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年,紧抓着他的战士父亲,目光向上望,而他的父亲将妻子从地上扶起来,祝她“圣诞快乐”。: 这位军人是幸运儿之一,能有幸回家探亲过节。

这张出自 1944 年圣诞节的照片由战争新闻办公室制作,该机构于 1942 年 6 月成立,是一家美国战时政府机构,协助发布国内与国际新闻,目的在于鼓舞国内的士气,破坏国外敌人的士气。 如上所述的形象与文字均传达了战争时期积极、向上的信息。 诸多知名作家与摄影师均为战争信息办公室工作,其中包括诗人兼前国会图书馆管理员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摄影师戈登·帕克斯、历史学家亚瑟·施莱辛格、记者詹姆斯·雷斯顿以及剧作家罗伯特·E· 舍伍德。

整个地球的完整描绘

这幅1795 年版木刻地图根据欧龙斯·费恩1534 年版心形世界地图改编而成,为突尼斯制图师哈吉·艾哈迈德所作。 初一看,地图上的奥托曼土耳其文似乎十分引人入胜,以第一人称记录了哈吉·艾哈迈德横跨地中海的著名长途探险。 仔细审视后,制图学者却质疑该地图的真实性和作者身份。 文字错误百出,欧洲部分取自乔瓦尼·巴蒂斯塔·赖麦锡的作品 《Delle Navigationi et Viaggi》 (旅行与航行),似乎已对地图的详细地理资料产生了影响。 很可能是该地图最初由威尼斯制图师出于商业目的而出版,制图师包括尼科洛·冈比欧,以及身为威尼斯共和国土耳其语官方翻译的米歇尔·蔓布雷。 不管其真正来源何处,这幅地图强调早期现代地中海世界存在显著的跨文化影响,特别是突尼斯、威尼斯以及伊斯坦布尔之间的影响。

韩国

这张身着传统服饰的朝鲜妇女及其女儿的照片出自于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弗兰克与弗朗西斯·卡彭特作品集。 弗兰克·G· 卡彭特(1855 -1924 年),是一位美国专注旅行和世界地理的作家,在 20 世纪初,他的作品曾帮助美国人普及了文化人类学和地理知识。 作品集以卡彭特拍摄和收集的照片组合而成,其女儿弗朗西斯(1890 -1972 年)为其著作制作插图,该作品集包括了约 16800 张照片和 7000 张玻璃底片和胶卷底片。 本照片拍摄时,朝鲜被日本占领。 卡彭特在其 1925 年出版的 《日本与朝鲜》中讨论了占领所带来的影响。

库克林大宅(18 世纪 90 年代;1817 年后),州长官邸,尼古拉斯二世的书房,自 1917 年 8 月到 1918 年 4 月中旬尼古拉斯二世与其家人居住于此,俄罗斯托博尔斯克

这张照片记录的是尼古拉斯二世在托博尔斯克总督府的书房,由美国摄影家兼俄罗斯建筑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姆费尔德于 1999 年拍摄,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边境交汇处”项目的一部分。 托博尔斯克由哥萨克领导人丹尼尔·丘尔科夫于 1587 年修建,靠近托博尔斯克与额尔济斯河交汇处。 此后,直至 19 世纪中期,托博尔斯克成为了西伯利亚的主要行政中心。 其地位下降的一个因素便是横跨西伯利亚、穿越秋明往南的铁路线的开通。 在众多著名的城市非宗教建筑中,这座建筑是在 1788 年席卷全城的大火之后,由作为商人和包税人的库克林所建造。 1817 年库克林破产之后,这座新古典主义大楼被政府收购,并改成省长的住宅。 从 1917 年 8 月至 1918 年 4 月,尼古拉斯二世及其家人在这栋房子居住了几个月,之后便转移到叶卡特琳堡,于 1918 年 7 月在叶卡特琳堡不幸遭谋杀。 苏联解体后,为纪念废黜沙皇及其家人这座建筑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内部已部分修复,着重强调尼古拉斯的书房。

加利福尼亚州或卡罗莱纳州: 美国北方耶稣会的使徒苦行地

尼古拉斯·德·福(1646 -1720 年)是一名法国制图师和地图册出版商。 德·福这幅于 1720 年绘制的手绘彩色地图实际上是尤塞比欧·基诺神父(1645 -1711 年)在1696 年绘制的手绘地图的翻版。 基诺是一位意大利籍耶稣传教士,后经训练后成了一名制图师。 他的著名成就包括建立传教团和捍卫印第安人的权利,此外,他还做出了重要的地理发现。 17 世纪 80 和 90 年代,他勘察了当时名为 Pimería Alta 的区域(如今的亚利桑那州南部和墨西哥北部区域。) 通过勘察加利福尼亚的包姚以及科罗拉多河,他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加利福尼亚不是一个岛屿 - 这个发现尚未体现在德·福后期的地图上。

