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9日

起于亚洲东北海岸,位于开普奥力拓与开普楚科奇之间的白令海墨卡托地图: 源自船长利特克的地图,并加上阿纳德尔湾

费奥多·罗维奇·利特克是一名俄罗斯海军军官兼地理学家与探险家。 1826-29 年间,担任 谢尼亚文号船的船长, 他完成了第二次世界环航。 在此次环航过程中,他绘出了白令海的西海岸线。 随后,他分别以法语和俄语出版了 8 卷环航记录,其中包括大量的地图与计划。 海洋部出版的19 世界中期俄国的地图,便是根据利特克地图其中一张地图绘制。 该地图注明了沙洲、以 sazhen (臂展) 为长度单位来计量的深度记号,以及停泊点。 阴影部分表示高低,高度用英尺表示。 顶部的补充地图为阿纳德尔河的入海口与谢尼亚海峡。

现代亚洲

约翰·威尔克斯是一名伦敦出版商,其代表作有 《伦敦百科全书》,或者称为《艺术、科学与文学的通用词典》 (1801-28 年)。威尔克常与“现代亚洲”手绘地图的雕刻师塞缪尔·约翰·尼乐共事。 本地图体现了 18 世纪晚期 欧洲地理概念与术语。 印度被称为“印度斯坦”,其内陆大部分描述由“西方鞑靼”与“中属鞑靼”组成。 “鞑靼”是欧洲人对居住在亚洲的游牧突厥和蒙古人的称呼。 这幅地图描述的鞑靼从里海一直延伸到太平洋。

修道院、运河(19世纪),俄罗斯 Solovetskii 岛屿

这张索洛维茨基岛上的运河照片由美国摄影家兼俄罗斯建筑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姆费尔德于 1998 年拍摄,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边境交汇处”项目的一部分。 这座岛屿及其群岛坐落在白海的西南部,是显圣容-索洛维茨基修道院所在地,该修道院是俄罗斯最受尊敬的修道院机构之一。 早在 1429 年修道士萨瓦提已经创立了该修道院,16 世纪下半叶在修道院长 Hegumen Filipp 的带领下,修道院经历了它最辉煌的发展阶段。 尽管经历了动荡的历史岁月,该修道院在之后的每个世纪都在扩大。 在 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期间,该修道院承接了一些改善工程,例如把主岛众多湖泊中的一些湖泊连接起来的运河系统。 这些航道均由宣誓为修道院服务一年的农民建造,航道的修建不仅改善了排水系统,还有助于方便进入岛上的外围地区,包括修道院静修场所(隐士团体)。 从投入使用的那一天起,运河就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污水排入穿越森林周围的花岗岩衬底的河堤。

修道院、基督变容大教堂(1558-1566 年) 、画廊西北侧(1602 年)、以及圣尼可拉斯教堂(1832-1834年),俄罗斯 Solovetskii 岛

这张显圣容-索洛维茨基修道院的中央全景照片由美国摄影家兼俄罗斯建筑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姆费尔德于 1998 年拍摄,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边境交汇处”项目的一部分。 该修道院坐落在广袤的白海群岛之一的索洛维茨基岛上,早在 1429 年由修道士萨瓦提修建。 1435 年创始人逝世后,该修道院于 1436 年由修道士佐西马接管。 几十年穷困生存之后,16 世纪中叶在与诺夫哥罗德与莫斯科有联系的贵族修道院长 Hegumen Filipp 的带领下,这个偏远的修道院终于迎来了巨大的发展。 他在任的主要建筑贡献是主修道院教堂的建立,该教堂主题为耶稣基督的显圣容。 1558 年,显圣容大教堂的砖结构工程开工,至 1566 年工程完工。 其壮观的外形包含五个圆顶的顶点,在过去几个世纪中经历了无数的变迁,尽管 1923 年的毁灭性火灾毁坏了中央建筑内部装饰,但基础设计还是幸免于难。 不久后,该修道院便成为臭名昭著的政治迫害营地。 封闭的画廊将大教堂与圣尼古拉斯大教堂连接起来。

展现达斯维利亚斯河猜想源头和米纳斯吉拉斯船长角色的地图

这幅 18 世纪晚期的手绘地图描绘的是达斯·威尔哈斯河,是巴西南部流入大西洋的圣弗朗西斯科河的支流之一。 1698-99 年间,人们发现该河岸有黄金。

阿布杜拉·安沙里的末坐

这书写的片段包括摘自伟大的波斯神秘主义学者赫瓦耶赫·阿卜杜拉·安萨里(1088 年逝世)作品— 《Munajat》 (祈祷)的一句格言。 两行文字描述了祈祷与慷慨的益处。 两行文字为黑色 波斯体 手迹,纸张为褐色纸张,裱框为金色反光背景上的精致云彩状图案。 文字镶板的裱框为各种不同的边纹,并贴在金色交错花朵图案装饰的紫色纸张上。 两行文字之间以及下方的文字内容为:“上帝,每个人都害怕你,但阿卜杜拉却害怕他自己,因为一切美好的食物都是为你所赐,一切邪恶的食物却来自阿卜杜拉(上帝的仆人)”。这简短词语是作者对上帝的慷慨与善良的赞美。 对上帝的赞美词之后是书法家的签名:“mashq-i Malik”(马利克作)。 马利克也可称之为书法家马利克·多乐美,服务于萨非王朝统治者瑟尔汗·太美斯普(执政于 1524-1576 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