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失去它还是统治它;发生在贝专纳、开普殖民地和英国的事件和经历

约翰·麦肯齐(John Mackenzie, 1835–99 年)是苏格兰传教士,于 1858 年被英国传教会派往南非。1862–1876 年间,他居住在今博茨瓦纳的邵雄。麦肯齐认为,与他一起工作的恩瓦托和其他非洲人受到的威胁包括,从南面侵占他们领土的布尔强盗,以及如塞西尔·罗兹 (Cecil Rhodes) 等希望英国开普殖民地进一步吞并北部领土的政客之威胁。因此,他开始了一场运动,旨在建立由英国直接统治的贝专纳保护国。在《南非:失去它还是统治它》中,麦肯齐描述了促进保护国建立的事件。受麦肯齐的影响,1885 年 1 月,英国内阁决定派远征军到南非维护其对争议领土的主权。查尔斯·沃伦(Charles Warren,1840–1927 年)爵士率领一支 4000 人的帝国军队从开普敦北上。与多位非洲酋长签订条约后,沃伦于 1885 年 3 月宣布保护国的建立。麦肯齐一路陪同沃伦,《南非》包含此次远征的详细描述。本书于 1887 年分两卷出版,包括地图、照片以及插图,至今仍是研究博茨瓦纳早期历史的重要资料。

西伯利亚

摩根·菲利普斯·普莱斯(Morgan Philips Price,1885–1973 年)是一名英国记者兼摄影师和政治家,撰写并出版了数本有关俄罗斯的书籍。他曾在剑桥大学修习科学。1910 年,他加入了英国科考队,与两名朋友(作家兼摄影师和制图员道格拉斯·卡拉瑟斯 (Douglas Carruthers) 及动物学家和大型动物狩猎人 JH·米勒 (J.H. Miller))一起探索西伯利亚中部恩内斯河的上游地区。在《西伯利亚》一书中,普莱斯对此次考察、西伯利亚大铁路之旅、在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市的居留见闻以及在西伯利亚小镇米努辛斯克的旅行进行了记录。该书配有多幅照片和地图,于 1914 年出版。书中还特设章节介绍了西伯利亚殖民化和社会演变的历史、西伯利亚中西部的经济状况,以及西伯利亚的经济前景。在最后一章中,普莱斯专门介绍了其顺道造访的蒙古国。蒙古自 1691 年起是中国的一省,但 1912 年成为受俄罗斯保护的独立国家。普莱斯热衷于研究西伯利亚及其经济前景,并认为它的发展历程与加拿大有诸多相似之处。后来,他在 Manchester Guardian (曼彻斯特卫报)上报道了俄国革命,并成为议会成员。

里斯本市地形图,1785 年

这幅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详细地图出自制图师弗兰克 D. 米利恩特。 1755 年,里斯本几乎被一场地震及其后的海啸完全毁灭。 当时的首相塞巴斯蒂昂·何塞·德·卡瓦略·梅洛(1699-1782 年),亦称为第一彭巴尔侯爵,决定重整灾后的城市中心,按照城市规划的现代理念进行重建。 这幅地图描绘了重建的效果及沿方格网排列顺畅的市中心布局。 卡瓦略·梅洛还测试了建筑模型,以检测其抗震与抵抗海啸的能力。 在他的政策下,里斯本中心重建的建筑可称为世界上第一批抗震建筑。

