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人的妇女习俗 妇女的星期二,Bibi Seshambe

这张塔吉克妇女聚集在一起(“妇女节”或“Bibi-Seshambe”)的照片出自 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的赞助下完成的。 考夫曼的任职期始于 1867 年,终于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方面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土耳其斯坦相册的主要照片编撰人是 土耳其斯坦相册的主要照片编撰人是 隶属军队的东方学家亚历山大·L.坤 (1840-88 年)和军事工程师尼可莱·V.柏盖维斯基(1843-1912 年)。 大多数塔吉克人在浩罕汗国被征服后移居俄罗斯帝国,他们在文化与语言上均与伊朗人民有关。 身着绣有花纹图案的长袍与头饰的妇女们围坐在室外地毯上,背景是一面大土墙。 他们的主要膳食是一种扁平面包(lavash)。).

塔吉克人的妇女习俗:算命

这张正在算命(俄语为“vorozhba”中亚语言为 “fal'bin”) 的塔吉克妇女的照片出自 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的赞助下完成的。 考夫曼的任职期始于 1867 年,终于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方面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大多数塔吉克人在浩罕汗国被征服后移居俄罗斯帝国,他们在文化与语言上均与伊朗人民有关。 身着绣着丰富花纹的长袍和头饰的三名占卜者坐在庭院中的地毯上,庭院为刷白的石砖结构,周围有木雕柱廊。 其中两名妇女面对占卜工具(一碗水、一把刀与一根蜡烛),而第三个人手持一架框鼓(dayereh),口念咒语。

吉尔吉斯妇女的服饰。 日用头巾。

这幅身着传统服饰的吉尔吉斯妇女肖像画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于 1871 - 72 年间制作,是在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赞助下完成的。他是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任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这是该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 考夫曼的任职期为1867 年至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上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土耳其斯坦相册》的主要照片编撰人是隶属军队的东方学家亚历山大·L·坤 (1840 - 88 年)和军事工程师尼可莱·V·柏盖维斯基(1843 - 1912 年)。 吉尔吉斯是一支突厥民族,广泛分布在东土耳其斯坦地区。 他们向伊斯兰教逊尼派的转变归功于八世纪穿梭在丝绸之路的阿拉伯商人。 图片中妇女穿着的服饰(配上称为“日常头饰”的装饰品)质量以及佩戴的戒指尺寸,表明该妇女社会地位很高。

吉尔吉斯婚礼仪式 吉尔吉斯新郎(新郎[土耳其]),如孜柏。

这幅吉尔吉斯新郎 Ruzi-bai 的肖像画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于 1871 - 72 年间制作,是在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赞助下完成的。他是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任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这是该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 考夫曼的任职期为 1867 年至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上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土耳其斯坦相册》的主要照片编撰人是隶属军队的东方学家亚历山大·L·坤 (1840 - 88 年)和军事工程师尼可莱·V·柏盖维斯基(1843 - 1912 年)。 吉尔吉斯是一支突厥民族,广泛分布在东土耳其斯坦地区。 他们向伊斯兰教逊尼派的转变归功于八世纪穿梭在丝绸之路的阿拉伯商人。 图片中的新郎 (kiiau) 装扮是吉尔吉斯婚礼仪式系列的一部分。 这些简单、耐穿的衣服,包括硕大的毛皮帽子,均反映了东突厥斯坦地区的严酷气候。

塔吉克人的宗教礼仪与习俗 Khodzhend 神圣教长 Maslakhatdin 清真寺内部

这张展现出在苦盏古城(塔吉克斯坦苦盏)Sheik Maslakhatdin 清真寺祈祷的塔吉克人的照片出自 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的赞助下完成的。 考夫曼的任职期始于 1867 年,终于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方面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苦盏市的起源可追溯至亚历山大大帝,位于锡尔河流域,曾是浩罕汗国的一部分。 塔吉克人在文化与语言上均与伊朗人民有关。 此处描绘的内饰是中亚的典型清真寺设计,天花板装饰豪华,大理石支座上有几排木雕柱廊。 背景是祈祷壁龛(mihrab),为瓷砖装饰。

塔吉克人的婚礼仪式 Chimilig

这张描绘塔吉克人婚礼仪式的照片出自 土耳其斯坦相册。该相册是关于 19 世纪中亚文化古迹最丰富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 这份多卷本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陆军将军兼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的赞助下完成的。 考夫曼的任职期始于 1867 年,终于 1886 年,在此期间,他在建立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方面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继征服军之后来到此地的是管理人员和企业家以及对记录该地区文化遗产感兴趣的学者。 大多数塔吉克人在浩罕汗国被征服后移居俄罗斯帝国,他们在文化与语言上均与伊朗人民有关。 他们以其持续一周的复杂婚礼仪式而闻名于世。 照片中的新娘几乎被完全遮盖着,面纱笼罩着整个脸面,只露出前额与眼睛。 新娘的亲戚们在向新郎敬酒。 参加婚礼的妇女们穿着颜色鲜艳的斗蓬。 左边是一个木雕柱廊的特写,展现出该地区的建筑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