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爱尔兰人 — 为路西塔尼亚号报仇。现在就加入爱尔兰军团

在 1922 年南部的郡县脱离英国成立爱尔兰自由邦之前,爱尔兰一直是英国的一部分。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许多要求爱尔兰独立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呼吁他们的同胞不要参加英国的战争。 有些人甚至与德国间谍合谋各种反英活动,但其他爱尔兰人都积极投入到英国的战斗中。 1914-1916 年间,约 180,000 爱尔兰人自愿在英国军队中服役。 这幅海报由爱尔兰招募组织中央委员会出版于 1915 年,力图利用 Lusitania(路西塔尼亚号)沉没激起的情绪,鼓励爱尔兰人参军。 1915 年 5 月 7 日,一艘英国客轮在从纽约去往利物浦的途中,在爱尔兰南部海岸被一艘德国潜艇击沉。 救援船只从皇后镇派出,但最后船上的 1,959 人只有 764 人被救出。 海报描绘的是燃起熊熊大火并开始下沉的船只,画面前方是落水的人们和救生艇。

石勒苏益格属于丹麦吗?不,石勒苏益格属于德国!

这幅 1919 年的海报上显示了石勒苏益格省的地图,并标明了 1912 年,即德意志帝国最后的国会(议会)选举的时候,说德语和说丹麦语的选民人数。 海报上还描绘了该省的四个景观: 一间农舍、城市中的一座教堂、一条河流(或运河)以及沿岸景观。 文字声明该省南部是“纯粹的德国地区”,“人口中大部分是德国人,对德国怀有感情”。 几十年中,石勒苏益格一直是德国和丹麦的争夺对象。 1866 年,普奥战争结束后,石勒苏益格公国成为普鲁士的一部分,与荷尔斯泰因省合并,成立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省。 一战中德国战败后,《凡尔赛条约》规定,石勒苏益格的未来由全民公决来确定。 1920 年 2 月的表决中,有四分之三的人口投票赞成加入丹麦,1920 年 7 月,该省被纳入丹麦。 这幅海报由奇里·克雷乌茨费尔特 (Chr. Kreutzfeldt) 创作,在柏林出版,是德国旨在保留该省的一次不成功活动的一部分。

铭记斯卡伯勒!现在就参军

1914 年 12 月 16 日,德国海军部队的战列巡洋舰在海军上将弗兰茨·冯·希波 (Franz von Hipper) 的指挥下,炮轰了英国北海沿岸城镇斯卡伯勒、哈特尔浦和惠特比,造成 122 名平民死亡,443 人受伤。德国对此次攻击早有预谋,以期将数量上占优的英国舰队引入北海,进而充分利用水雷和潜艇消耗其战斗力。当时斯卡伯勒是不设防的城市,没有任何炮台。袭击发生后,英国政府和舆论强烈谴责德国对不设防城镇的袭击和对平民的杀戮。而德国人认为斯卡伯勒有炮台保卫,是一个合法的军事目标。这幅海报上描绘了安宁的乡村生活毁于战火之后,手持英国国旗的不列颠女神指引民众前进的情景。海报意欲借此次斯卡伯勒突袭的影响,鼓动英国男性参军入伍。

立迪斯本道明会的圣经(旧约)

这份手稿是一部拉丁文圣经的首卷,原藏于立迪斯本(现雷根斯堡)的道明会。它包括几本旧约书卷以及圣经词条的解释。手稿中包含文艺复兴时期德国著名画家贝特霍尔德·富特迈尔(Berthold Furtmeyr,活跃于 1460-1501 年)绘制的极具特色的微型图。富特迈尔及其追随者为古老的立迪斯本派插画做出了重要贡献。富特迈尔是一位享有盛誉的艺术大师,曾为很多名作绘制插画,包括本手稿、《富特迈尔圣经》、五卷本的萨尔斯堡节日弥撒经书(现均收藏于德国慕尼黑的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以及多部其他著作。他能够把作品中的图画、装饰和文本完美融合在一起,而且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富特迈尔的技艺极其精湛,因为对色彩的巧妙处理、明亮的插画以及极度勤奋的态度而为世人所知。虽然他深深植根于中世纪,但他对色彩的热爱、所描绘的夜间场景以及女性裸体画,标志着从中世纪向文艺复兴时期的转型。

蒙古文经书手稿

这部作品是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收藏的蒙古文手稿中的代表作品。它是一部京式风格的佛教手稿,封面和封底上均装有丝绸经帘。颜色各异的绸帘对放在凹进位置的布料起到保护作用。这种类型的书籍封面出现在北京,主要用于藏文和蒙古文手稿,有时在木版印刷封面中也能看到。这部著作是大乘佛经 (Yeke kölgen sudur) 之一:广受欢迎和广泛传播的《金刚经》(Vajracchedikā),是《般若经》(Prajñāpāramitā) 文本之一。第 1 对开页的左边是一幅佛像微型图,右边是他的信徒之一。与传统蒙古文手稿一样,这部手稿封底上描绘的是四大天王,又称护世四天王。

福音书

这份手稿于九世纪末或十世纪初在瑞士东部的圣加伦修道院完成,因其典型的装饰风格而被归为以抄写员和书法家辛特拉姆(Sintram)命名的“辛特拉姆派”。辛特拉姆活跃于九世纪的圣加伦,因书法优美在欧洲闻名并赢得广泛赞誉。这种装饰中包含以醒目的字体书写的巨型(方形)大写字母,空隙中填满了占据两行的古朴金色和银色首字母,文本开头是金色的安色尔字体或巨型大写字母。教规目录分为若干排,以拱廊形状显示,采用红墨水绘制,并饰以填满明亮的蓝色、金色和银色的花卉和几何图案。手稿的缩写大多饰有金色或银色的植物或动物图案或者交错图案。然而,这份手稿中的微型图并不具备著名的圣加伦卡洛林学派的典型风格,而是与秃头查理(Charles the Bald,823–877 年)宫廷学校的形式相类似。手稿中保留的两幅福音传道者的肖像画(马可和约翰)则是卡洛林画派风格的优秀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