由船长刘易斯与克拉克率领的探险历史: 到密苏里河源头,穿越落基山脉,沿哥伦比亚河而下到达太平洋

这本记述刘易斯和克拉克远征的著作出版于 1814 年,此次远征依据的是领导者梅里韦瑟·刘易斯和威廉·克拉克船长所保存的详细航海日志。 这本书以“刘易斯船长的一生”起篇 ,这部分内容记述了托马斯·杰斐逊向刘易斯有关此次远征目的所作的详细指示。 “不管哥伦比亚河、Oregan [原文如此]、科罗拉多河或其他河流能否提供贯穿北美大陆的直接实用通道,你的任务目标就是探索密苏里河及其主要支流,例如,探索其河道以及通往太平洋的水道以作商业用途。” 1804 年 5 月 14 日,一支由 29 人组成的探险队从圣路易斯市出发。   之后的 28 个月,刘易斯和克拉克穿越了不熟悉的印第安人部落聚居地,共航行 12,000  多公里。 1804 年底,他们成功抵达密苏里河草原小镇大本德。 1805 年,他们沿着密苏里河行进,跨越落基山脉,然后顺着哥伦比亚河而下到达太平洋。 在经历了萧条的冬季后,远征队的成员开始返航,最终于 1806 年 9 月 23 日抵达圣路易斯。

变形记

《变形记》又名《那不勒斯奥维德 (Neapolitan Ovid)》,产生于意大利南部的普利亚(阿普利亚)地区,极有可能是在该地区的巴里圣贝内代托修道院 (Monastery of San Benedetto di Bari) 内完成抄写的,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手抄本。《变形记》是一世纪罗马诗人奥维德 (Ovid) 所作的拉丁语叙事诗,在欧洲中世纪时期流传甚广。其中包含色彩亮丽的插图,反映了 11 世纪在诺曼人的影响下,意大利南部人民的生活习惯,并反映出他们如何取代古老的伦巴第和阿拉伯传说的地位。同时也可以明显看出它受到拜占庭和黎凡特的影响。手抄本以巴里语的变体贝内文托字体书写。贝内文托字体在公元 800 年到公元 1200 年间一直为意大利南部的通用字体。它曾经为圣乔瓦尼一卡尔博纳拉教堂的那不勒斯女修道院所有,现保存于那不勒斯国家图书馆。

土星系统

克里斯蒂安·惠更斯(1629–95 年)生于荷兰海牙一个显赫的荷兰家族。 同他的祖父、父亲和兄弟为橙色王国的王室做秘书和外交官不一样,惠更斯终身致力于科学和数学。 他出版了三本数学书,写作了流体静力学的手稿,写了一本关于弹性物体碰撞的著作,研究了离心力并发明了摆钟。 惠更斯特别被行星土星迷住了,它的伸出的“柄”在当时通过望远镜可以看见但却没法解释。 同他的弟弟康斯坦丁一起,惠更斯建造了一个大倍数的望远镜,通过它他想揭开土星不同寻常的外观的秘密。 惠更斯发现了土星的卫星,土卫六,并提出了他的理论即该行星被一层薄的、扁平的环所环绕。 1659年,惠更斯出版了他的Systema Saturnium(土星系统)一书,在里面他计算了土星的卫星只用花16天就可以绕行星一周并提出了他的关于土星被一个相对于土星轨道倾斜20度的环所环绕的证据。 美国发明家,书籍收藏家,以及慈善家伯尔尼·迪布纳(1897–1988 年)选择 土星系统为“科学的预告”之一,是200篇西方科学与技术发展中最重要的文章之一。

五本教义著作

这本17世纪的手稿是五篇从希腊语翻译成阿拉伯语的教义著作文集。 其中三篇是大马士革的圣约翰(卒于约 750 年)写的:On the Orthodox Faith(关于正教信仰),Dialectics(辩证法);以及Against the Heretics(对异教徒的反驳)。大马士革的圣约翰的作品通常有希腊文及阿拉伯文两种版本(虽然他只用希腊文写作,但本人却是双语人士)。另外两篇则是由13世纪西顿的主教安提阿的保罗所写。 这两篇题为That the Creator is One and that Christians are not Polytheists(创造者是唯一的及基督教不是多神论),和Outline of the Christian Faith(基督教信仰概述),都是写给穆斯林读者的信件。

大全书

本文本是对11世纪的基督教著作的阿拉伯语翻译,该著作原文为希腊文,即黑山的尼可的Pandect(大全书)。 本书的希腊语标题的含义为大全(书)。 阿拉伯语标题 Al-Hāwī 有着差不多的意思: 大全书。 该书被分为 63 个部分,根据圣经节选、神父和教会经典, 提供了关于基督教教义和生活的全面介绍。 该著作在说阿拉伯语的基督徒间流行,事实上,它也存在于几部别的阿拉伯语手稿中,进一步证实了该观点。

