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去新荷兰南江的一些殖民者之间相互协议的一个简要计划

彼得·科尼斯·布落克荷伊是一名荷兰牧师和社会改革者,约1625年出生在Zierikzee市。 他于1648年搬到了阿姆斯特丹,并在该市的知识界出了名。 1658年,他到了伦敦,试图获得反皇派英国护国公奥利弗·克伦威尔的支持,在英国建立乌托邦定居点,但是未获得成功。 布落克荷伊于1661年返回荷兰,并于1662年就在新荷兰殖民地的南(特拉华州)河岸上建立定居点一事,与阿姆斯特丹地方官员签订合同。 为了换得财政支持,布落克荷伊必须招募25名定居者。 他希望建立一个至少有100个成年人的社区;这本小册子对殖民地及其丰富的自然资源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描述,旨在吸引移民。 1663年7月28日,布落克荷伊和四十个其他荷兰门诺派教徒在今特拉华州刘易斯附近的Hoerenkil(也称Zwaanendael,荷兰语中的"天鹅谷")上岸,建立了殖民地。 13个月后,荷兰的新荷兰殖民地被英国夺走,英国士兵在罗伯特·卡尔爵士的命令下,"破坏了瑟瑟发抖的布落克荷伊社会"(目击者语)。 布落克荷伊在这场袭击中幸免于难,大约在30年后死于费城。

关于新荷兰 [...]和移民特殊可能性的短篇故事

这本小册子于1662年10月在阿姆斯特丹匿名出版,讲述荷兰门诺派教徒和社会改革者彼得·科尼斯·布落克荷伊在新荷兰的南江(荷兰人所说的特拉华河)建立定居点。 这本小册子包括报送阿姆斯特丹市地方官员的提议,旨在获得他们对于修建定居点的支持。布洛克荷伊打算以改革为原则,为贫穷家庭修建这个定居点。 这本小册子还有一个目的,即告诉投资者该定居点将是一个盈利的企业。 很多学者认为,这个小册子是由学者、拉丁语教师和艺术品交易商Franciscus van den Enden(1602-74年)写的,他最出名的一个身份是哲学家巴鲁赫·斯宾诺莎(1632-77年)的老师。 van den Enden出生在安特卫普,于17世纪40年代搬到阿姆斯特丹,并在此与布洛克荷伊相识,两人都对社会改革和建立一个理想社会感兴趣。

费城市及周边地区平面图,1777 年

这幅费城地图由威廉·法登 (William Faden) 于 1777 年在伦敦出版。威廉·法登是国王乔治三世 (King George III) 时期皇家地理学家托马斯·杰弗里斯 (Thomas Jefferys) 的继任者。该地图基于尼古拉斯·斯古尔(Nicholas Scull,约 1687–1762 年)和乔治·希普(George Heap,全盛时期 1715-1760 年)1752 年绘制的地图,并添加了很多细节。这幅 1777 年的地图中添加的一个重要细节便是使用阴影标示出了费城自滨水区沿着特拉华河扩张的区域。费城位于特拉华河和斯库尔基尔河之间的两英里(3.2 公里)矩形区域,是 18 世纪中叶英属北美最大且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地图上有水印,标注了乡村地区的道路以及土地所有者的姓名;还附有一张距离表和一幅州议会大厦图片,议会大厦建成于 1753 年,原为宾夕法尼亚州殖民地立法机构,现为独立纪念馆。斯古尔出生于费城附近,出生于被认为是第一家从事制图业的美国家庭。他在 1748-1761 年担任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测量总监。

智利康塞普西翁湾地图

这幅康塞普申湾笔墨水彩地图是基于 1744 年豪尔赫·胡安与安东尼奥·德·乌罗阿在其一次南美洲科学探险期间最初编制的地图,18 世纪 80 年代新增了大量内容与修改。 地图描述了康塞普申湾旧城的位置,以及 1751 年毁灭性地震重建的离大海较远的新城位置。 该地图左下方指示的方向为北方。 经度与纬度根据加那利群岛特内里费的皇家天文台设定。 该地图用阴影表示高低,用测深表示深度。

费尔南多·科尔特斯的信函

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1485–1547 年)以及围绕着他的争议都与征服墨西哥有着密切的联系。征服墨西哥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件。科尔特斯出生于西班牙麦德林,曾就读于萨拉曼卡大学,1506 年参加了西班牙对伊斯帕尼奥拉岛和古巴的征服战争,因为功绩显赫而一跃成为古巴的市政官员。1518 年,他指挥远征军征服了墨西哥内陆。科尔特斯的信函是了解早期西班牙占领墨西哥这段历史的重要史料。他从新西班牙给国王写了五封信,简单、详尽地叙述了西班牙进入新大陆的进展情况。第一封信写于 1519 年 7 月,后人始终未能找到。第二和第三封信在塞维利亚出版(1522 和 1523 年),第四封于 1525 年在托莱多出版。第五封信直到 1842 年才出版。这里展示的是第二封信,写于 1520 年 10 月 30 日,来自塞古拉-德拉谢拉 (Segura de la Sierra)。这封信用漂亮的西班牙语书写,包含非常重要的信息,对库鲁阿省以及所属的各大城市(尤其是建在特斯科科盐湖上的特诺奇蒂特兰)进行了详细描述。科尔特斯在信中介绍了阿兹特克国王蒙特祖马、他的子民如何侍奉他以及他们的礼仪和仪式,话语中透露着钦佩之情。信中还讲述了有关进入新西班牙的最值得关注的事件:塞姆博拉首领的投降、军队挺进首都、与特拉斯卡拉特卡斯 (Tlaxcaltecas) 的结盟、早期与蒙特祖马所派特使的接洽,以及在特诺奇蒂特兰与阿兹特克首领的会晤。最后,科尔特斯描述了船舶的摧毁情景——一个“悲伤之夜”,科尔特斯和他的部下历经重重阻拦、费尽周折才从城中突围出来;还描述了导致他离开首都的事件。这些信件曾在安特卫普、纽伦堡、奥格斯堡和威尼斯出版了多个版本(有些非常早),证实了欧洲对“新世界”所发生事件的浓厚兴趣。

