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论世界的创造

这份手稿包含节选自《创世记》的 Tractatus de creatione mundi(《论世界的创造》),随后跟着是关于耶稣受难的概述(第 99r–128v 对开页),是 13 世纪后期锡耶纳插图手稿中最著名的典范之一。图画中部分是水彩画,部分是相关插图,出自一位技艺极其精湛的锡耶纳艺术家之手。该艺术家深受阿尔卑斯山山北的微型图画画家的影响,活跃于 1290-1300 年。他的画笔快速、简洁、流畅,令人印象深刻,由此可看出其绝非等闲之辈。这一风格的画作在该时期的锡耶纳作品中也并不多见,插图与叙述内容配合得相得益彰。景观特写极佳地使用了空间幻觉艺术,表明该艺术家十分了解锡耶纳画家杜乔·迪·布奥宁塞纳(Duccio di Buoninsegna,约 1255 年 - 约 1319 年)的这种创新艺术手法。针对这位艺术家的身份,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的理论,他被称为 Tractatus de Creatione Mundi(《论世界的创造》)的绘画大师,创作了一系列描绘《创世纪》中的故事以及亚当和夏娃的生活的画作。艺术史学家卢西亚诺·贝罗斯 (Luciano Bellosi) 认为,这些插图出自吉多·迪·格拉齐亚诺 (Guido di Graziano) 之手。吉多是现保存于锡耶纳国家档案馆的 1280 比兹赫尔纳 (Biccherna) 匾的创作者。贝罗斯将相当数量的作品都归于吉多名下,包括锡耶纳国立美术馆中的圣彼得锦披画,该画作与此手稿中的插图在风格上极其相似。阿达·拉布里奥拉 (Ada Labriola) 则认为,这位不知名的微型图大师要比吉多更年轻一些,可能参加过他的工作室的培训。她的根据是他的叙事风格更时尚,而且这位艺术家显然十分了解杜乔和佛罗伦萨画家契马布埃(Cimabue,约 1240 年 - 1302 年)的创新艺术手法。拉布里奥拉还认为,这位微型图大师的手迹与另外一位创作《耶稣受难图与圣母玛利亚和圣约翰》以及装饰(《十三世纪多米尼加的艺术传奇大师》)的装饰性首字母(第 99r-v 对开页)的另外一位风格极为类似的大师的手迹有所不同。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神的对话

这份手稿包含公元二世纪雄辩家和讽刺作家卢西亚努斯 (Lucianus) 的十段对话。卢西亚努斯以希腊文写作,其作品的拉丁文译本的译者是利维奥·古伊多罗托(Livio Guidolotto,也称古伊达罗托 [Guidalotto] 或古伊达罗提 [Guidalotti])。利维奥是来自乌尔比诺的古典学者,教皇利奥十世 (Pope Leo X) 的使徒助理,他在 1518 年的一封介绍性书信中声明将他的译作献给教皇("Romae, Idibus maii MDXVIII",第 150v 对开页)。由此可推断,这部手稿可能的最晚完成日期是 1521 年,即教皇利奥十世去世的那年。乔瓦尼·德·梅第奇 (Giovanni de' Medici) 的徽章上附有字母 "N" 和座右铭 "Suave"(温和文雅),甚至在他成为教皇之前,这些标志一直都在。该徽章包含在此手稿的装饰图中。手稿中还包含美第奇盾形纹章,上面加有教皇的徽章和美第奇的标志——一个钻石戒指加上白色、绿色和红色羽毛以及座右铭 “Semper"(永远忠诚)。同样的标志出现在佛罗伦萨美第奇-老楞佐图书馆的一组可能受利奥十世委托而作的手抄本中。图书管理员路易吉·德·安吉利斯 (Luigi De Angelis) 负责于 1823 年在锡耶纳出版此手稿的文本。德·安吉利斯称赞手稿中的插图精美,并特别提到呈献人首字母中的肖像,认为描绘的是卢西亚努斯的模拟像,从而推断可能是拉斐尔 (Raphael)。德·安吉利斯版本的审稿人进一步证实了这种假设,认为利维奥·古伊多罗托将这讽刺对话呈献给教皇未获接纳。结果,这部作品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出版。手稿在 18 世纪初一直由锡耶纳学者乌伯托·本沃格利恩提 (Uberto Benvoglienti) 收藏,后来被捐赠给锡耶纳的因托那提公共图书馆。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2012年10月18日

