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

Avicenna花卉集

Abū ‘Alī al-Ḥusayn ibn ‘Abd Allāh ibn Sīnā(980–1037年)(通称Avicenna),出生在波斯的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附近的Afshaneh。 到10岁时,他已能通背《古兰经》并在各种科学方面颇有造诣。 在中世纪的许多伊斯兰学者、科学家影和哲学家中,他是最有名和最有影响力的。 他主要是一名医生,但同时也是一位天文学家、化学家、地质学家、心理学家、哲学家、逻辑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和诗人。 他是所有这些领域的多产作家,在组织得当的内容中,获取到了他所在时代的知识。 一直到17世纪,Avicenna的著作都在对西方医学学术产生影响。 Avicenna的《医学规则》(The canon of medicine)记录了基于古希腊学者传统的一个完整医学体系。 《Floris Avicenne》是Avicenna杰作的拉丁语翻译,由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译作编辑Michael de Capella于1508年出版。

Avicenna《医学规则》的插图页

Abū ‘Alī al-Ḥusayn ibn ‘Abd Allāh ibn Sīnā(980–1037年)(通称Avicenna),出生在波斯的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附近的Afshaneh。 到10岁时,他已能通背《古兰经》并在各种科学方面显示出天份。 在中世纪的许多伊斯兰学者、科学家影和哲学家中,他是他是最有名和最有影响力的。 他主要是一名医生,但同时也是一位天文学家、化学家、地质学家、心理学家、哲学家、逻辑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和诗人。 他是所有这些领域的多产作家,从组织得当的内容中获取到了他所在时代的知识。 一直到17世纪,Avicenna的著作都在对西方医学学术产生影响。 这是Avicenna的《al-Qānūn fī al-ṭibb》拉丁语翻译《医学规则》(The canon of medicine)的最早完整版之一(如果不是最早的完整版)中的一页彩页。 内容与牙齿、牙龈和嘴唇的护理有关。 这本书大约于1473年由著名印刷、出版商阿道夫·鲁施在斯特拉斯堡印刷。

《了解真相》,第 1 期,1918 年 1 月 1 日

《了解真相》 (Têgeyştinî Rastî) 是 1918–1919 年由英国军队命令在伊拉克每半周发行一期的报纸。当时,英国正在与奥斯曼帝国交战,奥斯曼帝国自 16 世纪开始就统治着伊拉克。1918 年春天,当英国军队开始向北朝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推进时,这个报纸成为大英帝国的喉舌,在政治、社会和文化问题方面宣传支持英国的立场。这份报纸的售价为一阿纳或四费尔,在当时是非常小的数目。该报的总部设在巴格达,现今的 Nahr 街上,与 Jareedet Al-Arab 报在同一栋建筑内。该报的刊头中没有提及所有者的名字、主编或者编辑团队,所发表的文章也都没有署名。但是,据了解,苏安(Soane)少校是主编,而且是他准备整个报纸的出版工作。苏安熟悉库尔德语,并且有诗人兼文学作家许瑞·法里辅助其工作。《了解真相》的目的是作为动员库尔德人反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媒体和宣传工具,因此主要在其新闻故事和文章中攻击奥斯曼帝国。它还通过颂扬伊斯兰教和宣扬库尔德民族情感来努力在道义上和情感上赢得库尔德人民的认同。为此竟然还刊登了一些皈依伊斯兰教并且取伊斯兰名字的英国军官的名字。该报纸对俄国的十月革命采取敌对态度;试图吸引库尔德联盟中有影响力的部落首领、长老和其他领导人物;并且把英国军队描绘成使库尔德人摆脱奥斯曼帝国统治的解放者。它宣扬了库尔德文学家和诗人阿海库德·阿库比和纳里·林哈维·卡,是第一家发表关于库尔德人的历史和起源的库尔德报纸。
浏览65更多主题

新一代,第 1 期,1921 年 12 月

An-Nashi’a(《新一代》)是一份内容全面的月刊文学杂志,致力于推动一战后伊拉克科学和文化生活的进步。奥斯曼帝国在一战中战败后,伊拉克被纳入由英国管理的国际联盟。1921 年,伊拉克建立君主王国,并于 1932 年脱离英国控制,获得完全独立。《新一代》在王国刚建立时建刊,第一期社论宣布这份新的期刊是应新国家的需要而生。《新一代》只发行了三期(据称是部分)就停刊了。杂志的所有人是易卜拉欣·萨利赫 (Ibrahim Salih),总编辑是哈桑·巴亚提 (Hassan al-Bayati)。每一期开头均为一篇长文,内容广泛,涉及文学、科学、艺术、哲学、历史、新发现、生活方式和来自世界各地(特别是美国)的新闻和轶事。主题包括学习的价值;海上生活、矿产和其它资源;诗人和诗歌;引用亚历山大大帝和凯撒大帝实例的历史教训;体育运动,特别是说明美国报纸如何每天利用多页的篇幅,专章介绍体育新闻;关于社交礼仪的“注意事项”以及“名人名言”,收集世界各地名人,包括乔治·华盛顿的智慧言论。总的来说,虽然仍停留在阿拉伯文化上,这本杂志却有进步的观念和全球视野。最后一页是典型的“管理层说”,主要目的是纠正印刷错误,向读者致歉。除了所有人和总编辑外,投稿作家包括当时的一些著名泛阿拉伯知识分子,如伊拉克库尔德诗人和哲学家贾米勒·伊德奇·扎哈维 (Jamīl Ṣidqī Zahāwī),埃及作家和散文家穆斯塔法·卢特菲·曼法卢 (Muṣṭafá Luṭfī Manfalūṭī,),土耳其-埃及诗人瓦利伊·伍德迪恩·亚昆 (Waliy ud-Deen Yakun) 以及黎巴嫩-美国作家、艺术家和 The Prophet(《先知》)的作者卡哈里·纪伯伦 (Khalil Gibran)。
浏览2更多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