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埃伯哈德《诗篇》

这部被称作《埃伯哈德诗篇》的作品有 181 个金色和银色大写字母,四页以紫色为底色的图片,两页微型图,是十一世纪前二十五年间巴伐利亚图书中插图最为壮观的一部。手稿包含 150 首圣诗和评论,以及一些其它礼仪歌和一份信仰声明。它以埃伯斯贝格的埃伯哈德伯爵(Count Eberhard of Ebersberg,卒于 1041–45 年)的名字命名,据说是埃伯哈德将《诗篇》捐赠给自己在盖森费尔德创办的本笃会修道院的。这份手稿是受一位身份不明的本笃会修道士所托而做,在第 6r 对开页的两幅微型图的其中一幅里,这位修道士跪在受难的基督脚下。后人认为他是埃伯斯贝格修道院的前院长,名为雷金巴尔德(Reginbald,卒于 1039 年),后来成为洛施修道院院长,最后任施派尔的主教。当前尚不知手稿出自哪个缮写室,但从其风格推断,它应该是来自巴伐利亚南部或东部的一座修道院,可能 是古德哈德(Godehard,卒于 1038 年)任修道院院长时的尼尔德拉奇修道院。1803 年,这部《诗篇》被转到慕尼黑宫廷图书馆,即后来的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并一直保持至今。

隐士,第 144a 号乐曲

这份乐谱手稿记录的是 Der Einsiedler(《隐士》)第 144a 号乐曲,作者是德国作曲家马克斯·雷格(Max Reger,1873–1916 年)。乐曲之前还有一首约瑟夫·艾兴多夫(Joseph Eichendorff,1788–1857 年)的诗歌。这部手稿是作曲家的遗孀艾尔莎·雷格 (Elsa Reger) 赠给雷格以前的学生赫尔曼·波朋 (Hermann Poppen) 的。1991 年,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获得此手稿。1915 年夏天,雷格为耶拿的男中音、五声合唱和乐团创作了此曲。他使用的纸张最初是准备用来创作他的弥撒安魂曲 (WoO V/9) 的,他从 1914 开始创作这首曲子,但一直没有完成。《隐士》被视为雷格创作的关于艾兴多夫诗歌的杰出作品。艾兴多夫是一位德国浪漫主义诗人,其诗歌主题包括寂寞、孤独,以及对死亡既渴望又恐惧的感觉。这些主题显然深得雷格的青睐。从此曲可以看出作曲家全身心投入音乐的热情。这份大型乐谱中,雷格的细致标注尤其令人钦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作曲家用红墨水手写了具体的演奏标记,包括力度变化(音量)和音头(重音)。

草叶集

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1892 年)被公认为是 19 世纪美国最重要的诗人。1855 年,他首次出版了他的代表作《草叶集》。此后,惠特曼多次再版这部诗集,直到 1891-1892 年推出第九版(也称“临终版”)。这本书的第一版非常薄,只有 12 首诗,临终版已变成厚厚一大本,收录的诗歌数量达到近 400 首。惠特曼将每个版本均视为一本独立的书,不断修改其内容。他增加新诗,为旧诗命名或重新命名,直到 1881 年,还在不断重新编排诗集。他设计字体排印方法、添加附录、改写诗句并修改标点符号,务求使每个版本都独一无二。这里展示的是现存数量极少的第一版,惠特曼没有在扉页上印上作者的名字。纽约报纸上的匿名评论对书的出版进行了宣传,这显然是惠特曼自己所写。评论准确描述了他的“杰出和全新”作品的突破性。他对自己的评价甚高:“美国终于诞生了自己的吟游诗人!”。惠特曼还获得畅销作家范妮·弗恩 (Fanny Fern) 的大力推荐。她与这位新出版诗作的诗人结为朋友,并于 1856 年 5 月 10 日在她受欢迎的专栏 New York Ledger(《纽约文汇》)上称赞了《草叶集》的大胆突破和新鲜尝试。

沃尔特·惠特曼,半身像,坐在椅子上,面朝左

这张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的照片由著名的南北战争摄影师马修·布雷迪 (Matthew Brady) 拍摄于 1862 年左右。1862 年 12 月,惠特曼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受伤人员清单上,看到其兄弟纽约第 51 步兵团成员乔治 (George) 的名字,于是从布鲁克林赶到华盛顿地区,在各个医院和营地寻找乔治。惠特曼在途中遇到扒手,到达华盛顿后“身无分文”。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安全地进入了军事营地。1862 年 12 月 29 日,如释重负的惠特曼在给他母亲的信中写道,他已经在弗吉尼亚州弗雷德里克斯堡拉帕汉诺克河对岸的法尔茅斯的一个营地“找到乔治,乔治活着而且状态不错”。他还在信中说,他已经决定留在该地区并寻找工作。很快他跟随伤兵们回到华盛顿。寻找乔治让惠特曼了解了战争的可怕后果。他开始结识士兵,并记录那些曾参加战斗的士兵的故事。1862 年至 1863 年,时年 43 岁的惠特曼开始在华盛顿特区的战地医院从事志愿服务。在华盛顿工作时,他在布雷迪和亚历山大·加德纳 (Alexander Gardner) 的工作室拍摄了多张照片。

路易莎·范·韦尔索·惠特曼,一位妇女的齐肩像,面稍朝左

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被公认为是 19 世纪美国最重要的诗人。他有英国和荷兰血统,1819 年 5 月 31 日出生在纽约长岛的西山区,在家里九个孩子中排行第二。这张银版照片由一位身份不明的摄影师拍摄于 1855 年左右,正是在这一年,惠特曼首次出版了他的代表作《草叶集》,并且在书中刊印了他母亲路易莎·范·韦尔索·惠特曼(Louisa Van Velsor Whitman,1795–1873 年)的照片。惠特曼与路易莎的感情很亲近,他曾经对一个朋友说:“她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这无法具体衡量:我没办法量化它,即使是用最好的词汇也无法表达:这种感情只能靠直觉来感受。《草叶集》就是受她的性情影响所开出的美丽花朵。. . 如果我的母亲不是她,真不知道《草叶集》会是什么样子。”这对母子经常通信,路易莎写给惠特曼的很多信件都保存在美国的研究型图书馆中。

沃尔特·惠特曼,1819-1892 年

1855 年,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在他的代表作《草叶集》的第一版中,使用了这幅他自己的四分之三身长的画像作为卷首插画,画面上 37 岁的惠特曼穿着劳动者的衣服。这幅画像被称为“木匠”,是这位美国诗人作为“劳动者”或普通人的标志形象。《草叶集》的后续版本刊印了惠特曼的不同照片,他越来越成熟和令人尊敬。1891 年,老年的惠特曼却使用了一幅他在波士顿处理 1860 年版本的《草叶集》时拍摄的年轻而又儒雅的照片。这幅画像是塞缪尔·霍利尔(Samuel Hollyer,1826-1919 年)根据加布里尔·哈里森 (Gabriel Harrison) 的一张已经遗失的的银版照片创作的钢版雕刻画。惠特曼是这样评论它的:“最糟糕的事情是,我看上去飞扬跋扈,仿佛满口粗话,以疯狂的挑衅口吻对人大喊:去你的吧!”他自己非常喜欢这幅画像,但同时也很担心,因为“很多人认为哈里森是以拍摄悲情照片见长”。它也出现在 1856 年版、1876 年版及后续版本的《草叶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