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主的恩赐”

这部著作集收录了一部对穆罕默德•伊本•阿布德•瓦希德•伊本•胡马姆(Muḥammad ibn ‘Abd al-Waḥid ibn al-Humām,约 1388-1459 年)的作品 Fatḥ al-Qadīr (《主的恩赐》)的评论以及其他几部作品。伊本•胡马姆是埃及亚历山大哈乃斐派(逊尼派四大费格赫学派,也称宗教教法学派之一)的知名学者。他是一名伊玛目,也是研究费格赫教律和圣训(先知穆罕默德及其同伴的传教、立教言行录)的专家。著作集中收录的其他作品包括夏姆斯•阿尔丁•艾哈迈德•卡迪•扎德 (Shams al-Dīn Ahmad Qādī Zādah) 的 Kashf al-Rumūz wa-al-Asrār(《符号和秘密之探析》)、伯翰•阿尔丁•阿里·伊本·阿比·巴卡尔•马尔希纳尼 (Burhān al-Dīn ‘Alī ibn Abī Bakr al-Marghīnānī) 的 Sharh Bidāyat al-Mubtadī(《创始人早期状况的说明》),以及页边空白处阿克马尔•阿尔丁•穆罕默德•伊本•马哈茂德•巴巴尔蒂 ( Akmal al-Dīn Muhammad ibn Mahmūd al-Bābartī) 的 Sharh al-‘ināyah ‘alā al-Hidāyah(《圣训意图解析》)。著作集内容涉及穆斯林教法对结婚和离婚、关系和双方义务、赋予奴隶自由、有关信仰的常见问题、不同场合的祝福、朝觐、祷告、斋戒以及得体着装的规定。此版本中的页码没有按顺序编排。该书出版于埃及,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被引入俄罗斯帝国。

爱斯特兰省总图:显示邮政和主要道路、站点以及站点之间的俄里距离

这幅 1820 年的爱斯特兰省地图出自规模较大的作品 Geograficheskii atlas Rossiiskoi imperii, tsarstva Pol'skogo i velikogo kniazhestva Finliandskogo(《俄罗斯帝国、波兰王国和芬兰大公国地理地图集》)。该地图集包含 60 幅俄罗斯帝国的地图,由 V·P·帕迪谢乌 (V.P. Piadyshev) 上校编制和刻版,反映了 19 世纪前 25 年间俄罗斯军事制图师所达到的详细制图水平。地图上标注了人口中心(根据大小分成六个等级)、邮局、道路(四种)、省和地区的边界以及海关所在地。距离采用的单位是俄里,该单位目前已不再使用,1 俄里等于 1.07 公里。图例和地名采用俄语和德语标注。该地图所描绘的领土对应的是今爱沙尼亚的北部地区。该地区曾居住着讲芬兰-乌戈尔语的爱沙尼亚移民,他们的祖先(与芬兰人和匈牙利人相关)从西伯利亚东北地区向西穿越俄国北部,经过漫长的迁徙到达波罗的海地区。13 世纪时,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 (Valdemar II) 征服了这片地区。爱沙尼亚首都现名为“塔林”,正是源于那个时期,意思是“丹麦城堡”。这标志着斯堪的纳维亚向波罗的海东岸扩张的开始,被称为“北方十字军入侵时期”。14 世纪时,东普鲁士的条顿骑士团横扫整个波罗的海东岸,夺取了该地区的统治权。16 世纪时,瑞典占领这片地区,建立了瑞典爱沙尼亚。1700 年,瑞典国王查尔斯十二世 (Charles XII) 的军队以寡敌众,在爱沙尼亚东部边界的纳尔瓦战役中大败俄国军队。这次战役发生在后来所称的“大北方战争”的初期。俄国损失惨重,实行了彻底的改革。最终,彼得大帝在 1721 年打败瑞典,赢得胜利。之后,瑞典爱沙尼亚成为俄罗斯帝国的爱斯特兰省。

上校约翰·怀特海·佩德:常被称为加里波第的英国人

这幅水彩画原作上面有托马斯·纳斯特(1840-1902 年)的签名和标注的日期 1860 年 8 月 22 日,起初人们认为该画所画的是意大利爱国志士朱塞佩·加里波第,但后来确定该图所画的是约翰·怀特海德·皮尔德上校。 皮尔德被称为“加里波第的英国人”,是一位曾在牛津大学接受过教育的律师,他的父亲是一位英国海军上将。 1860 年他加入加里波第,表面上是因为他曾在访问那不勒斯期间亲眼目睹了官员的残忍和野蛮。 皮尔德参加了意大利统一战争,并荣获意大利国王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所颁发的十字勋章。 加里波第退休后,皮尔德回到康沃尔,过着维多利亚绅士般的宁静生活。 这幅水彩画是通过出自 《New York Illustrated News》(纽约画报新闻) 上的两幅复印照片来创作的,水彩画上的画像与 1860 年 10 月 27 上述报纸上的画像一样。 这幅作品是 布朗大学图书馆 Anne S.K.Brown 军事藏品的一部分,这些藏品是美国专门收藏士兵和作战历史和形象作品的最重要收藏,也是世界上致力于军事研究和海军制服方面的最大型收藏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