坤舆万国全图

利玛窦(原意大利名的中文音译为玛提欧·利奇,利玛窦是他自己取的中文名字)1552年生于意大利马切拉塔。 在1571年,他进入耶稣教会开始他在罗马大学作为见习修士的学习,在那里他学习了神学与哲学以及数学、宇宙学和天文学。 1577年,利玛窦作为传教士被送到亚洲。 他于1578年9月到达葡占果阿邦(今印度),在那里他待到1580年7月。 他在果阿和柯钦(今印度柯枝)工作了四年,直到他受召加入初次去往中国的耶稣会传教。 他于1582年8月到达澳门并在中国渡过了他的余生,分别生活在肇庆、韶州、南京和北京。 他最后的岁月,1601-10 年,是在北京度过的,在那里他和他的耶稣会同伴庞迪我一起成为了第一批允许进入紫禁城的西方人。 利玛窦赢得中国人皈依天主教的部分方法,是用从基督教欧洲取得的科学和文化成就而让学者和官员留下印象。 在他在肇庆的屋子,他展示了一张大型的西方的世界地图。 中国参观者对地图将地球描绘为球形以及看到中华帝国只在世界占了相对较小的部分感到惊讶。 他们要求利玛窦将地图翻译为中文,并在1584年将之刻版和印刷。 1584年版地图的所有副本都已散失了,同样的1599年在南京利玛窦做的第二版的所有副本也散失了。 这里展示的这张地图是已知的第三版该地图留存下的六张中的一张,这是利玛窦在1602年应他的中国朋友李之藻要求而作,李之藻自己也是一位制图师。 这个1602年版本的地图是留存下来中国最早描述美国的地图以及反映了15世纪和16世纪欧洲航行的发现所获得知识的地图。 显示了五大洲,欧洲、利比亚(非洲)、亚洲、美洲和谣传的南方大陆麦哲伦之地,以及四大洋,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和北冰洋。 利玛窦在地图上加上了精巧的中文注释反映了西方对当时各个国家的信息(和误导信息)。 他将尼罗河描述为“世界上最长的河。 它流入海里要七个月。 在这个国家全年都没有云或雨,因而居住的人精通天文学。” 关于加拿大他写道:“居民对于陌生人是温和而好客的。 总之,他们用皮做他们的衣服,并且他们的职业是渔民。” 除了对特定地方的注释以外,地图还包含了非常准确和精巧的地理学和天文学信息,包括对地球的大小和形状的叙述,对昼夜长短变化的解释,显示了行星到地球距离的表格,以及插入了从两极(包含北极和南极)对地球的极投影地图以显示地球是圆的。

闰年 1868 年的保加利亚民俗日历

Bulgarian Folk Calendar for Leap Year 1868(闰年1868年的保加利亚民俗日历)是由恩'欧·库尔帕切夫(1833–1916 年)制作的多本通俗民俗日历之一,他是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的一位出版商,生活于保加利亚国家复兴时代。 第一本保加利亚语日历出版于1818年。 在国家复兴运动时期中共出版了一百多本这类日历。 保加利亚语日历通俗化浪潮兴起于19世纪40年代并持续到复兴运动时期的结束。 在19世纪日历是一种通俗阅读材料,其中包括范围广泛的内容,从节假日信息到逸闻趣事、诗歌、翻译和圣人的生活等的特殊日子。 这本1868年日历有与保加利亚有关的节日和历史事件日期表,对信念的预测,一个正教教会日历,一个当年要进行的展会的目录,还有关于电报、邮政服务以及轮船航班的当前信息。 日历里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在日历里的一首有关于揭穿特尔诺沃的伊拉里翁(一个希腊人)的传奇的诗歌,他据说在特尔诺沃的牧首图书馆里烧毁了斯拉夫语书籍。 这个传说在国家复兴时代产生并被用于丑化希腊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