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1日

“动物的生活”主版本

卡迈勒•乌丁•达米里(Kamal ud-Din al-Damiri,约 1341–1405 年)原本是一名裁缝,后来成为一名学者。他出生在开罗,在埃及度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Hayat al-Hayawan(《动物的生活》)是他最有名的著作。这部著作有两个不同的版本,分别被称为主版本和次版本。这里展示的是主版本。书中收录了超过 1050 条有关动物的条目,按照阿拉伯字母顺序组织排序。条目的长短不一,有的还重复出现。最长的是有关狮子的条目,长达 11 页。有的条目却只有短短几个字。许多条目中包含有关圣训和其他阿拉伯文学中提到的动物的信息摘要,结尾提供了伊斯兰法律对于将特定动物用作药材或食材的相关规定。如果动物有别名,或者某个物种的雌性或幼崽另有称谓,相关的条目会重复出现。书中重点介绍了哺乳动物和鸟类。此书是公元 1517 年奥斯曼苏丹塞利姆一世 (Selim I) 占领埃及时下令出版的著作之一。

富特迈尔圣经

这部精美手稿是一部德语版的圣经,内容包括《旧约》中由《创世记》到《路得记》的书卷,插图由雷根斯堡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贝特霍尔德·富特迈尔(Berthold Furtmeyr,活跃于 1460–1501 年)绘制。圣经的第二卷是受乌尔里希·斯塔乌夫·祖·伊赫伦菲斯(Ulrich Stauff zu Ehrenfels,卒于 1472 年)和他的妻子克拉拉·霍费尔·冯·罗本思特因 (Clara Hofer von Lobenstein) 的委托而作,据说当时已经完成,但不幸的是没有保存下来。富特迈尔为被称为《伦敦圣经》的书籍绘制插图(也是他现存最早的作品)后,1465 至 1470 年间,他开始为现在被称为《富特迈尔圣经》的书籍绘制插图。并非所有插图均由他本人绘制,因为这些插图显然是出自多人之手。这位艺术家获得了他的插图学派多位成员的协助。富特迈尔和他的弟子创作了三幅整版的微型图:一幅描绘的是捐赠者和他们的家庭,一幅描绘的是圣母玛利亚为耶稣哺乳的场景,还有一幅是手稿末尾的醒目“活十字架”。正文中有 355 幅图画和 20 幅首字母缩写图。这部圣经因几幅夜间场景和对女性裸体的特别偏爱而闻名,绘制女性裸体画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特征。手稿先后被巴伐利亚公爵艾伯特四世 (Duke Albert IV of Bavaria) 和慕尼黑宫廷图书馆收藏,但在欧洲三十年战争(1618-1648 年)期间瑞典入侵德国时被抢走。1960 年,《富特迈尔圣经》终于回到最开始的家——现今的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前身为慕尼黑宫廷图书馆)。

算术的本质

巴哈·阿尔丁·穆罕默德·伊本·瓦萨因·阿米利 (Bahā’ al-Dīn Muḥammad ibn Ḥusayn al-‘Āmilī) 又名谢赫·巴哈伊 (Sheiykh Bahā’ī),是波斯萨法维王朝著名的通才和博学之士。他于 1547 年(伊斯兰历 953 年)出生在叙利亚加巴阿米拉附近。后来,他与家人迁至波斯(可能是为了逃避奥斯曼帝国对什叶派穆斯林的迫害),并最终在沙哈·阿巴斯宫廷获得一个备受尊重的职位。1621 年(伊斯兰历 1030 年),他在伊斯法罕逝世。阿米利是一位高产的作家,作品内容涉及天文学、数学、fiqh(伊斯兰教律)等众多领域。此外,他还是一位诗人,以波斯文和阿拉伯文写作诗歌。Kashkul (《乞丐之碗》)是他最有名的文学作品,描述了他在波斯和奥斯曼帝国旅行途中的故事。在阿米利相当数量的科学和数学作品中,大部分仍需进一步研究。al-Khulasa fil hisab(《算术的本质》)是整个中东地区非常受欢迎的作品,影响力一直持续到 19 世纪。它由序言和十个章节组成,第十章包括练习和结论,是专为萨法维家族成员巴哈杜尔·汗 (Bahādur Khān) 设计的。手稿底页显示它是在印度莫卧儿王朝撒哈兰普尔附近誊抄而成的。这份手稿采用黑色和红色墨水以纳斯塔利克字体书写,页边行间空白处绘有几何图形。抄写员以波斯语标示了手稿是在周五早晨的“第一时间段”过后完成的。在对句诗中,他还请求主原谅“作者、读者和观众”。德国语言学家和人种志学者 G.H.F.·奈舍尔曼 (G.H.F. Nesselmann) 将 al-Khulasa fil hisab(《算术的本质》)译成德文,并于 1843 年在柏林出版。1864 年根据德文版译成的法文版面世。

