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日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壁龛内的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采用了当地极富代表性的建筑结构:矩形庭院,两层拱廊环绕。这张照片展示的是西墙的拱形主壁龛,中间是一个带有六边形格子镂空(一部分被封住了)的大窗户。窗户的两侧是精美的彩色嵌板,附有釉陶镶嵌图案。嵌板设计中包含带几何结构的植物图案。照片中还可以看到以苏尔斯草书体书写的横式陶瓷铭文区。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壁龛左侧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采用了中亚极富代表性的建筑结构:矩形庭院,两层拱廊环绕,拱廊中建有供学者用的房间。这张照片展示的是西墙左(南)侧的第一个壁凹,表面覆盖着彩色珐琅瓷砖。右侧是构成主拱门南角的垂直陶瓷装饰条。在这些装饰条的左侧,可以看到以苏尔斯草书体书写的竖式铭文区。照片中还能见到几何图形和花卉图案。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壁龛右侧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采用了中亚极富代表性的建筑结构:矩形庭院,两层拱廊环绕,拱廊中建有供学者用的房间。这张照片展示的是西墙右(北)侧的第一个壁凹,表面覆盖着彩色珐琅瓷砖。左侧是构成主拱门北角的垂直陶瓷装饰条。在这些装饰条的右侧,可以看到以苏尔斯草书体书写的竖式铭文区。照片中还能见到几何图形和花卉图案。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大理石石板中雕刻的装饰图案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张照片展示的是西墙主壁龛中的一块刻有图案的大理石嵌板。嵌板的雕刻极其细致,上面有一个壁龛,其弧形拱顶由有莫札拉布风格的拱形图案组成,这种图案因为包含悬挂状的装饰元素,也称“钟乳石”拱顶。实际的壁龛位于嵌板不远处,表面饰有彩色瓷砖。嵌板上还有精美的花卉和几何图形图案,采用陶瓷装饰。

撒马尔罕古迹。比比·哈努姆伊斯兰教学校。大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大理石诵经台左侧的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比比·哈努姆 (Bibi Khanym) 遗址群主清真寺大理石古兰经诵经台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比比·哈努姆遗址群建于 1399-1405 年,里面有帖木儿在印度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这里也是城市主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的所在地,为了表达对帖木儿的原配萨莱·穆尔克·哈努姆 (Sarai Mulk Khanym) 的敬意,特意以其名字命名。遗址群中心是一座清真寺,这是伊斯兰世界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在清真寺内,有一块巨大的古兰经诵经台 (rihal),由帖木儿的孙子兀鲁伯 (Ulugh Beg) 捐赠,包括两块放置在大理石底座上的巨型三角大理石石块。这张照片展示的是右侧石块直角面的左半部分,上面刻有装饰图案,包含极其复杂的卷边和尖叶状图形。表面四周是草书体文字区。1875 年,即这张照片拍摄数年后,诵经台被搬进清真寺前面的院子。

撒马尔罕古迹。比比·哈努姆伊斯兰教学校。大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大理石诵经台左侧的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比比·哈努姆 (Bibi Khanym) 遗址群主清真寺大理石古兰经诵经台的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比比·哈努姆遗址群建于 1399-1405 年,里面有帖木儿在印度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这里也是城市主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的所在地,为了表达对帖木儿的原配萨莱·穆尔克·哈努姆 (Sarai Mulk Khanym) 的敬意,特意以其名字命名。遗址群中心是一座清真寺,这是伊斯兰世界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在清真寺内,有一块巨大的古兰经诵经台 (rihal),由帖木儿的孙子兀鲁伯 (Ulugh Beg) 捐赠,包括两块放置在大理石底座上的巨型三角大理石石块。这张照片展示的是右侧石块直角面的右半部分,上面刻有装饰图案,包含极其复杂的卷边和尖叶状图形。表面四周是草书体文字区。1875 年,即这张照片拍摄数年后,诵经台被搬进清真寺前面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