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5日

撒马尔罕古迹。昔班尼汗伊斯兰教学校和库什库基汗陵墓。平面图、立面图和截面图

这幅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昔班尼汗 (Shaybani Khan) 伊斯兰教学校的平面图、立面图和截面图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穆罕默德•昔班尼(Muhammad Shaybani,1451-1510 年)后称昔班尼汗,是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 的后裔,也是短命的昔班尼乌兹别克王朝的建立者。他曾先后于 1500 年和 1505 年从后来建立莫卧儿帝国的帖木儿王朝统治者巴布尔 (Babur) 手中攻得撒马尔罕城。1510 年,在与波斯人沙阿伊斯梅尔一世 (Ismail I) 的莫夫战役中,昔班尼汗战败身亡。他的无头尸身被运回撒马尔罕安葬,并为纪念他还设立了一所 伊斯兰教学校。平面图和立面图中展示的是宽敞的庭院,三面环绕着一层高的回廊,其中设有供学者使用的小室。通向庭院的入口有独立门结构(底部)。本页右侧是库什库基汗(Kuchkunji Khan,昔班尼汗的侄子及继任者)陵墓的平面图、立面图和截面图。在绘制这幅素描之时,陵墓早已是一片废墟了。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南侧)。主壁龛旁的石刻铭文

这张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照片中的石刻铭文位于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南侧。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示范学校。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

撒马尔罕古迹。布哈拉埃米尔宫殿,“科克·塔什”。通向埃米尔接待大厅的门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埃米尔宫殿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16 世纪早期,帖木儿王朝被驱逐后,布哈拉埃米尔开始统治撒马尔罕。曾在撒马尔罕城修建城堡的帖木儿传奇性地登上王位后,其宫殿便被称为“科克•塔什” (Kok Tash)。此处展示的是通向接待大厅的半边主门。门的木质表面由三块嵌板组成,嵌板上是布局对称且附有植物曲线图案的精美浮雕回纹装饰。照片右侧背景中,一名坐着的男子正望向明亮开阔的庭院。1868 年,撒马尔罕及其宫殿被以凡·考夫曼 (von Kaufman) 为首的俄军占领。他对当地人口所采用的调和政策及上流社会的生活均反映在本相册。这些壮美的古代文化瑰宝不仅被引入俄罗斯帝国,还传给了俄沙皇。直到最近,照片中的这些埃米尔宫殿仍被视为权力交接的信号。

撒马尔罕古迹。布哈拉埃米尔宫殿,“科克·塔什”。通往接待大厅的拱门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埃米尔宫殿内部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遗产。16 世纪早期,帖木儿王朝被驱逐后,布哈拉埃米尔开始统治撒马尔罕。曾在撒马尔罕城修建城堡的帖木儿传奇性地登基为王之后,他们在城中举行仪式专用的仪式殿便被称为“科克·塔什” (Kok Tash)。这张照片展示了宫殿的接待大厅,有昏暗的光线从庭院射进来,拱形壁龛为统治者营造出庄严肃穆的背景。拱形壁龛顶端是 mocárabe 或“钟乳石”拱顶。墙体表面部分采用陶瓷装饰。1868 年,撒马尔罕及其宫殿被以凡·考夫曼 (von Kaufman) 为首的俄军占领。他对当地人口所采用的调和政策及上流社会的生活均反映在本相册。这些壮美的古代文化瑰宝不仅被引入俄罗斯帝国,还传给了俄沙皇。直到最近,照片中的这些埃米尔宫殿仍被视为权力交接的信号。

撒马尔罕古迹。圣库萨姆-伊本-阿巴斯之墓(夏伊辛达)及其邻近陵墓。沙·阿拉普的陵墓。外立面各部分细节

这张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展示的是位于夏伊辛达(Shah-i Zindah,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墓园北部圣陵群中的一座不知名陵墓的外立面装饰细节。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夏伊辛达(波斯语意为“永生的国王”)墓园建在一个名为阿甫拉昔牙卜 (Afrosiab) 的古聚落所在的高地上,被尊奉为缅怀库萨姆-伊本-阿巴斯(先知穆罕默德的堂弟)的纪念性建筑。虽然这座陵墓的赞助人尚未最终确定,但已知它的修建时间是 1360-1361 年间。尽管遭受过严重损毁,但其外立面仍然颇具特色,上面饰有各种植物、几何和铭文图案的彩色陶瓷装饰。

撒马尔罕古迹。圣库萨姆-伊本-阿巴斯之墓(夏伊辛达)及其邻近陵墓。入口壁龛左侧嵌板上的铭文

这张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展示的是位于夏伊辛达(Shah-i Zindah,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墓园入口左侧的铭文。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夏伊辛达(波斯语意为“永生的国王”)墓园建在一个名为阿甫拉昔牙卜 (Afrosiab) 的古聚落所在的高地上,被尊奉为缅怀库萨姆-伊本-阿巴斯(先知穆罕默德的堂弟)的纪念性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