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日

关于麦琪离开的诗歌

这是一份 15 世纪的手稿,使用文艺复兴时期的字体,收录了由一位名叫加布里埃尔·沃拉特拉努斯 (Gabriel Volaterranus) 的抄写员誊抄的一首诗歌 (De profectione Magorum adorare Christum et de innocentibus interfectis ab Herode)。诗歌作者很可能是加布里埃罗·扎兹·达·沃特拉 (Gabriello Zacchi da Volterra),他是大教堂的主牧师(代理院长、主教代理),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卒于 1467 年,当时年仅 33 岁。作者将这部作品献给了教皇皮乌斯二世(Pius II)的机密助理托马索·德尔·特斯塔·皮科洛米尼 (Tommaso del Testa Piccolomini, 第 132r 对开页)。皮乌斯二世授予托马索成为皮科洛米尼家族成员的特权。1460 年,腓特烈三世·达·蒙特费尔特罗 (Federico III da Montefeltro) 还授予托马索帝国顾问的头衔,允许其在盾形纹章上添加白肩雕;后来他还先后被任命为索瓦纳的主教和皮恩扎的主教。这部手抄本的装饰图案中有包含白肩雕的特斯塔·皮科洛米尼盾形纹章(第 132r 对开页),证明手稿可能出现的最早合理年份为 1460 年。何塞·鲁斯查尔特 (José Ruysschaert) 认为,带有白藤茎图案的装饰是焦阿基诺·德·基干提布斯 (Gioacchino de' Gigantibus) 所绘,焦阿基诺在 15 世纪 60 年代初期曾活跃于教皇皮乌斯二世的文化圈。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圣加罗的锡耶纳素描本

这本普遍称为锡耶纳的素描本为著名的建筑师和工程师朱利亚诺·达·圣加罗 (Giuliano da Sangallo) 所作,原本保存在锡耶纳学者乔瓦尼·安东尼奥·佩兹 (Giovanni Antonio Pecci) 的图书馆中。图书管理员朱塞佩·恰凯里 (Giuseppe Ciaccheri) 是一位坚定热情的收藏家,他通过大量高品质的艺术作品丰富了锡耶纳的因托那提公共图书馆的馆藏量。他于 1784 年购得这部作品。此素描本与梵蒂冈教廷图书馆的 Codice Barberiniano 一样,是圣加罗作为建筑师创作了大量绘画的明证,也是了解其作品的宝贵资源。从画作的小型版式和风格可以看出,此素描本是个人学习和工作的工具。其内容极其丰富,包括素描(大多是建筑主体,通常附有测量和技术注释)、项目构想(如关于洛雷托圣母大教堂圆顶的构思)、机械和大炮设计图以及古典雕塑的临摹。此外,素描本中还包括对朱利亚诺在意大利和法国旅行期间看到的建筑遗迹的研究(其中包括凯旋拱门和罗马竞技场)、浮雕临摹、装饰品图纸(华丽的服饰、风格奇特的艺术品、框架),甚至包括一些公共铭文中的大写字母的素描。从大量比萨建筑物以及博洛尼亚阿西内利塔的素描可以看出,朱利亚诺似乎对中世纪的建筑情有独钟。描绘锡耶纳大教堂内的皮科洛米尼小教堂立面图的那一页是他在锡耶纳停留期间完成的。此素描本中还有一座锡耶纳萨皮恩扎教堂建筑的平面图,根据一段注释可知,该建筑与红衣主教弗朗西斯·皮科洛米尼 (Francesco Piccolomini) 的决定有关。大约在 1492 年至 1493 年,弗朗西斯决定为已有的萨皮恩扎教堂(建于 1415 年,位于米塞利考迪亚医院先前所在的位置,即现在市图书馆所在的位置)增建一座建筑。关于这些素描的属性,目前尚无定论:一些学者认为它们是现有建筑的改造图纸,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它们是新建筑的设计图。手稿中有一张佩兹根据朱利亚诺的初始平面图,亲手绘制的萨皮恩扎教堂的截面图。此素描本为我们展示了朱利亚诺深厚且多层次的艺术文化素养,也证实努力研究古典建筑是他工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这些绘图可能是 15 世纪 90 年代到 1516 年间完成的,当时朱利亚诺已介晚年。第 1v–2r 对开页上有一些 16 世纪添加上去的制胶配方,非朱利亚诺所写。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东侧)。主壁龛右侧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包含一个两层拱廊环绕的矩形庭院,带有一个 iwan(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结构,东侧是一座清真寺。这张照片展示的是东墙中央的 iwan 拱形结构的左侧。表面覆盖着雕饰有精致几何图形和植物图案的彩色珐琅瓷砖,其中特别突出的是六角星图案。横向嵌板中包含以苏尔斯草书体书写的铭文。左侧可以看到从中央拱形结构延伸出来的拱廊的前端。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东侧)。主壁龛上半部分特写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包括一个两层拱廊环绕的矩形庭院,带有一个 iwan(三面环墙、一面开放的拱形大厅)结构,东侧是一座清真寺。这张照片展示的是东墙壁龛的上半部分和镂空的中间窗户。壁龛表面覆盖着雕饰有几何图形和植物图案的彩色瓷砖。窗户尖拱周围是以苏尔斯草书体书写的铭文区。顶部可见“钟乳石”拱顶装饰元素的残留痕迹。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壁龛左侧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采用了中亚极富代表性的建筑结构:矩形庭院,两层拱廊环绕,拱廊中建有供学者用的房间。这张照片中展示的是西墙的拱形主壁龛的左侧,表面覆盖着彩色珐琅瓷砖。主表面绘有大幅交叉的几何图形,其中包含加粗库法字体,内容摘自伊斯兰教的信仰宣言 Kalima(清真言)。照片中间是以草书体书写的橫式铭文区。表面的框架以带花卉图案的垂直条带装饰。

撒马尔罕古迹。什尔·达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西侧)。主壁龛右侧铭文

这张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什尔·达 (Shir Dar) 伊斯兰教学校内部庭院照片出自《土耳其斯坦相册》的考古部分。这份六卷本摄影调查作品制作于 1871-72 年间,是在俄罗斯驻土耳其斯坦(俄罗斯帝国中亚属地的名称)的首任总督康斯坦丁·P·凡·考夫曼(Konstantin P. von Kaufman,1867-82 年在位)赞助下完成的。相册特别展示了撒马尔罕的伊斯兰建筑,例如 14 和 15 世纪建于帖木儿及其继任者统治期间的历史遗迹。撒马尔罕城的中央是拉吉斯坦建筑群,包括三所重要的伊斯兰教学校典范。建筑群中的第二所伊斯兰教学校是建于 1619-36 年阿斯特拉罕王朝时期的什尔·达学校。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遭受了严重损坏,但它仍然是中亚装饰最华丽的纪念碑式建筑之一。这所伊斯兰教学校采用了中亚极富代表性的建筑结构:矩形庭院,两层拱廊环绕,拱廊中建有供学者用的房间。这张照片展示的是西墙的拱形主壁龛的右侧,表面覆盖着彩色珐琅瓷砖。主表面绘有大幅交叉的几何图形,其中包含加粗库法字体,内容摘自伊斯兰教的信仰宣言 Kalima(清真言)。照片的中间是以草书体书写的橫式铭文区。表面的框架以带花卉图案的垂直条带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