费罗尔湾,拉科鲁尼亚湾,西班牙

这幅英语版手绘双海图采用的是笔墨水彩画法,地图的质地为牛皮纸,描述了西班牙的拉科鲁尼亚港口和埃尔费罗尔。 从描述的时间、地点以及该海图的来历来看,它们是因 1589 年的德雷克-诺利斯远征之需而绘制。 自 1588 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舰队击败,以及企图入侵英国推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行动失败后,英国开展了一次反远征运动,旨在摧毁剩余的无敌舰队船只。 这些船只无奈之下,只能在西班牙北部的桑坦德港以及拉科鲁尼亚-埃尔费罗尔港避难。 最终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和语翰·诺瑞斯(诺利斯)爵士带领的远征以失败而告终。 这些地图很可能用于远征行动,并绘制了被袭击的地方。 地图顶部比例尺下方的文字为:“本比例尺 4 里格,每个空白处以英式 Myle Itt Hyes 计量单位测量,春季大潮时拉科鲁尼亚 [ La Coruña ] 的平均水深为12 英尺。 ”

巴勒斯坦,部落和耶路撒冷

让-巴蒂斯特·昂维尔(1697-1782 年)是 18 世纪法国最重要的地理学家之一。 他在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统治期间工作。 昂维尔的地理学方法为几何法;他认为,确认人类存在的唯一价值是它有助于制图师确立某个地方的边界。 他侧重于使用游记、历史记录、旧地图、诗歌以及其他知识,侧重于确认记录中有争议地区的真实性。 昂维尔特别着迷于绘制有关古代文明的地图。 这幅巴勒斯坦地图便是其试图重新绘制旧约领土的一部分。 此外,还有一些插图,包括耶路撒冷市与以色列十二支族领土以及彼此相关的城市位置。

维迪加尔的热基蒂尼奥尼亚河钻石矿(除砂)

特丽萨·克里斯蒂娜·玛丽亚藏品共包括 21,742 张照片,由皇帝佩德罗二世收集,并交予巴西国家图书馆收藏。 这批藏品所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 记录了 19 世纪巴西以及巴西人的成就,其中还有很多有关欧洲、非洲和北美洲的照片。 1868 年,摄影师奥古斯托·瑞戴尔参与巴西内陆探险,走访了几个采矿小镇。 这张照片为瑞戴尔所摄,照片内容为基蒂尼奥尼亚河的一座矿山,这条河发源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塞罗,流入大西洋。

巴西: 根据皇家科学院等人员做出的新测绘

从这幅地图上看,18 世纪初,巴西的大部分地域仍未经探查和绘图。 河流、土著居民以及内陆矿山的注解只能提供有限的信息。 这幅地图由彼得‧万迪亚(1659-1733 年)在莱顿出版,万迪亚是一位荷兰出版商与书商,专业从事早期制图师绘制地图的重新发行。 万迪亚的主要作品是精心制作的 《Galerie Agréable du Monde》 (世界赏心悦目的美术馆),一本包括 66 个部分的 3000 多幅板画的目录,共 27 卷,1729 年出版。

亚马逊河航线,基于克里斯多弗·德阿格拉的记述

尼古拉斯·桑松(1600-67 年)被大多数人视为法国制图学校的创始人。 由于来自阿比维尔,他起初被认为是桑松·阿比维尔。 虽然参加了军事工程师的学习,他却成为一名多产的制图师,其作品超过 300 幅地图。 约在 1643 年,他开始出版地图,与出版商皮埃尔·玛丽埃特共事。 这幅 1680 年版的亚马逊地图很有可能是其儿子纪尧姆(1633-1703 年)再版重印,尼古拉斯去世后纪尧姆子承父业。 标题的描述引用了克里斯多福·阿库纳 1641 年撰写的 《Nuevo Descubrimiento del Gran Rio de las Amazonas 》(新发现的亚马逊河) (1641 年)。1639 年,葡萄牙探险家佩德罗·特谢拉在 1637 到 1638 年间游历亚马逊河后,阿库纳作为两名西班牙耶稣会会员之一,跟随佩德罗从基多(现在的厄瓜多尔)返回帕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