根据拉斐尔·思齐阿米诺斯绘制的十二先知肖像

这份小型手稿来自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描绘了 12 位《旧约》先知:耶利米 (Jeremiah)、摩西 (Moses)、撒迦利亚 (Zechariah)、以西结 (Ezekiel)、何西阿 (Hosea)、以赛亚 (Isaiah)、大卫 (David)、阿摩司 (Amos)、约拿 (Jonah)、弥迦 (Micah)、但以理 (Daniel) 和约珥 (Joel)。图画采用墨水绘制,气魄非凡。画中的先知们披着宽大的斗蓬,形象伟岸,具有与他们的先知和劝诫者身份相符的风范气质。看他们脸上带灵气的神情,似乎在端详着读者。每一页均有来自托斯卡纳圣塞波尔克罗的艺术家、绘画和蚀刻大师拉斐尔·思齐阿米诺斯(Raffaello Schiaminossi,1572-1622 年)的 RAF 签名。附有带克莱门特十一世(Clement XI,1700-1721 年担任教皇)盾形纹章(作为徽标)的金色压花。克莱门特十一世 原名乔瓦尼·法兰契斯高·阿尔比诺(Giovanni Francesco Albani),他拥有一个世界著名的艺术收藏馆,位于罗马的龙四喷泉阿尔巴尼宫 (Albani Palazzo del Drago alle Quattro Fontane)。这些图画按照源自拉斐尔艺术理论的特定规则编排。书的装订比阿尔巴尼图书馆著名的罗马封面要简单得多,经过仔细检查,图画也被证实是由一位德国艺术家复制自思齐阿米诺斯的的蚀刻版画。因此,此作品似乎是一个精制的赝品,制作时间在 1700 年左右,由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通过 19 世纪的艺术品交易获得。作品的真伪目前尚无定论。

富格尔家族荣耀的秘笈

富格尔家族的历史可以看作德国文艺复兴时期无与伦比的成功故事的典范。从 14 世纪下半叶的织布商开始,这个家族的成员迅速发展成为成功的商人、银行家和贵族,到大富商雅各布·富格尔(Jakob Fugger the Wealthy,1459-1525 年)和安东·富格尔(Anton Fugger,1493-1560 年)时达到最鼎盛时期。虽然因为在 16 世纪 60 年代向哈布斯堡王朝提供贷款,家族企业几近破产,他们还是被认为是当时最富有的人。富格尔王朝今天仍然存在,是德国的一个名门贵族。1545 年左右,约翰·雅各布·富格尔(Johann Jakob Fugger,1516-1575 年)委托创作本手稿,详细记录截至他这一代的族谱。族谱的研究和编制工作由宫廷使者、档案管理员兼企业家克莱门斯·耶格尔(Clemens Jäger,约 1500-1560 年)完成。手稿插图包括家庭成员的奢华肖像、纹章以及有趣精细的页边图案,由奥格斯堡著名的小约尔格·伯瑞乌(Jörg Breu the Younger,约 1510-1547 年)工作室创作,大约完成于 1548 年。与约翰·雅各布·富格尔图书馆的其余藏品不同,这份手稿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保存在家族中,并没有在 1571 年出售给巴伐利亚公爵阿尔布雷希特四世 (Albrecht IV),甚至到 18 世纪还在更新。直到 2009 年,富格尔家族才将它出售给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这次购买要感谢恩斯特·冯·西门子·康斯提唐 (Ernst-von-Siemens Kunststiftung) 慷慨的财政支持。

弗莱辛福音书

这部卡洛林福音书体现了巴伐利亚作为不同艺术传统交汇点的地位。序言的内容和选择与那些早期的萨尔茨堡手稿一致,可以看到意大利原型的影子。这部杰出的手稿写于弗莱辛安诺(Anno of Freising,854-875 年)主教在位期间,页边空白处有很多对正文的重要注释,包括一系列希腊语版本。从手稿的装饰风格可以看出它受到其它因素的影响,这些装饰包括交错的首字母缩写、18 页按顺序排列的教规以及四幅福音传道者的画像。福音传道者画像极具视觉冲击力,可以明显看出受到兰斯卡洛林学派的影响。手稿的装饰同样极具各式传统艺术特点。在一系列相关的弗莱辛福音手稿中,这部手抄本的年代最早,质量也最佳。卡洛林王朝由矮子丕平 (Pepin the Short) 创立,自公元 751 年开始统治西欧大部分地区。他的儿子查理曼 (Charlemagne) 在公元 800 年被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此后一直统治着帝国,直到他于公元 814 年去世。卡洛林文艺复兴大约发生于 775-900 年,在艺术、建筑、文学、宗教和法律方面均取得辉煌成就。

帕西发尔

在13世纪的前十年间,沃尔夫拉姆封埃申巴赫用中世纪德語创作了长达24000多行的史诗《帕西发尔》。 这部作品讲述年轻愚钝的帕西发尔的故事。帕西发尔在与世隔绝的森林中长大,对世界一无所知,因此在其成为武士的冒险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悲伤的事情。 他来到圣杯堡,但是未能向病中的Fisher Anfortas国王提出他的痛苦根源问题,即一个本可以让Anfortas获释而让帕西发尔成为新圣杯王的问题。 在经过长途冒险旅行和宗教净化之后,帕西发尔能够返回亚瑟的宫廷,并被命为新的圣杯王。 据此传统手稿记述,该传说整个中世纪期间在民间广为流传。 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保存的这部手稿是由一个抄写员所作。从其所用的方言上看,他必定曾经在巴伐利亚生活过。 一张贴在前封面上的1408年契据和在页边多处留下的15世纪笔迹都表明,该手稿在成书后一直留在巴伐利亚。 该手稿成为约翰·雅各布·富格尔的私人收藏,并随其图书馆一起,于1571年进入巴伐利亚公爵的慕尼黑宫廷图书馆。