几何、测量、发射导弹和埋设地雷的指南

Hadiyat Al-Muhtadi fil Al-Handassa(《几何、测量、发射导弹和埋设地雷的指南》)是一本关于几何、测量以及炮弹运动和导弹建造的技术手册。页面的文本区域配有很多表格和插图,大幅页边空白处有很多图表和图画。这部作品由引言、两个章节和结论组成。作者在第一章介绍了平面几何的图形及其面积、“角度的知识”以及尺寸不同的图形之间的比例。第二章是立体几何,或“[三维]结构介绍,并说明了它们的面积和比例”。结论部分介绍了“一些与此作品相关的几何学知识”,还讨论了六分仪等科学仪器。手册后面有一个附注,指出它是“从奥地利文和法文翻译过来的,译者是真主所造之万物中最不起眼的、真主之仆人中最渺小的乌特曼·伊本·曼南 (Uthmān ibn Mannān)...,地点是贝尔格莱德的大臣府邸”。后人对于乌特曼·穆赫塔迪(Uthmān al-Muhtadī,又名乌特曼·伊本·阿布德·曼南 [Uthmān Ibn ʻAbd al-Mannān])的所知甚少。此副本所注日期是伊斯兰历 1193 年 1 月 10 日(公元 1779 年 1 月 28 日)。手稿抄写员名叫穆罕默德·阿里·伊本·阿布德·拉希姆 (Muḥammad ‘Ali ibn ‘Abd al-Raḥīm)。

对图思的“天文学回忆录”的注解

这份手稿是对纳西尔·阿尔丁·穆罕默德·伊本·穆罕默德·图思 (Naṣīr al-Dīn Muḥammad ibn Muḥammad Ṭūsi) 的 al-Tadhkira fī al-‘ilm al-hay’a(《天文学回忆录》)的评论。图思的作品写于 13 世纪下半叶,对后来伊斯兰世界的天文学家影响深远,亦有多部关于它的评论广为流传。这部评论的作者是尼扎姆·阿尔丁·哈桑·本·穆罕默德·拉奇·尼撒布里·丘米(Niẓām al-Dīn Ḥasan b. Muḥammad al-A‘raj al-Nīsābūrī al-Qummī,卒于 1311 年之后)。在评论序言中,作者指明评论的标题是 Tauḍīḥ al-Tadhkira(《对“回忆录”的注解》),尼撒布里称赞图思的作品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包含现代最重要的思想和古代观点摘要。他补充说,他会在自己的评论作品中加入图思作品的完整文本,并且原文的文字将以黑色字体显示,而评论将以红色墨水书写,以便读者“区分[个人]观点”。尼撒布里的老师是马哈茂德·伊本·马苏德·库特步·斯拉兹(Maḥmūd ibn Masʻūd Quṭb al-Shīrazī,1226-1311 年),斯拉兹则是公认的图思最优秀的学生。除了这部作品外,尼撒布里还撰写了对图思的 Taḥrīr al‐Majisṭī (《天文学大成修订本》)、Sī faṣl dar ma‘rifat-i taqwīm (《日历学 30 章》)以及 Zīj-i Ilkhāni (《伊卡哈尼德天文手册》)的评论。这份手稿的底页注明了手稿的完成日期,为伊斯兰历 711 年 3 月 1 日(1311 年 7 月 18 日),即库特步·斯拉兹去世后不久。学者们认为,《对“天文学回忆录”的注解》是撒马尔罕兀鲁伯伊斯兰教学校中用于学习《天文学回忆录》的最重要作品。

对“浅白天文学概略”的评论

此作品是对马哈茂德·伊本·穆罕默德·亚格米尼 (Maḥmūd ibn Muḥammad Jighmīnī) 的理论天文学专著 Mulahhas fī al-Hay'a Al-Basīta(《浅白天文学概略》)的评论。亚格米尼是波斯著名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出生在花剌子模地区的亚赫明村(今乌兹别克斯坦),大约于 1221 年死于蒙古征服花剌子模的战争中。在关于其专著的评论作品中,有多部被广为流传。 此手稿的封面上有一张之前所有者手写的备注:“这本书是对亚格米尼的天文学手册的评论,是赛义德·沙姆斯·阿尔丁·撒马尔罕迪 (Al-sayyid Shams al-Dīn al-Samarqandī) 呈献给苏丹兀鲁伯·伊本·沙鲁克·伊本·阿米尔·塔穆尔·古尔坎 (Ulugh Beg ibn Shāhrukh ibn Amīr Taymūr Gurkān) 的,愿主保佑他们。”将这部评论归为沙姆斯·阿尔丁·撒马尔罕迪的作品带来一个时间问题,因为叫这个名字的唯一已知天文学家的创作旺盛期比兀鲁伯的年代要早一个半世纪。手稿本身的文字也证明了作品的作者归属有误,因为上面清晰注明它是加蒂扎达·鲁米(Qāḍīzāda al-Rūmī,穆罕默德·萨拉赫丁·伊本·穆萨 [Ṣalāh al-Din Mūsā ibn Muḥammad],1364-1436 年)所作的一部非常著名的评论。加蒂扎达是在著名的、由天文学家和统治者兀鲁伯赞助的撒马尔罕天文台工作的主要天文学家之一。实际上,加蒂扎达曾经对沙姆斯·阿尔丁·撒马尔罕迪 (Shams al-Dīn al-Samarqandī) 的 Ashkāl al-ta’sīs(《基础形式》)撰写过一篇评论,加蒂扎达也将其呈献给了兀鲁伯。加蒂扎达所评论作品之作者的名字为何会与加蒂扎达对亚格米尼作品的评论相关联,目前尚不得而知。手稿采用纳斯塔利克字体,其中有很多以黑色和红色墨水绘制的图解,还包含大量阿拉伯文旁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