆罕默德·苏尔坦 (Muhammad Sultan) 而建的。1405 年帖木儿自己去世后被安葬在了古尔-埃米尔,其后这里便成为真正的帖木儿王陵。这里展示的是陵墓西立面的景象,残存的大尖拱框架内是主立面。左侧是原有的 4 个尖塔中遗存的 1 个。虽然由于地处活跃地震带几个世纪以来遭到严重损坏,但遗址群的中央部分(包括铺设有蓝色瓷砖的鼓形结构和带肋棱的大圆顶)仍保存了下来。鼓形结构上有以细长的波斯-阿拉伯语字体书写的巨大陶瓷铭文,尖塔上则是以螺旋形加粗库法字体书写的伊斯兰教信仰宣言。照片前景是一组用土坯建造的房屋。

撒马尔罕古迹。霍贾·阿布杜-德伦陵墓。瞻仰该圣人陵墓的沉思走廊全景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霍贾·阿布杜-德伦 (Khodzha Abdu-Derun)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霍贾·阿布杜-德伦纪念性建筑群是为了纪念一位 9 世纪阿布迪宗族的阿拉伯法官而建,名称中的德伦(Derun,意为内部)表示建筑群位于撒马尔罕城内,以此将其同城外另一个纪念圣人的建筑群区分开来。最初的圆顶形墓葬可能早在 12 世纪就已经建成,15 世纪时扩充为一座朝圣圣陵。建筑群还包括一个庭院水塘、一座清真寺和一扇通往庭院的独立大门。在这张拍摄陵墓背面景象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一条通道,是朝圣者参观圣人陵墓和沉思的地方。附属建筑物和损坏的墙壁一直延伸到右侧。这条通道由一位包着头巾、身穿彩色丝绸长袍的人守卫。照片背景上可以看到一扇通往侧面庭院的带有装饰的门。

撒马尔罕古迹。霍贾·阿布杜-德伦陵墓。从西南面看到的陵墓全景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霍贾·阿布杜-德伦 (Khodzha Abdu-Derun) 陵墓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霍贾·阿布杜-德伦纪念性建筑群是为了纪念一位 9 世纪阿布迪宗族的阿拉伯法官而建,名称中的德伦(Derun,意为内部)表示建筑群位于撒马尔罕城内,以此将其同城外另一个纪念圣人的建筑群区分开来。最初的圆顶形墓葬可能早在 12 世纪就已经建成,15 世纪时扩充为一座朝圣圣陵。建筑群包括一个庭院水塘、一座清真寺和一扇独立的大门。这幅照片上显示的是从背面看到的主要建筑组成部分。中间是呈集中式十字形平面结构的圆顶陵墓。虽然结构完整,但它的墙壁和圆顶表面均已遭到严重损坏。右侧是带圆顶的附属清真寺。左侧是位于夏季清真寺前方的小尖塔。有低矮的附属建筑物从背面延伸而出,根据三个站立在其上的人的身形可大致推断出建筑的规模。

撒马尔罕古迹。埃米尔帖木儿·库拉甘的陵墓(古尔-埃米尔)。主入口壁龛外侧与内侧的铭文

这幅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古尔-埃米尔 (Gur-Emir) 陵墓庭院入口拱门细节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包括古尔-埃米尔(波斯语意为“王陵”)。古尔-埃米尔始建于 1403 年,虽然一般熟知为帖木儿的长眠之所,然而最初却是帖木儿为其卒年仅 27 岁的挚爱孙子穆罕默德·苏尔坦 (Muhammad Sultan) 而建的。1405 年帖木儿去世后被安葬在了古尔-埃米尔,其后这里便成为帖木儿王陵。此处展示的是入口结构的 iwan (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拱门左侧立面的一部分。嵌板下半部分的尖拱上有错综复杂的几何图案,几何图案内又包含彩色釉陶植物图案。上方的嵌板已经损坏,不过仍然可以看到带有花卉图案的直线几何图案。这些嵌板的边框是精美的卷须图案连接形成的花卉图案。尽管不是彩色的,但这些细节照片还是为研究撒马尔罕建筑遗迹中原有的陶瓷装饰提供了重要信息。

撒马尔罕古迹。埃米尔帖木儿·库拉甘的陵墓(古尔-埃米尔)。主入口壁龛上的装饰

这幅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古尔-埃米尔 (Gur-Emir) 陵墓庭院入口拱门上的陶瓷装饰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18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18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包括古尔-埃米尔(波斯语意为“王陵”)。古尔-埃米尔始建于 1403 年,虽然一般熟知为帖木儿的长眠之所,然而最初却是帖木儿为其卒年仅 27 岁的挚爱孙子穆罕默德·苏尔坦 (Muhammad Sultan) 而建的。1405 年帖木儿去世后被安葬在了古尔-埃米尔,其后这里便成为帖木儿王陵。此处展示的是入口结构的 iwan (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壁龛内立面的上半部分。底部的横式铭文区由一排包含辐射状彩色花卉图案的竖直釉陶嵌板组成。这些嵌板的顶部是尖拱,尖拱指向位于几何格子内的一组图案复杂的瓷砖。在右边角落可以看到拱顶结构的遗迹,这种图案被称为莫札拉布,因为包含悬挂状的装饰元素,也称“钟乳石”拱顶。在上方角落处可以看到基础砖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