费迪南德科尔特斯对海上新西班牙的辉煌叙述,海上新西班牙被移交给最神圣和最无敌的罗马帝国皇帝奥古斯特查尔斯,他同时也是公元 1520 年西班牙王国的国王: 其中记载了很多值得对海上西班牙各省优秀城市加以了解与赞美的内容... 首先值得了解与赞美的就是著名的 Temixtitan 城以及城中各种奇观,读者会非常喜欢这些内容

1519 年 7 月至 1526 年 9 月期间,赫尔南多·科尔特斯(1485-1547 年)向国王查尔斯五世发出了五封长信,其中他描述了他的英勇行为,从正面描述了他和他的行为。科尔特斯是一位军人和冒险家,他在 1519-21 年间为西班牙征服了如今的墨西哥中部和南部地区。 这本书包括科尔特斯第二封信的首版拉丁语版。 在这封信内,科尔特斯介绍了他与阿兹特克皇帝蒙特祖马二世首次会面的情形。 这封信的日期是 1520 年 10 月 30 日,被 Petrus Savorgnanus 从西班牙语翻译成了拉丁语,于 1524 年在德国的纽伦堡印刷。 此次印刷的版本中还包括首次出版的阿兹特克城市特诺奇提特兰(如今的墨西哥城)的平面图,1521 年 5 月该城市在尔特斯和他的军队攻击下遭到摧毁。 该作品中还包括一幅加勒比盆地的早期地图。

百科全书手抄本,包括寓言和医学素描

中世纪时期,医药在很大程度上都和占星术和其他一些非科学的迷信交织在一起。 这幅牛皮纸手稿创作于德国南部,创作时间约为 1410 年,内容包括笔墨图纸和用德语和拉丁语书写的说明性文字。 第一幅图描绘的是地球和七颗行星。 随后是一副 12 宫人体图,绘制的是一位裸体男性,上面标有 12 宫的 12 个标志,每一个标志代表人体的一个特定部位。 在下面是人体的四幅血流图。 当时人们广泛地使用此类血流图或历法表。 这些图标能为抽血提供最佳的日期和抽血部位的指导。 由于这些指示非常复杂,根据月相、疾病的不同和穴位的不同而不同,因此能为一些基本上毫无意义而且通常有害的行为赋予一定的可信性。 该作品的最后是有关智慧塔(原文是德文)、被称为 Microcosmus 的男子、被称为 Macrocosmus 的男子、美德树 (Tree of Virtue)、被七艺所围绕的哲学、描述女性邪恶力量的故事、巴比伦树(或相反)、智慧塔(原文为拉丁文,在两页上)以及幸运轮的图画。 该作品出自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罗斯瓦尓多藏品。

麦哲伦海峡的第一张地图,1520 年

1519–22年的第一次环球航行是由葡萄牙航海家费迪南德·麦哲伦(1480–1521)完成的,该航行是为西班牙服务的。 唯一所知的第一手航行资料是由威尼斯贵族和学者安东尼奥·皮加费塔 (约 1480–1534 年)写的航海日志。 皮加费塔日志的四卷手稿版本留存了下来,三卷是法语写的,一卷是意大利语写的。 皮加费塔也创作了23张漂亮的、手绘彩色地图,每卷手稿都有配有完整的一套。 这里展示的皮加费塔的麦哲伦海峡地图,同卡尔洛·阿莫勒蒂的1800年版皮加费塔唯一的意大利语手稿里复制的一样。 阿莫勒蒂(1741–1816 年)是一个意大利牧师,学者和科学家,作为米兰的米兰藏书馆保管员,发现了这份手稿,该手稿以前一直认为已经遗失。 1800年阿莫勒蒂出版了该意大利语文本和注释,并在随后的一年出版了法语翻译版。 地图描绘了南美洲的南端,包括在航行中所发现的麦哲伦海峡。

麦哲伦航行日记

本手稿可追溯到 1525 年,详细描述了斐迪南·麦哲伦约在 1519-22 年间的环球航行。 本作品由一名大约在1490年出生于意大利维琴察的威尼斯,曾经参与麦哲伦环球航行的学者安东尼·皮加费塔所作。 皮加费塔保存了一份详细的航海日记,但原本已丢失。 然而,皮加费塔在 1522 与 1525 年的航程记录有四份手抄本被保存了下来:一份意大利语版,三份法语版。 这份出自耶鲁大学图书馆的法语版,是幸存的四份手抄本中最完整、最精美的版本。 它包括 23 份绘制精美的彩色地图。 皮加费塔的著作不仅是航程本身的信息来源,还包括了一份早期西方人对菲律宾人民与语言的描述。 在与麦哲伦同航的约 240 名男子中,皮加费塔是仅 18 个返回西班牙的人员之一。 麦哲伦于 1521 年 4 月 27 在菲律宾麦克坦岛上的一场战役中不幸牺牲,而皮加费塔见证并在本著作中记载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